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短篇】興趣是捆綁與繁衍的觸手女孩,才不琴瑟!(下)

Dida (二迴林) | 2022-05-08 14:59:30 | 巴幣 1546 | 人氣 254


  「黃衣之王/哈斯塔!」
  雖然講得是一樣的東西,但顯然我們彼此之間默契還不太夠。
  「不不不不。」我揮了揮手表示,「如果是那種層級的東西,玉山小飛俠們應該會變得更厲害吧?」
  「嗯,確實呢~不過不論如何,都值得一試不是嗎?」
  「到排雲山莊去……」她應該是這個意思,「但現在最大的問題應該是我們該怎麼去。」
  跳下山崖已遠離了原路,外頭又有殺掉就會重生增強的四足型黃色小雨衣,各方各面感覺都不可能順利抵達山莊。
  「或許這個山洞的盡頭,就剛好連到了那裡。」
  我們一塊望向深處,這山洞,好像見不著底。
  「真的有可能這麼順利?」
  「克君不相信我嗎?」
  「這好像不是相不相信……」腦內的系統聲,發出了難以辨識的噪音。
  不知為何這讓我想起一些事情……
  里莎的觸手,並不是純粹的觸手,她能抓住的不僅是有形之物,也抓得住無形,雖然這麼說可能有點抽象,但她或許也能抓住像是命運那般的東西,因為她是繁衍的外神的孩子,自然擁有神力,可比地方的神明,如果我願意成為她的信徒、相信她的所言,或許就能幫助她引發奇蹟。
  無條件相信自己的女友,那有什麼難度?
  「我知道了,我相信妳。」
  過去我們合力解決過許多問題,這次一定也能逢凶化吉。
  似乎是收到了我的心意,腦內傳來了咕嘍咕嘍的聲音,緊接著是一段系統提示。
  【大成功。】
  我似乎能夠理解這是什麼意思,於是從外套口袋裡掏出了手電筒進行照明,對,就是我一開始在睡袋邊發現的那一支。
  「走吧。」
  明白我不僅是說說而是身體力行真正的相信著她,里莎開心的飛撲向我,「克君,最喜歡你了~」
  「知道知道,這樣黏在一起可無法好好走路啊。」
  小兄弟會有衝動的,必須分離、不准合體!
  洞窟很暗、很深、很長,卻意外的是個單行道,坡度明顯向上,寬度則一直保持在兩個人以上的寬,要是沒有手電筒摸黑感覺也走得到終點,不過相對的可能有些危險,畢竟洞窟裡蝙蝠、蜈蚣以及冬眠的蛇還是有的,不小心被咬到可能還是會受一點傷,就算不至於危急生命,皮肉疼還是免不了,有帶上手電筒真是太好了。
  多虧這個大成功,需要高超攀登技巧的垂直通道一個也不存在,我們輕鬆地登上了海拔3402公尺處,木紋、鋼骨、太陽版,挺現代建築的排雲山莊就在我們眼前。
  玉山小飛俠們似乎不在附近,畢竟不可能想得到吧?有這麼方便的直達密道。
  「我先走,妳跟在我後面。」
  我們從密道出口悄悄靠近了山莊大門,門沒有鎖,相當簡易的就被我推開了一角,我從縫隙觀察了內部的狀況,裡頭燈光有些昏暗,人影一個沒有,除此之外一切正常。
  走進內部,燈光閃了兩下,感覺挺有味道的,鬼片的味道。
  「這就是大名鼎鼎的排雲山莊啊。」
  終究是蓋在山上的建築,建材搬運不易,內裝走的是樸實路線,沒有任何華麗之處,抬頭能見的天花板有一點鐵皮屋的感覺,不過比較結實,有肌肉的鐵皮,比較值得一題的是鋼骨梁柱處有不少地方貼著黃色的符紙,應該是要祈求安定,此刻卻有一點邪門的氛圍。
  正常的建物會貼這麼多的符紙嗎?只怕是住在裡面的惡零要壓不住了吧?
