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FF14 5.0 Shadowbringers 5

Yanrei | 2022-05-10 19:48:27 | 巴幣 1000 | 人氣 21

前情提要:


在進入大森林,好不容易與雅修特菈會合後

光呆卻不小心聽到了雅修特菈對于里昂熱的質疑







光之加護並不是跟光氾濫「互相抵消」,僅是將氾濫的能量封鎖在身體之中



「──所謂的第八靈災一事,那真的是你親眼看到的嗎?」



就在于里昂熱要回答之時,旁邊突然傳來了慘叫聲



...尤莫亞軍攻入大森林了。






鏡頭暫時拉到尤莫亞方,水晶公在這時抵達了歡樂都市




原來他之前曾經在瓦斯里統領就任時有拜訪過


「你長大好多啊!」


(水晶公你不想活著走出去了嗎?)




好啦,的確是真的有點大太多了.......XD


瓦斯里對於水晶塔包庇闇之戰士,以及與尤莫亞軍交戰一事非常的不開心

而水晶公則是反問他,討伐大罪是全世界共同的心願

現在人類好不容易有反擊的機會了,反倒是尤莫亞為什麼要從中阻攔?


瓦斯里嗆聲說,你們甚麼都不懂,這些都只是短暫的幻覺而已

就算真的擊退了罪喰,這世界也已經沒救了

剩下的土地跟資源,不可能讓人類繼續自由生存,必然會開始互相殘殺

那麼,乾脆就讓這些人從現在開始就消失吧





瓦斯里打算成為管理殘存下來的人類之王、或許該說是「神」

人們只崇敬他、在他的腳下生活,他就代表著秩序跟平穩,是人類唯一的依靠這樣



人不論多麼有理想,對於未來總是感到不安

如果想要引導這些人,就必須要讓他們感受到「恐懼」!

只有在尤莫亞這邊才能夠安心生存,一旦離開就會死亡

罪喰就是這樣的工具,讓我能夠君臨這個世界!


水晶公:…… (傻眼)




原來如此,看來第八靈災之所以發生,就是因為你這個王國實現了吧。


因為瓦里斯一生總是站在讓人屈服的這一側,所以無法理解身處低層的人們想法

所以才會得到這個結論。


但人類其實遠比他想的還要更有毅力、更強韌

人類的智慧與技術,就是這樣靠著夢想而不斷磨練砥礪而來

即使要花費漫長時間,但這次絕對要跨過罪喰這個困難



但瓦斯里認為這是一件沒意義的事

不論是誰,人都只是為了自己、為了現在的幸福而行動

要考慮到100年、甚至1000年後的樂園,根本沒意義。


「但是我看見了。」

即便自己沒有機會觸碰到,但依然不顧自己的鮮血跟淚水
從背後支持,將人們推向希望的人。

因為被寄託的沉重願望而痛苦著、因為不斷的別離而流淚著
但依然持續前進的人。


因為相信這一切,所以我會願意奉獻自己的生命,來突破眼前障礙。


水晶公一句一句慢慢地吐露出自己的心聲,不過這一切都在瓦斯里的預料之中





他早就預料到不可能說服水晶公投降

因此在這同時,他早就已經向世界各地派出了軍隊,出手保護剩下的大罪

並且討伐這些漆黑的反逆者!

就在這時,瓦斯里的手中發出了紫色的光芒,很開心地向面前的水晶公施放法術

「我之所以找你來...就是為了將你變成我手中操控的人偶啦!」



不過也在這一瞬間,水晶公直接憑空消失了!


(你以為只有自己可以算計人嗎?XD)


瓦斯里:…….為什麼每個人都騙我!!(震怒)




鏡頭回到大森林

蘭吉特將軍率領著軍隊殺到了大森林基地的門口

將軍表示,依照我主瓦里斯之命,從現在開始大森林將納入尤莫亞的管理之下

而在蘭吉特將軍身後的,竟然是森林中的另一支勢力,常闇之子!




