主題

FF14 5.0 Shadowbringers 9

Yanrei | 2022-05-10 20:02:28 | 巴幣 2 | 人氣 36

前情提要:


「這是一生一世的大工程,只要賭上代達羅斯社的智慧,就沒有做不到的事。」


代達羅斯社的社長賭下公司的名聲,一定要做出能夠突破天際的巨大石偶


但話剛說完,他馬上就想起了自己疏忽了某個關鍵



「……啊,糟糕我忘記了一件重要的事。」






--


社長突然想起,就算他們建造出了巨大石偶,但要讓它動起來

終究還是需要一個重要的材料……



──嗯,我好像知道你在說什麼,就是那個核心嘛。



「喔喔對啦!妳也很有製造石偶的造詣啊!!

  我們現在必須要找到能夠製作核心的礦石。」


為了要製造能夠突破天際的巨大石偶,所以非得要取得更多的礦石才行。

這時托利斯托爾向我們介紹了一個在當地古老的採掘世家


那就是矮人族的「托爾一家」,也就是他們經由秘密隧道將托利斯托爾帶上斷崖。


他們的村莊「托梅拉」就在北西的方向,到了村莊記得要跟他們用「ラリホー」打招呼。

在門口經過矮人族的「ラリホー」教育後

光呆與水晶公開始說明我們的來意,是要尋找長老ザモット協助

結果沒想到在門口這位非常亢奮的竟然就是長老本人XD











「原來如此,在看到火山突然飛起來、然後一堆罪喰飛過來時,我還擔心了一下。」

在了解來龍去脈後,長老也願意提供我們協助。

扎莫特長老告訴我們,這這個科西亞島自古就以盛產良質的硫磺而聞名。

而礦脈就被稱為「大地之種」,是藏有強大魔力的特殊礦石。

特別在「多維克的煙囪」有著高品質的礦石。

不過那邊被宿敵的「科古一家」自顧自地佔領了

那似乎是一個很惡質的家族,不管如何請託,絕對都不會給我們開採的。


「那麼,這工作就請交給我吧!」

這時身旁一名聽到我們對話內容的矮人柯爾特便自告奮勇要幫忙引導我們過去。


在聽到了火山浮起、以及罪喰大量聚集的原因後

他認為這是科西亞島、甚至是全世界的大事,身為採掘師更希望可以盡自己的一份力。


依扎莫特長老所說,這位柯爾特挖掘的技巧在村裡可說是一流、也熟知附近山脈的地理。

但除了這些之外就完全不行了,特別是戰鬥的技術

不論試了多少次,他的礦鍬就是沒辦法命中目標XD


水晶公:「沒問題,如果是她的話,不論如何都有辦法處理的。」

放心,眼前的光呆可是這塊土地上戰力最強的生物之一呢XD


在突破大量罪喰的途中,水晶公跟柯爾特一邊聊天一邊前進


「兩位漂亮的連攜啊!」
「這都是靠光呆。」
「不不、從我看來兩位就是很合拍的戰友啊!」
「…………!」
「……水晶公,你是不是有點開心啊?」
「兩位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搭檔的呀?」
「這個嘛……」


突破大量的罪喰後,終於抵達了「多維克的煙囪」

不過他們宿敵的「科古一家」也正好在那進行著挖礦作業

為了減少不必要的傷害,水晶公便使用法術讓柯爾特透明化以便偷採礦石XD


此外,為了讓柯爾特的工作能夠順利進行,水晶公再次拿出了之前超方便的睡眠粉

並讓透明的光呆去中斷對方的工作。


在柯爾特採集完礦石後,水晶公突然產生了暈眩,

「水、水晶公!?」

「……抱歉,離開水晶塔太久了,再加上稍微有點太過亢奮了。」


當一行人正打算回頭時,身後突然傳來了聲音


「你們在這裡做什麼!」


竟然是科古一家的長老「古拉古」!


原來他是聽說採掘的同伴們一個接著一個感覺到睡意

由於擔心是不是瓦斯外洩之類的事情,所以特別跑來看,結果就抓包了XD


「果然像是鬍子軟弱靠不住的托爾家的小手段啊!」


「我們托爾家的鬍子總是軟綿綿蓬鬆鬆的!

