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FF14 5.0 Shadowbringers 6

Yanrei | 2022-05-10 19:53:20 | 巴幣 0 | 人氣 14

前情提要:





──我們這些被稱為「原初」的闇影

就是把索迪雅克召喚出來的人,也就是世界分裂以前的居民啊!

說完後元首便默默的離開了



看著他的背影,眾人也只能懷抱著混亂的心情先返回村子


這時,桑克雷德不禁想到,如果海德琳跟索迪雅克也是「蠻神」的話

那「敏菲利亞」的存在是……?


(本篇均為個人菜日文的理解,可能有誤)



回到村子後,雅修特菈向阿爾梅說明一行人擊倒大罪的經過

阿爾梅不禁感嘆,與光呆一行相遇的過程,或許就是所謂的宿命

從千年前隆卡皇帝求救開始,直到今天

他們一族背負著守護遠古睿智的職責終於完成了。


回到夜之民據點時,導師魯那路終於發覺我們的身份了

可惜劇情沒帶我們去修理一下常闇之子,讓他們見識一下什麼叫「闇之戰士」XD



在離開夜之民村落時,雅修特菈很感慨地說

在一開始,只是單純模仿他們的習慣,沒特別多想的就取了這名字




但現在,我是不是也能成為某人的「瑪托雅」了呢…?






而闇呆則是默默地站在一旁微笑地看著眾人



回到水晶塔後,雅修特菈想確認一下接下來的方向時

水晶公跟阿爾菲諾正巧也回到了據點裡,看到雅修特菈也回到了團隊中時

阿爾菲諾便猜到,大森林的大罪可能也已經被光呆給討伐了吧。


接著水晶公便說明,他們因為聽到尤莫亞軍向各地發兵的訊息

所以便趕了回來,同時也提到他用幻影騙過了瓦斯里的事情

但在這時水晶公的身體也發生了狀況,似乎是因為離開水晶塔太久的緣故

於是阿爾菲諾便建議眾人等休息過後,再來互相分享情報吧!



回到旅店後,耐不住寂寞(誤)的闇呆果然馬上就跑出來了

雅修特菈說的話他也聽到了,但從他看起來外觀似乎沒什麼異常…




「如果光之力滿出來的話該怎麼辦…」



「別、別問我啊…!」


闇呆你稍微做點事啊!XD



在稍微冷靜下來之後,闇呆表示:

…在這情況下,也只能相信自己的夥伴,並努力保護他們了,沒錯吧?

話說回來,元首所說的…海德琳也是由人所創造出來的話

那我們「受光之加護者」不就像是海德琳的祭司(テンパード)嗎?
(這邊我一下忘記之前怎麼稱呼XD)


光呆:「……!?」(表情顯示她聽不懂テンパード是什麼)

闇呆:「呃…」


不過,在看到光呆幫助大森林帶回夜空後,住民們對他表示感謝的神情

闇呆不禁也想起了自己過去的冒險日子…






另一方面,原初世界的卡雷瑪帝國首都──






辣兩個煞氣a男人回來啦!

AIBO在街上等待著蓋烏斯分享定期聯絡的情報,目前同盟軍跟帝國的戰事陷入膠著

雖然持續發生小規模的衝突,但雙方都無法有效的進行攻擊。

從大師兄的角度來看,同盟軍方能維持住戰局就表現的很好了

畢竟這次連跨越了「龍詩戰爭」的伊修加德都加入了戰局。

不過蓋烏斯表示,目前這個局勢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帝國接下來如果想一口氣結束戰局的話…


「…那就是得投入「黑薔薇」了。」




我們家大師兄美如畫啊



為了阻止帝國軍的兵器,大師兄向蓋烏斯詢問調查的進度

但蓋烏斯卻表示他接收到了一個特殊的情報…


那就是──在國境戰線中,一個帝國軍的百人長突然消失了。


……


屁啦,最好是這個情報讓你這麼在意,現在是戰爭中耶XDD


大師兄馬上也是吐槽說

這也可能是陣前逃亡或是死在什麼不曉得的地方,這不算什麼特別的消息吧?


「的確,如果只是從戰場上消失的話。」


接著蓋烏斯說了一句更意外的消息,那就是…

最近這個百人長竟然出現在帝都了。


如果是陣前逃亡的話,不應該會回到帝都

如果是戰死的話,那麼回來的應該會是屍體。


既然,目前佔據「傑諾斯」肉體的是闇影的話

那麼同樣的,也有可能是某個闇影又得到了百人隊長的肉體

這可能會是一個影響局勢的關鍵…






好的,這名百人長就在你們背後。


最好是傑諾斯你這麼厲害啦,一回到帝都就馬上抓包這兩個潛入破壞的強敵XDD


唯一的朋友啊!

你現在也依然在某處持續地磨練自己吧?

如果你持續在自己的道路上前進的話,那麼我也不會向命運低頭。






光呆:「……!?!?」(突然感到一陣惡寒)


驚醒後的光呆走出旅館,卻從管理人那邊聽到了不好的消息

目前附近出現了大量的罪喰發動攻擊,因此水晶塔正在啟動防壁中

但不愧是持續與罪喰交戰的城市,民眾似乎沒有因此產生太大的騷動。

但是,水晶塔這區域的光之力不是已經一掃而空了嗎?

那麼為何又會突然發生這麼大規模的罪喰攻擊呢?
(感覺應該是尤莫亞方的攻勢吧?)


