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雷迪小說】《寧寧只會蓄力攻擊又怎樣!》5-3

醬油雷迪(掘土重來) | 2022-05-02 21:13:39 | 巴幣 372 | 人氣 297

連載中《寧寧只會蓄力攻擊又怎樣!》
資料夾簡介
……只會一招也想拿冠軍? 難道妹妹是天才?不……是有病! 千奇百怪的蓄力攻擊使用法,將顛覆你的想像——!

  經過一個月的練習,寧寧已經充分解了遊戲觀念和戰鬥訣竅。

  而距離選拔賽的到來,也僅剩下最後一天了。

  這些日子下來,寧寧加裝了能夠縮短蓄力時間的「風屬性」附魔。其他裝備數值也都選了「擴充蓄力槽」、及「提升蓄力威力」,讓她成為真正「暴力至上」的小狂犬。

  雖然終究是臨時抱佛腳,但以完整度來說她已經步入軌道。而在選拔賽前夕,空太也還有必須強化的部分,因此他們要做最後的工程。

  ——遺忘英雄的遺跡。

  以石磚堆砌成的人造窄道,僅以石牆上的火把當作照明。取代陰森氣息,這裡充斥著古老文化的神秘感,是現階段難度較高的副本。

  在遺跡中,兄妹兩人背靠背,握起武器擺起應戰架式,雙眼緊盯著前方。

  「寧寧,還剩多少瓶恢復藥水?」

  「人家已經喝光了,哥哥呢?」

  「恐怕不太妙,我手上這瓶喝掉也沒了。」

  在遺跡最深處的圓環區域,僅約直徑兩百公尺寬的大小,空太與寧寧被約三十隻骷髏兵給包圍,而高處平台還有幾隻待命著。

  劍兵、弓兵、暗殺兵,它們失去肉體,僅以骸骨之身存在的邪惡,化身為殺戮的惡徒,對闖入者散發無盡的敵意。

  不過最危險的,正是空太眼前三尺高的龐然大物。

  穿著生鏽染黑的鎧甲,披著殘破卻威風凜凜的大披風,手握兩尺長巨劍,身上燃起的冷冽火焰宛如殺意本身,充斥著嗜血的本性。

  它是死靈騎士——凱庫爾。

  過去曾是世界的英雄,現在失去肉體成了虐殺入侵者的不死族。

  失去眼球的雙眼散發不詳的藍色火焰。空太握緊太刀,屏氣等待敵人的動作。

  「果然只憑我們來挑戰死靈騎士太勉強了,光是應付前面的陷阱和骷髏兵就耗費所有恢復藥水,而王卻遠比那些還要難纏。」

  其實這個副本並非兩名玩家能輕易通關,但考量空太需要死靈騎士掉落的技能卷軸,不方便組其他玩家來分散得到寶物的風險。

  在寧寧滿懷自信說著「沒問題」後,空太決定相信妹妹的直覺,但如今卻面臨被壓制的窘境。

  凱庫爾揮動大劍。此刻周圍待命的骷髏兵便動了起來,劍兵踏步、弓兵拉弓、暗殺兵消失身影,它們依自身的特長作出行動。

  「它們又要來了,那麼小怪交給妳了!」

  「嗯!人家馬上把它們砸爛,哥哥趕緊解決掉骷髏大叔吧。」

