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362.榕亞廳

佐渡遼歌 | 2022-05-07 20:00:01 | 巴幣 222 | 人氣 457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作為全體會議場地的榕亞廳可以容納四千五百人。
 
  以底層的大講台為中心,扇形走道與座位區往上延伸,擺放著深色泡棉扶手椅,二、三樓的牆面也有著獨立包廂。整體色調以深白色為主。
 
  李少鋒四人算是較先進入禮堂的參加者,大部分的座位都是空的,挑了一個不引人注目的角落就坐。
 
  「真是寬敞耶。」夏羽左顧右盼地說。
 
  「大部分學校禮堂應該都是差不多的格局吧,學校還有二樓區域的ㄇ字型座位。難道忠山國中的不一樣嗎?」李少鋒疑惑反問。
 
  「大概吧。」夏羽歪頭說。
 
  「雖然有些事到如今,妳真的有在認真上課嗎?」李少鋒懷疑地問。
 
  「有啦!我的成績很不錯呀!」夏羽立刻說。
 
  「……那樣就好。」李少鋒暗自思索著為什麼身邊的人都品學兼優、名列前矛,自己光是努力不要不及格就很累了。
 
  「明明偶爾會躲在國中的各種奇怪場所偷懶,像是屋頂、體育館後方的角落或操場邊緣的樹後面,成績倒是真的挺不錯。有些武術家很擅長記憶克蘇魯遊戲的相關知識,義務教育的科目內容就不太行了。」秦樓月隨口說。
 
  「我被教導過不管什麼樣的知識都很重要……等等,為什麼樓月學姊會知道我的偷懶場所?」夏羽訝然問。
 
  「我和世明在不久前有去向隔壁忠山國中的訓導主任打了聲招呼,用了一些手段拿到過去幾個月的監視攝影機檔案。」秦樓月微笑著說。
 
  這邊還是不要深究到底是什麼手段吧。李少鋒壓下好奇心,轉頭罵:「那樣就是沒有在認真上課吧!」
 
  「不能翹的課就不會翹啊。」夏羽嘟起嘴說。
 
  「基本上所有的課都不能翹吧。」李少鋒無奈地說。
 
  「但是老師都講一些已經知道的事情,很無聊啊。真是的,早知道我也直接去當高中生了,那樣的話每堂下課都可以去找學長,但是……姆姆,為什麼學長是一年級啊?快點升上二年級啊!」夏羽鼓起臉頰說。
 
  「那算什麼莫名其妙的抱怨啊!」李少鋒說。
 
  「妳在那些地方做什麼?修練嗎?」楊千帆蹙眉追問。
 
  「就是……什麼都不做的放鬆啊。吹吹風,看看天空,偶爾小睡片刻。」夏羽回答說。
 
  「最近的不良少年也不會那樣打發時間吧,妳不是有手機嗎?」李少鋒問。
 
  「那是我的興趣啦。」夏羽說。
 
  首次聽到她有那種像是老奶奶的興趣。李少鋒轉念一想,夏羽剛加入工房的那段時間也經常一個人待在屋頂,原本以為有在做其他事情,現在看來說不定真的只是在看著天空發呆。
 
  「能夠悠悠哉哉地享受時間很棒呀。」夏羽不服氣地低聲辯駁。
 
  這個時候,禮堂出入口處突然傳出吵雜聲響。
 
  李少鋒疑惑轉頭,隨即看見蒼瓖派下任掌門的夏崇予一身淡綠色長袍,腰配長劍,昂首環顧廳內,接著正好對上眼。
 
  夏崇予無視周遭群眾的目光與竊竊私語,快步走上前,有些尷尬地苦笑詢問:「少鋒哥,請問旁邊可以坐嗎?」
 
  「……請隨意。」李少鋒皺眉說完,突然發現隔壁的夏羽立刻低頭假裝在研究扶手裡面的收納式桌子,暗自懷疑她究竟為什麼這麼不想和蒼瓖派的夏家人見面。
 
  夏崇予向著秦樓月、楊千帆頷首致意,對於一頭白髮的夏羽多瞄了幾眼,卻也很快就忽略過去,正色說:「少鋒哥,昨日突然拜訪,或許有些失禮之處,還請見諒。」
 
  「我這邊的語氣也是過於強烈了,真是不好意思。蒼瓖派不是打算拒絕加入了,為何現在依然留在總部?」李少鋒問。
 
  「承蒙久樘總帥的大力慰留,我們十支地方門派將與玩家協會維持合作關係,保持交流。」夏崇予坦白說。
 
  這麼聽起來就是西瀛派的模式吧,單純掛名。畢竟依照常理推想,玩家協會的會員在遊戲當中遇到台灣地方門派的成員,雙方也會彼此協助、合作,至少不會出手妨礙……倒也符合羽兒昨天的推論。李少鋒暗忖。
 