這時碰到了亞莉潔跟阿爾菲諾,在互相確認目前狀況後

三人便分頭幫忙開啟水晶塔的防禦裝置





……等等,這不是某青龍壁嗎?XD


在開啟之後便看到大量的罪喰飛來、並持續撞擊水晶塔的防壁

雖然先靠著防壁擋下了第一波的攻勢

但接下來終究必須靠著地面的兵力從各地擊退罪喰

桑克雷德他們已經出發了,因此光呆便與亞莉潔跟阿爾菲諾一同前往支援

在途中與眾人會合後,一行人沿著戰線一路殺向巖命城


然而,罪喰的數量實在太多了

雖然眾人奮勇的作戰,但還是看到萊娜在被一群罪喰圍攻後倒下

小敏菲前往救援萊娜,但在歷經大量罪喰的攻擊之後,也已經快要耗盡體力了

這時就看到桑克雷德煞氣的跳出來擋刀!





雖然看他接完刀之後咳血,都感覺好像快領便當了XD



另一方面,看到衛兵團在大量的罪喰攻擊中不斷地倒下

但闇呆只能默默地站在一旁而無法幫上任何忙





「究竟是為什麼要讓我站在這裡…!」


不過,衛兵團在得到光呆一行的增援之後重整隊伍,並以光呆為中心重新反攻

終於擊退了罪喰。




示意圖


然而,罪喰依然在人們的身上留下了許多的傷痕


「我…我殺了那傢伙...沒辦法、沒辦法啊!因為他變成了罪喰啊!」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啊……」

「我…被罪喰的攻擊擊中了…如果,我變成了罪喰的話..請把我…」

「我不希望傷害到同伴,所以請殺了我……」


最後我們找到了負傷的蕾娜

她對於負傷的自己、已經無法守護同伴的自己都感到非常的懊悔

「都已經努力到了這一步了,就差一點點,大家都快能夠獲得幸福了…」


這次的戰鬥,失去的同伴真的太多了。


就在這時,聽到了從遠方傳來的瓦斯里的聲音

「這次的襲擊,就是對你們的愚行所裁處的天罰是也!」


三艘尤莫亞的飛船從頭上飛過,並持續在天上進行廣播

這次的攻擊,就是因為水晶公不願意服從他的秩序,持續地狩獵罪喰


(果然這次的襲擊就是你的計畫啊……)


在嗆聲完之後,尤莫亞的飛船就離開了,但這恐怕會對水晶塔的人民們造成影響吧


在探望完負傷的桑克雷德後(畢竟幫小敏菲接下了罪喰一拳XD)

眾人決定要去跟水晶公討論接下來的方向

不過這時一名負傷的衛兵因為聽到我們要去見水晶公,便叫住我們。


他在這次戰鬥中失去了好友,不過朋友在臨死之前這樣說了:


「在死前能夠看到真正的天空,真是太好了。」


因此,他相信闇之戰士與水晶公的選擇並不是錯的

即使聽到剛剛的宣告,也許就像瓦斯里所說的,這些都只是愚蠢的抵抗,但是……


千萬不要放棄、也不要後悔,請幫我傳達給水晶公。

說完這句話後,負傷的衛兵便轉身離開


見到水晶公後,他果然也是對於這次大量的犧牲感到責任

於是光呆便將方才衛兵說的話轉達給他

在聽到這些話語之後,也成功地讓眾人重新地振作起來。



接著,水晶公正準備要就這次的情況進行說明時,元首突然推開了門走進來,

不過看到眾人表情不太友善

「怎樣,如果不能遲到的話,那一開始就要講啊。」

「對於這次的襲擊,真的是非常感謝各位的協助。」
水晶公直接無視他繼續講下去XD


而阿爾菲諾則是回應,水晶塔就像是我們的家一樣

所以如果有什麼能幫得上忙的地方,就請盡量說。


對於眾人的支持,水晶公認為這一定能夠大大地激勵民眾。

回到這次的襲擊,雖然瓦斯里說這是「天罰」

但憑藉著本能行動的罪喰,實在很難想像他們集體為了進行所謂懲罰而行動。

再加上,雷克朗德的大罪已經被消滅,剩餘的罪喰應該也都已經四處逃竄了才是

因此,這次應該就是有人對這些罪喰進行指示吧。

于里昂熱很快地理解了水晶公的想法,兩人都同意這八成就是瓦斯里在背後操縱的



說到這裡,亞莉潔想起水晶公之前被瓦斯里召見的事情

水晶公表示當時的見面沒有什麼幫助,但卻意外發現了一件事

那就是,瓦斯里不知如何會使用類似魅惑的法術

並藉此規劃了將水晶公變成自己傀儡的計畫。

對此,阿爾菲諾也跟光呆有過類似的經驗

尤莫亞對於瓦斯里有著異常的支持,雖然不能這樣就說那一切都是假的

但有高度可能是藉由對市民進行精神支配而造成的。


雖然這次水晶公因為是幻影的情況所以迴避了精神操作

但將來直接對上瓦斯里時會是一個很麻煩的問題。


回到大罪的問題上,阿爾菲諾在科西亞島的搜尋並沒有找到線索

而亞莉潔的調查雖然也沒有找到直接的線索

不過有打聽到可能會躲藏在亞姆.亞連西部的區域當中,但也沒有足夠的時間能夠去搜索

目前在缺乏情報的狀況下,很難找到一個好的突破點

不過小敏菲突然提出了一個方案



「如果大罪會放出強烈的光的話,那掌控光之力的光之巫女

  是不是應該可以感應到大罪的位置呢?

