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偶像大師 million live】【隨機詞彙寫作練習1】 福田法子

尾巴 | 2022-05-01 23:59:15 | 巴幣 426 | 人氣 86

練習一號
    關鍵字:健身房 鑰匙 隨身碟
    偶像:福田法子

    大學生活無聊透頂,在我討厭的學系被迫上討厭的課程,還要應付那些無趣的作業與考試——想當然,最後他們的成績都十分難看。
    學期中在馬路上出了一些意外,腿部受傷之後,不得不開始運動,權做復建。醫生知道我是某間大學的學生,便要求我每日前去大學內附設的健身房。這個想法我一聽到就惡心,但醫生也懶得再多說什麼,給了我藥就叫我走了。
    我的身材不算肥胖,但還是對健身房有所厭惡。每次我接近健身房的時候,就會看見那些男人練得肌肉條紋滿背;或者陶醉地將自己上衣脫掉,只為了顯露肌肉給一旁霸佔健身器材、穿著緊身褲、拍著抖音的女人,好讓他可以帶著她回到宿舍,然後丟個五百元就打發走室友……似乎有些扯遠了,但我相信各位理解我的想法。
    也想過要在學校的操場,或者校園的馬路上運動。但那些地方沒有合適的器材,且大學環境開放,任何怪人都可以進入。我就曾在操場看見喜歡只穿內褲跑步的一群大叔,或者拿著經書、騎著腳踏車的摩門教徒,在大馬路上微笑著向我搭話。講到這裡相信各位也了解,我最後仍然不得不前往健身房的緣故。
    好在,清晨這個時間段,是那些宿舍床上的男女意猶未盡,仍緊緊依偎在一起的時間。在那段時間,健身房只有櫃檯的阿姨,半睡半醒的模樣,有時連我學生證都忘記收走。
    我不知道要復建到什麼時候,醫生只告訴我每天半個到一個小時,也沒說關於複診的事情。時間一天一天過下去,我漸漸失去了日期與月份的概念。回過神來,學期已經結束了。
    我在差點被二一的邊緣上,總算是沒有被退學。但一想到這些無聊的課程還要再上一次,就讓我的大腦難以忍受。
    也許這就是終點。我這麼想著,也許我人生的終點就是在這個無聊的健身房做著重複的運動;無聊的課程吸收重複的知識;無聊的大學校園重複被當;然後幹一些無聊的工作,最後無聊的死掉。

    新學期的我再去看了一次醫生。他摸來摸去也摸不出個所以然,給我的指示也是含糊不清地:“再運動幾個月吧?”我在清晨再跑去健身房,把學生證交給櫃檯阿姨,再打開門——
有人。是一個女的。
    那人轉過頭來,稍微看了我一眼,繼續做她的滑輪下拉。我也強裝鎮定,走到跑步機上開始運動。
    我下定注意,把那傢伙當做不存在,就這樣專心在我的復建運動上就好。話雖如此,有時候的我還是時不時會偷偷瞄她一眼。
    每次見到她,她都穿得滿隨便的:一件深色的襯衫和寬鬆的長褲,還有一頭短金髮,亂糟糟的。我猜想她大概是才剛剛睡醒,就跑來這裡運動吧。
即使如此,她訓練的菜單可說一點都不馬虎。我曾經偷偷看到她訓練玩得器材,配重插銷的位置都比我下面好幾格。我猜想是因為她寬鬆的衣物,我從來沒有看出她身體下的肌肉是多麼結實。
    我的鍛煉內容大多是在跑步機上走路,偶爾做一些簡單的重訓;她則大多是進行無氧重訓,只有最後才會偶爾在跑步機上運動。這導致即使健身房不大,我也很少與她靠得很近。
大概半個月後,我已經習慣健身房有她人的存在。我那天做完運動,正要離開,身後一個聲音突然叫住了我:
    “嘿!同學!”
    我轉過頭,她正在雙腿屈伸的機器上,一邊做著運動,一邊用手指著健身房的角落:
    “哪個是你的水瓶嗎?”
    “哦。”我走回健身房,拿起我的水瓶,對著她說了一聲:“謝謝。”
    她對著我露出笑容,比了一個拇指。
    我從健身房離開,在櫃檯拿回我的學生證,走回宿舍,很快地開始洗澡。
    那時我才想起來,那應該是我第一次盯著她的臉看。
    “蠻可愛的啊。”我歪著頭,很快地把澡洗完。

    時間又過了大概一個月,這期間沒有什麼事情發生。課照上,飯照吃,健身房繼續運動。
    我和她沒有再多的什麼互動,偶爾進過對方身邊的時候,稍微點一下頭的程度而已。
    休假那天我也在健身房。我觀察她今天運動做得很急,好像在趕著什麼的。她做完運動後,仔細用毛巾擦拭了器材,便趕著離開了。
    我在跑步機上,看著她匆忙地推開大門離開。正要回頭繼續運動,眼角的餘光卻抓住了什麼。
    地板上,躺著一個紫色的東西。我微微瞇起眼睛,才確定那是一個零錢包。
    我抬起頭,她已經不在健身房門外了。我趕緊按下停止鍵,從跑步機跳下,抓起地上的零錢包,衝出門外。
    我經過櫃檯,正要打開體育館大門,就看見一輛機車駛過眼前。顯眼的金色短髮紛亂地飛動。
    我站在門前,手上拿著她的錢包。半晌,身後的櫃檯阿姨探出頭:
    “帥哥,你要記得拿你的學生證誒。”
    我拿走我的學生證,又回健身房拿我的東西。我經過櫃檯,將錢包放在桌上:
    “這裡可以放失物招領嗎?”
    阿姨有些為難地皺著眉頭,又打了一個哈欠:“誒,也不是不行啦。但是吼,我明天會休假,另一個人來代班餒。你也知道,來代班的那個小女生不會記得……”
    我沒有繼續仔細聽,只是簡單地點著頭,然後拿著她的零錢包出了健身房。