原來在事前雙方就已經締結了密約,尤莫亞在拿下大森林之後

將會把管理權交給常闇之子負責


常闇之子的領導激動的表示:

「闇之戰士大人」都已經在雷克蘭德及妖精鄉伊爾梅格降臨了!

但是為什麼沒有來我們大森林呢!?

這就是因為你們這些夜之民的信仰太過鬆散怠惰的啦!


雅修特菈跟導師一臉無奈XD
(你們一定不知道偉大的闇之戰士大人就在你們面前啊!)


蘭吉特將軍表示會給夜之民一點時間考慮,

如果願意接受統治的人,就乖乖到常闇之子家來報到

至於不來的人……那就是只能接受他的制裁了!


不過我有一種將軍你快要被打臉的預感……?



回到基地後,受傷的看守者雖然已經接受了治療,但依然沒有脫離險境

他中了常闇之子秘傳的毒物,靠一般的治療魔法也沒辦法淨化

(那個,我剛好不是一般的治療魔法呢,是傳說中的大白魔導士喔!)


「尤莫亞看來已經不顧形象了啊…」桑克雷德表示


「大姐,趁現在妳趕快帶著大家一起離開森林吧。」導師魯那路如此建議



夜之民到最後都不可能捨棄我們的信仰,但這並不是拖你們一行人下水的理由

各位身上有著某種必須達成的使命吧,那麼,不趁現在逃跑的話……




雅修特菈:「…逃げる?そんな必要ないわ。」

請自行搭配OP (喂)


既然久等的光呆終於來了,還不如說現在正好是反擊的機會

如果尤莫亞軍的目的是保護這裡的大罪
那麼我們只要搶先在他們之前擊倒躲藏在遺跡裡的大罪不就解決了?


于里昂熱:「運命に抗うか、それとも受け入れるか……」

等等,為什麼你台詞沒配合啊XDD



在經過雅修特菈解讀石板之後,得知要進入遺跡必須要古隆卡帝國的印章

而這印章就在東方的湖中一個沉沒的隆卡遺跡裡

這時便是可以水中呼吸的光呆出馬的時候了!


不過,在遺跡裡有著一個古代的機關,要依照古代的神獸傳說來依序解開

第一是對水蛇的崇拜,隆卡的先祖降伏了森林之主的巨蛇,並成為了興國的基礎。

第二是巨猿的崇拜,藉由互相競爭的巨猿圖騰,代表著國家的進步發展。

第三則是狼犬的崇拜,藉由狼犬的群體性來象徵國家團結和平。


說到蛇…據點裡有一個中二邪氣眼患者的任務,他也是聽到了森之主的巨蛇呼喚…



(離題)


在找到隆卡的印章之後,下一步就是前往イキス‧マヤエ森林

毫不意外的,一進入森林之後馬上就遭受到了攻擊,而且清一色都是兔女郎族XD




在雅修特菈出示隆卡的印章後,彷彿看到了不可思議的神奇現象,每一個人都很興奮

「終於趕上了」守護者們如此說道


話說我原本以為需要印章的遺跡守護者,會是那種古文明科技之類的產物

沒想到竟然是一整個村落,然後這樣神奇的守了3000年的遺跡…XD

你們這樣一整個村子在這邊痴痴的守著

只為了等某個人拿一個滅亡了3000年的國家的印章過來找你們

不覺得這實在有點瞎嗎?XD


依照目前村長(?)阿爾梅的介紹,他們一族是侍奉隆卡帝國最後的皇帝的禁衛兵後裔

在隆卡國即將滅亡的前夕,他們的祖先接受了皇帝最後的指示:

「隆卡的智慧是人類的智慧,絕不可讓它在這裡斷絕」

因此他們一族在這3000年不斷守護著這智慧,直到同盟者到來


于里昂熱推測,皇帝會將這工作託付給兔女郎一族,或許是因為他們種族特別的壽命

原來兔女郎一族的壽命是一般的(廣義)人類種族的三倍

所以相對更適合作為這種守護者的工作

(原來如此啊...真不愧是博學的于里昂熱XD)