  不是像我這樣的半吊子,而是真正的『光之巫女』。

  只要去亞姆.亞連南端當時阻止「光之氾濫」的地方

  應該就可以把她呼喚回來了吧,不是嗎,桑克雷德?」




但這個想法被緊皺著眉頭的桑克雷德否定了





「妳是在了解這代表著什麼的情況下,而說出這些話的嗎?」


小敏菲表示,雖然自己聽不到桑克雷德跟敏菲利亞之間說了什麼

桑克雷德也很溫柔的什麼都沒說

但她並不是什麼都沒注意到,也不是這麼不關心桑克雷德的狀況。


在僵持的情況下,元首插了進來

「如果將光之巫女的力量完全引導出來的話

或許真的能夠讓兩者完全地一體化也說不一定…」


「在最後,留下來的會是原本的光之巫女,或者是肉體的人格呢?」

「…這與你無關。」

講出這些話的元首,馬上就被桑克雷德凶了一頓

不過元首在這邊卻是意外地進行反擊

「那麼,照這樣講的話,你就算是有關係囉?或者是說…至少你自己認為是有關係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你早就該跟那個小女孩好好的談談,為什麼一直沉默到現在?」

元首造成了非常有效的攻擊!





是因為愛吧……元首小小聲地咕噥了一句


「不論如何,我覺得小女孩的提案是非常有可能成功的。」

「所以,下一個目標就是亞姆.亞連南方的『廢都納巴斯亞連』了吧」

在這個情況下,眾人也無法提出更好的方案

桑克雷德也只能悶悶地說要去準備行李,接著便轉頭離開。


「這樣真的好嗎?」

在水晶塔的門口會合時,光呆再次嘗試著勸退小敏菲,不過她卻意外的堅持


「在這之後,不論我會發生什麼事,都不會後悔…也許不可能吧。」


「但在跟著大家一起冒險的過中,我學習到了許多事物

不單純只看有沒有力量、更重要的是為了與命運抗戰而產生的堅強。」


所以,像這樣踏出的一步,也代表著我的成長…

如果能被這樣認可的話,也就能獲得安慰了。

小敏菲露出了不知道該說是開心或是悲傷的感情。


「既然都這樣說了,那我也不會阻止妳了。但直到最後一刻,都不能放棄思考。」
雅修特菈如此說道。

既然小敏菲都已經決定了,眾人便開始討論前往廢都「納巴斯亞連」的道路

原本之前桑克雷德他們跟亞莉潔都是從亞姆.亞連的東側走過去

而這條道路一定會經過我們之前也拜訪過的中途之家,旅途的起點
(不知道該怎麼翻比較好XD)


然而,對已經與尤莫亞軍開戰的現在來說

很有可能會因為我們而將中途之家捲入戰火

其中有著許多無法靠自己逃跑的患者,一旦被捲入成為了人質,那就萬事休矣。

因此,這次應該避開中途之家,選擇從亞姆.亞連西側的礦山「安巴希爾」前進

而亞莉潔表示她可以在東側安全的地方進行陽動來誤導尤莫亞軍

為了提供治療,所以阿爾菲諾也決定跟亞莉潔一起前往亞姆.亞連的東側

而雅修特菈想跟許久未見面的雙胞胎多聊聊,所以也決定加入東側的隊伍。




在臨走之前,雅修特菈也挖苦了一下桑克雷德




在進入礦山地區後,一行人發現了一個都是由地精所組成的村落

這個地區除了行商之外,會經過的旅人是非常稀有的
(畢竟已經整個地區都荒蕪)

因此地精們對於光呆感到非常的驚訝

其中竟然還意外地有一名地精ズーンズーン見過光呆

原來是之前在東邊的モルド.スーク碰到的其中一名行商人

依照他的說法,當時光呆在隆倫的食物店用古金幣購買食物的行為

已經變成了商人間的一個傳說XD


他向一行人介紹這座ガリク村

原本是以採掘礦石為生的村落,不過在光之氾濫發生後

投資礦業的納巴斯亞連消滅,礦業受到打擊

因此採礦的勞工們大量的減少,村子也隨之荒廢

目前是借來提供給行商人們作為一個交易的中繼地使用。

照他的說法,目前納巴斯亞連由於光之氾濫的破壞,將整座城市周遭的地形變成斷崖

如果沒有什麼特殊手段的話是無法進入的。


在詢問四周的行商人後,其中一位商人提供了一個情報

那就是在過去為了回收廢都的物資,在納巴斯的斷崖上掛了許多吊籠

或許可以拿來當作工具使用?


另一位商人則提供了礦車隧道的情報,不過由於通路上有許多過去設置的門扉

如果沒辦法開啟的話,就無法抵達廢都納巴斯亞連

在與桑克雷德討論後,雙方都認為利用礦車隧道是比較可行的方案

不過ズーンズーン一開始卻沒有提到這個資訊,是不是有什麼原因呢?


