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TYNiH】《歸位》

露希爾廚的愛雪 | 2022-05-05 17:27:30 | 巴幣 0 | 人氣 62


  一切都回到了原本該待的位置。Tyrannus注視坐在王位上的Nihilida,象徵性的皇冠即使在陰暗的場所,也散發出淡淡的光輝。
  她的雙眼無神,臉上面無表情地與希爾對視,放在胸前的手試圖想要感應些什麼,卻依舊徒勞。
  Tyrannus看到她的舉動原本想說些什麼,輕皺起的眉頭很快又鬆開,僅只有一瞬間,張開口的嘴沒有吐出任何言語又閉了起來,經過好一段沉默。
  「露。」
  單聲音節,是他在呼喚她的名字——Nihilida不明白為什麼Tyrannus離她這麼遙遠,在他的腳邊看不出原樣的屍體誇張扭曲,鮮血在地上汩汩而流。
  「在魔界到處打聽我找到了消息,貌似有讓你恢復的方法。」
  喀噠,鞋跟踏響地板,Tyrannus一步一步走向Nihilida,臉上不難見到他的喜悅,她試圖透過契約去感應他的心情,體內的虛無感將全部吞噬,最終還是只能輕輕點頭。
  既然Tyrannus覺得開心,那麼自己便沒有拒絕他提議的理由,只要能待在他身邊就足夠。
  只是每當能夠嘗試的事情失敗時,Tyrannus總會露出她看不懂的表情,好似全世界崩壞般,痛苦、後悔、懊惱、絕望等等各種負面情緒全部攪在一起。
  Nihilida會輕輕拍拍Tyrannus的頭,若是身體的顫抖沒有停止,她還會伸出嬌小的雙手抱住他的肩膀,往往感受到彼此體溫時,他的情緒才逐漸緩和。
  Tyrannus很少會有情感波動起伏大的時候,通常是平靜、溫和的,連除掉眼前的敵人,滿足魔族所需的殺戮慾望都是如此,他臉上的表情很豐富,卻總是少了點什麼。
  唯獨和她有關的事情,才能瞥見幾乎消失不見的人類樣貌,縱使表情再豐富也無法遮掩傷痕累累的心。
  「別擔心,希爾。」
  這次會成功的——Nihilida沒有說出口的話哽在喉頭,她明明是想說出口的,卻怎麼樣也無法傳達,彷彿有什麼在阻止她。
  是因為害怕在看到Tyrannus崩潰嗎?要是再這麼持續下去,一而再,再而三地反覆體驗希望與絕望的感受,他敏銳的情感會不會也變得破爛不堪?
  害怕又是什麼感情?Nihilida摸了摸心靈空蕩的心臟,能體會到的也只有富有節奏的跳動。
  
  Tyrannus掌握了靈魂契約的方法,只要將自己身上那份過多的靈魂分離出來,還給Nihilida的話,說不定她就會恢復成原來的模樣。
  原本那就是Nihilida給予他的靈魂,就算跟隨他的魔化稍稍有些不同了,物歸原主的話自然也會融入她的靈魂中吧。
  「露,不用擔心。即使發生了最壞的狀況,我也會讓靈魂全部回到你身上。」
  「……」
  不行。不能讓那種事情發生。
  如果沒有希爾朕會——會怎麼樣?如果連那只屬於自己的溫暖都無法再感受到的話,會怎麼樣?
