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FF14 5.0 Shadowbringers 3

Yanrei | 2022-05-10 19:38:33 | 巴幣 0 | 人氣 26

在進入妖精鄉之後,眾人卻有如墜入了五里霧般,完全找不到方向。



桑克雷德驚覺這是妖精(ピクシー)惡作劇專用的秘法,於是便使用了于里昂熱教他的小技巧,直接破解這個幻術,但眾人接著便被大量的妖精所包圍,原來所謂不可侵入的妖精鄉,是指他們會用各種方式玩弄人類啊XDD



最後靠著水晶公之前介紹的妖精フェオちゃん的幫忙,眾人好不容易暫時脫離妖精的玩弄(把阿爾菲諾跟亞莉潔留下來當玩具XD),終於找到了于里昂熱。經由他的幫助而取得了妖精的協助,眾人決定要一起合作將妖精鄉的大罪,也就是現任的妖精王泰妲妮亞擊倒,然而因為大罪會移轉的性質,所以目前暫時是由各妖精族合力將妖精王封印起來,因此要從各妖精族手中取得解除封印的鑰匙。



在這邊于里昂熱補充了一下FF14的世界觀,這世界有基本上有六大元素,分成兩個屬性,即活潑的「星極性」與鎮靜的「靈極性」。
星極性屬於活潑與發展的力量,就如同將各種顏色混在一起後會變成黑色,所以便被稱為「闇」;而靈極性則是鎮靜與停滯的力量,就像是無風平靜的白色,所以被稱為「光」。

下一個目標是水妖精的城市ドォーヌ.メグ,在出發前,桑克雷德把「小敏菲利亞」支開,然後跟眾人透漏之前真正的「敏菲利亞」曾經藉由小敏菲利亞的身體顯現過,而她就是這些不斷轉生的「敏菲利亞」力量來源。


她表示不會干涉歷代小敏菲的人格與行動,並希望桑克雷德能夠保護小敏菲,並幫忙教導她、照顧她,就像陪伴當年的自己一樣。


眾人抵達水妖精的城市時,水妖精竟然很乾脆的直接答應出借他們的鑰匙?
果然,最後還是要光呆眾人殺進去他們的城市中陪他們好好「玩」上一場XD


(這邊在討論要如何進入水中的時候,阿爾菲諾竟然意外的找到了同伴……
原來于里昂熱也是旱鴨子啊XDD)



在打完關卡後,水妖精族突然對光呆產生了興趣,於是全場一致同意要把人留下來,而他們留下來的方式,就是把人淹死然後轉化成跟他們一樣的妖精 囧
(這世界觀的妖精是類似各種殘存思念,聚集後所形成的)

好險在被水淹沒後,光呆內建作弊的水下呼吸,在被闇之戰士叫醒時,連他都覺得有點傻眼(我們世界的光之戰士太作弊啦!)


原來,這個福布特王國,就是闇呆的出生地,是一個雖然很煩人、充滿了頑固傢伙的地方,但只要混熟了之後,會發覺其實是一個還不錯的地方…不過都已經是過去的事了。
不論是當時的人、事、物,現在都已經不存在了。
「我們…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戰呢…」

如果是你的話,就能夠拯救這世界了吧?



從災厄手中,將人們的未來、一切的事物,全部都守護住。
闇之戰士如此問道。

回過神來,闇之戰士已經消失在眼前。



回到岸邊,看到眾人正在努力的尋找光呆,即便有作弊的水中呼吸,終究還是會擔心出事啊XD


接著妖精族傳來了消息,有一群謎樣的武裝部隊正在靠近妖精鄉,眾人推測應該是尤莫亞的軍隊吧,於是便告訴妖精可以去好好地跟他們玩一下(笑)

妖精表示:真棒,可以把他們玩到死了!

接著隊伍前往尋找下一個祕寶,是由索莫族所持有,他們是這塊土地的原生種族,從改造成妖精鄉之前就居住在這裡了,也是唯一一支對人類特別友善的種族。


尋找索莫族的路上經過了潔娜娜山,這是以福布特王國過去一位公主來命名的,雖然叫做山,但看起來就只是一個湖邊的小土丘,于里昂熱則解釋過去這裡的確是一座高山,而下面妖精湖泊其實是過去王國的首都,在妖精們到來後,才藉由法術喚出大量的泉水,形成了巨大的湖泊。



于里昂熱本人對於來到第一世界,其實也跟阿爾菲諾一樣感到幸運,他過去曾經與第一世界的光之戰士們(阿爾巴特)及成為這世界光之巫女的敏菲利亞認識,也因為如此,即便沒有阻止第八靈災這個大義,他也想為這個世界盡一份心力,這並不是責任。
這是我從某人那邊現學現賣的:

為了不讓重要的人在犧牲後卻步上悲傷的結局,所以我才持續一直努力著。



到達索莫族的洞窟後,對於眾人的到來,索莫族竟然非常的狂熱,因為他們從過去就是一支以「助人」為生存方式的妖精種族,但是由於人類(福布特王國)撤離這塊土地,所以他們已經鬱悶很久了,但于里昂熱也提醒說他們的助人是一種「等價交換」的互助模式。
在與索莫族交流的過程中,可以感受到他們對於福布特王國非常的懷念,目前被稱作リェー.ギア的妖精城,過去是福布特王國的首都,被稱作翠光之城的グリュネスリヒト城。守護家園到最後的王族、騎士跟居民,最後都成為了罪喰的餌食,在失去了可以幫助的對象後,索莫族人們也越來越落寞。

在一起幫索莫族跑腿的過程中,小敏菲使用雙劍作戰的技術相當的不錯,原本尤莫亞因為不再需要跟罪喰戰鬥,所以就沒有讓小敏菲學習武術,她表示是從桑克雷德那邊學來的,而桑克雷德跟她說如果光呆沒有召喚成功的話,就得由同樣具備「光之加護」的她去跟大罪作戰。



小敏菲認為桑克雷德一定是因為需要有人來當代替品,所以才會一直帶著她行動,畢竟桑克雷德每次見到她都感覺非常的不開心。

因為我不是真正的敏菲利亞,並不是他所重視的那個人。

當時敏菲利亞跟桑克雷德的交談,雖然像是夢境一般,但她其實也有感覺到。
雖然桑克雷德完全沒有跟她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從那時之後,就一直露出痛苦的表情。即便知道這件事,但小敏菲依然什麼事情都沒辦法做,只能一直看著幫助自己的人持續受著傷。
也因為這樣,她希望能夠喚出真正的敏菲利亞,才會一個人跑出去想找光呆(然後被尤莫亞軍抓住)。
就在這時,光呆跟小敏菲同時接受到了強烈的意念,竟然是由被罪喰化的妖精王泰妲妮亞所傳來的!?



回到索莫族的洞窟後,發現剛剛似乎所有人都同時看到了妖精王的幻覺?
索莫族表示,一般來說只要罪喰化後,通常都會失去知性,但不曉得是什麼原因,泰妲妮亞卻稍微留下了一些人格,就像「一起玩」與「想離開牢籠」,這樣強烈的意念偶爾會從封印中洩露出來,然後傳遞到眾人的身上。
在接收到妖精王的聲音後,索莫族認為繼續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於是便同意將他們的鑰匙「石之杖」借給光呆一行。同時並說明「泰妲妮亞」其實是從古流傳至今的妖精(ピクシー)族長名號,當時因為各族遷徙來到這妖精鄉伊爾梅谷後,因為他強大的力量,才變成各族共同的「妖精王」。
即便她現在成為了罪喰,那強大依然不會改變。

妖精鄉最後一個種族是アマロ族,是類似黑色大鳥的種族,在叫醒名為賽特的大鳥時,他似乎把光呆認成闇呆(阿爾巴特)。
賽特勸光呆還是不要對妖精王出手比較好,即便有著特殊的光之力,但或許還是有可能被影響,這會是非常悲傷的事情,賽特如此說道。

或許是過去跟阿爾巴特有過什麼回憶吧?
到目前為止,這是唯一一個跟闇之戰士還有關聯的角色,還有人記得你啊!

所謂的阿瑪羅,是遙遠以前被稱為「隆卡(ロンカ)」的國家,用魔法賦予智慧而收編的野生動物。雖然隆卡國已經不在了,但偶爾還是會有發生「返祖現象」而獲得智慧的阿瑪羅出現。

面對不願合作的鳥族,于里昂熱建議眾人分開跟不同的鳥族交談,尋找可能的突破點,在被光呆摸摸頭之後,鳥族想起了許久以前被主人照顧的回憶XD

過去主人曾經是非常偉大的福布特王國騎士,雖然最後被罪喰擊倒,但直到現在還是非常的尊敬他,也因為這樣,許多鳥族們都不願意離開這片土地。

在與許多鳥族接觸過後,光呆發現他們真的是因為對人類的善意,而不希望讓光呆去跟妖精王交戰。
賽特:
「我已經不想再看到人類戰死了,你剛剛撫摸過其他的阿瑪羅了吧?就算只有一次,看到撫摸自己的人類死亡都是非常悲傷的事情。」
光呆:即便如此,我還是不得不去挑戰大罪。

「這邊並不是你們人類居住的區域,究竟是為什麼要這樣冒著生命危險而挑戰大罪呢?」

「因為,我必須要拯救這個世界。」

光呆的話震撼了賽特,或許是從眼前的人身上看到了過去熟悉的影子。
賽特表示,過去他年幼的時候,跟隨著一個朋友在世界各地冒險,當時的他還沒發生返祖現象,但那段時光是他生命裡最愉快的一段時間。
那位古老的朋友,就叫做阿爾巴特,被人們攻擊、引起了光之氾濫,被認定為
大罪人的男人。