ズーンズーン表示,這是因為隧道中設置的門扉,必須藉由石像塔羅斯才有辦法開啟

然而,由於礦車隧道已經很久都沒有人使用了

所以塔羅斯也是再也沒看過人使用它。

(這個塔羅斯應該就跟尤莫亞那邊的塔羅斯是一樣的東西)


不過,還是可以嘗試看看,因此ズーンズーン便引導我們去東方的彼蘭大礦山

在那邊有一個礦車的軌道中心,那裡偶爾會看到有人在進出

過去那邊問問的話,或許能夠找到解決的辦法。



在到了礦車的控制中心後,發現似乎有人在使用的痕跡

不僅有整備過的通路、改造過的貨車,甚至還有喝到一半的紅茶

這時桑克雷德提醒眾人,在兩側有躲藏著不明的人士

於是光呆一行人便決定先下手為強XD


被擊倒的青年們忿忿不平地痛罵我們這群強盜到底想對他們的礦車做什麼

而桑克雷德只能無奈地說「我們哪裡看起來像強盜了?」

「咦,不是嗎…?」

這時旁邊另一位青年則是很開心的說

「這一定是高貴的千金小姐為了尋找失蹤的戀人

所以帶著兩個老練的護衛跟厲害的咒術師

悄悄地來到這裡搜查的啦…對吧!」「才不是。」

桑克雷德一瞬間就否定了這猜測XD


「我們既不是護衛、那邊的女孩也不是千金小姐,更不是在尋找失蹤的戀人。」

「那我就是厲害的咒術師嗎……?」一旁的于里昂熱默默地吐槽


這時小敏菲很直接地向兩名青年說明,我們是為了啟動石偶通過礦車隧道而來

「什麼啊,早點說嘛!嗯嗯!沒錯,石偶最棒啦!」

知道我們的目的之後,其中一名青年突然很開心的大喊XD


原來他們兩位都是見習的石偶技師

其中一名傑利克同時在附近的村落裡擔任維修師

另一名薩夫則是為了混口飯吃,所以反而採礦好像變成了他的本業一樣

他們與幾位同伴目前正在為了讓石偶復活而持續努力著。


雖然,即使修好了石偶,大概也沒什麼貨物好搬的……不過這就是男人的浪漫啊!XD


不過他們目前似乎碰到了一點難題,詳細的情況就由他們的老爹來跟我們說明吧

於是一行人便朝著他們的村子「杜萬」前進。


在抵達村子後,薩夫帶領我們進入酒館,他們的老爹「瑪格努斯」就在裡面

然而,推開門看到的卻是一個醉漢……


「哈,那邊可是這個世界的終點,不曉得你們是怎麼聽說的

  但那可不是一個開心就可以隨便去的地方啊……」

「而且還說要用礦車?別開玩笑了,那個名字我不想聽到,快給我滾開吧!」


瑪格努斯對於我們要去廢都納巴斯亞連一事嗤之以鼻,不過桑克雷德也不想放棄。


「我們這也是有自己的原因,如果礦車不能使用的話

  希望至少可以跟我們說明一下原因。」


然而瑪格努斯完全沒有想理我們的意思,所以眾人也只好先離開現場。

到外面後,傑利克邀請光呆陪他一起去維護軌道

如果是在工作過程中因為業務的必要,不小心講出些什麼事情,老爹也沒道理生氣囉。


在維護的過程中聽傑利克提到,原來之前在尤莫亞那邊也會接觸到石像

是因為那間生產石像的「代達羅斯」公司,其實一開始就是在礦山這裡經營的

後來由於礦業的沒落,所以才在15年前撤過去


而情況發生轉變,是從七年前身為礦車技師的老爹帶著他太太回到村子裡開始

原來他當初離開是為了年幼孩子的安全,所以離開了亞姆.亞連。


不過後來他的兒子因為受到罪喰的攻擊而死亡,夫婦便為了實現兒子的遺言回到了村子。



「我希望有一天,能夠看到拔拔的礦車動起來。」

於是,礦車系統的復活計畫便展開了。



回到村中後,傑利克表示要先帶光呆去看看他們唯一一台在修復中的石偶

不過這時卻看到于里昂熱已經石偶前調查了。


光呆向于里昂熱說明剛剛從傑利克那邊聽來的往事

他也同意應該再一次思考能夠讓石偶啟動的方法。


眼前的這一個石偶,相較於之前在大礦山調車場所看到那些來說

算是維護狀況最好的一個了。

雖然于里昂熱不懂得如何修復,不過或許能夠透過感受魔力流動的情況

幫忙檢查出石偶受損的部位。


「哇喔!不愧是厲害的咒術師!那麼就請你馬上告訴我你感覺到的問題吧!」





從于里昂熱看來,石偶是靠著像血管一樣的方式讓魔力在體內流動

進而代替肌肉來讓身體行動,不過其中的一部分在運作到一半時就斷絕了

或許這就是無法動作的原因也說不一定?


