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早上好人生,現在我有戲劇性。

麥來亂 | 2022-05-06 01:26:21 | 巴幣 0 | 人氣 18

2-1百貨公司是會觸發劇情的地方

「快起床蟋蟀,你要睡到什麼時候,難不成因為是昆蟲所以生命短暫到過了一個晚上就死了嗎?」
珠緒一邊敲門一邊朝著房內大喊。
「妳不知道蟋蟀是要冬眠的嗎?妳這就好像路邊的小屁孩把正在冬眠的昆蟲挖出來然後一直問牠是不是死了。」
我一邊把被子蓋得更緊一邊朝著房外大喊。
今天的天氣是很適合睡回籠覺的天氣。
「還活著的話就趕快起床,你不是答應島田姐姐今天要請她吃飯嗎?」
「我不記得我有答應要請她,還有妳那時候不是變成雕像了嗎?」
不過既然和別人約好了時間還是準時比較好,真意外珠緒竟然會來提醒我注意時間,一定是因為我的教育有所成果了。
在床上伸了一個懶腰之後我拿起放在床頭的手機確認時間。
「嗯......九點啊...確實差不多該起床準備了,不然很有可能會遲到.....這不是才九點嘛!好痛!」
回過神的同時我沒有拿穩在半空中的手機結果掉下來直接砸在我的頭上。
我心想乾脆就這樣直接被砸昏然後繼續睡算了,但是終究沒有這麼容易被砸昏。
我還是從床上起來,走出房門看到珠緒坐在客廳已經換好外出服做好出門的準備。
白色連帽長袖上衣配上白點黑底的長裙,這是要去約會嗎?我從沒看過珠緒這樣打扮。
「我說這位小妹妹,請問你知道現在幾點嗎?」
「我當然知道現在是幾點,現在是早上九點,距離十二點還有三個小時。」
「我已經了解妳非常清醒了,所以為什麼要在早上九點叫我起床?」
我打了一個哈欠,雖然站著眼睛還是不自覺地閉上。
「難不成你想要讓島田姊姊等嗎?」
珠緒一臉「你怎麼敢做這種事」的表情。
「我從來都沒說要讓學姊等我,我也沒說我要提早兩個小時到那邊等她。」
我之前應該沒有遲到的前科才對,再怎麼說這也防範未然過頭了。
「話說回來你穿這樣是要跟誰見面嗎?男朋友?」
沒想到珠緒在這個年紀也交到男朋友了。
「蛤?你在說什麼傻話?這身打扮當然是為了和島田姊姊見面啊。」
「嗯?妳也要去?」
「一隻蟋蟀也敢妄想和島田姊姊兩個人單獨外出?」
學姊昨天沒有講清楚,的確有可能只是我擅自認為她只邀請我一個人。
「我說這個『蟋蟀』,妳該不會這輩子以後都要這樣叫自己的哥哥吧?」
「沒什麼關係吧,感覺叫著叫著真的變帥了。」
「欸?真的嗎?」
「怎麼可能,去洗把臉清醒一下。」
我想也是。
「私底下是沒什麼關係,但是在外面和其他人面前我希望妳還是可以正常稱呼我。」
「煩死了,怎麼問題這麼多。」
珠緒的語氣充滿著不耐煩。
我想珠緒肯定能夠判斷什麼場合可以叫什麼場合不能叫,也不是說我要顧慮自己的面子,最主要是雖然其他人不會在意但還是會影響觀感,我不希望別人在內心深處認為珠緒是個沒教養的小孩。
「所以呢?距離約定時間還有這麼久應該要做什麼?」
「當然是馬上出門啊,沒看到我已經準備好了嗎,你也快點去準備啊。」
「所以到底為什麼要這麼早去?」
我懷疑島田學姊昨天擁抱珠緒其實是某種催眠術。
「如果島田姊姊提早兩個小時在那邊等怎麼辦!」
「到底有誰會跟別人約十二點然後十點就在那邊等?」
「希彥學弟,沒想到你這麼早就到了,遊札妹妹也來了嗎,你們好啊。」
島田學姊帶著營業用笑容說道。
「你好啊島田姊姊。」
珠緒帶著開心的笑容說道。
我看向轉運站的電子鐘,十點零五分。
請問約在十二點的意義在哪裡?有人考慮過十二點的感受嗎?如果我是十二點的話我會覺得遭受深深的背叛,天啊,又是背叛!你也被背叛了嗎十二點,放心,就算她們都背叛你,我也不會背叛你的。
「我決定先回家一趟,我們十二點再見。」
說完我轉身準備到回程的三線。
「不好意思我親愛的『哥哥』,請問您有什麼問題嗎?我們都已經到這裡為什麼還要再回家一趟?」
珠緒用包包的背帶套在我的脖子上把我拉住。
「妳們可...可以...兩個人...先...先走...我又沒...沒叫妳們...回去...要...要不能呼吸了...」
珠緒把背帶鬆開,我大口喘氣。
「島田姊姊,妳怎麼看?」
「確實我可以先跟遊札妹妹兩個人先走,但是如果希彥學弟能夠一起就更好了呢。」
「聽到了吧,島田姊姊我們要先去哪裡?」
「我們就直接到百貨公司去吧,午餐也在那邊吃,對了遊札妹妹,我可以用名字稱呼妳嗎?妳也可以叫我咲就可以了。」
雖然我知道是為了做區別,但是我希望你也可以尋求一下我的想法。
「當然可以咲姊姊,我原本就希望妳可以用名字叫我。」
搖尾巴,沒有啦我是說如果有尾巴的話大概會搖吧。
「那麼我們出發吧,希彥學弟,珠緒妹妹。」
「關我...」
話還沒說完我就被拉到往百貨公司的捷運上。
至少珠緒這次是用比較文明的方法抓著我的手腕拉我上車,雖然她臉上面帶笑容,但是我知道如果我這時候掙脫開大概不會有好下場。
「抱歉十二點,是我太弱小了。」
「希彥學弟你剛剛有說什麼嗎?」
「哥哥剛剛說抱歉讓咲姊姊在捷運站等了這麼久。」
珠緒一邊加強抓住手腕的力道一邊回答學姊。
我咬牙忍著疼痛,她的力氣也太大了吧。
假日的人潮算多,座位基本上是滿的,但是剛好有兩個座位空出來,學姊和珠緒坐下之後我抓著把手站在他們前面。
「不會不會,我也才剛到沒多久而已。不過我也沒想到你們這麼早就來了。」
所以真的有人約十二點然後十點就來等?這是什麼樣的邏輯有誰可以跟我解釋一下嗎?
