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犯罪劇本6 靈與異

亞龍蝦 | 2022-05-09 21:00:05 | 巴幣 1202 | 人氣 35

連載中異靈偵探社
資料夾簡介
這是一個擁有「靈」與「異」的世界,且看這所舉世無雙的偵探社內這群性格能力截然不同的人們是如何各盡其才,解決一個又一個神祕事件。

  「這些就拜託你們囉!」

  布偶貓搬出兩大袋幾近撐爆的袋子,瞪羚眉眼一挑,果斷將勞力工作推給年紀最小的倒楣鬼。

  「之前都是由我送食物飲水還有各種日用品給那些學生。好幾天不吃不喝,嚇死之前就會先餓死了。」布偶貓笑著將瞪羚推卸掉的責任掛回他手臂:「況且我是這裡最好的人選,『靈體』對普通人來說還是挺危險呢。」

  「即使是我們,靈體仍然威脅不小。」我指出:「妳不是說過不在乎無關的人嗎?為什麼要為陌生人涉險?」

  布偶貓不發一語,只是抿唇等待我繼續說下去。

  她似乎已洞穿我的想法,於是我決定開誠布公:「即使同為『異人』,但妳畢竟沒有受過任何對抗靈體的訓練,只是比普通人多些特殊能力而已,萬一被攻擊......」

  下一瞬,四周背景模糊得什麼也看不清,唯留布偶貓扳起臉質問:「你對每個人都是這樣嗎?」

  「什麼?」她突發的怒氣使我慌亂。

  「你是看不起我?還是看不起每個人?」

  「我才沒有!」

  「那你為什麼不相信我?」

  「我沒......」

  「你有!同為異人,你卻不相信我有全身而退的實力!」

  「我只是擔心妳!」

  「你這不叫擔心。」布偶貓搖頭,聲音很輕,卻猶如驚雷般震耳:「叫不信任。」

  「我之前問過你是抱著什麼想法救人,而你的回答是『沒有特別的想法,只是不希望別人受苦』。」

  「這有什麼不對!」

  「你把助人刻在基因裡,好像本能一樣,卻不明白這麼做的理由?」

  「......做人不該這麼冷漠。」

  「我知道。」布偶貓嘆著氣:「龍蝦,你很善良,但是你的善良很空洞。」

  「你竭盡全力付出善意,見到一個人就拋出一份,強逼對方收下......可是人都有自尊,你的善良太尖銳了,好比一塊魚肉帶著刺,美味,卻難以下嚥。」

  「為什麼呢?你有意識到原因嗎?」她眼睛一眨一眨,那片深邃星空中,倒映出我此時模樣。

  隨時會落淚般,脆弱得不忍卒睹。

  「你沒辦法相信別人,相信別人能照顧好自己。你很無助,你害怕一轉開眼,剛才還在身邊的人就消失了。

  你像是個對著融化的雪人嚎啕大哭的小孩,不停往它身上堆起更多雪球,巴望它能繼續陪伴你。」

  她明明比我矮,手掌卻天然地擱在我的頭頂,順毛般安慰,一下又一下撫著:「你不相信世界、不相信別人、更不相信自己......你的靈魂很空虛,於是把所有看見的東西拚命往裡頭塞,然後死死護住,深怕它們出事......可憐的龍蝦,你的傷口太深、太深了。」