  兄妹協調好該面對的敵人。接著他們壓低身體重心,然後朝著彼此的對手邁步。

  面對前來不畏死亡的持劍骷髏兵,寧寧長柄鎚綻放光芒——

  「……看招!」

  寧寧向空中一躍躲過弓兵射出的箭矢,接著直接衝敵陣,以橫掃千軍的攻勢劃破空氣,接著承受鋼鐵震擊的骷髏兵逐一化為碎骨。

  粉碎再粉碎,所有骷髏兵此刻化為鐵鎚的餌食,從殘渣狀態化為光點消失。

  不知道重複砸碎這群骨頭多少次了,但只要「王」沒有死,它們便會無止境重生。

  另一方面,空太踏開步伐,與凱庫爾的戰鬥也已經展開了。

  回應衝向自己的少年,凱庫爾盔甲發出高吭的撞擊聲。接著踏開足以震撼大地的步伐,迎擊前方的對手。

  「——『反影』!」

  奔跑的過程中,空太召喚一個擁有自身外型的黑影,並讓黑影朝著凱庫爾的背後跑去。

  黑色騎士沒有理會那道影子,充斥狂性的他眼前只有空太。它舉起大劍,狂暴朝著狼耳少年的位置揮下。

  砰,石板碎裂、沙塵揚起,宛如破壞代名詞的一擊粉碎範圍內的所有物體——但沒有剁碎骨頭的觸感,僅只有黑影散去的空虛。

  「在你後面!」

  一個瞬間,空太來到死靈騎士的背後。

  「反影」可以召喚一個沒有傷害但能自由移動的黑影,並在五秒內與黑影交換位置一次。

  透過「反影」的佯攻,空太來到死靈騎士的背部,並朝著凱庫爾揮舞太刀,利刃砍中了它失去肉體又堅硬無比的骨頭背部。

  「——」

  骸骨無動於衷,雖然血量有削減,但平砍威力欠佳。等凱庫爾意識到敵人來到身後,它便甩動大劍,橫掃後方的物體。

  空太本能將身體向後仰,勉強躲掉揮來的大劍後,他向後翻滾拉開距離。

  但無情的鎧甲碰撞聲卻從耳邊靠近——

  「——『落啼鳴』!」

  原本瀰漫在沙塵迷霧中的死靈騎士衝了出來,空太再憑老練的戰鬥直覺去迎擊。太刀閃耀光輝,緊接用近乎甩出去的力道迎戰劈過來的巨劍。

  兩片金屬撞擊發出刺耳聲響,空太的雙手彷彿電流竄過,他咬緊牙關,用強打技能硬是和強壯的凱庫爾正面交鋒。

  「喝啊啊啊!」

  身體放鬆的話會瞬間被輾成肉塊,空太沒有放水的餘地,他奮力吶喊阻擋凱庫爾的壓制。

  然後這波雙方僵持的最後——凱庫爾持劍的手斷裂了。

  落啼鳴成功擋住攻擊,讓凱庫爾僅以骨頭連結的肩膀斷落。

  ——但這結果並非好事。

  「該死,糟糕了!」

  為了抵抗壓制,不小心出太多力,對它造成「過多」傷害了。

  下一秒立刻印證事實,凱庫爾飛出去的手臂冒出藍色業火,緊接飛回到主人身上,將手臂重新接了回去。

  而凱庫爾方才失去的血量不但恢復,甚至恢復量比失去時還多。