  我向右邊望去,服務台處,沒人,左邊是餐廳,牆上有些掛畫和相片牆挺寫意的,但還是,沒人。
  既然沒人接待,我們就自己來了。
  「記得傳說中的觀音像是供奉在一樓西側大通舖裡。」
  我跟排雲山莊不熟,這是我第一次來到這個地方。
  里莎顯然也是,「嗯,總之往左手邊走就對了吧!」
  一般來說應該要先確認一下正北,不過就建物的格局來看,餐廳的另一頭好像有隔間。
  「Bingo!看來是猜對了。」
  和式的大通鋪,約略是十人房的樣子,在牆的一端我們確實看到了一個小小的神壇,上頭供著一尊披著頭紗、看不見臉的觀音,黃衣觀音。
  不,或許不該用觀音形容祂吧?那是一尊和黃色雨衣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的邪神像。
  「嗚。」
  【SAN值下降3點。】
  邪神像本身並不可怕,但在靠近之時,好像有什麼奇怪的圖紋印入了我的腦袋,一個點、三個觸鬚,它在不斷的旋轉、不斷的旋轉,霎時間天地也跟著旋轉了起來,空間出現變化,10人房變成了20人房,緊接著一道道日式拉門合了起來,又將我們從20人房隔成了4人房,四周的符紙無限擴張,直到佈滿整個房間。
  一隻雨衣從神像之中竄出,更正確的說,神像變成了雨衣,似乎是想嚇我們一跳,不過見到里莎早已準備好四隻觸手,反倒像是被嚇一跳般衝進了我身後的拉門裡。
  「那是什麼?」
  要說是黃衣之王的話,肯定不會逃跑,要說是玉山小飛俠的話,那雨衣高度好像不足,整個人不到我胸口高。
  里莎回答了我,「很顯然那才是整個鬼故事的起源,小飛俠的本體。」
  如果著重在小字的話,那小鬼確實看起來是滿小的,一點也不可怕。
  然而能夠被當成神供的東西,豈能只看祂的外表。
  啪的一響,高大的黃色雨衣群破壞了左右的和式拉門衝了進來。
  「看來對方想和我們玩鬼抓人呢~」
  我望了一眼里莎,「我們是人還是鬼?」
  她笑笑的說道,「都是。」
  黃衣大鬼抓我們,而我們要抓黃衣小鬼。
  總之現況是……
  「先跑再說!」
  前方的拉門像是賽馬閘門般的打了開來,我們是馬,後面追著我們的是屠夫,要是被追上的話恐怕就要被做成馬肉火鍋了。
  更後方還有能夠無限復活屠夫的初始黃衣三人組,他們應該算育種者吧?專門幫忙配基因的那種,只不過配的不是馬的基因而是屠夫的,很顯然我們最好是別跟他們打,免得他們又一直復活升級。
  啪、咚、噹──
  我才這麼想,里莎隨手就打倒了三隻,打得我張大眼睛。
  「咦?不行嗎?應該沒問題吧?感覺上差不多、差不多了啊~現在不反擊更待何時!」
  說是這麼說,但他們會進化啊!
  這次追我們的大鬼和四足型不一樣,他們都是飄著的類型,乍看沒什麼威脅性,但靠近之後他們會如暴露狂般敞開胸前的雨衣,讓你一睹他們胸前的風采,裡頭有的是一張如黑洞般的大嘴,手腳從嘴裡反向長出,企圖將人拉進黑暗。
  鐵處女般的架構配上一口吞,嗯~光用想的就覺得不舒服。
  更別說強化過的手腳還會增多,活像什麼真理之門。
  要玩觸手手大家一起來觸手手,只有我受害的世界彷彿就這麼完成了。
  【SAN值下降1點。】
  連系統也參一腳!?