  「哈......」她的溫暖漸漸流來,我不禁啞然失笑。她竟然比我更了解我。

  聽見布偶貓前去靈體的地盤時,我馬上想到的就是阻止她冒險;聽見薩摩耶的年紀時,我升起的第一個念頭也是讓他待在最安全的後方。

  我以為這是擔心,原來竟然是害怕嗎?我害怕會失去他們、害怕他們的光芒會熄滅,於是用布幔嚴密罩住,規避一切風險,卻同時將他們的光芒完全遮斷。

  「不要過度保護別人。」布偶貓貼得很近,我每個感官都不由自主聚焦在她身上。

  她語重心長地說:「放過自己。你的憂慮很多時候都不必要,信賴的第一步就是放手。」

  「不要小看每個在世上掙扎的生命啊!哪怕很年輕、哪怕是女孩子、哪怕沒有受過訓練,我們都有相似的生命歷程、我們都是這樣走過來的,大家都一樣堅強呢!」

  布偶貓以溫和的話語,蠻橫撕開帷幕,讓燦爛的光芒得以透出。

  那是屬於每個人獨特的鋒芒。

  而她是其中閃耀得最輝煌的。


  「不過......我真的很久很久沒有收到真心的關心了呢。」替我抹去眼角水珠時,布偶貓話鋒一變,凌厲化為婉約。

  她自然偎在肩頭,慨嘆喃喃入耳:「劇組裡除了必要接觸外,唯一會靠近我的只有身兼助理的經紀人,雖然其他人嘴上不說、也不會刻意使絆子......但我不必像瞪羚那樣敏銳也能曉得,他們怕我,沒有人願意與我共處。」

  「我不怪他們,畏懼異人是人類正常的反應......只是......偶爾會寂寞呢......」

  我恍然大悟,原來布偶貓並非真正冷漠,而是被迫對外界冷淡。

  如同落難於沙漠只需一滴清水便能得救,她只是想要來自外界的一縷善意。

  我忽然萌生擁抱住她的衝動,天曉得這個和這些大學生年紀相仿的女孩是在什麼環境成長?又是如何才練就這剖析人心的本事?

  但我還沒來得及做任何動作,就感覺臉頰有某種溫軟的東西一觸即分。

  我們目光對上,那雙明眸如晨曦般暉映,而方才煩愁似朝霧般消散,她嫣然一笑:「想做的事就直接做呀,考慮那麼多幹嘛?我們更多的是動物性,跟人類相比,不必那麼理性,想愛就去愛,順從直覺行事。我想分擔妹妹的繁忙,就來支援校慶;想幫助那些孩子,就負責送食物的工作。」

  「我非常幸運,我的第六感特別靈驗,因為我出現在這裡,所以我遇見了你。」

  我也是,循著預知夢昭示的未來軌跡,因為我出現在這裡,所以我遇見了妳。

  「......妳是不是又偷用能力。」只是我的臉皮真的很薄。

  「嘿嘿!」布偶貓戳了戳我紅得高燒似的臉頰調笑:「你真的很龍蝦呢!」

  一晃眼,周圍的景色重新回歸,瞪羚與薩摩耶想趕在我注意到他們前轉開視線,但他們的匆促反而成了吸引我目光的元兇......只是我卻升不起發脾氣的心情,誰能在百花綻放的絢爛花田裡生氣呢?


  「小龍蝦終於長大了,真是太欣慰了!」

  瞪羚絕對有引動情緒的能力,不然為什麼他說的每句話都那麼欠打?但我現在心情特別好,不打算和他計較:「我不是小龍蝦。」

  「你關注的點怎麼那麼奇——唉唷!走路不看路嗎!」

  撤下佈在他周圍的屏障,在人潮裡擠一擠應該能起到約束的效果。

  瞪羚鑽過縫隙,敏捷地竄到我身邊,努嘴嗔道:「小心眼的傢伙。」

  「顧好你手上的東西,碰碎就糟蹋布偶貓的苦心了。」

  「我真的不懂,我到底哪裡比你差?」瞪羚看著自己塞得滿滿的沉重袋子,又望向我只裝了幾杯飲料的輕便提袋,酸溜溜地發牢騷:「論身高、長相、閱歷,你沒一項比得過我,怎麼我就沒有這種待遇?」

