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創作】我的青梅竹馬 第十四篇 :年輕的時候要多冒點險!

人不痴 | 2022-05-02 19:04:50 | 巴幣 2 | 人氣 40

「小…小智宏~有件事想拜託你……」
吳能他(?)擺出略微害羞的表情。
「…有拒絕或立刻打人的選項嗎……?」
「這件事只有你才行呢~小智宏~一定要你才行~」
「…姑且先聽聽要我做什麼吧?」
看在吳能苦苦哀求的份上,我這男人怎麼能拒絕他(?)的要求呢?對方好歹也是個半男半女的不明生物。
他(?)拿出一罐有知名商標的瓶子,羞怯的說:
「等等請用這防曬乳均勻的塗在手上,再用『全力以赴』這樣的感情好好均勻塗抹我吧~☆」
「……」
我馬上搶走他(?)手中的防曬乳。
「哇~小智宏興致這麼高昂嗎?這麼想以雙手用心品嚐我嗎?―呀啊啊!為什麼直接將防曬乳倒在我頭頂上呀~!」
「…仔細聽完你噁心的話,再仔細在腦海裡播放三遍你噁心的模樣,果然最讓我不爽的還是那個『~☆』啊!」
「沒想到我的嬌聲和我的倩影能深刻到在你的腦海中播放三遍呢,好害羞喔―唔唔!這防曬乳很貴的!小智宏~別在這裡全部擠到我身上呀~!」

為什麼這傢伙能把我所有的話全想到奇怪的地方去?難道他(?)真的不知道我的殺氣是會隨著他的言語多寡而增加火力的嗎?
………
今天是體育課…而上的內容也很容易發現到,就是游泳。
讓本人很得意卻無法自豪的就是本班―的女生方面……
美女居多,就班上女性人口來講,可以說是80%都是美少女!
就連隔壁班的朋友都跑過來抱著我的腿,用危險的眼神不斷在我的大腿來來回回……說:『如果把這腿剁下來…我是不是就能以胡智宏的名義來這班上課?』
『只是會以現行犯的名義被警察抓走而已吧!別用美工刀在我的腿上徘徊啊!美工刀絕對剁不掉我的腿吧!』
我只能這樣吐嘈他……有時候真的很好奇,我的命、我的身體在大家眼中就這麼不值錢嗎?居然說殺就殺,說想拿走一個器官就非常想要拿走……當然我都極力回絕了。
因為班上美少女居多的關係,所以以健美體格為特徵的體育老師就讓男同學換完泳褲後,再讓女同學換泳裝。不然很有可能會發生『偷窺』的犯罪行為……
想想也是,雖然不想這樣批評同為男人的我,但男人真的是比較變態…不,是比較直率啦!我不是變態喔!應該不是吧…嗯,一定不是……
………
回到游泳池門口前,我看著全身都是防曬乳而苦惱的吳能……
因為吳能本身就長的很像女生了…本質根本就是完完全全的女生,看到這樣的吳能就覺得……
「這畫面有點猥瑣耶……」
「還不都是小智宏~弄的我滿身都是~怎麼可以用這麼強硬的手段呢~?要溫柔一點呀~」
「不要說的這麼猥褻好嗎!―唔哇!為什麼全班的人都往我這裡看啊!?我什麼事都還沒做啦!真的啦!幹嘛用這麼不敢置信的表情看我啊!」
「「「…『還沒做』?」」」
全班同學的疑問。
「也沒想過要做!你們不要在奇怪的地方產生疑惑啦!」
「小智宏~原來我們的地下情都是這樣傳開的呀~真教人不知道該高興還難過呢~」
「我們什麼事情都沒發生!去洗洗身體換衣服啦!記得要照老師說的先去女子更衣室換喔!」
當然就如之前提到的,我們班是男生先換衣服,再來是女生換衣服,而讓老師與男同學最頭痛的就是吳能了……所以老師特別批准在男生換衣服的時候,吳能可以一個人獨自在女子更衣室換衣服。
「嗯~小智宏~和大家~絕.對.不.要.來.偷.看.唷~☆雖然我很歡迎……」