  「又是『不死契約』……可惡的關卡設計師,這招OP也該有個限度吧!」

  努力的結果化為絕望,雖然凱庫爾沒有複雜的攻擊模式,但天生被動「不死契約」卻令眾玩家深惡痛絕。

  只要對凱庫爾造成大量傷害,它就會觸發「斷骨」。並且等斷掉的骨頭接回身體時,它就會恢復受到傷害的兩倍血量。

  它就像渴望戰爭的戰士,即使失去肉體仍是不停戰鬥。將承受的痛苦化為糧食,不管被擊倒幾次都會再站起來。

  這也是它最難纏的地方,對付凱庫爾一定要「控傷」,把傷害控制到不會回血的力道。

  但是,根據它身體部位的骨頭硬度不同,所施展的力道也不同。若一個傷害失控就會發生慘劇了。

  打到現在,凱庫爾的血量仍維持在70%左右,只要失誤一次就得嚐到懲罰,這太搞人了吧。

  「沒有擅於控場的玩家幫忙限制行動,果然很難打倒死靈騎士……只能撤退了嗎?」

  兩人身上的恢復藥水都沒了。而論續戰力凱庫爾有絕對優勢。

  心想已經到極限的時候,此時,一道稚氣的嗓音在狹小的遺跡裡迴盪。

  「哥哥,交換吧!」

  「交換?」

  「讓寧寧來打倒骷髏大叔,哥哥負責對付骷髏先生!」

  寧寧把一顆骷髏兵的頭顱隨意拋出去後,對哥哥如此說道。

  但空太只是面露詫異,等他向後跳躲避凱庫爾的斬擊後,他也倉促地回答道。

  「妳想打倒死靈騎士?它可是連我的攻擊都會『溢傷』,妳的鐵鎚只會幫它做回春診療吧!」

  寧寧是擁有極致破壞力的玩家,只懂得放大傷害的蓄力攻擊,要對付凱庫爾根本是難上加難。

  不過此時的妹妹,又像那時候一樣,露出令人無法理解的自信心了。

  「人家知道怎麼對付它了,就像上學期的期末考一樣簡單!」

  這名天才,又揚言必勝的發言了。

  對此,空太只能聳肩苦笑。

  ……不必懷疑,灌注信任就夠了!

  「可別太勉強自己唷,優等生。」

  說完後,兩人邁步跑向彼此,他們擦肩而過時擊了個掌。為戰鬥重新拉開序幕。

  舉起太刀,空太衝向眼前的骷髏大軍,銀色之刃綻放出耀眼的光輝。

  「——『櫻舞』!」

  在奔跑的過程中旋轉身體,刀身彷彿水流輕輕劃過有形物體,如舞蹈般的劍技將骷髏劍兵群瞬間化為光點。

  相較於王,對付小怪對空太來說簡直遊刃有餘。趁著空檔期間,他稍微留意寧寧的戰鬥——

  「……歐呀!」

  穿著公主服的妹妹拋下優雅,仗著野蠻和氣魄揮舞鐵鎚,迎接凱庫爾的攻擊。

  生鏽的巨劍與大鎚相互敲擊,響出破壞進行曲,兩名重武器打手憑著力量較量。

  但是沒過多久,凱庫爾的右手臂又斷了。

  當骨頭手臂落至地表,寧寧緊接跳向空中,飽滿「蓄力攻擊」能量的鐵鎚立刻粉碎了凱庫爾的頭部。

  ……她真的知道怎麼打了嗎!?