如果要在中斷的區域作應急的處理的話,理論上應該需要具有高乙太傳導率的素材

或許可以用村外跟石偶類似的「デビタージュ」的碎片來代替。


一旁的傑利克則補充,杜萬村本身沒有山上魔法的人才

即使對外招聘,也因為沒人想來亞姆.亞連這種地方

所以不是直接拒絕、不然就是漫天喊價開出了非常高的工資。

因此,石偶的維修只能靠著殘留的文獻資料

以及借用經過的商人的護衛魔法師,一點一點地前進。


在取得材料之後,眾人嘗試著修復石偶,但石偶依然是完全沒有反應。


「嗯…像這樣一點反應都沒有的話,問題恐怕是出在更根本的地方

  例如像是輸出魔力的心臟。」


在聽到于里昂熱這樣推測後,傑利克聳了聳肩膀「啊啊…果然如此啊……」。


「果然如此?」

于里昂熱大概覺得你是在耍我嗎?XDD


傑利克有點尷尬的說明

他們以前其實也有考慮過這問題,所以有嘗試過尋找替代的核心零件。


「但是……」傑利克不曉得該不該說出來

不過看到眾人非常認真的瞪著他,於是傑利克也只好乖乖的把經過說出來XD


石偶的核心,必須要用容易附帶魔力的材料來製作

而礦車軌道所用的石偶,當然是用我們安巴希爾的石材所製作的。

然而,身為採掘師的老爹的太太,卻在三年前……


講到一半傑利克還是因為害怕,所以就把球丟給了薩夫,然後轉頭就落跑了



「什、什麼…傑利克講了這種話!?真是的…自己的屁股自己擦乾淨啊…」

薩夫很無奈的說。


「不過,如果跟你們說了就能夠改變現況的話,在這點上我也是支持的……

好吧,剩下的部分就由我來跟你們說吧。」


老爹的太太,是被稱為「最後的山師」的採掘師高手

在當時討論到石偶需要新的核心時,自然她就提出了要負責去採掘的建議。

然而,因為礦脈已經有一段漫長歷史了,因此要再挖到好的石材並不是件簡單的事。

接著在她潛入坑道的深處時,突然發生了大規模的崩落。

雖然眾人拚死的努力清除阻塞坑道的砂土

但找到她的時候,已經是2個月後的事情了。


……在那邊等待的,當然,就只剩下一具屍骸。



從此之後,老爹就變成那樣子了。雖然很抱歉,但還是希望你們能體諒。



在聽完老爹的往事之後,眾人彼此面面相覷不知道該怎麼辦

而桑克雷德這時卻發現,平常應該一直在酒館裡借酒澆愁的瑪格努斯

人卻不曉得哪去了。



最後一行人在墓地前看到了仍然在喝酒的瑪格努斯

對於眾人來意他也很清楚,因此也是一開口就拒絕提供我們協助。


「不管你們怎樣講,礦車就是不會動啦!壞掉的桶子搞不好還比較好一點呢!

  聽懂的話就快滾吧,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了!」


然而桑克雷德只是淡淡地問了一句


「她們兩位的名字是?」





「……我兒子叫斯克利、老婆叫做雅格娜。」

大概是沒料到被這樣直球攻擊,因此瑪格努斯很乾脆地回答桑克雷德的問題。


因為已經沒有在等待他的人了,所以也沒有需要回去的地方了。

瑪格努斯舉起了手中的酒瓶「就這樣日復一日、沒有盡頭地地沉溺在酒精裡」。


「…真是的。當你真的需要一個痛快的時候,這傢伙可沒辦法幫上忙啊。」


對於桑克雷德的反應,瑪格努斯露出了意外的表情

「你的家人也過世了嗎?」

一瞬間,桑克雷德也露出了傷心的表情


「……這個嘛,那種好東西,應該從來沒存在過吧。

  因為我只是個沒有寄身之處的孤兒,家族什麼的,我從來都不清楚。」


「將我撿回去的恩師是一位了不起的人,我也很崇敬他。

  但是,那種非得一定要保護住他不可的事物,在當時我是一個都沒有。」

桑克雷德抬起了頭看向遠方的天空。


然而,在那時因為我的能力不足,讓還年幼的她成了孤苦無依的一個人。

從那時開始,我便覺得一定要保護她不可……

回想起來,其實並不是什麼大事,但也因為如此,她生存在世界上的痕跡……

一定得將那些意志保留下來。

而我現在想守護的事物,又多了一個……


說到這裡,桑克雷德不禁微微的回頭看了身後的小敏菲一眼。


如果在這邊停滯不前的話,她的未來就逐漸持續的在消失。



所以,我必須去納巴斯亞連。



為了達成這個目標,當我們修復石偶時,必須請你幫忙讓礦車動起來。

「做得到嗎……」瑪格努斯小聲的說

而桑克雷德沒打算回應,轉頭打算離開時,這時小敏菲卻站在他的面前。


「為什麼,要把真正的敏菲莉雅講得像是過去的人呢。」

「不是還沒找回來而已嗎!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才來到這裡……」





然而桑克雷德只是摸了摸小敏菲的頭,接著便轉身離去。



「那麼,我們能做的事情現在就很單純了。」于里昂熱將話題帶回主題上。


他向同樣身為採掘師的薩夫詢問了現存的坑道中,能挖到礦石機率最高的地方

而薩夫則是推測南方的「奴貝伊舊礦山」是最有可能的。


因為那邊是在石偶發明前的時代,由人力所開發的

也因為如此並沒有挖掘的很深入,剩下礦石的機率相對比較高

如果光呆要過去的話,可以找一位在那邊進行挖掘、名為古斯瓊的前輩幫忙。


在決定目的地之後,于里昂熱則是拜託光呆幫忙找出桑克雷德

不論他之後決定怎麼做,真摯傳達的語言都可以成為他心靈的支柱吧。


現在比起于里昂熱,光呆更能夠幫桑克雷德一同分擔。


在找到桑克雷德後,眾人一起前往礦山,並在入口處找到了挖掘師前輩古斯瓊。

不過他表示反正核心需要的礦石怎樣都挖不到的,他還能幫什麼忙呢?