「「「誰也不會去看啦―!!!」」」
這是全班男生的集體怒吼,就只有這個時候才會覺得我們班真是默契十足!
雖然就美少女來講,也可以算上吳能一份(?),但那個性和性別是絕對沒有一個男人會把吳能算進偷窺名單中吧?
看著吳能愉悅的走進室內後……
「胡智宏!」
有人叫住了我。
「喔喔!這不是那個永遠都記不住名字也不需要記的同班同學嗎?」
「…我還是希望你記住比較好。」
「你是同學A還是B?」
「都不是…我到底有多路人啊!」
「別班的同學Z嗎?」
「同班啦!我們真的是同班啦!」
「好啦好啦,你到底想叫我做什麼?」
我也覺得我玩笑也開過頭了,該回正題了。
「剛剛有個人讓我叫你到那邊的販賣機等著。」
他指著游泳池磚牆牆壁的轉角……我記得轉彎過去的確有一臺販賣機。
「可是就要上課了耶,我們男生若是錯過先換衣服的時間,就要丟臉的在女生群中游根本沒學過的蝶式耶,誰會去―」
「她還說如果沒有馬上到的話,就會讓你全部的手指以不可能的新奇蹟折到手背……」
「―嗯,我馬上就去赴約。」
我真是一個常受人擺佈的男人啊~(燦笑)

