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FF14 5.0 Shadowbringers 8

Yanrei | 2022-05-10 19:58:10 | 巴幣 0 | 人氣 22

前情提要:


光呆做了個夢

她在夢中看到一個男人在翻閱一本書


「艾歐澤亞的各國已經無處可逃了吧。

  東州那邊更不妙,那個東方之國聽說已經陷入危機了。」


「……那個回憶錄,我最喜歡的就是皇都決戰的部分了。

  在友軍陷入危機時,英雄騎乘著白龍出現在戰場上……」


「如果能的話,我也想在最後一刻將希望託付出去,然後安心的離開。」


──如果不能改變命運的話,那就藉用這本書吧,裡面有我想傳承下去的事物。


真是謎樣的夢境?



--

醒來後,連旅館的管理者都對光呆的身體狀況很擔心

他並幫忙傳達水晶公的留言:

「醒來如果身體狀況有好轉的話,就麻煩來星見之間一趟。」



當走進星見之間時,眾人都已經集合在這了,甚至連元首也在
(你比我還早來是怎麼一回事XD)

原來水晶公集合眾人,是希望能夠一併將之後的計畫告訴全體成員。


光呆一行已經討伐了4隻大罪,而諾弗蘭特大部分區域中過剩的光之力也已經成功掃除。

剩下的就只有科西亞島了,只要琳到那邊,應該就能夠確定大罪的位置了吧。


「只要打倒他,那麼就能斬斷全部佔據土地的光芒。」亞莉潔嚴肅地說


「這樣一來,大部分的罪喰就無法留在諾弗蘭特上,

  人們與其他生物就能夠從他們的威脅中解放,多少能繼續生存下去。」


「同時這也能將第八次靈災的因素排除掉,這也是為了我們的未來,最好的方向。」

于里昂熱如此說道。


這時雅修特菈回頭看向一旁的元首

「我們不論如何都要取下這最後一戰,拯救世界。

  到現在你應該也不會出手干涉吧,闇影.愛梅特塞爾克?」


元首只是大大地嘆了一口氣並攤手說:

「安心吧,就算你們擊倒了罪喰,那也並非拯救了這個世界。」

「不過是對有如剎那一般短暫的生命,僅是稍微延長了一點點時間的行為而已。」


元首的這句話很明顯激怒了在場的眾人

你不怕現場就被送去找你們家的老拉哈布雷亞嗎?


