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魔法覺醒衍生小說]那個新人,EP14-深層,魔法還未能救贖。[日更挑戰185]

aeronongalax | 2022-05-04 19:04:01 | 巴幣 106 | 人氣 110

連載中魔法覺醒衍生小說,那個新人。
資料夾簡介
遊玩魔法覺醒Magic Awakened得到的各種梗,靈感與個人設定而成,以玩家角色,那個新人,為主的衍生小說。

列車行駛在鐵軌隆隆作響,交織擊打在窗面的磅礡大雨,空氣瀰漫著濕寒,榎木•雷克塔不知道自己甚麼時候睡著,睡眼惺忪的醒來,伸手抹抹臉,很冰。
整個包廂很昏暗,沿路的樹影閃動,在長方形的空間殘留幽森的氣氛。
對面的座位空無一人。
「洛蒂?」
榎木試著喊出新朋友的名字,卻無人回應,包廂外同樣幽暗,除了環境音效,沒絲毫活物的聲響。
榎木伸手想拿起榆木魔杖釋放Lumos——魔杖照明咒,卻找不著本該在身旁的魔杖。
我在找什麼。榎木看著放在椅墊上的手,想不起來自己原先的目標,剎時胸口悶痛,喘不過氣。
碰!
巨大的聲響從身後傳來,榎木回過身,發現自己不在包廂,而是佇立在黑暗中,那扇熟悉到令人反胃的紅檜實木門板緊緊關上。
榎木•雷克塔反射性地往門衝去,轉動上鎖的門把,但很快又愣在原地。
我想出去嗎?
詫異的水滴聲傳來,很快地板淹起水,水位不高,但光是移動就足以濺起水花。榎木向後退了幾步,凝視那扇不會為自己敞開的門。
這是無法逃脫的房間。
榎木終於意識到自己身在何處,四肢頓時疼得無法穩健的站立,只能蹲下身,瞇著眼看著肢體浮現各種傷疤與瘀痕。
很痛,卻不是最痛的。


嘩啦啦,黑暗的空間下起大雨,在水面點起無數漣漪。
每一圈波盪都牽動著榎木此刻的心情,他覺得眼眶酸澀,但不想哭,而是靜靜躺下任由水覆蓋全身。
「為什麼不和我走,我們都是怪物。」
那縹緲的聲音再次出現,上空浮現的大窗灑落銀白光暉,一雙蒼白的手貼上玻璃。
榎木張開口,看著氣息液化成白霧,在殘光中閃爍。
我想求救嗎?
「我和你不一樣……」
榎木艱難地發出乾澀的嗓音,他深知窗外的世界是自由的,心裡也嚮往著擺脫這一切,但任憑掙扎的淚水奪眶而出,身體依然毫無動作,只是靜靜的看著光輝逐漸黯淡。
「騙子。」
最終聲音嘲諷的消失,留下再次陷入黑暗的房間,是榎木•雷克塔自己選擇這無光的世界。
紅檜實木門外傳來父母的聲音,盡是說不上甜蜜的爭執與冷嘲熱諷。
「……明明不想哭的。」
榎木僅僅擠出這句話,便揚起不完美的苦澀笑容,嘲笑內心無法實現的渴望。
榎木•雷克塔是多麼地奢求一個不令他想自殺的家庭。