「我原本九點就把哥哥叫起來了,但是他一直拖時間說什麼不用這麼早來,我就說咲姊姊很有可能已經在轉運站等了硬把他帶出門,結果看吧,跟我說的一樣。」
「珠緒妹妹還真是瞭解我呢。」
學姊將手放在珠緒頭上,珠緒笑嘻嘻地將頭往前讓學姊摸。
我可以認定這是某種洗腦行為吧。
「話說回來我都沒有注意到,珠緒妹妹今天的打扮非常可愛呢。」
「咲姊姊的穿著才是,毛衣加上直筒褲看起來非常有氣質,而且這雙帆布鞋還是去年的新款,跟咲姊姊這身打扮簡直是絕配。」
「珠緒妹妹還真是會說話,不過沒想到妳對於穿搭這麼瞭解,而且還有關注最新的情報。」
我也不知道我的妹妹是一名流行少女。
她們開始說著一些我聽不懂的名詞,什麼別緻時髦風、學院風、鄰家風,讓我想起在學校上課時聽到老師講到新的概念一樣,她們的聲音離我越來越遠......
「希彥學弟,希彥學弟。」
我睜開眼睛,發現學姊正帶著關心的眼神呼喚我。
「嗯?怎麼了?到了嗎?還是有殭屍病毒爆發感染?」
我就這樣睡著了,雖然我的手還抓著把手(竟然沒鬆開),不過或許我有站著睡覺的潛力,不知道什麼時候用得到就是了。
「還有幾站才會到,也沒有任何殭屍,只有看起來和殭屍沒兩樣的低頭族,我想應該是不具備傳染力的,倒是希彥學弟你還好嗎?要不要坐著休息一下,我的位子給你坐吧?」
學姊若無其事地開了一個地圖砲。
「嘖。」
我聽到珠續從旁邊傳來的咋舌聲。
「沒關係島田學姊妳坐吧,我只是在閉目養神而已,真的累的話我可以站著睡覺。」
看來是在耍帥逞強的時候用得到。
「跟紅鶴一樣嗎?」
學姊看著我的腳似乎很期待能看到我單腳站立睡覺。
「不...會站著睡覺的動物應該不只紅鶴才對,再怎麼說我也做不到那種程度。」
抱歉了學姊,雖然我說我有站著睡覺的潛力,但是我也沒打算把它練成一種才藝表演。
「還是希彥學弟要坐我的腿上,我知道我算瘦,不過我自認為大腿還算是有肉的,我就把第一次獻給你吧。」
學姊雙手輕拍自己的大腿示意我坐上去。
大概是只聽到最後一句話或兩句話,坐在學姊旁邊正在滑手機的男大學生有所反應。
一看就知道這個人思想不乾淨。
我看著學姊的大腿,看向坐在同一排的其他乘客,看向整個車廂的乘客,確實正如學姊所說大部分的人都盯著自己的手機看,看向坐在旁邊的珠續,視線對上的一瞬間很快地把視線移開,回到學姊的大腿上。
「希彥學弟不用在意其他人的眼光,沒有人在看。」
學姊慫恿我。
「不用了學姊,謝謝妳的好意,如果我真的坐上去大概會經歷各種意義上的死亡,心理上的、」
我看向眼前車窗上反射出來的自己。
「社會上的、」
我看向同排的乘客,還有我身後的乘客。
「還有物理上的。」
我斜眼看著珠續,她現在的表情我一點也不想知道。
「我沒有和學姊一樣有尋...」
話還沒說完我就吞了回去,學姊笑笑地看著我。
「這樣子啊...還是珠緒妹妹的位子讓希彥學弟坐,然後珠緒妹妹坐我腿上。」
就這麼想要別人坐在自己腿上嗎?