「敵對的時候雖然感覺到棘手,不過像這樣從內部來觀察的話就能夠很清楚地明白……」


光呆一行人太過善良了,如果有人需要幫忙時,就會成為被需要的「那個人」

然而,這也只能拯救在眼前的事物。


「對既矮小又狹窄、既限定又只在剎那間,以貧弱又短命的生物來說

  這就是極限了吧。」


「的確,對於不滅者的你來說,這些的確是很短暫,但是……」

在阿爾菲諾正想反駁時,元首突然非常嚴肅地打斷他


「錯了,並不是我比較特別。」

「……在過去,不論是誰都能夠近乎永遠地生存著,只是你們將這捨棄了。」


不過在講出這話後,元首突然露出了好像有點後悔的表情

但他接著便決定乾脆一次把話跟眾人講清楚。


「過去,唯一的世界發生了巨大的災難。」他一個彈指,周圍的空間便瞬間改變。


隨著星球的秩序崩壞,恐懼與絕望隨之產生,地表就被混沌給完全覆蓋住。

如果這樣下去,全部的生命都將消失

在這時,人們創造出了名為索迪雅克的「星之意志」,並取回了秩序與安穩。


然而,這時不知感恩、認為強大的索迪雅克不該繼續存在的人出現

作為索迪雅克的枷鎖而創造出了海德琳。


問題在於,後來海德琳的一擊。


作為枷鎖而被創造出來的她,在將力量削弱這一方面,有著破格的能力。

她全力的一擊不只是將索迪雅克的身體切開、甚至是連他的存在都切碎了的絕技。


元首接下來便向眾人解釋這之所以嚴重的原因


原來,海德琳的這一擊,不只對於索迪雅克,甚至連星球上的其他存在也一併擊碎了

也因此才導致世界被分割成14個,所有的存在也都被分裂成14份

所有的構成要素如力量、智能、靈魂等等,什麼東西都被切割開了


能夠倖免的,就只有原初的三名闇影

當他們看到被分割成14等分的世界時,簡直說嚇到不出話來


為了將世界恢復成原本的樣子,他們對於第13世界進行了測試,嘗試讓世界進行統合

但卻因此毀滅了那個世界,被稱為虛無界的東西便誕生了


在這之後,他們便發現了原初世界與鏡像世界之間的連結影響

就是之前在妖精區于里昂熱所提到的元素平衡。


「……原來如此,從你們闇影的角度來看,這些自然都會覺得是當然的行動。」

雅修特菈如此說道

「但在統合的過程中,會造成大量的犧牲,我沒辦法無視這些犧牲而贊同你們的行為。」


「說得真好呢,像這樣不完全的生存,也只會持續產生比靈災還要殘酷的悲劇吧。」


未統合而不完全的生命,對我來說根本就不算是「活著」。

元首如此說道。


「……但也因為如此,我才對你們保持著期待。」

「經過了七次統合後的原初世界

  而在之中又屬於特別優秀的英雄,說不定真的有可能……」


「成為能夠忍耐當下片刻的痛苦、選擇更少悲劇的道路,擁有這種堅強意志的對手。」

這時元首露出了難得的認真表情看向眾人


「所以就討伐罪喰給我看吧,證明你們並不脆弱,這是讓我們繼續對話的最低條件。」


就在這時,萊娜突然從外面跑了進來,原來是她收到了緊急情報

從潛伏的協力者那邊傳來了資訊,目前尤莫亞將所有的兵力都退回了城市內

似乎不打算在外面對我們進行迎擊。


「雖然不曉得瓦斯里到底能夠操縱罪喰到什麼地步

  但搞不好他有可能是在藏匿大罪?」

在情報不足的狀況下,我們也只能先走一步是一步

先前往科西亞島的萊特村集合,從那邊開始對尤莫亞進行調查。



在這邊元首也透露了一些闇影的情報

エリディブス、ラハブレア、イゲオルム及ナプリアレス

這些闇影的名字其實並不是本名,而是他們負責的「座」的名稱。

隨著長年的活動,當然也是會有人脫落,也會有人成為後續的「座」

(所以可能過去也有其他的光之戰士像我們消滅拉哈布雷亞一樣,消滅了其他的闇影?)



在萊特村與阿爾菲諾及琳會合後

阿爾菲諾突然提起之前和光呆兩人一同潛入尤莫亞時的事情。


原來他一直在思考,當時面對瓦斯里時為什麼會突然如此憤怒?

他的確無法接受瓦斯里那種以他人不幸為樂的言行

但會憤怒到如此地步,或許是因為將瓦斯里跟過去的自己重疊在一起了吧。


認為自己的方向就是理想、認為自己理所當然應該要領導眾人的愚者。


正因為如此,阿爾菲諾想將他從過度美化的繪畫中拉出來,讓他接觸到所謂的真實。


然而,這時嘗試感應大罪氣息的琳突然發現異常

有一種分不清是什麼東西的存在,包圍了整個尤莫亞。


為了確認情況,光呆便朝尤莫亞前進

但途中碰到的民眾卻都產生了異常的現象?