  跟你們家那種塗太多油的臭鬍子才不一樣啦!」


「你這小鬼說什麼!跟你們那軟弱的鬍子比起來,哥布林的鼻毛還比較好勒!」


水晶公:那個,光呆你手上的睡眠粉還有剩嗎?

光呆:……正好到了精采的地方耶。

水晶公:為了諾弗蘭特的和平,讓我們將計畫繼續推進吧!(灑粉)



當光呆回到昇降梯後,這時招集夥伴的工作也大致完成了。


「製造石偶的身體需要大量的石材,所以第一陣由桑克雷德跟琳帶頭、

  並配合尤莫亞及水晶城的衛兵,他們已經朝採集現場出發了。」

在看到光呆回來後,亞莉潔便向我們說明目前的進度。



「不過由於募集到了比預期更多的人力,所以工具不太足夠……」

真巧,矮人族剛剛順手送了一大堆鶴嘴鋤呢XD


尤莫亞的凱西爾、亞姆.亞連的地精、大鳥阿瑪羅、兔女郎村的三姊妹

以及杜溫村的瑪格努斯、薩夫與傑利克都來了!



「啊啊……難道……怎麼會……怎麼辦,這個計劃……真的嗎!?」

傑利克在聽說了突破天際的石偶計畫後,看來已經整個人失去理智了。


「雖然切割石材並不是我的本業,不過這一次有我最棒的老婆陪在身旁……」

瑪格努斯看向天空。


大叔你也太帥啦!


在送完第一批部隊之後,光呆便與阿爾菲諾及亞莉潔再次前往阿米提村。


除了先前的採礦部隊,阿米提這邊也部屬了不少的水晶塔防衛部隊。

一旁的于里昂熱表示,雖然這樣降低了城市的守備力量

不過萊娜表示她們一定會守住水晶塔,所以就接受了她的好意。


在這邊也看到夜之民的魯那路導師,以及數名法諾夫里的兔女郎法師們,

他們都表示一定要為這次重大的計畫提供一己之力。


這時社長表示,因為考量本次製造的石偶是前所未有的巨大

除了核心之外,可能還需要製造許多支點

為了萬一考量,希望我們能夠再去採取一次礦石。


光呆:……。


不過雅修特菈馬上回頭看了一下魯那路,原來他們有準備秘密武器!

他拿出了一籃五顏六色的石頭,竟然是夜之民珍貴的命名石?

「夜之民不是必須要隨時伴隨在身邊嗎?」于里昂熱也提出了疑問。


原來這些是已經過世的夜之民遺物,這也像是他們為了幫助這個世界而一同努力。


社長思考了一下,雖然是別的土地的晶石,不能用來製造核心

不過對於這次的需求來說,已經是非常充裕了。


「太好了……」魯那路導師很開心地說

「這些都是我們逝去的同伴們閃爍的生命之光。」


「只要是為了取回世界的夜晚,要怎麼使用這些石頭都沒關係。

  如果是夜之民,決不會有人拒絕。」


「故人所留下來的遺物、並成為我們與未來的連繫。這就跟白聖石一樣……」

看著眼前的事物,于里昂熱想起了懷念的友人。


這時雅修特菈也提了一個想法,為了祈求勝利,她希望光呆也可以幫一顆石頭注入魔力。


眼前的翡翠石似乎在哪看過,感覺似乎發出了微弱的光芒。


原來,這顆翡翠是先前由水鏡所送來的托蒂亞之石……

也就是當初我們在大森林幫忙找回來的那顆遺留的命名石。



「…最後要問你一件事,于里昂熱。」

在眾人準備離開時,雅修特菈從背後叫住了于里昂熱。


「對於光呆將體內光之力的對應法,你已經準備好了吧?」


「……是的,就如同約定一般。全部的鑰匙,都已經在這片土地上準備好了。」

「我相信你,于里昂熱。」光呆也露出了微笑。



這是我發自內心的願望。

希望能夠守護敏菲莉雅與阿爾巴特他們所保護的這個世界、以及溫柔的你的未來。




不曉得為什麼,總覺得于里昂熱一直在插自己旗子啊……



由於接下來就是工程師的工作了,所以社長便把光呆趕進酒吧裡休息

不過社長夫人告訴我們,水晶公他因為身體不太舒服,所以剛剛走出去吹風了。


光呆因為有點擔心,便再次離開酒吧去尋找水晶公……

那個,水晶公你吹風的距離也走太遠了吧?