不過在100年前罪喰出現後,他們的工作也開始變得很艱困

森林裡同族的村落不斷地一一被毀滅,最後剩下的,就只有這一個ファノヴ里了


阿爾梅說明他們兔女郎族大概在十來歲的時候,才會開始決定性別

但產生雄性的個體機率非常的低,目前已經到了連種族要延續都非常困難的狀況

所以剛剛見面的時候才會說「終於趕上了」,畢竟整個種族都快要維持不下去了


不過在聽完我們的情況後
(尤莫亞從西方開始入侵森林、我們在追捕大罪)

阿爾梅說她們也不曉得大罪的確切位置,旁邊的薇梅則是說30年來都沒聽說過這些事了


「30年…?薇梅小姐妳們現在是幾歲啊!?」

在聽小敏菲這樣發問之後,現場陷入了一陣尷尬…….XD






咳咳…

總之,阿爾梅說她們三姊妹並不是族裏最老的

所以或許會有其他長輩有大罪的線索吧?


在到處打聽消息後,其中一名守護者提到

她母親以前曾經在ラケティカ大瀑布附近看到可能是大罪的東西


不過,那周圍因為過去經常發生與罪喰的戰鬥,所以很多道路都已經崩塌了

守護者們也已經早就放棄那個區域

如果一定要過去的話

聽說附近有一個古代的神殿「キタンナ神影洞」有通往大瀑布的道路

如果要開啟那邊的門扉,要先去北方的「クムル星遺跡群」啟動魔力的開關


在抵達遺跡之後,這邊跟之前水中的遺跡相同

必須要遵照隆卡的傳說來開啟機關

這次的線索是

1.和同胞的妥協是進步的枷鎖
2.和同胞的不和也是進步的枷鎖
3.把目光從頂點移開也是進步的枷鎖

在突破第一道謎題後,正當我們要繼續往前探索之時,夏梅匆忙的跑來

原來是尤莫亞軍攻到兔子村外了!


夜之民的據點雖然似乎有進行抵抗,但目前的狀況不明

而兔子村目前是由桑克雷德跟守護者們一起阻止尤莫亞軍


在這情況下我們不可能後退,只能加速趕在尤莫亞軍突破防線之前解開遺跡的機關

然而,當抵達遺跡最深處時卻發現,通往飛瀑的大門無法開啟

在雅修特菈的眼中,可以看到門後有著魔力的流動,但似乎被什麼東西不自然的阻斷了

這時我們發現,門扉左側有著和之前類似的神獸石像,但右側卻沒有

這可能就是開啟門扉的機關,因此一行人便開始在遺跡內尋找神獸石像

在遺跡中一個小房間找到石像後,開始了大領主送貨任務

(題外話,這邊送貨的BGM為什麼是帝國元首那首搞笑曲?)



在經過一連串印第安納瓊斯的闖關,以及通訊貝傳來蘭吉特將軍突破了防線的訊息

在迷宮的盡頭,光呆一行終究還是被蘭吉特將軍追上了

靠著兔子三姊妹阻擋住敵人的短暫時間,光呆啟動了魔力的開關

但蘭吉特將軍馬上就一招將三人擊倒

雖然雅修特菈用法術接下了蘭吉特將軍從背後的一擊




但就在這時,尤莫亞軍的副將(搞笑角色?)踩到了陷阱,接著整個地面大幅的崩壞





震怒的雅修特菈與道歉(咦)的副將


副將為了求生,所以提出了「以常闇之子的解毒藥交換自己安全」的交易

震怒的雅修特菈原本打算直接用武力把解毒藥搶過來

(副將你一定不曉得眼前這個原本應該是補師的女人有多凶暴吧)

但副將馬上做出要把解毒藥丟下懸崖的動作,因此雅修特菈只好忍住怒氣

不過這天兵卻沒想到老闆就在他身後,接著就被一腳踢下去XDD




為了保住解毒藥,雅修特菈毫不猶豫的跳下懸崖,然後在空中將解毒藥拋給光呆

接著便與尤莫亞的副將一起消失在黑暗之中
(感覺這物理應該會被吐槽XD?)