  一瞬間閃過的念頭讓Nihilida眨了眨眼睛,Tyrannus貌似是認為那是同意的信號,臉上露出滿意的微笑,蹲下身子與她平視。
  「露,你是我的生命意義,幫助你一直都是我最重要的目標,也是活下去的理由。」
  Tyrannus輕輕地揉了揉Nihilida的頭髮,即使動作再輕柔,還是將她頭頂的皇冠給弄歪了。
  她有時候會把皇冠拿在手上凝視,好一陣子都不說話。果然奪回王位這個目標對於Nihilida來說還是必要目的,那或許是能夠撩撥她心弦的事物也說不定。
  「朕會跟隨你的指引,希爾。」
  Tyrannus重新替Nihilida戴正皇冠,他站起身往後踏了一步,如果需要分離靈魂,首先要把自己的靈魂提取出來再進行分離。
  像是拿一顆蛋,分開蛋白與蛋黃。Tyrannus嘗試讓靈魂提取並化為力量,那份原本屬於Nihilida,能夠讓她完整的力量。
  深藍與黑色光芒包圍住Tyrannus和Nihilida,像是皮膚剝離肉的強烈疼痛席捲而來,是因為他第一次使用靈魂契約才會造成這種程度的痛楚嗎?
  要是Nihilida在締結靈魂契約時也感受到生不如死的痛苦——而且還是兩次,Tyrannus該如何贖罪,他又會有多懊悔?
  不行。現在必須要專心。
  Tyrannus感受到體內的力量正在一點一滴消失,他閉上眼睛感受龐大的靈魂能量,找出屬於Nihilida的部份。
  緩慢抽離——一點差錯都不能出。純淨沒有任何污染的藍色,屬於鋼鐵女王的高潔靈魂。
  一分為二的力量仍舊顯得龐大,Tyrannus一路上成長了不少,他繼承Nihilida的力量,變成真正的魔族。
  過去不曾體會過的喜悅幾乎要湧上心頭,他不敢完全卸下戒心,事情還沒有完成,要是失敗了——……
  包圍兩個人的光芒逐漸消散,出現在消逝的光輝背後的是跌坐在地上的Nihilida,她和先前相同沒有任何不一樣。
  就連睜開的眼睛也是黑色十字。
  「謝、謝謝你,希爾。」
  她的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稍有一點不注意絕對會漏看,就是那麼淺淡的笑容。
  Tyrannus不知道現在自己該有如何反應,身體相當疲憊,疼痛仍在持續,只是比起身體的反應,內心的激昂幾乎讓他無視她以外的所有事情。
  「露……露……」
  想說的話千言萬語,他卻只能不斷呼喚她的名字。黯淡的藍色眼瞳看起來都光亮了那麼幾分,難道他這次真的成功了嗎?
  「朕在呢。這段時間辛苦你了,希爾。」
  Nihilida走到Tyrannus面前,伸手拍拍他的腦袋,嘴角比剛才又多上揚了幾分。
  她的行為已經充分表示和失去所有情感的她略有不同,只是Tyrannus感覺到微妙的問題,一種說不出口的違和感。
  「甜點……露想吃嗎?我去做藍莓蛋糕給你。」
  「……朕很期、期待!」
  聽見Nihilida的回答,Tyrannus的笑容更甚,他立刻轉身去作準備,以至於疏忽掉她立刻垮下來的笑容。
  Nihilida趁著Tyrannus去準備下午茶,她走到有水面的地方,盯著自己的倒影看。
  雙手比出V字型抵在嘴角,試圖讓它上揚,從現在開始練習笑容的話,Tyrannus也不會發現的吧。
  其實得到了那份缺失的力量,仍舊感受不到情感,只是——可能是Tyrannus的努力有所回報,她多了一點不希望他難過的心情。
  謊言只能用更多謊言去彌補,Nihilida又能瞞到什麼時候?