安巴希爾的石偶使用的是當地出產的「獅子目石」

不過就像大家所說的,比較好開採的地方都已經被挖過了

如果要深入坑道的話,由於維持坑道用的石偶都已經停止運作了

所以坑道隨時崩塌都不奇怪。


看來就只能如薩夫所說的一般,沿著安全區域去尋找剩餘未開採的地方了……

「不過,如果用那個方法的話,或許會稍微比較有一點機會……」

「那個方法?」

聽到古斯瓊的話,桑克雷德持續追問

不過古斯瓊表示這是他們吃飯的秘技,如果要告訴我們的話,就得付出相對應的代價。



……結果又是要我們去找福布特金幣XDD


在使用了桑克雷德秘藏的眼藥水,成功地在黑暗的礦坑中找到金幣後

古斯瓊便同意要將他的秘技告訴我們

是一種只有當他們真的處於最惡劣的情況下,才會使用的方法。


這方法即是透過一種叫做「ノッカー」的岩蟲

因為他們有著會將礦石吸附在身上的特性,當他們在礦坑的縫隙中穿梭時

就會將深處的礦石同時帶出來,透過這種方式就有可能取得獅子目石。


至於逼出岩蟲的方式,便是透過在礦坑中放置煙袋,然後用煙將蟲子薰出來!


話說,這蟲子一次都出來三四隻,光呆都要花掉大概1/4的血來打

你們礦工是要怎麼採這個蟲子身上的礦石啦XD



「你可能不曉得吧,她……原初世界的敏菲莉雅,原本的工作就是一個採掘師。」

採集了足夠的礦石後,在等待鑑定時,桑克雷德跟我們分享了一段往事。


「她自從事故失去了父親後,就是由芙.菈敏小姐照顧長大的,這部分你應該知道。」


「不過因為菈敏小姐自己也失去了戀人,沒有人可以倚賴。

  為了多少提供一些幫助,所以敏菲莉雅就開始學習如何採掘。」

桑克雷德露出了懷念的表情,當時他在烏爾達哈的酒館蒐集情報時

正好看到臉上沾滿了泥巴的敏菲莉雅走過去。


「當時的我,正因為今天能夠平安無事地完成任務而感到心安時

  看著看著突然心情就變差了。」

不過當時也沒有追出去的道理,所以桑克雷德還是留在原地繼續喝酒跟聊天。

然後突然就被傳成是「想去搭訕剛經過的女人的漂泊男子」了,真是的!
(這段不知道是不是初版1.0的劇情?)



「……正因為這樣,唯獨這次,我不希望再錯過了。」


在聊到一半時,古斯瓊突然驚訝的大喊,原來這次採集的結果,竟然是大豐收啊!


不只是撿到了許多獅子目石碎片外,甚至還有一個巨大的完整獅子目石

更神奇的是上面竟然有刻字──




「──給我最愛的瑪格努斯、斯克利。」




這一幕真的很夭壽。




她相信總有一天,這這句話、這顆石頭,一定能夠傳到瑪格努斯的手上。


當時恐怕是因為被岩蟲帶走了,所以搶救的村民都沒看到這顆石頭

結果因為這次的行動,將被埋藏著的故事給挖掘了出來。


在這種已經廢棄的礦坑之中,竟然還遺留著像這樣的思念啊……

古斯瓊請我們一定要將這顆石頭送到瑪格努斯的手中


「經過了3年,雅格娜回來了,他們彼此都已經等待太久了。」



在將石頭拿給瑪格努斯後,他還是決定把東西退還給我們

因為他認為這大概是雅格娜的選擇吧。


「那麼,當這顆石頭讓石偶動起來的時候,你一定要來。」

桑克雷德對瑪格努斯如此說道。


「她一定也是為了讓你看到這一幕,所以才會從暗處讓我們找到她。」



回到石像前,于里昂熱跟小敏菲等人在這段時間內

已經將能整理的部分都修好了,就差我們手中的獅子目石了。


就在啟動的那一刻,瑪格努斯終於來了。




「不過就是個破爛的石頭人偶罷了,為什麼……為什麼要留下這種東西呢……」


在聽了瑪格努斯傷心的話語後,小敏菲似乎也想到了什麼事情

自己一個人就轉頭離開,注意到的于里昂熱便追了過去。


小敏菲覺得,自己似乎沒辦法留下任何東西

不論做什麼,夥伴裡都有比他更厲害的人,像這樣活著,也不會有人開心的。

桑克雷德也因為她而受傷,既然如此,不如乾脆……乾脆讓真正的敏菲莉雅回來

然後自己消失,這樣就不會如此痛苦了。


而于里昂熱聽完後,首先是向小敏菲道歉

因為就是他,才導致「光之巫女」被送往第一世界

所以不論是對小敏菲或是桑克雷德,他都只能道歉。


我只希望讓重要的妳能夠朝未來邁進,就只是這樣而已。

由於于里昂熱一直對於在人群中生活感到辛苦,因此在想清楚這件事上花了不少的時間。





這時鏡頭一轉,原來光呆跟桑克雷德早就已經躲在一旁偷看了XD
(桑克雷德:如果有人想對我家女兒做壞事,一律殺無赦!)