在路上還看到一隻很神秘的鯨頭鸛(ハシビロコウ)

不曉得為什麼,他一直盯著南邊的方向?





在走到懸崖前時發現了倒在地上的水晶公,光呆便趕緊進行急救。


「咦…你、為什麼……啊!」水晶公緊張地甩甩頭,讓自己清醒過來。

「抱歉,我好像睡著了。」

水晶公因為身體使不上力,所以才想說來吹吹風休息一下,不過沒想到就這樣睡死了

就如同以前說過的,他只要離開水晶塔,身體的狀況就會開始衰弱。

「不、這或許不該說是身體狀況,因為我已經幾乎不是人類了。」

水晶公舉起了藍色的右手。

過去在水晶塔的城鎮還沒有建立時,我不曉得花了多長的時間,

思考著要如何拯救這個世界。

然後身體就這樣變成了塔的一部分,獲得了沒有盡頭的生命。

現在的我已經是水晶塔的一部分,因此只要離開一段距離後就會開始產生不適。

……真是漫長的一段路啊。

但因為你的幫助,也將走到盡頭了,我的願望終於即將實現……



「……方便的話,不曉得是不是可以再陪我聊聊呢?」


想到接下來就是決戰,現在應該是最後的休息時光了

水晶公希望再跟光呆稍微聊一下心事。


「在這場戰爭結束後,妳有什麼想做的事情嗎?」

「首先要終結與帝國間的戰爭啊。」



突然覺得光呆你這坐姿配上鏡頭角度,好像有點危險?






「的確,就算排除了第八靈災的可能性,那戰爭也不會自己結束……」

「不過啊,真的是毫不猶豫啊

  就因為是這樣才被人們稱為英雄吧,我每次都這麼認為。」


「不論走向什麼樣的未來,妳一定都能夠這樣平靜吧。

  擁有能夠開拓道路的堅強、以及……許多被妳幫助過的人,他們絕對不會忘記。」


當妳面臨困難、或是對自己的行為的意義感到疑惑之時,就跟他們談談吧。


「那麼,水晶公你呢?事件結束之後,有什麼想做的事情嗎?」


「……想做的事嗎?」水晶公微微地停頓了一下。

「……以前我不是曾經說過,有想要拯救的人嗎?

  那個人其實現在還活著……不過,因為某些特別的原因,所以我沒辦法跟她見面。」


「那個人對我來說就是最憧憬的英雄……

  如果可以的話,希望可以毫無顧忌地跟他聊聊天。」


「她跟我說說旅行發生的事情,而我則是與他分享拯救諾弗蘭特的故事。」


「然後再聽聽她接下來旅行的計畫、如果在那計畫之中也有包含我的話

  不曉得會有多開心呢。」


「在大地上奔馳、在海上遨遊,偶爾乘著悠久之風在天空翱翔。

  真是個耀眼而遙遠的夢啊……」








嗯,不論如何,最後一戰非得獲勝不行啊。







另一方面、原初世界-魔導城

「傑諾斯」向皇帝瓦里斯報告之前對於「皇太子傑諾斯是異形之人操縱的傀儡」

謠言已經都被擊潰了。

但皇帝對於元首索爾的行動卻抱持著不安

「你有掌握到愛梅特塞爾克的行跡嗎?」


「傑諾斯」則表示,元首似乎前往了第一世界。那是為了引發光之靈災而準備的世界。

他或許是為了這件事而在操作中吧。


從他看來,愛梅特塞爾克也是一個不可思議的男人,

可說是最頑固、也可以說是最容易動搖的人。

似乎其他人站在一起、但又不待在任何人的身旁。


就算同樣身為有著永恆生命的闇影,也無法預測他到底會怎樣行動。

不過他也有從元首那邊收到一個有趣的報告。


「你或許也會覺得不可思議……從國境戰線基姆利特一戰後

  曉的一群人都沒有再出現過……他們並不是沒出現,而是無法出現。」


「曉的英雄現在似乎穿越到了第一世界。

  而她的夥伴則是以不完全的狀態一起轉移過去了。」


現在是絕無僅有的好機會,如果趁著現在將同盟軍擊破的話,曉也會隨之變得容易破壞。


剩下的就是靠著這副「傑諾斯」的肉體,然後葬送回來的英雄而已了。
(你忘記上次是怎麼被光呆打趴的嗎?)