  或許Tyrannus是知道的,他明白自己了解自己,或許……他是知道的。
  只要兩人不去戳破,他們都會變得幸福。

  當天晚上Nihilida做了一個夢。夢境中的情感豐富,那顯然不是屬於她的,而是身旁Tyrannus的記憶。她的情感並沒有那麼充沛,況且傳遞過來的畫面還帶著他特有的溫暖。
  『露會變成這樣都是我的錯。』
  她聽過他說過無數次的話語,有時候是輕聲呢喃,有時候是扼殺自己般低沉用力。
  在腦海中無數次構思食譜,他以前總是要她營養均衡,端上來的餐點即使她不喜歡也會全部含淚吞下,再多的抱怨只要有甜點她都會露出燦爛笑容,看著她那副模樣,他則會欣慰的微笑。
  如今只能夠在他的記憶裡面看到那樣平穩的日常畫面。
  Tyrannus的前方擺有許多稀有的食材,拿起這個又提起那個,瞥了眼坐在餐桌面前的Nihilida,他打消了所有製作鹹食的念頭。
  露最喜歡甜點了,做很多她喜歡的甜食她肯定會開心地笑著。——然而現實往往與期望不相符,她只吃了幾口就放下叉子,眼神躊躇著與他相對。
  「很好吃,希爾。」
  Nihilida勉強地擠出笑容,Tyrannus知道這一切只是徒勞,哪怕只是一絲微乎其微的可能性他都想要嘗試。
  因為露會變成這樣都是自己的錯。
  『只要奪回王位,露也會恢復成原本的模樣。』
  發現她再也沒有情感,連他在自己身後的感觸都不太感受得到時,Tyrannus得出了結論:拿回原本屬於Nihilida的力量,一切將會回歸原位。
  Nihilida頭頂的皇冠是他親手為她戴上,小巧的金屬皇冠落在頭頂上,沒有感受到太多重量。
  她不明白皇冠所代表的意義,也不知道他的目標為何,不過既然這是他的意思那麼她便會遵循。
  朝Tyrannus伸出的手,她清楚看見他臉上的表情有多麼複雜,驚訝睜大的雙眼不敢置信地顫抖,同時嘴角抑制不住喜悅微微上揚。
  不知道那時候的他此時此刻在想什麼,愣在原地許久才舉起手緊緊握住Nihilida小巧的手掌。
  她想感受到的就是這股溫暖,Nihilida貪戀他的溫度,即使已經不明白這是什麼感情,她只是出於本能地想與他待在一起。
  要是沒有了Tyrannus,她才真正不再是自己。
  Tyrannus不會離自己太遠,總是待在自己視線所及的範圍,現在她才明白並不是他害怕自己會跑走消失不見,而且Nihilida太過虛無縹緲,擔心她隨時都會消逝。
  偶爾她會把皇冠拿在手上查看,不論過了多久它都像是全新的一樣,折出耀眼光輝。在深沉的記憶中,Nihilida也曾迷茫在黑暗中等待有人向她伸出援手。
  Tyrannus發覺Nihilida盯著皇冠看,他的心情以及想法透過夢境傳遞,卻與她所想相去甚遠,同樣一件事情兩個人的看法有很大的分歧。
  『如果連這個辦法都失敗了——……』
  得知靈魂契約的方法,Tyrannus想立刻嘗試,哪怕一秒他都等不得,想立刻讓Nihilida重拾笑容。
  可是他卻一個人坐在冰冷的岩石上,直勾勾盯著自己胸前的契約紋印,若有所思地用指尖滑過。
  他與Nihilida的靈魂仍然緊密相連,然而並不是等量的靈魂,若放在天秤上會有一方明顯傾斜。
  表情暗沉下來,Tyrannus握緊雙拳用力到要滲血的地步,他早該下這個決定的,如果原因出在他身上的話——