有坐倒在路旁半夢半醒昏迷的村民

也有抱頭低語喊著「瓦斯里大人萬歲」接著突然轉頭對我們發動攻擊的村民。


在抵達關卡後,從桑克雷德等人表現出的態度,看來他們也面臨了跟我們一樣的情況。

眼前有一大票村民全都站的直挺挺地看向尤莫亞城,然後口中唸唸有詞。

「瓦斯里大人…」

「喂,發生了什麼事?」

不過還好並不是全部的村民都出現異常

還是可以看見一些仍然保持清醒的村民在嘗試叫醒身旁的同胞

而雅修特菈跟亞莉潔正在週邊調查。


「發生異常的居民們全都是陷入了半夢半醒的狀態,同時口中讚嘆著瓦斯里。

  從這看來,他們應該都是被瓦斯里施放了精神支配的法術。」

于里昂熱一邊看著民眾、一邊如此分析。


「不過居民之間的狀況落差太大,這是因為每個人的抵抗力差異嗎…?」

于里昂熱陷入了沉思。


依琳的判斷,在尤莫亞城的最頂端有感受到一個特別強大的罪喰的氣息。

但跟之前接觸到的大罪不同,這隻有著一種異質的氣息,似乎混合了什麼其他的東西。

然而,這時我們面前卻出現了一位意外的人物!


「凱西爾!你為什麼還在這!?」迷霧之子登場啦!(大誤)


原來是亞莉潔在四周搜索的時候,發現他在旁邊窺視,所以才把他拎了回來

而且他還把亞莉潔認錯成阿爾菲諾(震怒)XDD


而凱西爾向眾人表示,其實就是他將尤莫亞的情報傳遞給水晶塔的

為了向幫助過他的阿爾菲諾報恩,所以這段時間他一直躲藏起來監視著尤莫亞的動靜。

「這麼說來,你一直在監視著這個聚落,那這情況到底是怎麼發生的?」桑克雷德問道。



原來,之前我們所看到的飛空艇回到了尤莫亞

接著傳出了瓦斯里的聲音「真是沒用!」,總之聽起來非常的憤怒。


就在他罵完之後,突然吹來了一陣溫暖的風,接著一部分人就變成那個樣子了

而且都是在這邊待比較久的居民。


這時雅修特菈也回來了,但她卻帶著嚴肅的表情。

「我發現了一個很在意的東西,想請琳幫忙看一下。」


她拿出的是之前我們也看過的東西,那就是尤莫亞發放的麵包

但琳卻像是看到了什麼恐怖的東西──


為什麼之前琳會感受到一股謎樣的氣息包圍著整個尤莫亞?

「這個是……罪喰、罪喰的身體。」


瓦斯里竟然用罪喰的肉來當作食物餵給百姓吃?



雖然在有正常的代謝情況下,這樣吃下罪喰的肉(?)不會讓人直接變成罪喰

但長年下來,終究還是會留下對身體的影響

如果瓦斯里能夠命令罪喰的話,那這些吃下罪喰肉的人可能也會因此而聽從他的指揮

也說不一定,于里昂熱如此推測道。


然而,阿爾菲諾想起了之前聽居民提過、現在看來卻更可怕的事情

「那座城市招募了大量的民眾,但卻很少看到出來的人……」


(大概是把進入的市民都化為罪喰,然後再把肉體製成麵包吧……)


「就讓我們結束這一切吧。結束這建築在眾多犧牲之上、瓦斯里的樂園。」

阿爾菲諾沉重地說道。


在察覺我們的攻勢後,尤莫亞中傳出了瓦斯里的怒吼聲

接著城內便發出了更強烈的魔力,市民們全部都被心控朝光呆一行人發動攻擊





在突破大量雜魚之後,阻擋在光呆面前的果然就是蘭吉特將軍

他透漏瓦斯里老樣子待在樓上的職務室,那邊就是他最後的樂園

身為臣子就算要拚上性命,也得守住這個地方


──蘭吉特將軍終究還是選擇了瓦斯里的「理想」。





在經過拼上性命的一戰後,光呆終於擊倒了蘭吉特

「啊啊……妳們在這啊,我的女兒們……」

一邊說著意義不明的話語,蘭吉特一邊嚥下了最後一口氣。

到最後,我們還是不曉得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他願意捨棄性命,都要支持瓦斯里的計畫。


在排除敵軍後,眾人在瓦斯里的房間會合

沒想到這狂人還是蹲在他的座鋪上旁若無人地吃東西。



「覺悟吧,瓦斯里!」阿爾菲諾向背對眾人的瓦斯里喊話。

「諾弗蘭德已經不再是你的掌中物了,對被你欺騙跟愚弄的人們用心好好贖罪吧。」

然而,瓦斯里依然繼續吃著他的食物,完全沒有反應


「不對,阿爾菲諾,他……不是瓦斯里」身旁的琳露出了驚恐的表情

「他雖然是人、但又不是人,他身上混合著大罪的氣息!」



接著就看到瓦斯里180度「轉頭過來」看著眾人!