  隨著被破壞的部件回到主人身上,凱庫爾的血量瞬間大量恢復,方才空太好不容易消耗的血量現在全都回滿了。

  「慢著寧寧,強打擊只會讓它一直回血呀!」

  一邊擊碎靠近的骷髏,空太朝著妹妹大聲喊道,但卻沒得到她的回應。

  她靠著靈敏的腳步不斷從各個角度對凱庫爾揮舞鐵鎚,清脆的斷骨聲響彷彿演奏般接連響起。

  究竟是妹妹失心瘋,還是另有打算?在粉碎與重組共舞的最後……

  ——寧寧突然某一鎚的攻擊,不再讓凱庫爾斷肢了。

  「終於算好了!」

  妹妹雙腳落地,看著方才不斷挨揍的死靈騎士,她面露一抹微笑。

  「武器『42兄力』、手臂『11兄力』、頭部『3兄力』、背部『35兄力』、胸部『27兄力』、腳趾『9兄力』、大腿『13兄力』……!」

  「欸?那個是單位詞嗎……」

  雖然從妹妹口中唸出的單位令人想吐槽。不過空太很快地明白——那是針對凱庫爾各部位的「極限傷害」。

  而後,等寧寧壓低身子,再度衝向凱庫爾後,她凝聚鐵鎚的能量。

  面對迎來的嬌小身影,凱庫爾也舉起重劍迎擊,兩方鋼鐵將再次跳起暴力之舞。

  「是武器吧,蓄力42兄力——!」

  寧寧甩動鐵鎚,然而這一波的碰撞把凱庫爾的巨劍給彈開了,但它的手臂沒有發生斷肢現象。

  它失去了部分生命,緊接寧寧繼續展開攻勢,對著凱庫爾的身體各處猛打,同樣骨頭沒有四散的跡象。

  寧寧強大的計算能力,再透過蓄力攻擊來控制威力,對凱庫爾身體各處施加對應的傷害量。

  就這樣很快地,寧寧終於把凱庫爾打到剩30%的血量。

  ——但最難的部分卻是從現在才開始。

  「小心一點!死靈騎士進入第二階段,它要『狂暴化』了!」

  跪倒在地的凱庫爾身上的不祥火焰猛烈燃燒,緊接冷冽火焰轉為鮮紅,它空洞的雙眼散發令人戰慄的邪光。

  它站起來後發出咆哮,震撼心房的叫聲響遍整個遺跡,最後它就像發狂般朝著寧寧衝了過去。

  破壞力十足的大劍再次擊碎地表石磚。

  寧寧靠著跳躍躲過了斬擊,但那一下濺起的碎石風暴卻無以阻擋。寧寧將手臂交叉,護住頭部免於被岩塊擊中。

  石塊親吻寧寧身體各處,使她血量削減,她趕緊站穩腳步。

  「唔,骷髏大叔變得好像生氣的爸爸一樣。」

  「狂暴化後速度和攻擊都會提升,但最可怕的是它會得到『狂戰士』狀態,承受的傷害會變成隨機一到五倍,沒辦法再控傷害了!」

  空太揮砍太刀解決衝過來的骷髏劍兵的同時,訴說了這可怕的設定。

  死靈騎士是玩家「痛恨排行榜」永遠的前五名。當它進入第二階段後,承受的傷害會無法控制,完美發揮了「不死契約」的效果。

  就算寧寧精算能力再強,面對「隨機」也不可能控傷,恐怕隨便揮一下就讓它斷骨了。

  「原來如此,隨機一到五倍嗎——」

  聽了哥哥的解釋後,寧寧仍是緊握鐵鎚,雙眼燃起的鬥志並沒有消退。

  「那就表示不用蓄力攻擊,骷髏大叔的骨頭也會斷掉吧。」

  明明是如此絕望的處境,但妹妹反而露出一抹深沉的微笑。究竟她在想什麼,空太完全不得而知。

  隨後,寧寧再度衝向狂暴化的凱庫爾。渴望暴力的死靈騎士也正面應戰。

  寧寧揮動鐵鎚,但她沒有使用蓄力攻擊,憑著普攻與大劍再次交錯。

  鋼鐵摩擦的火花四散,兩方將力量作為戰鬥聖旨。寧寧緊咬牙關,讓鐵鎚去承受每一擊。

  但狂暴化的凱庫爾擁有的力量更強,它頓時踱地一步,碎裂的石塊再度飛散。

  為了躲避岩塊散彈,寧寧向後跳一步,但這動作反而讓凱庫爾抓到破綻。它向前踏一步,並揮出灌注烈焰的斬擊。

  砰轟!

  承受劍焰,寧寧立刻用鎚柄阻擋,但衝擊波仍是將她給打飛了。

  「寧寧……!」

  妹妹撞上牆壁,強大的衝擊讓石壁崩裂,她就這樣溶於碎石和沙塵之中。

  不過——

  「呀啊啊啊!」

  不到兩秒的時間,妹妹疾步從沙塵中衝出來,沒有恢復藥水的她血量所剩無幾,恐怕現在連碎石的傷害都承受不住了。

  但她沒有半點猶豫,像狂犬一樣朝著凱庫爾猛奔。而這波突擊似乎讓凱庫爾來不及反應,它用手腕上的鎧甲去抵擋鐵鎚。

  砰嘎!