「傑諾斯」建議皇帝趁著現在就會再次發兵

因為這也是他渴望的事情,那就是證明自己並不是創國元首索爾的代替

而是瓦里斯皇帝的勝利、以及加雷瑪帝國的未來。


然而──



「……哈,因為無聊的戰鬥而這麼興奮、這可跟我完全不像啊。」






這傢伙竟然可以這樣直接跑進來皇宮裡XD


「比起這個……

  我的摯友即便流落到別的世界、那裡也是個能夠磨利她牙齒的地方吧。」


「可以請你詳細說明嗎?皇太子傑諾斯…不、闇影艾里迪布斯。」


闇影嘗試著觀察眼前士兵的靈魂,卻看到了另一個真紅眼的傑諾斯XD


原來傑諾斯經由人造的「超越之力」而達到了不滅者的領域。


瓦里斯皇帝:……(傻眼)



他這次回來,則是要向闇影討回他的身體,這樣才能夠全力地進行狩獵。
(光呆應該會突然感覺到一陣寒意XD)



「選擇吧,是乖乖交出身體(對話)呢、或是被我打一頓然後再交出身體……

  你想先選哪一邊?」



基友回歸,太可怕了XDD







回到第一世界,在休息過後,石偶的啟動已經準備完成了

現在就等我們一聲號令了。


「塔羅斯、發進!」「了解!」光呆跟水晶公兩個人玩得很開心XD






結果社長還真的搞出了一個非常了不起的東西

這石偶還真的突破天際啦,比山脈還要高聳!





為了保護自己的主人,避免被拉回地面,周圍的罪喰紛紛飛來攻擊石偶的手。

為了分散敵人的攻擊,水晶公只好連繫前方的夥伴,將部分的罪喰吸引到地面

但這有多少效果也很難說……


不過,就在這時天空傳來了熟悉的叫聲!


「太過分了!我的幼枝果然是個薄情人!」


「明明說好在碰到困難的時候一定會通知我的

  竟然在毫無聯繫的情況下就展開決戰了!」





竟然是妖精女王泰妲妮亞帶著大量的妖精及阿瑪羅前來支援了!


「我真的是非常傷心,為了安撫這心情,就讓我們大玩一場吧!」



遠方的光呆:不知道為什麼,她好像心情很糟…?


不過眾人也不會放過這次好機會,便馬上集結趁機登上火山。


在突破火山上眾多的罪喰後,我們來到了瓦斯里的宮殿門口




罪喰圖,歡迎加入國軍(?)



瓦斯里老樣子不甘寂寞地一直用廣播跟我們聊天

突然想到,Diablo3好像也有一個很喜歡遠距離對話的

身材也跟你很像,你們該不會是兄弟吧?


總之他還是老樣子的生氣氣、然後說自己都是為了全人類、為了世界好

只要把權力都交給他,就可以讓所有人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的確、那或許也是一種和平的形式。」阿爾菲諾回應


正因為阿爾菲諾也認同瓦斯里是想保護這世界,所以當時才希望可以跟他好好的談

只要將錯誤修正、改變做法,同樣身為希望讓人們幸福的同志

難道不能一起合作走下去嗎?


然而,現在的他露出了一個致命的破綻……


「如果是為了所有人類的話

  你就不會把尤莫亞的人民當作擋箭牌,自己一個人逃掉吧?」


「只要你一個人活下來就可以重建的樂園

  那就不是為了人民、只是為了你一個人開心的小庭院吧!」



琳也站了出來,為了這世界的住民、也為了將未來託付給她的人






這些人將力量借給她,就是對瓦斯里最清楚的答案

「不管你有多強大的力量、並用那所謂的正義將一切都踐踏,我們仍然會反抗你!」


「嗚…嗚嚕賽嗚嚕賽嗚嚕賽嗚嚕賽嗚嚕賽!」

「不過就只是區區逆賊,不准在那邊講什麼了不起的話!」

瓦斯里震怒之後,竟然在四周憑空出現了大量的罪喰

瓦斯里表示這就是他覺醒的真正力量「イノセンスINNOCENCE」!