  「大概是人品吧。」

  「去死。」

  「呵。」

  失去便利的屏障,多次與他人親密碰撞,瞪羚惱得碎念不住:「送完就快走,我受夠了!寧願跟鬼打一架也不要跟這麼多人擠在一塊......」。

  我們返回禮堂入口,離開前在這裡還有一件事要辦。

  總算抵達後,我從袋中取出那杯在一眾透明清水中顯得獨特的綠茶,視線在眾店員中逡巡,尋找那位「故人」。


  「我想麻煩你一個忙。」即將告辭時,布偶貓從身後變出裝著數杯清水與一杯清茶的袋子。

  「這個。」她將袋子交給我,囑咐道:「麻煩你送給負責出入口的那些孩子,雖然今天沒有太陽,但一直說話很傷嗓子,而且她們還都是那種憑一腔熱血就忽略休息的傻瓜呢。」

  雖然聽起來像抱怨,但從嘴角偷偷流露的溫暖出賣了她的心聲。

  「這杯茶是?」

  「是我的一點點私心。」她勾起唇,悄咪咪地說:「這個要偷偷給我妹妹。」

  妹妹?我忽然想起,她剛才的確說過是為了分擔妹妹的辛勞才來幫忙。

  「準確來說是『前妹妹』,嗯......只是她很不喜歡我這樣說,她說這樣感覺我們之間就沒有那麼親密了。」

  我立即明白,布偶貓的妹妹是一名沒有遭到「異化」的正常人類。

  平凡,但幸運的孩子。

  「她的打扮跟我幾乎一樣。」布偶貓愉快地轉了一圈展示服裝,裙襬飛揚,捲起一股香甜的氣流,隨後湊到我面前,捏起領結:「只是我的蝴蝶結是黑色,她是白色。」

  「啊......」一個女孩熱情的身姿從記憶裡浮現,原來她們是姐妹嗎?

  「看來你們已經見過了?」布偶貓招牌的頑皮壞笑再次出現:「我跟她誰比較漂亮呢?」

  ……這與「我和你媽一起掉到水裡你會救誰」的送命題有什麼不同?

  「哎,我之後會跟她說喔,你不要想著隨便搪塞過去。」

  「饒了我吧......」

  「嘿嘿!」


  「主人要離開了嗎?今天玩得盡興嗎?」

  還在想如何搭話時,熟悉的女僕裝,以及穿著它的女孩主動上前,難道她記得我?

  彷彿會讀心般,她笑著解釋:「大家都只想要趕快進去休息,很少有人會停下來關心顧門口的人呢。」

  「嗯?」當我們間不過幾步距離時,她忽然停下腳步,鼻頭疑惑地抽動幾下。

  「你身上有姐姐的味道?」

  布偶貓妳確定妳妹妹只是普通的人類嗎?

  「姐姐的味道很香,我們從小都不分開,我不可能認錯!」她非常篤定地說,眼珠子骨碌碌旋轉,定睛在我身上:「除了我之外能跟姐姐這麼親近就代表......」

  那女孩像是突然通了電,雙眼驚人閃亮:「大哥也是異人!」

  「噓!小聲點!」我連忙摀住她的嘴巴,飛速朝四周張望,所幸因為人群紛擾嘈雜,並沒有人關注我們。

  「不要叫這麼大聲!雖然妳跟布偶貓關係特別不一般,但異人真不是能夠大肆張揚的事!」

  「哼,不過是人類慣常的分化手段罷了,誰都不能把我跟姐姐分開!」她推開我的手掌憤憤罵道。

  我再次檢查,的確沒從這個女孩身上察覺到特別之處,她是貨真價實的人類。

  「異人到底跟人類差在哪裡?大哥的審美覺得我跟姐姐誰比較漂亮?」女孩忽然貼上來好奇發問,面上淡妝凸出了純真心境。

  如出一轍的調皮讓我忽然有點恍惚,她們是姐妹這點看來毫無疑慮了。

  「......我拒絕回答會破壞妳們感情的問題。」

  「嘿嘿!」

  她就像隻活潑好動、緊跟在文雅安靜姐姐後面模仿她的小貓咪。她們的性格對比鮮明,但又處處可看見彼此的影子。

  我沒忘記該做的事,遞出布偶貓準備的飲料,但來不及開口,就以光速出現在那女孩手中:「是我最喜歡的蜂蜜綠茶耶!就知道姐姐對我最好了!」

  她可能真的渴著了,一大杯飲料眨眼間消失泰半,邊喝邊好奇地觀察我,以我為中心不停繞圈,猶如觀賞某種奇珍異獸。

  「請問妳在幹嘛?」

  「沒有嘛!」她探頭探腦許久,沒找到期待的東西,失望地大嘆口氣:「耳朵、尾巴、鱗片、犄角......這些都沒有啊!」

  「......布偶貓應該也沒有這些特徵吧?」理論上不會有吧!

  「嗯......如果不算cosplay戴上貓耳的話,除了偶爾會突然喵喵叫,姐姐的確跟一般人沒有兩樣呢..... 」

  原來布偶貓會突然喵喵叫......剛才沒聽見真是太太太可惜了......