「榎木,到站了,我們一起下車吧!你看起來有點累,確實這是趟漫長的旅程,我剛才也打盹,夢到獨角獸,聽說霍格華茲有獨角獸,下次一起去看吧。」
洛蒂溫暖的聲音響起,榎木緩緩睜開眼,眼臉沒絲毫淚痕,但雙眼略顯無神的看著面前活潑的奶茶色女孩。
榎木•雷克塔也想回應朋友一個溫和的笑容,告訴他沒事,一起下車,然而現在的他做不到,光是牽動嘴角,就好像冷靜的面具會隨即崩盤。
「抱歉,洛蒂,你先下車吧,我還有些事……」
榎木講得含糊,但洛蒂可以感覺到不對勁,迷離的銀色眼神並非想睡,而是些更複雜的思緒導致。
他需要獨處。
「有時寫生時我也喜歡獨自坐著久一點,那總會讓我好過。分類儀式上見,我很期待和你一起讀書,榎木。」
洛蒂乾脆地將畫具收拾好,離開車廂前給榎木一個友善的笑容,還有信任的眼神。希望榎木不會打消進霍格華茲的念頭。
看著那靈巧的身影消失在視野,榎木才將整張臉埋入雙掌中,他好想大哭,好想尖叫,滿心都想回到那個沒溫暖的家,只是因為想彌補缺失。
明明回去什麼都不會改變。
或許這一次會不一樣,我的父母會用不同的方式和我相處。
「為什麼我一直自欺欺人……」
榎木的聲音細小哽咽卻混雜不協調的笑聲,那是個非常不對勁的聲音。
就像一直處在碎裂,崩潰邊緣,卻佯裝正常。
榎木腦中浮現斜角巷的際遇,破釜酒吧的老闆漢娜,在王十字車站遇到的熱心紳士,還有……洛蒂,未來可能還有更多機會遇到各種友善溫和的人,但即便知道這世界上好人還是很多,內心的缺憾卻怎麼也補不上。
是貪得無厭嗎?
還是病入膏肓。
「我並不溫柔……」
榎木的呢喃冷漠,他拿出瑞士刀將些微露出的手臂劃傷,鮮紅沿著最深處泌出直線。
「Episkey.」
這一次榎木自己用癒合咒治好了傷口,沒痛楚,沒疤痕,但他並不開心,就好像這是本該發生的事。
下次再測試更深的傷口。榎木深信癒合咒有天能幫助比自己更值得的人,必要的時候到來前一定要熟練。
榎木•雷克塔想成為有用的助力,好似這能改變過往的殘缺,即便不可能,但若有誰能因此得到幫助就夠了。
榎木換上摩金夫人剪裁的合身黑法袍,整理好衣袖,拿起森綠厚重的魔藥學書與榆木魔杖才走出包廂。
這時,霍格華茲特快車上只剩他一個學生還未下車。
搖曳的樹影在鞋尖晃動,榎木凝視,隨後向前邁進。

當洛蒂踏著輕快的步伐走出包廂,丹尼爾迅速假裝路過,擦肩而過。
「再過去是高年級車廂,那裡也可以下車,但我覺得最好從前頭下車。還是你有其他想去的地方?」
洛蒂一個側身提醒丹尼爾,他抬起手梳理自己的瀏海,維持厚俏的弧度。看著玻璃倒映的自己,洛蒂滿意的噘起嘴笑。
「我……」
丹尼爾瞄向一旁的包廂,只見榎木正將臉埋入雙掌中。
總覺得他有點痛苦。雖然很在意,但丹尼爾搔搔自己一頭紅褐的自然捲髮轉過身,裝作沒事的返向洛蒂身旁。
「謝謝提醒。」
「那我們一起下車吧,分類儀式遲到可就不好了。雖然會有專人負責清點新生,要遲到也只能趁不注意脫隊。」
洛蒂拿起鮮豔的羽毛畫筆揮舞,笑彎拿鐵色的眼睛,那注視非常的犀利,彷彿所有想法都會被曝光。丹尼爾一瞬間覺得這傢伙有點難纏。
「走吧!」
洛蒂爽朗地說道,向前邁了幾步,用眼神回頭催促著丹尼爾。
丹尼爾感覺榎木一時半刻是不會從包廂內出來,也趕緊小跑步跟上。
「下次直接進來就好了。」
洛蒂輕鬆的在丹尼爾耳邊說道,這令丹尼爾身子為之一震。和背對的榎木不同,洛蒂的餘光一直注意包廂外的走道,有個小小的紅色翹髮。
「畫家必須要會注意被觀察的物件細節,父親總說我一向是個好畫家。」
又一個新朋友,到時候介紹給榎木吧。洛蒂看著錯愕的丹尼爾笑出聲。
「我會記得的……」
這一次丹尼爾乾脆地承認,即便還是有些不知所措的撇開視線,大概是洛蒂的笑容太過甜美直接,足以刺激他對自己的行為尷尬。
「那孩子叫榎木,我和他是朋友,但是和他相處要小心點。敏感的人容易成為藝術家,也容易走上歧途,我希望他是前者。」
這一天,丹尼爾還不理解洛蒂真正的意思,而洛蒂自己或許也不夠理解。
他們未來的好朋友,榎木•雷克塔,有著嚴重的缺陷。




霍格華茲特快車順利抵達目的地,而孩子們也即將走向人生轉捩點,即便榎木似乎還受困在自己的心理牢籠,但他會想開去接受新的轉機。
洛蒂是個聰明友善的孩子,還有些調皮可愛,這點丹尼爾充分體會到了。
當一個人的心魔誕生,甚至瘋狂增長,消滅它幾乎是無望,然而得持續對抗,只求不再繼續惡化,畢竟源頭不願意負責。

對這感興趣的好旅行者,感謝觀看,預祝愉快。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