於是我到了販賣機旁邊,倚靠著販賣機。
會以這樣的強迫方式邀約的人…大概就只有學妹了吧…?
只是到這裡之後,連一個人影都沒瞥見,只能任由頭上熱情的太陽盡情折磨我。
嗯…是發生了什麼事?我要不要打電話問問怎麼了……
我拿起口袋裡的手機,想將蓋子打開的時候,手機鈴聲很恰巧的響起來。
是學妹打來的……
我看手機上的來電顯示出『學妹』兩個字。
準備用大姆指將這通電話接起的時候……
突然有一隻纖細的小手―
「唔喔喔!我、我的大姆指以好神奇的方向轉彎了啊!」
―折我的大姆指。
「為什麼突然折我啊!?」
甩開那纖細的小手,我眼睛含著痛苦的淚水,看著從販賣機後面默默出來的學妹。
「…其實我想要就這樣扯下來的……」
「別扯下來啊!真要講的話,大姆指可是非常重要的一隻手指耶!」
「…也就是說其他的都可以扯下來嗎?」
「對不起,我重新修正!都很重要啦!」
雖然我說的話是有可以抓語病的地方,但是就算不講明白也是一般常識吧?
「…不管重不重要,錯的都是學長……」
看來學妹真的想盡全力讓我叫她本名,居然用這麼陰險的手段逼我亮出手機。
也就是先將自己藏身在販賣機後,等待我的到來,接著打電話給我……確認來電顯示上的名稱。
「…學長,手機請借我一下。」
學妹向我伸出手來。
「可以是可以啦,不過為了確保安全,還是先問一下妳想拿來做什麼?」
「看情況摧毀…不,只是想更改學長手機上的通訊錄而已……。」
「不借!絕對不借!這手機好不容易才復活的!豈能讓妳再次殺死它!」
「……(手指發出響亮的聲響並且散發殺氣)」
「……拜託別殺我,我願意交出我的手機。」
在『珍惜生命』這四個字面前,手機什麼的已經完全不重要了。
「學長好乖唷~」
學妹很開心的接下我的手機。
我知道的…沒有什麼比先保住自己的性命更為重要……嗯,我真的知道……
「學長,還你。」
學妹將修改完的手機還給我。
「嗯……」
我將手機打開確認學妹做了什麼樣的修改。
通訊錄上,『學妹』確實是不見了……
但是卻看到…非常奇怪的東西。
「…『可愛的小翎翎』?」
「有、有意見嗎?」
學妹感到非常不好意思,臉頰稍微漲紅。
「一般人會這樣稱呼自己嗎…?」
「…就當作學長這樣稱呼我的不就好了……」
學妹難堪的別過頭。
「好吧…這問題就先跳過,但又有一個更大的問題了!」
「…學長你問題很多耶,其實你本身就是一個問題吧?」
學妹似乎也知道我想說什麼,於是有點不耐煩。
但是我一定要說啊……
「為什麼通訊錄上的『蕭宛芸』會被改成『小翎翎的最愛~』!?這種應該是寫在自己的興趣上才對!跟名稱毫無關係了!話說這樣子誰知道妳在指什麼啊!」
「…可是學長,通訊錄上的名稱本來就是隨自己的喜好愛打什麼就打什麼的不是嗎?」
「別把自己的喜好套在我身上啦!難道還要我再聲明這是我的手機嗎!氣死人了!我要改回來!只要普通的『蕭宛芸』就好了啦!」
「…學長,不準改,要是學長敢改回來的話,我就要拔光你手機上的所有數字鍵……」
「別拔啦!我不會改!手機的數字鍵真的非常重要啊!」
「…所以說其他的就能拔下來嗎?」
「就說不是這個問題了!」
學妹真的太沒有一般常識了!
「話說回來,妳把我找到這裡到底想要幹嘛?」
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學妹明確的目的,應該說…我已經隱隱約約察覺到了……
「…其實是……」
「慢著!」
一個熟悉又粗獷的聲音打斷學妹的話。
有著運動社團常有的平頭,吊高的眼尾讓人感覺他的眼神極為銳利。
從白色水泥磚牆的轉角冒出來,籃球社的社長張元賢走到學妹旁邊……
「剩下的讓我來說明吧,學妹。」
「…嗯。」
「等等!剛剛這變態叫妳學妹耶!沒有關係嗎?應該把他的手指甲拔出來啊!」
「胡、胡智宏,你幹嘛突然就想用私刑對付我啊!?很恐怖耶!」
你以為是誰讓我住了一個禮拜之久的病房啊!
「…沒關係……」
學妹緩緩說道。
「…與其被變態平頭叫名字,還是叫學妹比較好……」
「這樣嗎,我心裡舒服多了。」
雖然有點無法釋懷,但學妹的答案讓我知道,我至少是還有資格叫學妹本名的……只是完全的強迫及威脅有點危險性而已。
「不舒服啦!根本是歧視平頭啊!而且你們幹嘛一直叫我變態!?」
「「閉嘴,變態。」」
「閉什麼嘴啦!不就是要讓我來說明此行的嗎!你們到底有多討厭我啊!」
學妹我是不清楚啦,但我真的很討厭你!
「那就趕快講,講完之後趕快去自首啦,為了拯救世界快點去自首!全世界都在等你自首的那一刻耶!」