學姊看向珠續改問她的意願。
「我...」
珠緒看向旁邊很想說好,但是礙於其他人的眼光不敢開口。
快點,這邊只要拋棄妳那個毫無意義毫無價值毫無作用的羞恥心就可以坐在妳最喜歡的咲姊姊的大腿上喔。
我慫恿珠緒,雖然沒說出來,我怕被揍。
珠緒還在天人交戰,不想放過這次機會。
「如果珠緒不想坐的話不用勉強也沒關係喔?」
學姊大概是看到珠緒扭成一團的表情,所以認為珠緒可能在為難。
「沒有喔!我完全沒有在勉強!我只是怕我自己太重而已。」
珠緒急忙澄清。
「不用想這麼多喔,來吧來吧。」
學姊又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現在在演哪齣?
「好!我坐!」
珠緒最終順從自己的慾望下定決心從位子上起來。
「那個,我看到其他地方好像有空位,反正我知道要在哪站下車...」
「哥哥你給我坐在旁邊。」
珠緒把我壓在她原本的位子上,然後自己坐在學姊的腿上。
不要把我捲進這個詭異的鬧劇裡,我一點也不想坐在妳們旁邊,如果我今天不認識你們我完全不想靠近。
我觀察其他乘客,似乎真的沒有人在注意我們,不,我想他們肯定注意到了,只是假裝沒注意到而已,都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機。
我這輩子第一次覺得科技冷漠社會冷漠好像沒這麼糟,我都想效法他們了。
當然,今天過後網路上會出現什麼傳言我不想去想,至少目前情況還不算羞恥。
我看向學姊和珠續,學姊正開心地問珠緒坐起來怎麼樣,會不會太硬。珠緒一直看著地板不敢抬頭,告訴學姊不會太硬,坐起來很舒服,不過她的內心應該也是很開心地吧。或許是因為珠緒比較矮而學姊偏高的關係,所以整個畫面看起來沒那麼怪......
不,果然還是很怪而且很羞恥,看著別人羞恥比自己羞恥更羞恥,這是什麼新的處刑方式嗎?我認為世界衛生組織比起正名一些什麼電玩成癮症或什麼網路成癮症之類的,更應該正名尷尬癌,因為尷尬真的會死人,我覺得我已經朝著末期邁進了。
這畫面太美我不忍直視,我只好裝作我真的很累把眼睛閉上,結果沒想到這一閉就真的失去意識了。
「希彥學弟該起床了,希彥學弟,快到站了喔。」
我聽到有人用很溫柔的聲音叫我的名字,我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正靠在左邊的人的肩膀上連忙坐正。我看向左邊,學姊臉上溫暖的笑容中帶著一絲捉弄的笑容。珠緒已經離開學姊的腿上站在我原本站的位子看著車廂裡的廣告看板。
「怎麼樣?精神有比較好嗎?希彥學弟。」
「有,我現在感覺精神飽滿...非常飽滿。」
我緩緩轉回正面,現在的我現在大概是一臉呆樣吧,雖然已經完全清醒了但是我還沒辦法搞清楚狀況。
此時車廂傳來了到站廣播。
「希彥學弟有睡飽那是再好不過了。話說回來...」
學姊拿起自己的手機好像在看什麼東西。
「學弟的睡臉還真是可愛呢。」
學姊一邊帶著壞笑一邊用手機遮住自己的嘴巴。
說完學姊就走下車廂,我和珠緒也跟著下車走在學姊後面。
什麼?我的睡臉長什麼樣子?學姊最後也沒有把手機轉向我我也不知道學姊說的話是真是假。
我好像在自己的人生中留下了一個不得了的汙點,或許在這之前或多或少可能也有,但是這次的汙點是被其他人掌握在手中。
「我剛剛有很明顯看起來想睡覺嗎?」
我詢問走在我旁邊的珠緒。
「我怎麼知道,我當時和咲姊姊聊得正開心為什麼要去注意你是什麼狀況,不要誤會,就算我沒有和咲姊姊聊得正開心我也不會去注意你是什麼情況,你是死是活跟我沒什麼關係。」
一反平常厭惡和不耐煩的語氣,珠緒這句話的語氣沒什麼情緒。
也對,問妳沒什麼用。
但是假如,這個假如,假如在14000605種可能性當中,有一個可能性是學姊和珠緒都注意到了我當時的情況......後面的那些都是......不可能,這種想法這種假設也太自戀太自負太自以為是了。
「不可能吧...」
我的左手抵在自己的太陽穴上。
「怎麼不可能。」
「嗯?珠緒妳剛剛有說什麼嗎?抱歉我在想事情。」
「如果出現幻聽的症狀就趕快就醫,不要造成我的困擾。」
珠緒回復成平常的語氣,說完這句話之後追上學姊抓著她的手開心的說著什麼,把我一個人丟在後面。
不對不對不對,說到底害我想睡覺的原因不就是因為妳嗎?遊札珠緒。
這是某種補償心態嗎?
我也加速拉近和她們兩人的距離但還是走在後面。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