  這一擊觸發了「狂戰士」的被動,承受傷害增加數倍,使凱庫爾的右手斷裂飛了出去,而沉重的巨劍從空中落到地面。

  「竟然又斷骨了嗎,妹妹的攻擊力太強了,再這樣下去恐怕…………咦?」

  正當空太感到絕望的時候,看到妹妹突然腳步轉向,她朝著飛出去的斷臂跑過去。

  她想幹什麼?就算把斷掉的手臂給砸成粉末也沒用,凱庫爾可以無止盡重組碎骨,物理層面的破壞是行不通的。

  如此心想的空太,看到寧寧直接將骨頭手臂給撿了起來,然後……

  ——然後空太就瞪大了兩眼。

  「這、這到底是在幹嘛!?」

  寧寧突然張開大嘴,露出兩顆可愛的犬齒,但下一秒卻狂暴地咬起凱庫爾的骨頭。

  「嘎嗚!」

  她發光的牙齒好似充滿能量,原本一直沒施展的蓄力攻擊在此刻出現,她強化咬合力把凱庫爾堅硬的骨頭給咬碎。

  ——然後吞下肚。

  「(咕嚕)。」

  伴隨著吞嚥的聲音,剩下沒被吃掉的骨頭也像磁鐵一樣回到主人身上了。

  寧寧試圖咬住骨頭拉回來,但無形的強制力仍是讓骨頭飛回凱庫爾身邊。

  只不過……

  飛回去的骨頭並不完整,接骨點被寧寧吞進肚子裡了。

  ——讓凱庫爾無法接回斷掉的手臂。

  「等等,還有這招!?」

  無法接回斷掉的手臂,就等於無法讓凱庫爾靠「不死契約」的效果回血。寧寧滿意地舔了舔唇瓣。

  「很好,接下來是右腳!」

  除了無法回血、凱庫爾也失去原本握在右手的巨劍。寧寧趁勝追擊敲碎它的右腳,讓它失衡跌到地上。

  然後再一次,寧寧透過蓄力攻擊強化咬合力,又再次將腿部的接骨點給咬碎吞下。這下凱庫爾連站起來都沒辦法了。

  「最後是脖子,嘎嚕!」

  這一次寧寧不用鐵鎚,她趴在地上,直接張開血盆大口咬住凱庫爾的脖子,直到骨頭碎裂後她又大口吞下。

  最後,凱庫爾燃燒的烈火散去,無法接回去的頭部成了致命傷。

  寧寧就這樣把死靈騎士給咬死了。

  ………………

  又用奇招化解逆境……果然寧寧的表現總是不讓人失望。

  隨著死靈騎士生命值歸零,化為光點蒸發於空氣中,大量的戰利品也隨之散落到地上。

  空太把最後一隻骷髏兵解決掉後,他立刻趕去確認妹妹的狀況。

  「身體還可以嗎,剛看妳被它打飛差點嚇死我了。」

  妹妹搖晃腦袋表示不要緊。

  等哥哥把她拉起來後,她比出一個大拇指,然後為這場勝利帶來結語。

  「嗯……還不錯吃!」

  「妳難道不能給凱庫爾一點尊嚴嗎……」

  好歹為差點滅團的可敬敵人獻上讚美,但寧寧只做出最直接的感想。

  看著地上散落的大量寶物,妹妹歪起腦袋左看右看,最後找到了一張卷軸。

  「哥哥要的就是這個吧。」

  寧寧把卷軸遞到哥哥的眼前。這是空太想要很久的技能「不屈之心」。

  當受到致命傷害後,可以讓生命值不會小於1,並且十秒內獲得無敵狀態。在競技中可說是能創造逆轉契機的招式。

  成功得到目標道具,讓寧寧笑嘻嘻地露出兩排牙齒。

  「就像填飽肚子的大野狼一樣,哥哥現在連豬小弟的房子都能吹垮吧!」

  「很抱歉,我才是怕房子被吹垮的那個,妳這隻大野狼可是能破壞整座城市呢。」

  為了避免像上次一樣被寧寧的「核彈」炸死,空太才得準備這個根性技能。

  「說起來,人家幫哥哥打到想要的技能卷軸了,那是不是該給妹妹一個獎勵呢?」

  寧寧把交扣的十指捧在臉頰上,然後就像期待什麼一樣搖擺狗尾。

  「好,很乖很乖,摸摸。」

  面對得寸進尺的妹妹,空太以摸頭做為獎勵。但寧寧好似不滿意嘟起嘴唇。

  「噗噗,四十分,至少來個親親吧。」