即使身為敵人的蘭吉特將軍也被雅修特菈這毫無猶豫的行動而震撼


而震怒的光呆則是瞪向蘭吉特將軍


就在這一瞬間,趕來支援的桑克雷德跟于里昂熱沒有錯過敵人露出的破綻
一個合體技,兩人便將蘭吉特將軍一起打下了懸崖


你失敗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我生氣啦!


不過桑克雷德...你不覺得這合體技好像有點危險?





會合後,眾人對於無法及時趕上阻止雅修特菈摔落懸崖感到非常失落

桑克雷德馬上詢問三人娘是否知道這個懸崖下是通往什麼地方

但阿爾梅表示她們都不曉得這個地穴,而且從他們兔子族的聽力來判斷

這個洞穴的深度非常驚人,連掉落的石頭都聽不到著地的聲音,恐怕…


正當眾人不發一語時,薇梅跑過來通知說尤莫亞及常闇之子的聯軍已經被擊退了

包含夜之民的據點也成功奪回

不過目前有非常多人都中了常闇之子特製的毒藥

狀況十分危急,所以請光呆等人快點把解藥帶回去


「我們這樣離開,真的好嗎?或許雅修特菈還…」


「如果是她本人,一定也是會這麼希望的
  因為她為了解毒藥,毫不猶豫的就跳下了懸崖。」

「我們一定得將她這份意志,傳達給她想守護的人們。」

面對小敏菲的疑問,桑克雷德只能悲痛的如此回答。




在回到法諾夫里後,發現中毒的竟然是夜之民的魯那路導師!

他似乎是帶著部隊從後方襲擊尤莫亞軍,然後在戰鬥中負傷並中毒




在經過于里昂熱持續的治療後,魯那路清醒了過來

但馬上發現雅修特菈人並不在現場


「她用自己的生命,換來了解毒藥……」

面對失去雅修特菈的現實,魯那路完全無法接受

這麼厲害的大姊頭,怎麼可能如此簡單就……

面對傷心欲絕的魯那路,眾人也說不出什麼安慰的話

(那個,ACG裡摔落懸崖的死亡機率應該不到1%啦,放心XD)

而這時阿爾梅通報說在附近捕獲了不明人士…

果然是元首XD





「…呃,現在是什麼狀況?」

面對說著風涼話的元首,桑克雷德怒嗆了他一頓

我們賢人才不會這麼簡單就死掉!

而這時,光呆突然想起,在雅修特菈摔落懸崖時,現場突然吹起了強烈的陣風

「難道是遠古傳送術…?」桑克雷德想起了過去的回憶

註:2.x漫長的慶功宴時,雅修特菈曾經用這法術幫自己跟桑克雷德逃出險境


而且是全裸。


「啊啊,原來如此…剛剛地脈曾經一瞬間震動了一下,還以為是我的錯覺呢。」


元首一講完,突然發現全部人都直直的盯著他,只好尷尬的再補充一句


「因為地脈只震動了一次,大概只有”進入”而沒有”出來”
  或許還在地脈中徘徊著吧?」


然而,當年(?)我們是靠著佳恩.艾.神納的力量

才將雅修特菈從地脈中救出來,但這次我們已經沒辦法依靠三幻皇的力量了

究竟該如何才能救出雅修特菈...


元首:這麼麻煩的話,不然我來做不就好了?

眾人:咦?



在透過道具尋找到地脈不穩定的地點後,元首開始尋找雅修特菈靈魂的顏色

毫無疑問的,被從地脈中救出的雅修特菈又是充滿白光的狀況XD




不過這次竟然只需要元首一個彈指,全身就自動穿上了衣服





不知道到底該不該稱讚你這技能啊…


對於能夠察覺到自己在掉落懸崖時使用了遠古傳送術

雅修特菈對於光呆的好感度又提升了


但就在這時,攻略之神降臨了!