發狂的瓦斯里依然說著自己就是秩序、自己就是規則,只有他是絕對的正義

「我將統治人類、統治罪喰……全都是從一開始就注定好的。」


「世界就是注定要被我拯救,怎麼可能被這些下賤的廢物們逼迫到這情況?」


正當眾人都因為眼前瓦斯里的言行而感到不安時,他突然陷入了狂亂。

「對了,不重做不行啊,我的樂園……必須要重新創造才行。」


站起來的瓦斯里發出怒吼之後,背後突然長出了翅膀,周遭的眾人也全部被這狂吼震懾,

完全無法行動,只能眼睜睜看著瓦斯里飛離尤莫亞城。




這傢伙整個人完全罪喰化了啊……

當眾人追出去時,只見遠方飄起了一座巨大的山脈




也就是科西亞島的最高峰、古魯古火山。



由於當下也不曉得要怎麼追上瓦斯里,於是一行人便決定先幫助被心控的尤莫亞居民。

因為琳身上具有同源的光之力,或許可以用來治療這些發狂的市民。


在治療市民的途中,突然發現之前光呆跟阿爾菲諾潛入尤莫亞時

當時碰到一名無法再次唱歌的歌姬

後來被主人決定透過瓦斯里送去所謂的「天國」治療

而那名主人現在則是坐倒在地上一直自言自語

「嗚…啊啊…妳要去哪…我最愛的金絲雀…別走……」


那個女孩大概也已經不在了吧?





在治療完全體市民之後,當眾人開始考慮下一步時,旁邊突然傳來了聲音

「那個…你是阿爾菲諾對吧?之前幫我畫肖像畫的……」

原來是當時的胖夫妻啊!我正在想怎麼沒看到你們人呢XD


「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我們是怎麼了?」

「……這邊就交給我吧。」阿爾菲諾看向身旁的夥伴後沉重地說。





「接下來要說的話,也許會對你們造成衝擊,但這些都是事實,你們自己也都在現場。」


「頓.瓦斯里其實就是大罪。

  不論他拿出所謂無盡的食物「メオル」、或是靈魂的救濟,全部都是騙局。」

在聽完阿爾菲諾的說明後,尤莫亞的居民們幾乎都陷入了崩潰。


「……所以我們一直都被瓦斯里控制著嗎?」一位市民如此問道。

然而,阿爾菲諾並不打算溫柔地對待這些民眾。


他很殘酷地告訴眾人,除了剛剛交戰過程的操作外

不論是過去沉溺於享樂之中、或是將底層求助的人們一腳踹開

這些都是經由你們自己的意志所做的行為。


「這些事情不會由我來追究是非對錯。

  而是將由你們自己的良心、被你們凌虐的貧民,以及接下來的歷史來判斷。」




雖然話說的殘酷,但他還是希望這些市民能夠在正視自己過往的錯誤行為之後

重新站起來,因為這世界已經不能再失去任何人了。




「……有沒有什麼我們能幫上忙的地方嗎?」

在阿爾菲諾轉身,準備帶領眾人去追擊瓦斯里時,身後傳來了市民的詢問。


「為了報答你們賭上性命而揭開的真實,我們希望能夠多少回報一些恩情……

至少希望能從這裡重新開始。」


聽到這句話後,阿爾菲諾似乎有點感動XD


雅修特菈向在場的市民們詢問,是否有人知道要如何抵達那飄在空中的古魯古火山

其中一位市民表示,由於必須通過「布萊特斷崖」,所以或許需要搭乘飛空艇。

不過由於在空中很有可能會被敵人一網打盡,所以雅修特菈認為從地上靠近會比較安全。


這時另一名年紀較長的市民則提供了重要的情報

過去在斷崖上居住著以採掘維生的一族

他們當時是依靠著一個「拉達大昇降機」來作為交通手段

不過在光之氾濫後就沒有再使用過了。

如果要使用這個昇降機,可能就必須要找到專用的石偶來操作

但首先必須要想辦法讓石偶復活──


哎呀,真巧,我們不久前剛好修復了一個石偶呢!