  「小弟掛記著昨晚的事情,希望夠再好好談一次。方才開會的時候見到秦隊長,時間場所卻不適合上前攀談,原本想要等到會議結束,卻見到秦隊長中途離場,這才匆匆趕來。」夏崇予說。
 
  昨晚確實感到頗為火大,然而那之後又發生了黎子然、簡妮和樓梯間的事情,情緒無法順利切換,反而感到那場爭執沒有什麼意義了。李少鋒苦笑幾聲就帶過,不想繼續這個話題。
 
  「你們昨天開會的時候,北港幫有任何引人疑竇的部分嗎?」楊千帆突然問。
 
  「……北港幫的方幫主在這件事情的態度並不積極,表示一切尊重父親大人的意思。事前幾次會談也沒有出現什麼異狀,不曉得所指為何?」夏崇予露出疑惑神色,卻還是開口回答。
 
  「沒事了,不好意思。」楊千帆沒有多作解釋,淡然帶過。
 
  夏崇予沒有追問,思索片刻之後壓低嗓音問:「少鋒哥依然沒有意願加入本派嗎?」
 
  「非常感謝這麼看得起我,不過我的所屬隊伍是瞭望塔工房。」李少鋒實話實說地回答。
 
  夏崇予露出一個遺憾神色,看似想要在說些什麼,不過在最後關頭止住,頷首致意就起身離開。
 
  「……看來久樘總帥將教團聯合擁有《食屍教典儀》的情報拿來當作談判籌碼了。」秦樓月注視著努力穿過人群的夏崇予,肯定地說。
 
  「我也是這麼想的。如此一來就可以說明為何態度原本如此堅決的夏崇予突然選擇退讓,以及為何昨天簡妮主動說破這項情報。如果昨晚那些地方門派都知道了這項情報,很快就會在台灣傳開了。」楊千帆說。
 
  十書是克蘇魯遊戲玩家在過去百千年也要尋找的至高寶物,意義非凡,即使是隻字片語的未確認情報也令許多玩家不惜賭上性命。李少鋒很快就理解到這項情報傳開之後的嚴重性,說不定會令更多原本並非屬於教團的隊伍加入教團聯合。
 
  「那是更之後的事情,現在的當務之急是那位黎子然吧。」夏羽插話說。
 
  「妳昨天不是對他提不起任何興趣嗎?」李少鋒問。
 
  「那是因為我不曉得他是誰,在蒼瓖城的時候連見過面都沒有。剛剛交手過後,可以毫髮無傷閃過我的落雨刀法絕對不簡單,說不定就是現場的最高指揮者。」夏羽凝重地說。
 
  「那麼厲害嗎?」楊千帆懷疑地問。
 
  「修為至少在脫胎境界以上。」夏羽說。
 
  「……不會突然間冒出來那麼多高手吧?」李少鋒問。
 
  「教團聯合已經得到了十書,得以窺探到世界真理的本源片段,在各方面都會有飛躍性的進展,自然也包括修練方式……此外,大環境也有影響,無法適應者就會被淘汰,適應者則會獲得更強大的力量。今後不到二十歲就突破第五重、第六重境界的修練者只會越來越多吧。」夏羽肯定地說。
 
  「剛剛黎子然也講過相當類似的話吧。」楊千帆說。
 
  「……因為這是可以預測的未來。」夏羽說。
 
  「所以夏羽,妳怎麼看?」秦樓月拉回正題地問。
 
  「第一個可能性是那位黎子然擅長易容便裝技術,在北港幫裡面有另外的假身分,自然可以堂堂正正地列席參加;第二個可能性是北港幫的某些成員或整支隊伍都與白橡旅團聯手……他們兩支隊伍都已經暗中加入教團聯合也有可能,這麼一來,彼此聯手合作也在情理當中;第三個可能性則是殲滅軍內部高層已經被滲透了,主辦方做起手腳自然更容易,因此簡妮沒有察覺到異狀。」夏羽流暢地說。
 