「有些事情,不說出來是沒辦法傳達的。」光呆對身旁的桑克雷德說。

「……也許吧。」





另一方面




在用遠距離望遠鏡偷窺眾人的水晶公背後,元首推開門走了進來。


「這一次,你沒跟著他們啊。」

「嗯,是啊。在大森林時就已經把握了大概的情況了,剩下只要在一旁看著就好了。」


雖然這樣講,不過原來是因為亞姆.亞連的光之力太強,所以根本自己不想去而已啊XDD

他似乎不想像拉哈布雷亞那樣勤奮的工作

在這樣(與人們?)持續地交錯,不論是心力、記憶,甚至是願望,都會逐漸地消磨掉。


不過水晶公似乎不太想回應他,做人失敗就是這樣XD


「如果你如此警戒我們闇影的話,那為什麼完全不警告他們呢?」元首不禁問道。

「……因為他們是英雄,而不是兵器。」水晶公如此回答

「不讓他們了解對手的情況就投入戰場,這並不是件好事。」

「齁…還真瞭解啊,聽起來彷彿就像是舊識一樣。真是不可思議啊,水晶公。」

(你說的沒錯,我們超熟的,從2.x到現在呢XD)


「那麼,你究竟是什麼人?」


由於在原初世界,當時亞拉格帝國的建國與繁榮發展過程中

元首也提供了一部分的協助,所以他很清楚──


「──你所使用的英雄召喚術,並不是這座塔具備的機能。」



「原來如此。連亞拉格也是你……」

糟糕,你是不是戳到水晶公的逆鱗了XD



「那麼,我這樣回答你吧。」水晶公轉過身來直直地瞪向元首。




「我就是那些被你們翻弄的…人類的歷史、人類的執念所引來的代行者。」


水晶塔、或稱為「時之翼」,能藉由從彼方前來的對象,來作到跨越次元的事象觀測。


「然後,親眼目睹許多天才們投注他們的一生,所遺留下的光芒…….」



我就是接受了所有的思念與奇蹟,所以才能站在這裡

為了反抗命運。



水晶公實在太帥啦!


不過我很疑惑你這樣講,元首真的聽得懂你在說啥鬼嗎?


「……希望能早日完成工作啊,我們都是。」元首面無表情地說。

「就是啊。」


他八成是聽不懂你在講什麼鬼吧XD




回到亞姆.亞連,石偶在眾人合力之下,非常順利的重新站起來了。

瑪格努斯對於一開始沒辦法直率地接下帶有雅格娜思念的礦石一事,向光呆致歉。

不過,在看到石偶動起來之後,他明確的了解到……沒錯

這就是他必須傳承下去、全家族的夢想。


「前往納巴斯亞連的礦車,就由我負責讓他動起來。」老爹,奮起!


於是,眾人便準備前往彼蘭大礦山,不過這時小敏菲喊住了桑克雷德。

原來,當我們去採礦石的時候,她持續在做魔力儲放的練習

現在她要把儲放了魔力的ソイル還給桑克雷德

這是從當初最早為了練習,所以桑克雷德拿給她的第一發ソイル。

這個ソイル從當時以來一直持續儲存著她的魔力

雖然不曉得可以用來發動什麼魔法,但或許可以當作護身符吧。
(這個詞我查好像都是指土壤,但描述是用一發,感覺好像在說老桑的那個彈藥?)


「那麼我們出發吧!」小敏菲大喊。


在抵達礦車的控制中心後,瑪格努斯看著四周,很感慨地說:


「在我頹廢潦倒的期間,因為這些傢伙持續地維護這裡

  因此才能夠馬上就讓礦車動起來……之後也得好好謝謝他們啊。」


對於真的要前往納巴斯亞連,小敏菲似乎有點不敢相信。

「如果見到了真正的『敏菲莉雅』的話,該跟她說些什麼呢?」

在這趟旅程中,小敏菲一直持續思考著。

不過,隨著跟眾人一起旅行,四周的風景隨著每一步都在改變

雖然不可能沒有迷惘,但如果在這邊放棄前進的話,這一定會是我最後悔的事情。

在聽完小敏菲的告白之後,光呆一行人便搭上貨車

但這時回頭卻發現于里昂熱停留在原地。


「接下來的部分,只能由各位繼續了,在前往納巴斯亞連的道路開啟後

  必須要有人去向持續作誘敵行動的亞莉潔他們傳達目前的狀況。」


「視後續情況發展,接著可能會進入大罪的討伐,因此必須要準備讓隊伍會合。」

于里昂熱如此說道。


而瑪格努斯表示,為了防止事故發生,因此在石偶跟礦車通過後

閘門在短時間內並不會關閉。


那麼,就在納巴斯亞連會合吧。桑克雷德如此說。






小敏菲你這樣講不行啦,不知道為什麼于里昂熱的便當感突然大增啊!





……桑克雷德為什麼連你也這表情XD


然而,在離開山洞之視,礦車的面前站著了一個不該出現在這的人……




屁啦,最好是你站在這邊等!


蘭吉特將軍竟然出現在眾人面前,接著一腳就把礦車+石偶踢飛。




(圖示)


「真是難纏的傢伙,可以的話,真希望你就乖乖在那邊領便當就好了。」

「即使在奈落我都能夠活下來,那種程度,只要活用グクマッツ都可以應對。」
(瑪雅的羽蛇抻,應該就是指他身旁那隻紅色羽蛇)


原來是他看穿了東方的騷動是擾敵作戰,因此一個人來到這邊等待(屁啦XD)

然後終於等到了我們。



「喔喔……敏菲莉雅……悲哀的小女孩啊。

  你就在那邊乖乖待著,我很快就可以把這些鼠輩(X) 偷腥狗(O)處理掉。」




爸爸再次對上拐跑女兒的壞男人,第二戰!