「自首什麼!?我連我犯了什麼罪都不知道耶!而且我們不是『朋友』嗎!―唔喔喔!我說錯了什麼嗎!別踢我!很痛耶!」
我拼死命的用力踹張元賢。
朋友?打死我也不會承認這變態是我朋友的!
「咳、咳…!總之……我要說明了喔!這次我和學妹來的目的。」
張元賢狼狽的重整姿態。
「…我們……」
張元賢神情凝重,將氣氛整個變了嚴肅。
將右手直直往上舉起,比出手槍的手式,再慢慢往下―直到食指指著我才停止……
舔舔嘴唇,鄭重其事的說:
「…是來『偷窺』的―唔喔喔!為什麼又踢我啊!我到底又說錯了什麼啊!?」
「這該問我嗎!我才想問你從出場到現在為止有哪句話是正常的!」
「偷、偷窺很奇怪嗎…?」
張元賢似乎很理所當然的問著我。
「從本質來講,已經不能說有正常的地方了吧(拼命猛踹)!你的變態值到底是怎麼提升的啊(拼命猛踹)!別把升級點數全點變態值(拼命猛踹)!給我多點一些智力!智力就是你現在最缺乏的啊(終結技:騎士飛踢)!!!」
「…學長,好精彩的連續技……不過還是仔細聽變態平頭說明吧。」
「說的也是,踢變態踢的太過癮了,有種在幫警察工作的感覺,不小心就上癮了,變態,你除了『偷窺』以外還有什麼想說的嗎?如果沒有就趕快回拘留所吧,警察搞不好在找你。」
「…踢變態嗎?我也好想試試看……踢變態平頭。」
「我真的要哭囉!我真的覺得你們在欺負人啊!」
「但是你不說奇怪的話…誰會想扁你?雖然就算你不說話我還是很想扁你。」
「總覺得身為籃球社社長的地位已經完全沒有了…但我問你!胡智宏!難道你不想偷窺嗎!?」
「…怎麼可能不想,你白痴啊?」
「…真是意外的回答……」
「…學長果然是禽獸……」
我才不想被本來就想要偷窺的人這樣說呢……
「既然如此,你更應該要跟我合作,一起去偷窺才對啊!但是又為什麼要反對我?」
「呃…因為已經知道就算跟你合作也不可能成功的關係吧?」
「哼哼…」
張元賢邪邪的笑了一下。
「確實只有我的話,想『偷窺女子更衣室』是一件不可能的事……但是我現在可是得到了最有力的協力者―學妹啊!」
「學…不,岑翎,妳什麼時候成為這變態的協力者了?」
「…因為目的相同,就算是跟變態合作我也在所不惜……還有學長,你剛剛是不是好像快要脫口而出什麼了?例如學妹……」
「怎麼可能,我有生以來還是第一次聽到『脫口而出』這句話呢,只是覺得難為妳了,居然要跟變態合作。」
學妹什麼時候學會了讀心術?
「…確實是有點為難,因為是變態……」
「就說別再叫我變態了!」
「但是今天的游泳課並沒有考試,所以是自由活動,而且我們班雖然正妹很多,卻也是一個不利的地方,也就是說,我們班的體育老師和訓育組長會嚴守在女子更衣室門口,根本沒辦法突破……」
這就是我沒什麼意願想跟他們合作的原因。
「我好像很微妙的被無視了喔!」
「…學長,請看。」
學妹突然拿出她自己的學生證給我看。
「有什麼東西嗎?」
「…請看性別欄填的是什麼……」
「呃,是填『女』的……什、什麼!?」
「胡智宏…學妹理所當然是女孩子吧……而且是個蘿莉。」
張元賢一副對我不敢置信的模樣。
「我當然知道,變態……學妹既然是女孩子的話…也就是說!」
「但你還是不知道我真的不是變態啊!」
「…沒錯,當然也就是只有身為女孩子的我才知道的密道!」
學妹雙手捧起學生證向上抬,可愛的如此宣言。
「原來如此!不愧是蘿莉學妹!我越來越欣賞妳了!」
你找學妹幫忙的時候都還不知道嗎……
「學、學長…變態平頭好恐怖喔。」
學妹害怕的躲到我身後。
「別怕,雖然是個變態,但基本上來說也是無害的。」
我撫摸學妹柔順的頭髮,使她安心。
「你們到底要叫我變態多久啊!?」
「變…不,張元賢。」
我認真的將雙手放在變態的肩膀上。
「胡智宏…你這實在是太故意了……」
「請一定要讓我同行啊!為了偷窺!」
「喂!你這傢伙也太卑鄙了吧!確認成功率後才來拜託我嗎!?未免太醜陋了吧!」
「沒關係…變態平頭,就讓學長一起來吧,這樣我會安心許多……」
「學妹…其實妳很討厭我對吧?說出來我也不會在意的……因為妳是蘿莉。」
「…這樣我就多了一個好脫罪的盾牌。」
「「結果妳才是最卑鄙也最醜陋的啊―!!!」」
我和張元賢相當有默契的怒吼……雖然不想承認,但我和張元賢確實也算合得來吧?

看來…這體育課我必須翹掉了……
為了偷窺,我逼不得已只好放棄我最喜歡的體育課啊,真是令人不捨啊……
我只是一個非常容易受誘惑的正值青春期又身心非常健康的高中男生。
嗯…
一定是這樣子沒錯。

待續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