他就是人與罪喰的頂點、世界所希望的全能者,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善」!
(好嘴XD)


面對大量的罪喰,阿爾菲諾只能決定由光呆一個人突破,剩下的夥伴留在原地阻擋敵兵。

於是便進入イノセンス討滅戰




當伊諾森斯的HP降到大概20%時,會突然變態(咦)




……等等,你是誰啊!這肯定是用法術作弊吧XD


雅修特菈:「才稍微一下不見,整個樣子都變了啊……」


不過這最後的大罪倒是意外的簡單,攻擊技能全部都提示得很清楚


「怎麼可能……全能的我…竟然……!?」


「這樣就可以讓夜晚回到整個諾弗蘭特了,兩個世界都可以得救了對吧!」

琳開心地說道,但事情肯定沒這麼簡單……



「為什麼……我為什麼會趴在地上?明明錯的就是你們……」

沒想到倒地的伊諾森斯竟然還有力氣說話。


「你就是希望、你就是正確、你將會成為新的神……父親都是這樣跟我說的。」

就是為了這目的,所以瓦斯里才會被混入罪喰的因子而生下來。

從此,民眾再也不用擔心罪喰,可以安居樂業、也因為這樣頻頻稱讚瓦斯里


「但是…為什麼……我會趴在你們面前呢……快幫幫我,我是神啊……」

話說到一半,伊諾森斯便慢慢化為光粒子,接著便被光呆所吸收

於是夜空再次回到科西亞島。



這時,光呆再次看到了某人的回憶


「可惡、這些腦袋不好的愚民們,依照我明確的指示不是就可以保護這個城鎮嗎?」

「為什麼還造成了這麼多犧牲者!?別開玩笑了!」

「這樣的話,豈不就會被瞄準元首位置的傢伙們拿來煽風點火嗎?」

「我絕對不會下去的,絕對……」


就在苦惱的元首身旁,突然傳來了聲音


「真是辛苦啊,尤莫亞偉大的元首。

  即便你這麼認真,但周圍全都是笨蛋的話也是很困擾啊。」

一名身著黑色法衣的神秘男子(X)出現在身後,並提出了一個秘密的提案


你的聲音太明顯了啦XD


這名謎樣的男子表示,他可以幫忙把附近的大罪抓過來

然後再用元首夫人身上的胎兒,就可以製造出絕對的王者

這麼一來就不用擔心元首的位置了。



不久後──

「太棒了,真是太棒了!只要有我的兒子瓦斯里在,罪喰簡直就像是寵物一樣啊!」

「這樣就可以確保我們一族永遠的地位與名譽了,要拿下全世界也只是時間的問題了!」





尤莫亞元首你這表情真的是不太行啊……



沒錯,這樣一來,人民就會停止戰鬥、捨棄進步,然後跟著光一起陷入停滯

這樣的世界,正是我們…闇影所希望的──



在回到現實之後,光呆身上的光之力果然再次失控了





「糟糕、已經到極限了嗎……再這樣下去她就會變成罪喰了……」

雅修特菈在一旁急著大喊。


「于里昂熱,你不是有準備嗎?快一點……!」

然而,于里昂熱只是站在原地低頭不語。另一方面,琳突然發現天空再次浮現了強光。


「這一刻終於到來了。全部大罪的力量都集中在一個人身上。」

這時眾人身後突然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這力量……我就收下了。」

站在我們身後的竟然是水晶公,而且還帶著邪惡的微笑XD!





「水晶公……!?你到底在作什麼!?」亞莉潔緊張地詢問。

在另一旁的雅修特菈也是馬上掏出武器,打算要妨礙水晶公的行動

不過這時于里昂熱卻伸出了手阻止她。



放心,BGM響起了,一切都交給水晶公就對了!XD


「嗚……我會將妳積蓄的這龐大的力量傳送到水晶塔

  然後跟著我一同移轉到別的世界。」



在知道還有別的世界時開始,我就一直夢想著這一刻。

比起留在這個壞掉的世界、想在新世界安然地生活……這是理所當然的吧?

就是為了這原因,所以才利用了你們!