老爸表示,過去在找到妳後、將妳養大成人,接著一同踏上戰場

雖然擊倒了數百數千隻罪喰……但世界依然沒有改變,而妳則是不斷、不斷地戰死。


然後這些骯髒的鼠輩們,竟然還是要逼迫妳投入戰場,繼續沉淪在這混亂的世界中!

別被他們騙了! 絕對不行啊!

能將妳從這痛苦之中永久解放出來的,就只有我的主人、瓦斯里一人而已!



(拔拔很激動)



然而,女兒完全不吃這一套XD

「…不對,我希望的並不是這種拯救。」

到現在我依然會感覺疼痛、辛酸、苦惱,但這些都是我一路旅行的證明。

從大家那邊聽到的話語,我都還記得。一起看過的風景,我也全部都記得。

雖然因為這些回憶而會感到痛苦,但我絕對不想失去他們。

想告訴大家,我最喜歡你們了、還有謝謝大家在我生命中所付出的一切
(這句有點看不懂XD)

所以請讓我們結婚(X) 通過(O)這裡!


但是就跟看女兒帶回男朋友的拔拔一樣,蘭吉特完全不能接受

於是馬上發動攻擊,然後這一擊卻被桑克雷德接了下來。





「妳的心情跟痛苦,我都了解了。雖然沒辦法用言語表達,但是……真的很抱歉。」


這邊就由我來應付吧,桑克雷德如此說道。


「但是,不要為了別人,而是要追求妳所希望的事物。」

「只是妳的任性的話,不管來多少,我都可以承受的!」


「那傢伙就拜託妳了,光呆!」桑克雷德舉起槍刃阻擋在蘭吉特將軍的面前。







「別想過去。對我來說既是妹妹又是女兒,等同於兩倍家人的思念

  別以為你能夠破壞!」


「可笑!像你這樣的菜鳥,不准你自稱為她父親!」



那個……你們爭執的點好像有點偏掉了?



「這是何等的壓迫感……不過只有這次,不論如何,我都一定得贏!」

「很會吠啊,就是這條舌頭騙了那個女孩嗎!」

「我只是在一旁保持沉默而已。但即便如此,她還是靠自己踏出去了!」

「走向無止境的戰鬥、悲哀的宿命嗎?」


眼見一時無法拿下這個想染指自己女兒(X)的男人

蘭吉特決定使用他的奧義,與身旁的羽蛇合體!




為什麼我好像在哪看過類似的造型XD



「哈、終於變成跟怪物差不多啦」


「……那女孩,說她要繼續走下去嗎,在這種毫無希望的世界中……」


「不、她們一定是……想要靠自己的雙手將世界的未來找回來。」


「過去,我們也同樣有過這個夢想。結果,犧牲了多少的巫女啊!」


兩位父親(?)一邊激烈的交戰,一邊訴說自己的心聲。

在戰鬥中,桑克雷德決定使用小敏菲給他的彈藥,但蘭吉特將軍的攻勢實在太過淒厲

於是他必須使用自己的「那個」壓箱寶了。



「ソウルレスインビジブル」            Souless in visible(啥鬼)

藉由主動將自己的命脈截斷,由於生命徵兆停止,所以能使自身的氣息完全消失。

在這情況下進入潛行,就連蘭吉特將軍也一瞬間完全失去了對桑克雷德位置的掌握。


「由『死』踏入『無』的境界嗎……!」 (超譯XD)


「沒錯,如果讓她能夠向前的話,我的性命很划算了!」


「區區鼠輩……」


「蘭吉特啊。小淑女們通常遠比家人所想得還要堅強上許多

  然後在不知不覺間,就靠著自己走到了遠方……」


「她們可不是能夠用籠子關起來的東西啊!」


「只有這種程度就自認是父親,別笑死人了!」


雖然桑克雷德成功地造成傷害,但重複的招式對聖鬥士是沒辦法用第二次的。

對於持續使用這壓箱寶的桑克雷德,蘭吉特將軍捕捉到了破綻

直接將潛行的桑克雷德轟了出來。

雖然桑克雷德不斷地嘗試再次切斷氣息,但頻頻地被蘭吉特將軍識破

而持續使用也漸漸地對身體造成嚴重的傷害。


「已經山窮水盡了嗎?就這樣送你上路吧。」

面對這絕境,桑克雷德只能賭上生命

將氣息遮斷的程度提高到極限,把自己的存在完全消除。


面對真的完全將自我存在都消除的對手,蘭吉特決定將一切都破壞

於是開始對著四周瘋狂的放地圖砲。


「在那邊嗎!」

「……只要有妳們陪著我,我就絕不會輸。沒錯吧,敏菲莉雅…亞希莉亞……」


桑克雷德拿出了最後一顆小敏菲託付給他的彈藥。


「來吧!!」








在吃下桑克雷德最後的大招之後,雙方都跪倒在地


「……那個女孩,是在苦難之星下誕生的。接下來也是會一直痛苦下去的……」




「我會保護她的……只要她還這麼希望的話。」





蘭吉特默默直視眼前的男人,接著突然解除了羽蛇的武裝

然後不發一語地在傳送術的光芒中消失。







恭喜你獲得爸爸的認同了,桑克雷德啊!



つづく!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