  「我覺得我的來日好像所剩不多,不迅速解決這個異象的話我好像非死即瘋,黃衣的雕像並不是黃衣之王只是一個奇怪的小鬼,那麼妳提過的那位大人的魔力干涉究竟是以什麼方式呈現?」
  「嗯嗯……我也不清楚,但能夠影響到人類,供奉起邪神,想必是有形之物。」
  跟黃衣之王相關的有形之物,最有名的就是同名劇本《黃衣之王》。
  劇本的一角、劇本的一頁,或是手抄複製品……
  「「啊。」」我和里莎似乎同時的想到了,「「符紙!」」
  藏木於林,藏紙自然要藏在紙堆裡,想想為何在空間變化之初符紙會隨之擴張,答案就很明顯了。
  不過要在滿滿的符紙堆裡尋找唯一一張不是符紙的東西談何容易?光是這一個變大一倍的和式通舖裡,符紙就上千張,更別提其他房間了。黃衣小鬼做得很好,正常來說是百分百尋找不到,但錯就錯在「我」不正常。
  我的眼睛並不是兩眼都是陰陽眼,被前瀏海覆蓋住的這隻紅眼睛,其實看不見鬼,它能注視的只有有形之物,因此我能分辨何為有形、何為無形。
  鬼產生的幻象,騙不了我,空間的異常似乎是那位大人的魔力干涉,我的眼睛告訴我這是真的,但符紙的部份並不是,它們是應小鬼的魔力產生,我能很清楚的看出它們是無形。
  無的部份不管疊多少層都是無,祂想用層層疊疊的方式做為遮掩也是沒有意義的,我能很輕易的看到正品。
  對方會這麼努力的隱藏,正是因為牠們的變異正是源自於那位大人的魔力,所以我們只要能夠找到相關的「符紙」並摧毀它,就能結束這一切。
  左邊一張、右邊一張、前面天花板也一張,不過那些都只是普通的符紙,沒有什麼異常……
  反倒是後面追來的那些,這次飄得好像比我還快呀~
  鏗、鏮、鎗──
  里莎順手又打倒了三隻。
  「克君,我們分頭行動吧!你去找類似《黃衣之王》抄本的東西,我來將這些怪物吸引開來!」
  「咦?」對方的總數是三十加三,只要里莎能保證全數帶走,分頭並不是問題,問題在於,「分開的話我們要怎麼會合?」
  「這個不用擔心,我的克君偵測雷達會帶我找到你的!」
  「那是什麼東西?」
  「具體來說像是偵測體味之類的。」在她解釋的同時,小小靠向了我,以那觸手的尖端代替鼻子,嗅嗅、嗅嗅,然後好像很興奮的扭動了起來,四周飄滿了愛心。
  「原來你是狗嗎!」
  小小好像有些沮喪的縮回里莎身旁,而她一把抱起了它,「乖喔、乖喔~克君好過份啊,小小才不是狗,它比狗厲害多了!好比說翻花繩,小狗做得到嗎?」
  順著里莎的說詞,小小將她的頭髮做成了花繩造型,一款、一款又一款,其中翻到魔法陣般的星星造型時,法陣中央還噴出了一道光束,一把貫穿了後方靠過來湊熱鬧的黃色雨衣,使牠回到了後方重生。
  這翻花繩等級太高了,狗狗確實是做不到。
  「對不起是我的錯。」雖說我很想拍拍它,再摸摸它的肚子,然後說聲「做得好,女孩」,但那樣會感覺到癢癢的顯然是我女友本身,所以我決定改拍拍我女友的頭,讓觸手將花繩翻成了愛心。
  雖然里莎說得像她和觸手是不同的人,可就我個人的理解,她們之間的關係更像是章魚和章魚觸手,觸手確實有一定的意識,但終歸服務於本體,里莎能放任它們自主行動,也能集中起精神好好控制他們。
  「總之雨衣就交給妳們了!」
  「嗯,放心的交給我們吧!」
  我衝向了前方的日式拉門,而我女友則轉了個向,將黃色雨衣們帶到了另外一頭去。
  一扇一扇的拉門隨著我的經過開啟又關閉,然而在異空間裡並沒有什麼叫做安全,明明走向完全不同,里莎卻突然拖著群怪從左側拉門經過了我的後方,三十隻雨衣緊追著她,陣勢相當龐大,頗有城隍出巡領瘟疫鬼怪出境的味道。
  我縱向的跑,他們橫向來回,交錯之間有些雨衣想轉向我,但又被里莎的觸手強行給抓回遊行隊伍。