  「所以說,異人和人類根本就沒有差別嘛!」女孩自己得出結論,大聲喊道:「我要叫姐姐不要整天胡思亂想,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裡早晚會得憂鬱症!」

  我的心猛然抽痛,原來她平常是這樣過活的嗎?

  「大哥你也是異人,那你是什麼動物?也是貓嗎?還是狗?你能跟姐姐溝通嗎?」

  我的視線越過那女孩,瞪羚與薩摩耶正在分發清水,順便探聽各人對靈異電影以及人群聚集的看法。

  狗的話妳後面倒有一隻......但我不可能說,異人身份知情者越少越好。

  「我是龍蝦。還有,你對異人誤解似乎很深,我怎麼和妳對話,就怎麼和布偶貓交流......請問妳現在又在幹嘛?」

  那女孩縮回抵在我肋骨的手指,理所當然地答道:「我想看你身上有沒有甲殼。」

  這女孩......我嘆了口氣,無奈地製造出屏障:「再試一次。」

  她聽話地動手了,指尖在相同位置觸及無形的阻礙,如何使勁都無法再前進分毫,卻興奮得幾乎要跳了起來:「有耶!」

  「這是每個異人的獨特能力,多半都跟異化的族類相關,比方說龍蝦是保護殼、貓是隱匿......當然這不是唯一,畢竟每種生物都有不只一個特性。」我幹嘛解釋這麼多?因為是布偶貓的妹妹,讓我不自覺縱容她嗎?

  「好酷喔!」她閃閃發光的兩眼彷彿下一刻就要撲上來把我剝開吃掉,嚇得我本能加厚屏障。

  「感覺就很讓人羨慕!我也好想跟姐姐一樣變成異人!」

  聽見這句話時,我臉上的笑容迅速斂去,沉聲喝斥:「不管是不是玩笑,希望妳今後不要再說出這種話!特別是對著異人,尤其是妳的姐姐這麼說。」

  那女孩被我比翻書還快的翻臉速度嚇著,僵著身一個字都不敢回應。

  我壓住心口從那日起就永伴一生的紋樣,深呼吸強迫自己把話說白:「異人是被『靈能』侵蝕身體裡裡外外,器官、組織、細胞、乃至於基因、甚至是精神,是生命體被靈能入侵的後果,那過程的痛苦比酷刑還折磨......我們有某部分在那時已經被取代了、已經死了。」

  「靈能做為新型能源使用只是表象,或說是微不足道的附帶功能。它真正的功用是製造靈體,也就是俗稱的『鬼』。

  知道為什麼稱做靈異事件嗎?靈異,『靈』與『異』、『靈體』與『異人』。靈體是靈能附著於意念而形成、異人是靈能把肉體吞食而形成,靈體和異人,並沒有太大差別。

  看不見的牆壁、忽然消失的人,這些不都是恐怖故事中司空見慣的現象嗎?異人擁有超乎常人的身體素質與特殊能力的理由很簡單。」

  驚恐逐漸在女孩臉上凝實。

  「我們是活著的鬼。」






啊~~~~這章真的很難,不是難在劇情,而是對自我的解析,要寫出主角深藏心底的情感,還有該怎麼開導,怎麼寫都不滿意,一直刪刪減減修修改改,每天修起碼兩次,好不容易才寫出大致滿意的內容
主角的人生從此時起出現了第二次轉折(第一次是發生在過去的異化,第二次則是與自己的和解),這也是故事從這裡開始的原因,不過我應該沒有寫得很好:(
前面鋪墊大致上結束了,世界觀、背景設定、基本人物介紹差不多了,再來要開始走劇情了,畢竟這是一本恐怖小說,太久沒鬼出現不太優
但是劇情節奏什麼的誰管它啊!老婆出場牌面一定要足啊!!!

創作回應

櫻雪❀(心靈掏空期
喵?
2022-05-10 07:10:06
櫻雪❀(心靈掏空期
喵喵喵!
2022-05-10 07:10:18
亞龍蝦
喵喵喵ฅ(°ω°ฅ) 偷偷說我已經把喵喵叫的劇情寫好了(≧∇≦)b
2022-05-10 07:54:44
櫻雪❀(心靈掏空期
好欸喵!
2022-05-10 08:09:5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