不過意外的是,一旁的胖夫妻聽到石偶突然很激動的表示他們可以提供幫忙?

原來,她老公竟然就是過去負責開發亞姆.亞連的礦山、石偶業的大廠……

「代達羅斯社」的繼承人!


竟然真的碰到專家啦XD


「啊不不不不,那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了!還不曉得能不能幫上忙......」

這時眾人很意外地看過去,然後她老公整個很尷尬XDD


看著開始動起來的尤莫亞市民,阿爾菲諾感動地說不出話。


「真是太好了呢,阿爾菲諾。」






於是,眾人便前往拉達大昇降機





「拉達大昇降機」位於萊特村的北西方

當光呆到達時,眾人已經在現場進行石偶的修復作業

原來瓦斯里竟然收藏了兩隻保存良好的石偶在尤莫亞的倉庫中XD



這時元首也跑來湊熱鬧了,他也對於能夠幫助尤莫亞市民重新振作起來相當的意外…

或許應該說有點在看熱鬧的感覺?


「你們知道要怎麼應對與自己意見相左、但怎麼樣都無法溝通的對手嗎?」

元首突然提出了一個問題。


「簡單來說,就是只能用力量擊倒他,葬送對手的主張。」

亞拉格跟卡雷瑪帝國都是這樣做的,也的確都是快速地邁向繁榮。


另一方面,在戰爭結束後也要同時尊重敗者,這樣才能達成雙方和解。

但這是非常困難的,勝者不鄙視敗者、不憐憫敗者

而敗者則是不對勝者抱持仇恨,兩者都是必備的條件。

以這次尤莫亞的情況來說,他原本認為是很困難的

沒想到光呆一行人竟然能夠走到這地步。


看著眾人一同合作的突破障礙的熱情,元首不禁回想起他以前的時光……




光呆:「…蛤!?」

元首:「什麼啦,難道你覺得闇影跟古代人都是沒血沒淚的嗎?」
(你們搞了這麼久的陰謀,會有這形象怪我囉XD)


你們會有的情感,我們也都有啊。

在遠古的過去,我們也是有著家人、有著朋友,以及戀人。

不過元首再次提醒光呆,那就是……


「我們終究是原初世界的居民,是要將其他世界統合的一方。」


在臨走前,元首突然想起一件事:

「對了,有件事想問你…你對於水晶公的真實身分了解到什麼程度?

  你曾經有看過他脫下那斗篷,用素顏跟你對話過嗎?」


不過光呆搖搖頭,表示她也沒看過。於是元首只好繼續靠自己想辦法解開這個謎題XD


當元首一離開,就聽到身後傳來了歡呼聲,原來是石偶修復完成了。


沒想到連闇呆也跑過來看熱鬧XD
(題外話,闇呆這情況似乎連闇影都看不見他?)




這時闇呆突然提起當初在第一世界接觸的情況

在那時他長時間處於一種失去自我的情形。

現在想想,那或許是因為他想逃避從光之氾濫開始的一切事情吧。

在這之中最可怕的就是孤獨,就算是對闇影他們也是一樣。

所以,他希望光呆要好好地守護住身旁的夥伴們。


在闇呆說完後之後,阿爾菲諾與亞莉潔便傳來了昇降機啟動的好消息。

於是光呆便跟兩人先搭上昇降機,開始追擊瓦斯里……





闇呆怎麼連你也搭上來啦XD


在登上斷崖後,亞莉潔發現在北東方向竟然有一個疑似聚落的東西

但據尤莫亞的市民所說,這斷崖應該已經有20年沒有人進出了才是?