  畫面看起來相當滑稽,活像再拍什麼綜藝節目,來賓要在迷宮裡竄逃,遠離魔王的追擊,配上拉門開開關關特有味道,然而對我來說單獨遇到任何一隻雨衣都是攸關生死的事情,一點都不有趣。
  離開通舖區,我來到了走廊,這邊的房間也是完全沒有規則性,我只能見門就開,希望不要撞鬼,同時祈禱能找到我要找的東西。
  空間不斷變化,就像積木,有時會突然缺了一塊、有時又會有新的通道補上。
  不過這似乎並不是雨衣們做得好事,而是里莎,我時不時的能見到觸手扳著門、扳著窗、出現在空間的一角,顯然她正在嘗試用她的觸手控制住空間的變化,阻止對方做出改變,藏起關鍵之物,同時制止雨衣們開啟捷徑跑到我這一邊。
  我從一樓上到二樓、又從二樓回到一樓,一張普通排雲山莊的平面圖出現在前方的牆上,這個時間出現感覺格外諷刺,畢竟這裡一點都不普通,請給我不普通的版本,不然一點用場也派不上。
  正當我這麼想著的時候,眼角瞥見了一個人影,他的高度似乎不到我胸膛,是從神像裡迸出來的那個黃色小雨衣!祂好像也瞥見了我,驚了一下,拔腿就跑,連見到我都要跑,要不就是祂很弱,要不就代表我找了半天都找不到的關鍵物品說不定就藏在祂身上。
  帶著這樣的想法,我速速跟上,左彎右拐,再加一聲「別跑!」最後還是被祂給甩開後溜掉。
  「廁所嗎……」
  就普通版本的設計來看,廁所是在邊邊角角,在異空間的排雲山莊裡不知是否也是一樣。
  一樓的廁所有分男廁、女廁,和圓峰山屋相比真是先進到不可思議,而祂……好像溜進了女廁。
  小鬼的性別是女性嗎?亦或是想玩弄我的純情,欺負我不敢進女廁?
  我看了一眼女廁標誌,倒也不是敢不敢的問題,畢竟不會那麼做的前提自然是因為那樣不符合人之常情,但現在裡頭又沒有人,校規、法律可是都沒禁止偷看女鬼上廁所的啊~
  不用熊心也不豹子膽,我提起為數不多的小小膽量,禮貌的說聲,「打擾了~」然後走了進去。
  廁所照明燈閃爍兩下,隨即完全暗掉,手電筒再次派上用場,這下還真是很有找鬼的味道。
  在女廁裡頭找鬼是能找到什麼鬼呢?
  「花子小姐~花子小姐~」
  台灣有日治時期,排雲山莊最初也是在建立於日治時期,所以會出現日本廁所妖怪合情合理吧?希望是近年來流行的親切版本,而不是傳說之初會將人拉進馬桶裡沖掉的版本,普通的黃色小雨衣也行,最最最不想見到的肯定是見面即死亡的可怕大雨衣。
  第一間隔間,沒人;第二間隔間,沒人……
  就這樣我開到了倒數第二間。
  「花子小姐……」我越喊越小聲,因為總覺得越到後面關頭越可怕。
  啪──
  一把手熊熊抓住了我,將我拉進隔間之中,「啊啊啊啊啊啊~」我發出慘叫。
  不過緊接而來的卻是熟悉的聲音,「花子小姐是誰?」帶有一絲質問的味道。
  我仔細一看,「什麼啊,原來是里莎啊……」應該是最不可怕的選項,但不知為何我卻覺得有股山雨欲來的頂級恐怖。
  「我的偵測雷達告訴我在這會遇到克君,我原本還不相信,但沒想到你竟是這樣的人~表面上說著愛我,和我說會去處理可能是符紙的《黃衣之王》相關之物,實際上卻在廁所裡和別的女人幽會,該不會你其實……啊啊~是因為這樣才不願意和我發生關係的嗎嗚啊啊啊啊~」
  「等等等等,別哭啊~誤會啊~花子小姐只是一個傳說中的妖怪,還有我只是覺得這樣喊比較不恐怖而已啊~壯膽,是壯膽的一種形式,我一個人終究有點害怕嘛~」
  「那為什麼你會出現在女廁裡啊嗚嗚嗚~」
  「因為、因為,我看到那名黃衣小鬼跑進女廁裡了啊!說不定東西在祂身上。」
  「是、是這樣嗎?」里莎停止了哭泣,「我還在想要是克君背叛了我,我就、我就──要把克君塞進馬桶裡沖掉然後跳馬桶殉情!」
  原來你就是花子小姐本人嗎!