  「第一點的可能性很低。我們當時一眼就認出黎子然了,幾乎沒有易容。」秦樓月搖頭說。
 
  「第二點、第三點倒是都挺有可能的,算是大型隊伍常見的麻煩,成員總數過多,難以一一掌握每個人的情況。大隊長、中隊長和各班班長、副班長全部加起來也超過三十人了,他們或多或少也都能夠接觸到機密情報。」楊千帆說。
 
  「簡妮秘書應該不至於背叛殲滅軍吧?」李少鋒壓低嗓音問。
 
  「我們不曉得楚久樘總帥參加遊戲的理由……不曉得他願意為了什麼事情賭上性命,以及又願意為了什麼事情犧牲一切。對於殲滅軍的其他成員也是如此。」秦樓月說。
 
  「只要有襲擊事件的那份血債,楚久樘不可能和教團聯合進行任何交易。殲滅軍是為了楚久樘一人存在的隊伍,即使高階幹部有異心也無所謂,因為楚久樘不可能會輸。」夏羽篤定地說。
 
  對於久樘總帥還真是有信心,不過畢竟是第九重境界……等等,這個該不會是羽兒在蒼瓖城隊殲滅軍成員下殺手的主因吧?為了避免殲滅軍與教團聯合達成協議或結盟。李少鋒突然想到這個可能性,皺眉望向一臉淡然的夏羽,心情再度變得複雜。
 
  「好吧,夏羽說得沒錯,殲滅軍是為了楚久樘存在的隊伍,大隊長、中隊長和支援大隊的各班班長都是富有忠誠心的菁英,不太有理由投奔教團聯合。」秦樓月同意地說。
 
  這個時候,又有一群人進入榕亞廳。
 
  「左後方的角落,北港幫來了。」夏羽說。
 
  「真是說人人到。」楊千帆說。
 
  李少鋒立刻轉頭,隨即看見四位身穿北港幫隊服的男女,然而昨日也是匆匆一瞥,不太確定是否是相同人物,卻可以確定黎子然不在其中。
 
  「第一點的可能性徹底消失了。那四人當中沒有黎子然。」楊千帆說。
 
  「那麼就是一人換一人的方式吧,可以進而推導出北港幫和白橡旅團確實加入教團聯合了。樓月學姊,現在姑且有間接證據他們昨天偷龍轉鳳地派人參加隊長會議,要再去警告殲滅軍嗎?」夏羽問。
 
  「……這邊就不要再自討沒趣了。整件事情其實也與我們沒有關係。」秦樓月苦澀地勾起嘴角,搖頭說。
 
  「當然聽從隊長的吩咐。」夏羽聳肩說。
 
  「玉井建設和豐億集團也在參加名單當中,其實早就被滲透了。」楊千帆說。
 
  「情況確實比想像中更加嚴峻……現在反而希望作為主幹的殲滅軍可以撐住,不要讓玩家協會在順利步上軌道之前就淪為架空組織或以失敗告終。」秦樓月無奈嘆息。
 
 
 
 




創作回應

赤月狼
個人感覺臥底絕對不只玉井建設和豐億集團
(結果到最後發現這玩家協會跟酒廠一樣幾乎都是臥底)
2022-05-07 22:09:33
佐渡遼歌
是的呢,畢竟黎子然也提過新興隊伍都有被接觸了.....
2022-05-07 22:30:51
露米諾斯 Luminous
如果是陷阱,瞭望塔知道那麼多情報有點危……
2022-05-08 15:26:51
露米諾斯 Luminous
是說我還以為夏羽時間都會花在看書上
2022-05-08 15:27:27
佐渡遼歌
是的呢,這是一個很有趣的部分
咱們的羽兒學妹自從加入工房之後似乎從來沒有看過書......
2022-05-08 16:42:31
你艾希我吶兒
她之前都在看書 國中課程應該難不倒它吧
2022-05-09 21:49:42
佐渡遼歌
是的呢,這部分也有簡單提過。
羽兒的在校成績其實挺不錯的......不如說,成績堪憂的只有咱們的少鋒(望XD
2022-05-09 21:55:4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