大貓你這母湯啊……



「不感謝一下幫忙的人嗎?QQ」元首有點哀怨的在一旁喊聲



這時于里昂熱便向雅修特菈說明,將她從地脈中救出的這一位便是闇影エルトメルク

「先不論相不相信你,這次是真的得感謝你。」雅修特菈很直率地向元首表達謝意


對這麼直接的反應,元首似乎有點意外

「…像那樣因為再會而感動相擁的人

將來也是有可能反目成仇、互相背叛吧…你認為呢?」

「畢竟你們一路走來,不是一直碰到重複的情況嗎。」


「身為一切的元兇,還真虧你有臉這樣講呢。」面對元首的疑問。光呆也反嗆回去


「那個啊,闇影是將鬥爭的種子撒下去,要說為什麼,因為這都是必要的啊……」

「而鬥爭會促使進化、產生野心,最後由某人引起靈災。」

「但我們會在這些灑下的種子中灌輸黑色的情感,然後開花結果
  等待有一天像你們這樣成長。」

講到一半,元首突然驚覺好像要開始筆戰了,所以馬上喊卡落跑XD


總之,在救回雅修特菈之後,眾人決定前往キタンナカ神影洞

在闖過一堆風格突然有點微妙的古隆卡文明後,等在最後面的是大罪瑪雅(?)三頭犬!





擊倒大罪之後,光呆再次將氾濫的光之力吸收,也將消失已久的夜晚還給了夜之民






在走回村莊的路上,這時眾人才有機會靜下來慢慢觀察四周

原來這通道裡也畫著遠比隆卡國還要古老的壁畫

而且看起來也是在描述光明與黑闇之間的戰鬥



雅修特菈猜測,這或許就是阿爾梅所說,由兔人一族所守護的古代智慧


「多虧你們繞過來這種地方,害我白走了許多路啊……」
這時元首也跑了過來一起湊熱鬧

「難道你是特地來迎接我們的嗎?」

「別說蠢話了,我怎麼可能做這種麻煩事啊=_=」
面對桑克雷德的挖苦,他只是很無奈的吐槽了一下


這時他看到了通道裡的壁畫,露出了懷念的表情



在遠古的過去,世界分裂為原初世界與鏡像世界時,所有的生命都分裂成了14個

自此之後,每個世界開始產生了不同的發展

也因為世界的分裂,從此再也沒有人知道原本的世界模樣…原本應該是這樣的

但人們偶爾在夢中會看到部分原本世界的光景,即便一輩子從來都沒見過

但那景象就是刻畫在人類的靈魂中,成為人類共通的夢境

而元首淡淡地開始說明每一幅壁畫的含義



在分裂之前的世界,有著繁榮的文明與大量的居民

然而,隨著環境的混亂與未見得災難發生,文明與人類面臨了危機

隨著人們的犧牲與祈禱,「星球的意志」誕生了



其名為「索迪雅克」,並自此鎮壓了災厄。


聽到這名字後眾人非常意外......這不就是闇影們所崇拜的神明嗎?

元首沒理會眾人的疑問,繼續地講解下去


在渡過災厄之後,對於索迪雅克強大的力量,人們開始產生了意見的分歧

為了將索迪雅克封鎖,於是「海德琳」誕生了




海德琳全力的一擊雖然成功擊倒了索迪雅克,但也將世界擊碎成好幾塊碎片

而索迪雅克也隨同被封印在這不同的世界碎片之中



海德琳與索迪雅克並不是像過去眾人所想,類似神明的存在

而是遙遠過去由人們所創造出的星球意志


用我們容易理解的名詞來形容的話,那就是──最古老也是最強的「蠻神」。


「能夠知道這些歷史的你,又是什麼人呢?」
面對知道這些歷史的元首,雅修特菈不禁提出質疑



「終於、終於想到這個問題了啊,我們「闇影」究竟是什麼人呢?」
元首用有點悲傷,又有點諷刺的語氣回答






──我們這些被稱為「原初」的闇影

就是把索迪雅克召喚出來的人,也就是世界分裂以前的居民啊!

說完後元首便默默的離開了



看著他的背影,眾人也只能懷抱著混亂的心情先返回村子


這時,桑克雷德不禁想到,如果海德琳跟索迪雅克也是「蠻神」的話

那「敏菲利亞」的存在是……?





つづく!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