  「對不起,我錯了,能遇到妳真是太好了,要是必須在廁所裡發生關係,我的對象也只能是妳。」
  「克君~❤」
  「等一下,不是現在──是說那些超可怕的黃色大雨衣跑到哪裡去了?」
  「說到他們就有氣~只要打倒他們,他們就會不斷進化,我只好反過來用觸手拉住空間,將他們鎖在『這裡』。」
  砰砰──砰砰──
  隔間後方的牆壁發出了拍打的聲音,而里莎的觸手則是好好的扣著牆面,不讓他們出來。
  一切好像都搭上了。
  原本還在想黃色小雨衣會不會早已離開了這裡,但現在看起來,這裡應該就是最後的空間,祂已經無處可逃。
  「和我來。」我牽起里莎的手,將她帶到了隔壁門前。
  由我開啟最後的隔間。
  「克君~////」似乎是沒有想到我會如此強硬的牽起她,里莎顯得有些飄飄然,四隻觸手沒能固定好牆壁,大批黃衣軍團把握機會衝了出來,瞬間擠爆隔壁、擠爆門、甚至擠爆了廁所,他們的模樣一個比一個猙獰、一個比一個可怕,不過已經無所謂了。
  我們一直在找的東西,確實就在最後的隔間裡頭,橫看像符、側看像紙、顏色偏黃,但實際上它並不是符紙。
  雖然有圖、有印、有相像,但上頭的文字明顯不是中文,而是英語。
  所有的黃衣都衝向了我們,很顯然是想制止我們對那東西下手,只可惜為時已晚,我與女友直視著眼前那符紙大的玩意,隨即它便開始了燃燒,而衝向我們的鬼怪就像與符紙同步似的,一點一滴,消失於世,直到最後化為灰燼。
  「《黃衣之王》的劇本殘片。」
  是我女友回過神後做出的解釋。
  僅僅是劇本一頁的一角,竟能搞出這麼大的動靜。
  是誰將它帶到了這裡、改變了這裡,已不可考,唯一能夠明白的是,事情似乎還未結束。
  空間晃動了幾下,我們回到了最初踏入的排雲山莊,同一時間,一隻小小的雨衣從我們的後方打算要逃。
  只可惜和我一樣狐假虎威、借助外力才得以強大的她怎麼可能逃得掉。
  里莎伸出觸手,三兩下就將她捆了回來。
  「嗚啊~嗚啊~放開我啊~」
  不知該說剛好還是正好,那隻小雨衣真身原來是個小女孩。
  她留著日本妹妹頭,有點復古的味道,膚色偏白,是典型女鬼的色調,有手有腳、人模人樣,雨衣的扣子在嘗試掙脫觸手間掉了幾個,內裝似乎是沒裝,也就是說──蘿體雨衣。
  「這是怎麼回事?我知道的版本裡,沒有玉山小飛俠是個女孩的記載啊……」
  里莎回答了我,「畢竟傳說層層疊疊,最初的樣子已沒人知道。」
  「所以這就是一切的真相?」第一個墜落山谷變成厲鬼的是一位十來歲的女孩子?
  「不……也不一定。」
  里莎望向了仍在掙扎的她,「何不問問本人是怎麼回事呢?」
  黃衣小女孩見我們將目光放到她的身上,一秒變成淚人兒,「那天是個雨天……」
  「喔,好,其實她本人應該也不知道。我想她會長成這副模樣,很大的因素應該是『信仰』。」
  我點點頭同意了里莎前半部份的說詞,「她剛剛確實比較像是想講一個故事,而不是自己的經歷,不過信仰是怎麼回事?那些把她當成魔觀音拜的人,希望她是一個可愛小蘿莉?」
  這麼變態,需要通報吧?
  「倒不一定是山莊的人,也有可能是往來的登山客,亦或是更廣大族群的意識,該怎麼說呢?近幾年來不是很流行把各式各樣妖魔鬼怪神仙外族娘化的信仰嗎?登入就送四星雨衣小蘿莉之類的?」
  手機遊戲?