  不行。Nihilida想要大喊阻止他的想法,卻無法有任何作為,一切實在太過歷歷在目,她才會忘記自己還在夢境當中。
  她只能徬徨無助地望向表情黯淡無光的Tyrannus,要是可以,Nihilida現在想立刻擁抱住他的身軀,告訴他自己一切正常。
  伸出的手還沒來得及碰到他時,眼前的畫面唰地變黑,猶如被大量黑色油漆潑灑,Nihilida獨自一人在黑暗冰冷的空間徘徊,她四處張望,周圍沒有任何一樣人事物存在。
  她不斷向前走、只能向前走,不斷掙扎試圖想從夢境中醒來,但是這並不是她可以隨意控制的,直到瞥見有一道細微光芒從黑暗中投射過來。
  「希爾……」
  幾乎是下意識地脫口而出,Nihilida直覺這股溫暖的光芒絕對是來自於自己的契約者。
  隨著她的步伐越來越接近,光點也變得越來越大,穿越過這道光鑄成的門扉,Tyrannus坐在另外一片黑暗中。
  所有情感彷彿在此刻具現化,湧現出來的過多情感幾乎要讓Nihilida昏厥,或許是因為如此,她在拿回另外一半靈魂時,才沒有立刻恢復感情。
  「希爾!希爾!希爾!」
  她不曾這麼失態的連續大聲呼喊他的名字,只是有種錯覺要是自己再不呼喊,說不定他就會跟隨那片虛無一起消失,即便知道他絕對不會離開自己。
  聽到Nihilida的語氣中充滿理當不應該存在的起伏,Tyrannus抬起頭驚訝地望向聲音的來源。他們的目光輕易地相接,她黯淡無光的雙眸中貌似透出了點光輝。
  她抱住坐在地上的他,明明是在夢中,這股溫度彷彿現實世界也被相同的溫暖包圍一樣。
  興許是想說出口的話語太多,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從那件事情說起,只是默默地抱緊對方,Nihilida注意到了Tyrannus那一縷深藍的髮絲。
  如同為她保留、身為人性的最後一點理智。熱流從體內湧上心頭,鼻子一酸在眼眶內打轉的眼淚幾乎要奪眶而出,比起此時此刻的豐沛感情,她更在乎他這一路走來是如何克服恐懼與障礙。
  
  Nihilida轉頭的瞬間,一股冰涼滑過她的臉頰。她緩慢睜開雙眼,發覺自己的枕頭染上了一圈深色,是被她的淚水所沾濕,白嫩的臉上還留有痕跡。
  「……」
  她皺起眉頭困惑地摸了摸冰涼的眼淚,殘留在指尖上的水珠已然沒有原先的溫度。Nihilida轉動眼珠看向Tyrannus,他的表情很平靜甚至嘴角還帶了幾分笑容。
  他會不會和自己看到了相同的東西?出現的疑問沒有得到解答,只是回想起夢境中自己的舉動,如法炮製地伸出手環住他的腰肢。
  往他的方向又拉近了一點,頭靠上胸膛的同時,懷念許久的溫暖透過額頭傳遞過來直達內心。
  從Tyrannus身上感受到的溫度,不再是細小得彷彿隨時都會消失,她發現那是留在內心許久都不曾改變的事物。
  朕怎麼會遺忘呢,從希爾那感受到的溫暖。淺淡的微笑掛在臉上,內心盈滿許許多多不同的感情。Nihilida回想起與他一起共度的所有冒險,黑白的世界霎時刷上鮮豔的色彩,猶如乾旱地區久違下了一場甘霖。
  「希爾、希爾。」
  她輕聲呼喚他的名字,不知道為什麼,Nihilida突然很想他睜開雙眼看看她,很想吃他親手製作的甜點。
  不過兩個人漫長旅行了這麼久,由於她不怎麼進食,Tyrannus漸漸地也不再像以前大費周章準備兩人的餐點和下午茶。
  他會不會已經忘記怎麼製作了呢?