原本阿爾菲諾認為應該只是一座廢棄的村子

但亞莉潔卻看到了從村子中有人一邊嘗試隱藏自己、一邊悄悄地往這邊靠近。

於是光呆也拿出了望遠鏡觀察





等等,妳這視力是怎麼一回事啊XD


在發現自己被光呆抓包之後,謎樣的人物便馬上轉頭逃回了村子

看來在斷崖上方真的有留下來的居民。

因此三人便決定在等待其他人搭乘昇降機上來前,先去村子那邊探索看看。


在抵達村子後,可以發現在村中儲放著相當數量的糧食

鎖起來的房子內也有人的氣息,而且老樣子又在酒館裡面放著喝到一半的酒XDD



正當三人在思考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時,門突然打開了……


「……你們是不是當時幫助過我的人?沒想到竟然會在這種地方再次見到你們!」






竟然是當時在尤莫亞海邊撿到的畫家托利斯托爾!

你是怎麼爬上來這鬼地方的啦XD


原來這裡是一群被尤莫亞流放的浪人居住地,名為阿米提

附近其實有個秘密通道可以爬上來。

不過由於之前他們看到火山突然飄起來,然後久未使用的昇降機也突然啟動

以為是尤莫亞的追兵,所以就全部躲起來了。


「……原來如此,是因為在追變成大罪的瓦斯里,所以要往古魯古火山前進啊。」

在跟托利斯托爾說明事情的來龍去脈後,他也表示希望能幫上一點忙

於是他便協助向村人溝通我們的目的,並讓一行人能夠在附近搜索線索。


當阿爾菲諾開始跟村民打聽消息時

亞莉潔便建議跟光呆兩人可以先前往火山附近進行調查。

在行進的過程中,兩人發現越靠近火山,罪喰出現的頻率就異常的提高。

而且更感覺到這火山飄的有夠高,到底要怎麼樣才能上去呢?XD


正當亞莉潔開始思考是不是還是得去找飛空艇來用時

突然上方飛過了一群奇妙的…機械?



「啊啊…你們在這裡啊,阿爾菲諾大人正在擔心你們呢。」

于里昂熱竟然帶著水晶公登場了!

啊水晶公你不是沒辦法離開水晶塔太久嗎?XD


「我還是希望能夠用自己的雙眼來見證最終的決戰,此外…請看。」

剛剛飛過去的謎樣機械在空中遭遇到了大量的罪喰,並發生了激烈的戰鬥。



原來那是水晶公從塔內找出來的古代兵器,不過依然是在空中被罪喰群給擊墜了。

想要跟有翅膀的罪喰在空中交戰,即便是光呆,這也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吧……



......不不、你們回想一下

之前4.0才有一群戰鬥民族騎著大鳥在空中跟高科技敵人交戰

然後還獲得勝利啊XD




總之眾人決定先回去集合,再來好好討論要如何攻入火山。

在回到昇降機後,卻意外發現代達羅斯社的負責人夫婦竟然也上來了?


阿爾菲諾開始分析,即便靠著騎乘阿瑪羅

沒有足夠的訓練大概也沒辦法在空中跟罪喰交戰(我馬上被打臉了QQ)

而現有的尤莫亞飛空艇也都是運輸用的,如果席德在或許有辦法改造……


就在眾人苦惱的時候,結果這時一旁的社長老婆突然蹦出了一句話


「如果這麼麻煩的話,那把火山重新拉回地面不就好了嗎?」

咦?


──鏘!(音效)


「夫人的意見,或許行得通。」雅修特菈的眼睛突然發光


她想利用巨大的石偶來讓空中的火山與地面重新「連起來」。

這點子真是腦洞大開啊XD



但社長老公馬上吐槽說從來沒聽過這麼大的石偶啊!

「不、如果只限於單純的動作,重點擺在維持結構上的話……」

不過這老公突然好像工程師的靈魂復活了。


「不考慮長距離移動,只需要基本與地面的穩定的話或許可以做到,但材料方面……」

當他發現眾人全都盯著他時,馬上緊張地說這沒辦法啦,這需要很多人手!