  「這也行嗎?」
  「為何不行?那類信徒們不是常常會在名為扭蛋的頁面又膜又拜,有時點幾根蠟燭、有時畫幾面法陣、有時對時、有時數秒、嘴裡唸唸有詞詠唱咒語,甚至一群人聚在一起、圍成一圈,只為了祈求心目中的男女神降臨。」
  仔細想想這確實滿像是某種邪教,如果有款受歡迎的遊戲加入了娘化的玉山小飛俠,確實有很大的可能性會覆蓋傳說原先的形象,就像GOOGLE亞瑟王一樣。
  「好吧,我明白了。」
  反正奇怪的事已經遇的夠多了,再發生點什麼我也不會覺得奇怪了。
  「那麼是時候……該請小飛俠讓一切回歸正常了吧?」
  「等一下克君~」
  「又怎麼了?」
  「在此之前,不是還有更重要的東西需要恢復嗎?」
  「更重要的東西是指……」
  「SAN值,SAN值啊!」
  這麼說起來,一路下來確實是扣了不少,現在的我SAN值究竟有多少呢?
  前方不遠處剛好有面鏡子,畢竟是廁所嘛,有這種東西並不奇怪。
  鏡子裡的我……面色好像有些蒼白?
  【25】。
  這個數字還真是低到不行……
  我轉頭看向里莎,「不過妳不是說……」
  要恢復的話,就必須瑟瑟才行?
  「是呢!克君──我允許你瑟瑟!」
  原來如此,私下拈花惹草不行,但有許就沒有關係,里莎確實也說過我們會一起享用可愛的女鬼或妖怪,雖然小女孩不在我的好球帶,但要恢復SAN值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吧?
  不要著重在小的部份,裸體雨衣我是可以的。
  我稍稍靠向了她,里莎也向她走了幾步。
  「你們想做什麼?」
  這個問題問得很好,「我也不知道要做什麼。」
  具體來說是揉她歐派、與她熱吻或是摩擦她有些肉肉的大腿腿嗎?
  如此就能恢復的話,為什麼我不能找里莎要找她。
  正當我猶豫之時,代稱小小的觸手一把捆住了我,像是蟒蛇一般纏住我的全身,暫時留了我一顆頭以及一截腳,「咦咦?這是要做什麼?」
  要被瑟瑟的對象應該是雨衣小蘿莉不是我吧?
  「小小能夠連結我們,讓我們的感覺同步。」
  原來如此,所以小小特別敏感嗎?
  「別擔心克君,一切的一切都會很舒服的。」
  小小有多敏感,我就有多敏感!?
  接著她伸出更多的觸手,走向了雨衣小蘿莉。
  而小小繼續地爬、繼續地爬,覆蓋了我的眼睛,將我捆入黑暗。
  「好了,那麼,就讓我們來好好的恢復SAN值吧~」
  透過觸手,我感覺到了雨衣小蘿莉的恐懼。
  做什麼,妳要做什麼?
  觸手爬上了蘿莉細嫩的臉頰,捆緊她的手,拉開她的腳……
  (以下內容巴哈會BAN,所以省略一萬兩千餘字。絕對不是作者偷懶,真的是巴哈已經把作者加入黑名單了再這樣下去會吃永BAN。)
  「啊啊啊啊啊啊啊~」
  【任務完成~SAN值恢復20點。】
  離開小小的我渾身酥麻,雙腿失去了力氣,一時之間只能趴在地上。
  太、太可怕了,這比有附件的VR遊戲還要厲害,不禁同步體驗到了里莎的感受,似乎也明白了蘿莉的感受,刺激直達天靈蓋,不用幻想、不用腦補,還有專門的(嗶──)和(嗶嗶──)服務,可謂色香味體感震動清潔保養都具備了。
  蘿莉的淚水有多感動,我大概就有多感動,這是跨世代的體驗,虛擬實境要到這一地步大概還要再等十年,元宇宙要二十年。
  雨衣完全的敞開,幾乎遮掩不住身體,小小的蘿莉跪坐在地上啜泣,口裡複誦著,「下次再也不敢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她的氣色看起來非常的光明,顯然污穢的部份隨著聖潔的淨化儀式消失了殆盡,估計三十年內不會再作惡了吧?