在光之氾濫發生後,雖然很多被他幫助過的人們出來幫忙說話,但隨著時間慢慢過去,支持他的人慢慢逝去,他也就此被歷史定下大罪人的身分。
賽特也就是因為沒辦法忍耐這樣的情況,所以才來到這塊沒有人跡的妖精鄉。



他是一個天真的人,常常被捲進許多事件,但只要看到有人因為困難而哭泣時,就會毫不猶豫地伸出手幫忙的男人。
到底是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子呢?
我希望,想拯救世界的人都能夠獲得幸福。

在一旁的闇之戰士在聽完賽特的話後,默默地轉身離開。

「你這份心意,一定有傳達給阿爾巴特的。」光呆如此說道。

賽特因為過去魔法的影響,能夠看到生物靈魂的色彩,在他眼中,光呆的靈魂就跟阿爾巴特十分接近,也因為如此,他才會選擇相信光呆,並將鑰匙借給一行人。

就在這時,妖精們跑來求救,原來是蘭吉特將軍完全不受他們幻術的影響,直直地往這裡殺了過來!
為了避免被夾擊,所以夥伴們決定先去阻止蘭吉特的部隊,然後由光呆前往單挑(?)妖精王。



接著便進入妖精王泰妲妮亞討滅戰,被罪喰化的妖精王還殘留一點點理性,除了想要離開被封鎖的妖精城外,就只剩下「想找人一起玩」這個念頭,不過她所謂的一起玩,大概是玩到死的強度XD



(截圖失敗)
不愧是5.0的第一場Raid,妖精王的技能相當多種,還有三個階段,以普通難度來說真的是非常華麗,稍微有點回想起以前玩WOW的時期,另外就是白魔導的強度真的是太誇張了!


這個治療量(以及過量治療量)到底是怎麼回事XD

在擊倒泰妲妮亞後,フェオちゃん告訴光呆,所謂的四個鑰匙(服裝、王冠、權杖跟靴子),其實是一種繼承妖精王名號的機制,在開啟碧光之城、送還妖精王之後,就會對持有者賦予祝福,讓他成為新任的妖精王。
成為新的妖精王,代表著轉化成妖精種生命形態,就不能再稱為人類,原本以為フェオちゃん會像過去其他妖精種一樣瘋癲,沒想到她竟然異常的冷靜,轉頭跟光呆說,人類就是一種為了夢想持續努力、為了想留下些什麼而賭上性命,這也是為什麼她會喜歡人類這種生物。為了能夠持續看到光呆以作為人的一面,在這片土地上繼續發光發熱,フェオちゃん接下了四個寶物,成為新任的泰妲妮亞




鏡頭回到外面,蘭吉特將軍帶著部隊進攻,雖然妖精用法術稍微阻擋了部隊行進,但對於似乎免疫各種視覺干擾法術的蘭吉特毫無效果,甚至伸手就直接抓住了隱身的妖精!



為了保住妖精的性命,阿爾菲諾與小敏菲只好解除隱身出來,而小敏菲更是拔出了雙劍打算對抗蘭吉特將軍,只不過…

「喔喔喔 這愚蠢不像樣的架勢,是跟誰學的!!」
「我所教導的歷代光之巫女,沒有一個人像妳這樣的!」(震怒)

呃…桑克雷德,不要太傷心…

一講完就看到桑克雷德跳出來踹了將軍一腳XD
把她幽禁起來,無法理解自己存在的意義、沒辦法做任何事的,不就是你們嗎?
即便如此,她依然在這裡奮戰著。





爸爸跟拐走女兒的壞男人之間的對決!
(喂)

就在這時,妖精鄉的永晝突然轉化成黑夜,代表「闇之戰士」成功擊敗了大罪!



雖然現場尤莫亞軍陷入了動搖,但鋼鐵般的蘭吉特將軍依然毫無猶豫地下令全軍攻擊,要把闇之戰士找出來。
就在軍隊準備要攻擊的時候,突然發現身旁的友軍竟然變成了矮樹叢,每個人眼前與四周都產生了不可思議的變化,原來是妖精們因應新任妖精王的誕生,也全體發動攻擊啦XD


在各種惡作劇法術的攻擊之下,蘭吉特將軍也只能憤怒的帶領部隊撤出妖精鄉。
泰妲妮亞(フェオちゃん)表示,妖精是一種雖然永恆,卻又彷彿存在生死之間的泡沫般,在歡樂嬉鬧之中擔心自己的存在隨時可能會終結,所以他們也能夠理解人類為什麼會對現在的世界感到憂心,也願意協助一起對抗罪喰。



在光呆的努力之下,第一世界又一個區域取回了夜晚,但尤莫亞軍的攻擊也更加強烈,接下來局勢到底會怎麼轉變呢?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