不過我好像知道有一個村子有著大量石偶工程師?XD


「嘿~問題只在於人力上啊,那你說看看到底需要哪些人?」亞莉潔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呃…首先需要石材,必須要古魯古火山周圍的材料

  這部分雖然單純,但需要大量的人力。」


一聽完這需求,琳跟桑克雷德馬上對看一眼

「這部分亞姆.亞連的礦山有著大量的採掘師。」


亞莉潔也想到,在採礦方面,地精族豈不是最適合的人選嗎?

阿爾菲諾則表示他之前在尤莫亞周圍活動的時候,認識了很多強壯的漁師及工人

可以去尋求他們的協助。


「就只需要這些人而已嗎?」琳問道。


眼見騎虎難下,社長只好接著繼續說下去

「啟動時需要能夠注入魔力的人,這部分也必須得找到一定的人數。」

「夜之民有著大量會使用魔法的孩子們,我去跟他們說明一下吧。」

雅修特菈馬上接招XD


「魔法的話,妖精也是非常地擅長,不過要他們不惡作劇、然後跟人們好好地合作

  這或許是非常困難的事。」于里昂熱陷入苦惱中。

「我還是去水晶塔尋找協助好了。」

「等等等,不只是尤莫亞跟水晶塔,甚至連夜之民、地精還有採掘師一族都有!?」

「這豈不是已經把諾弗蘭特幾乎所有的住民全部都算進來了嗎?」社長老公陷入了混亂。

「竟然能夠與這麼多族群結緣,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啊!」


1.      為了拯救這世界而來的人
2.      只是剛好旅行路過的冒險者
3.      阿爾菲諾畫伯與他的助手們。





XDDDD


「那麼石偶的設計就拜託你囉,代達羅斯社的後繼者。」雅修特菈再補上了致命的一擊。


「沒問題的,如果是我家老公,就算是要突破天際的石偶,他都可以設計出來的!

  當年他跟我求婚時就是這樣說的。」老婆也在旁邊補刀XDD


在眾人離開後,社長又提出了一個難處

那就是如果要採集礦材等東西的話,就需要尋找熟悉這塊土地的人的協助

而光呆便說明了這附近有座村子聚集了從尤莫亞中逃出來的市民

可以尋求他們的協助。


雖然社長等人認為他們一定會仇恨身為尤莫亞自由市民的自己,不可能會願意提供協助

不過在經過光呆的鼓勵後,終於重拾了信心,決定要前往村中向住民們尋求協助。



不過當我們一抵達阿米提村,馬上就被畫師托利斯托爾打臉了。


「當時毫不留情地將我甩開,現在要我幫忙你?」

「……的確,就像阿爾菲諾所說的,那並不是瓦斯里的責任,而是我自己的行為。」


他們當時沉迷在那自由市民的生活中

不會有人去考慮被拋下的勞役市民後續要如何生存。


「現在光憑一句簡單的對不起,也無法負責。

  不過就算是這樣…我現在還是真的發自內心地感到抱歉。」


托利斯托爾對於這複雜的情感,也不曉得到底該如何處理

他本身過去也曾經對尤莫亞抱持著憧憬,或許自己也沒有批判這件事的資格了。


「不過,至少有件事可以確定。」托利斯托爾抬起頭來看向社長。


那些都已經是過去的事了。

這塊土地的居民應該不想繼續被那些事情綁住,希望能朝未來踏出下一步。


「現在就讓我們協助你吧。絕對要將我的恩人們送上古魯古火山。」

托利斯托爾露出了微笑。


「……啊啊,絕對!」

「這是一生一世的大工程,只要賭上我們代達羅斯社的智慧,就沒有做不到的事。」






任務完成!!




「……啊,糟糕,我忘記了一件重要的事。」


才剛承諾完,社長馬上就想起他遺忘了一個關鍵元素,喂XD



つづく!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