  不過傳說沒能根絕,玉山小飛俠捲土重來大概只是早晚的事情,下次歸來,她會是什麼形象,作惡的她還是不是她,恐怕都不好說了。
  黃衣之王創造的異空間隨著劇本殘片的破滅消散,而玉山小飛俠創造的異象則隨著她的離去消解。
  籠罩著玉山的風雪退去,晚霞透著雲映照進我們的眼裡,隨著夜幕降臨,山莊內一盞一盞燈光開啟,消失的排雲山莊人員和遊客都回來了,他們於大廳之中甦醒,沒人記得自己遇到了什麼事情,只覺得好像作了場夢。
  一場永無盡頭、虛無純白的夢。
  日曆上的一天不知為何就這麼的消失了。
  有著這麼奇怪的經歷,我和里莎說自己遇到山難、慘遭黑熊攻擊,看我的羽絨外套都毀掉了一大半!也就沒有什麼人懷疑了。
  我們獲得管理員的幫助,免費住了一晚,隔天在大家的幫忙下下了山,湊齊車費,成功搭上返家的車。
  至於我和里莎為何會好端端的突然從自己家被傳送到玉山圓峰山屋裡,大概就是命運了吧?
  或許是有哪個外星神明就像人類研究螞蟻一樣無聊,把A螞蟻搬到了遠離家鄉的B地方,又或許是有誰想捉弄一下我或里莎,給我們一點驚喜,應該不是岳母大人吧?畢竟岳母大人總是忙著生育應該挺沒空的。也可能是里莎睡著睡著糊塗了,一觸手不小心將某個不相干的空間拉扯了過來導致我們被傳送了也不一定……即便這樣的事情過去並未發生過。
  隨著離家距離越來越近,我記憶裡缺失的最後一塊也漸漸恢復了過來。
  牛鬼蛇神、陰陽鬼怪、乃至外星生命體,過去的經歷湊起來似乎能寫幾十本書,不過能不能賣、有沒有人想買就是另一回事了。
  畢竟這些經歷在克蘇魯知識確實存在的世界裡根本不足為奇,你說是吧?
(完)

後話:

  短期連載到此告一段落,這次的故事不知大家還喜歡嗎?希望看完的朋友能留下一點意見喔~簡單的˙好看、不好看、喜歡、不喜歡都可以。不好意思留言的,GP鼓勵一下我也可以接受,讓我看看能到多少GP吧~說不定GP一高,奇怪的部分就會獨立成一篇喔 (?)

  接下來沒有意外應該又要繼續潛水了,我想來試試把這篇故事拉成長篇看看,目前已有了一些初步的想法,不過應該也會做不少更動。實不相瞞最初動手開始設計這篇故事是因為看到友人在東立出版的蘿莉小說封面巨香所以想來挑戰一下,但現在改變了目標,所以大概會把瑟瑟的部分改得較不瑟瑟一點。可以確定的大概只有長篇不會在這裡更新吧(合掌)

  那麼有緣再會嘍~掰掰~


創作回應

正在考慮要不要說話
為了證明省略得部分是避免被巴哈永BAN,那一萬兩千餘字的段落請私信給我,為了科學研究!(笑
2022-05-08 17:42:06
Dida (二迴林)
可以參考一下同為觸手的《轉生觸手》R18回合的部分。
2022-05-08 18:54:19
白煌羽
辛苦了(趴
2022-05-08 18:10:42
Dida (二迴林)
謝謝[e34]
2022-05-08 18:55:00
夜夜夢
所以我說那個小山羊要生了沒
2022-05-08 19:20:59
Dida (二迴林)
沒有直接的接觸暫時安全 (?)
2022-05-08 21:03:53
deadking
結果搞那麼久的一隻蘿莉才值20點啊,感覺花掉的還比較多來著,果然是坑人系統......
2022-05-09 10:54:18
Dida (二迴林)
克蘇魯的世界一直都很坑人,50點差不多就是一般人的平均,一次可以回20點算很不錯了才是 ,至少可以多撐幾輪[e35]
2022-05-09 11:58:04
章魚茶
這種奇怪的時空交織,絕對是世界線惡搞大師SCP基金會做的好事(誤)
2022-05-11 02:02:08
Dida (二迴林)
我在收集資料時也常有這感覺 兩者很多異曲同工之妙處啊~而且克蘇魯世界也有嘗試對抗異常的基金會(?)
2022-05-11 09:29:4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