「怎麼會……就是知道會這樣,所以才刻意……!?」琳非常震撼XD


「既然都說是在騙我們了,那更不能放任這個人!」

在一旁的亞莉潔也非常激動,然而……


「千萬別出手!」于里昂熱卻馬上大喊阻止眾人。


「拜託了…唯獨現在……請各位就在一旁看著他的決心吧。」




正在猶豫的雅修特菈這時卻看到施法中的水晶公的手臂逐漸裂開


「于里昂熱,你之前就知道這一切了嗎……」

眾人聽到雅修特菈所說的話,也紛紛回過頭來。


「這樣這樣胡來的傳送術不會成功的。什麼別的世界、是不可能抵達的。」


水晶公就是知道這件事,為了不傷害光呆,所以才說出這謊言。


他要將這些溢出的光之力全部帶走,然後在世界與世界間的縫隙中釋放出來。

用自己的生命來拯救光呆,也想同時保護諾弗蘭特。







「……在冒險的最後、英雄集結時,小反派總是要稍微做些小手段嘛。」

「你的故事還得繼續下去。」水晶公彷彿在自言自語

「也許在將來,這也會變成微不足道的一件笑話吧。」

「不知名的水晶公、明天也會在某個世界愉快地過著著生活。」


所以……!


這時吹來了一陣強風,將水晶公斗篷上的帽子吹落







「古拉哈迪亞!」


古拉哈迪亞聽到光呆的呼喚,瞬間閃過了悲傷的表情,但馬上露出了淡淡地微笑。


願意相信我、並幫忙拯救這個世界,真的非常感謝妳。

……再見了,我最憧憬的英雄。




然而,這時突然傳來了槍聲,水晶公並隨之緩緩倒下。


「……能夠控制水晶塔的,就只有持有紅血魔眼的亞拉格血族而已。」

出手的果然是元首愛梅特塞爾克。






「這麼一來,第一世界就沒有人能夠控制水晶塔了。」


「這男人,世界……不、恐怕連時間都想跨越,我還在想他究竟在思考著怎樣巨大的計畫

  ……沒想到竟然只是想拯救這樣一個英雄大人啊。」


「──真是愚蠢到很可怕的程度啊。」


正當眾人打算出手時,愛梅特塞爾克馬上喝止他們的行動。


「別動喔,水晶公現在還有一口氣……不過這就要看你們囉?」

說完後他轉頭看向跪在地上,依然在抵抗著光之力的光呆,露出了微妙的表情


「太遺憾了……我真的是打從內心感到失望。」





如果是妳的話,就算吸收了全部的光之力應該也沒問題……

然而,現在這到底是何等醜態?豈不是正在變成怪物嗎?


這樣的話根本就沒有交涉的價值,以沒用的人類來說,這就是你們的極限了嗎?


「……製造出瓦斯里的就是你吧」

光呆跪在地上質問元首,不過元首只是無奈地攤手。


「我可是闇影啊,為了統合世界,策劃這些事情就是我的工作啊。」

在100年前,為了利用當時的英雄來讓第一世界的光之力暴走

所以他將這個計畫傳達給了另一位闇影亞羅古利夫。


計劃的下一步,便是製造出瓦斯里,不過這也因為光呆一行人們抵達而無法繼續下去。


「那麼你靠近我們究竟是為了什麼目的?」阿爾菲諾不禁向元首提出質疑。


「這部分,一路走來我不是全部都說過了嗎?那些都是我真正的想法,毫無虛假。」


元首希望能從光呆一行人身上了解現今人類的可能性。

因此他分享給我們的資訊全都是事實

依據結果不同,或許也可以考慮將一行人納為同伴也說不一定。


然而合格的最低條件就是光呆要能夠將第一世界的光之力完全控制。

如果做不到的話就沒有合作的價值。


(講的這麼輕鬆…… 你們闇影要不要承受一下兩個世界合起來的光之力XD)




「也就是說我們落榜了嗎?但是即便合格了,我們也不見得願意跟你們合作啊。」

桑克雷德一邊盯著元首一邊說道。


「如果這樣的話,那殺掉你們就好。這也只是回到事前的狀態而已。」

就在這時,光呆身上傳出類似水晶裂開的聲音,並落下了類似罪喰的碎片。


「雖然還保有知性跟原來的模樣

  不過看起來裡面已經幾乎變成跟罪喰差不多的東西了。」


接著元首一個彈指,倒在地上的水晶公便被傳送消失。


「……真是太悲哀了。」臨走之前,元首淡淡地看向跪在地上掙扎的光呆。


「身為同伴的人們,已經注定成為要互相殘殺的敵人了。」


「如果好運還能留下知性的話,就過來找我吧。」



那在黑暗的海底,被稱為「暴風雨」的根據地。



「再見了,怪物……」




つづく!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