  「咦?」

  「既然哥哥都公主抱過了,那親親肯定也沒問題吧,來,啾——」

  「妳要求別越來越過分了!親嘴這種事……說到死我也做不出來——」

  此時……

  在寧寧閉眼嘟嘴要求一吻的時候,空太察覺到她右肩突然落下一塊碎石。

  話說回來,明明死靈騎士已經死亡了,但為什麼沒出現回村莊的傳送門呢?

  「——」

  有股不好的預感使空太緩緩仰起頭,然而此刻,他的預感成真了。

  ——一隻殘存的暗殺骷髏兵,已經從寧寧的正上方跳了下來。

  「危險!」

  空太把寧寧推開,但取代的是自己承受了骷髏兵的重壓。

  壓在空太身上的骷髏暗殺兵伸出小刀,打算刺穿他的脖子。沒有時間拔出太刀,戰鬥本能讓空太反射性用雙手抓住伸來的銹刃。

  即便被敵人先手,作為小怪的骷髏兵也不足成為威脅,不過……

  ——頓時之間,空太眼前看到的敵人並不是方才的骷髏兵。

  「——!」

  而是一張似曾相識的熟面孔。

  一名面露猙獰的少年,年紀約在國中左右,他雙眼充斥著血絲,嘴角淌流著唾沫。

  ……為什麼「那個人」會在這裡?

  不僅如此,空太發現四周變成了廢墟大樓,而自己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熟悉的景象,讓記憶從大腦傾瀉。

  這個地方……難道是——!

  『為什麼是我……』

  「——」

  『為什麼是我遭遇這種事……全都是你害的。』

  「——」

  『是你害的……你害的你害的你害的你害的——』

  ——你害的你害的你害的你害的你害的你害的你害的你害的。

  宛如詛咒的聲音撕裂腦門,窒息感充斥喉嚨。

  那一直想遺忘的事……此刻卻眼睜睜出現在面前。

  ……………………

  「咿呀呀呀!」

  ——某道聲音打破了宛如永恆的詛咒牢籠。

  隨後下一秒,「那個人」在被鐵鎚擊中時,突然變回了原本的骷髏兵。

  骨頭碎裂發出清脆聲響,等寧靜再度歸來後,空太不禁眨了兩眼。

  「沒事吧哥哥!」

  「…………」

  「哥哥?」

  「——!」

  在妹妹歪頭困惑的時候,空太才種算是回過神了。

  「哥哥臉色變得跟糰糰丸一樣了,不要緊吧?」

  「……嗯,大概沒什麼事吧。還有我說那叫糰糰丸的到底是什麼東西啦……」

  輕拍身上的沙塵後,空太緩緩站了起來。他望向四周,沒有水泥地和破爛牆壁,這裡還是原本的遺跡。

  不過,想起那張面孔,空太不禁低頭看著自己顫抖的雙手。

  ——果然還是忘不了那件事嗎?

  四年前不堪回首的過去,卻因方才的狀況而再度重現噩夢。


  ……究竟這份罪孽,還要償還多久呢?



大家好,這裡是四月忙到什麼都不想做的雷迪

其實前天本該更新,但那天因為要辦活動所以加了整天的班。最後整個人類到只想耍廢打遊戲XD

不過總算把工作最大波的忙完了,希望之後配合居家上班,能重新多花點心力在寫作上

在寧寧解決一個大BOSS後,空太意外回想起過去的事,下一段將會帶到空太的過去,還請各位期待這周假日的更新唷!

那麼老樣子,喜歡我作品的話,還請給我一個「GP」「追蹤」當作支持!感謝觀看本作的讀者們!

再附上原創星球的平台網址:https://www.novelstar.com.tw/books/6777.html
喜歡的話,也歡迎訂閱贊助支持唷~

我是雷迪,在此下台一鞠躬!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