  就算這樣也無所謂——只要是他端出來的料理,甜點朕都能吞下肚。
  ……如果太過難以下嚥的料理好像也沒辦法全部吃完。
  平時不怎麼感到飢餓,現在Nihilida有種自己能吃下好幾頓飯的錯覺,她不再是勉強自己去配合以前的自己。
  
  再次醒來時,Tyrannus已經不在她身邊躺著,他坐在離Nihilida有點距離的床緣,注意到身後傳來的聲音,他回過頭查看醒來的Nihilida。
  「希爾,朕餓了哪。」
  他驚訝地瞪大眼睛,只要看見Nihilida有出於自己意志行為的舉動時,Tyrannus總會表現得很驚訝。
  這也難怪——正當他以為昨天的努力和往常一樣付諸東流時,現在Nihilida的反應如同在他的臉上用力拍打。
  不過或許,她也只是和昨天相同,隱藏自己仍然感受不到任何事物也說不定。Tyrannus很快收拾好自己的思考,他站起身點了點頭:
  「我立刻去準備。露,你稍等一下。」
  待Tyrannus離去,Nihilida盯著他離開的方向看,昨晚的夢境只要閉上眼睛就能鮮明地回想起來,既然自己看到了,代表他也看到了相同的畫面吧。
  幾乎可以肯定的是,即使現在感覺還不明確、即使沒辦法馬上表現在臉上,但自己一直以來缺失的部分確實補上了。
  Nihilida可以體會到所有情感觸動。包括看見Tyrannus為了自己不顧一切的心疼;他的想法與自己有微妙差別的怒意;他被崩潰情緒與殺戮慾望逐漸侵蝕內心的絕望,全部全部。
  她走到Tyrannus身後,從他背後抱住了他,纖細的手沒辦法完整地環住他精壯的腰肢。
  「一直以來辛苦你了,希爾。」
  滿溢而出的感情化作眼淚,一顆一顆緩慢地落下,興許是感受到變得冰涼的背部,Tyrannus全身僵住停止了手邊的工作。
  「……露。」
  他恨不得立刻轉過身確認她的表情,只是抱住他的手阻止他的動作,她的聲音不再是平板的聲調,彷彿要把這幾年來缺失的全部補回來。
  「要怎麼樣你才會停止哭泣呢?」
  「……」
  現在的情況宛如最初訂下契約的時候,那時候的她也是像現在一樣哭個不停,不論是何時,他都拿她的眼淚沒有辦法。
  「三個鬆餅加上滿滿蜂蜜與奶油?」
  「……朕要五個。」
  根本是趁火打劫。
  苦笑爬上了Tyrannus的嘴角,不過這又有什麼關係呢?只要Nihilida想的話要多少都會做給她。
  「哦哦——真好吃,希爾!」
  本來以為或多或少廚藝都會退步,但是放進口中的鬆餅依舊香軟,雞蛋與牛奶的味道完美融合,搭上大量奶油蜂蜜,是直接滑入喉嚨的美味。
  Tyrannus原先以為自己會抱著她痛哭失聲,但是內心卻意外的風平浪靜,更多的是被喜悅填滿。
  原來這是自己一直想看到的場景,頓悟的同時輕輕笑出了聲,想要向她傾訴的話語在看見她笑容的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當然Tyrannus一直緊緊抱著Nihilida不放開,又是另外一件事了。
  
  「希爾,雖然乍看之下所有事情都解決了,但朕還有件事情想說。」
  Nihilida喝了口紅茶,她正剛從Tyrannus的懷抱中解脫,以前他的情感就這麼強烈嗎——應該單純只是自己當時感受不到而已吧。
  「朕向你伸出手從來不是希望你為了朕去做什麼,只是想要握住你的手。朕說過了,你不必太自責,無論相同的事情發生多少次,朕都會做出一樣的選擇。」
  Tyrannus躊躇著無法給予Nihilida肯定的答案,他的表情幾乎要皺成一團。如同她對自己而言很重要,對於Nihilida來說,自己的存在相同重要。
  那麼他的回覆也只有——
  「現在的我已經足夠強大了,露。還有對於誤會你的事情我很抱歉。」
  她因為自己變得漸漸沒有感情,當時的他根本無法冷靜,現在回想起來許多舉動確實太欠缺思考。
  「朕知道朕的事情讓你很心煩意亂,不過別擔心希爾,朕會陪在你身邊的。」
  這是她第幾次要自己別擔心了……說實話次數已經多到他數不過來,或許她也意識到自己讓他變成什麼樣子。
  回歸到最初那般平穩的日常,Tyrannus再三確認過這不是夢境而是現實,Nihilida正面露微笑享用面前的鬆餅山。
  這次我會確實地守護你。
  我們將相伴彼此直到永遠。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