    我連續上了幾節課,一直瞎忙到晚上,才回到宿舍。因為清晨運動過,再加上今天的課比較緊湊,我連晚飯都沒吃,就躺在床上睡了一下。
    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十點。我先是在便利商店吃完晚飯,然後回到我的宿舍。其中一個室友已經睡著了,剩下兩個不在,我猜他們應該是一起去市區的網咖包夜了。
    房間很安靜,我打開桌燈,坐在書桌前,打算好好觀察一下這個錢包。這個錢包我一直放在袋子裡,本來想說給校警隊或門衛的,但今天實在沒什麼時間,一直拖到了現在。
    應該明天給她就好。我看著零錢包:淡紫色的上面有使用已久的小污漬,外面的鑰匙圈上有兩個鑰匙,其中一個應該是來開宿舍門的。這讓我有些良心不安,不然還是快點去找門衛,把錢包交給失物招領把?但仔細想想,這時候的她不太可能還在外面找吧?她的室友應該讓她進去了吧?況且,明天早上就會見面了。到時候再交給她,應該不會有問題。
    我再看了一下零錢包,最後決定打開來看。早就覺得裡面除了零錢以外,裡面還有著什麼東西。我向後張望一下,確定我的室友還在睡覺,便拉開零錢包的拉鏈。除了正常的零錢之外,裡面還有一個黑色的物體。我把它拿出來,才發現是一個隨身碟。
    我的腦中閃過無數可能在這個隨身碟中的檔案:正常的大學文件、繳費用的pdf檔案、修改無數次的報告、也可能是一些骯髒的、不可告人的東西——不論如何,我的大腦在短短三十幾秒內,就不斷用“有趣”兩個字轟炸我的道德價值。我立刻拿出袋子裡的筆記本電腦開機,將隨身碟插了上去。文件夾自動跳出來。裡面整理得十分乾淨,只有四個文件夾。
    第一個文件夾裡面是一些學校的報告。我隨手點開一個,上面是我不太理解的科系的期末作業。雖然我看不太懂,但應該是滿認真做的ppt
    我也同時從這個報告中知道了她的名字:福田のり子。我心裡默唸著這個名字,總覺得哪裡聽過。
    第二個文件夾裡面都是一些學校的雜物,申請表之類的。我稍微瀏覽一下,便不再把注意力放在上面了。看著這些制式的文書非但不讓我覺得無趣,反而有一種偷窺不應認識之人的背德感。我打起精神,點開第三個文件夾。上面簡單寫著W
    這個文件夾裡面是一大堆的mp4檔案,我吞了口口水,不知道裡面會是什麼東西。我插上耳機,隨手點開一個:
    “今晚!在大亂鬥之夜!十六位參賽者將在血腥的鐵籠中展開殊死搏鬥!這是——”
    我的耳膜瞬間被巨大的音量侵襲,令我第一時間拔下耳機,裡面的聲音驚奇地傳了出來。我立刻調小音量,再次轉頭,確定我的同學沒有醒來。
    我繼續瀏覽這個文件夾,發現裡面充滿了各式各樣的摔角影片:歐美的、日本的、品質好的、畫質低的……有些男人全身塗抹嬰兒油,還有的穿得像一根香蕉一樣黃。我在其中一個日本的摔角影片中看到蝶野,那應該也就是我唯一認識的摔角選手了。
    我關上文件夾,對自己笑了笑:搞什麼啊,這傢伙這麼喜歡摔角啊。我心裡暗暗想到,這似乎可以說明她為什麼這麼努力鍛煉。
    我喝了一口水,剩下的一個文件夾,我將鼠標移到上面:練習。文件夾的名字就兩個字。練習什麼?摔角嗎?
    我點開文件夾,電腦居然有些卡頓。我不耐煩地敲打著鼠標,文件夾緩慢地一次跑出五、六個mp4文件,越跑越多。
    “搞什麼……”我點開電腦,這個1TB的隨身碟使用率已經89%。從剛才那些東西的大小來看,剩下被佔用的容量應該都在這裡。
    我耐心地等著,等到電腦把文件夾內的文件都跑完。裡面都是一些錄影文件,最早的可以追溯到今年年初。
    我點開時間最早的那個mp4
    鏡頭固定在一處,時間是白天,背景是一大片的落地窗,外面看出去似乎是城市的鬧區,外面有一條河;地板是木質的地板,還有一台鋼琴在角落。過了幾秒,那個女的——哦,應該叫她のり子——從鏡頭的邊緣走進。
    她站在鏡頭前,呆呆站了幾秒,深呼吸然後吐氣,表情嚴肅。我靠在椅子上,靜靜等待她要做什麼。沒過多久,她抬起頭,“啊”了一聲:
    “音樂沒開啊。”
    她走出鏡頭,一會兒再走回來。音樂開始響起。她隨著音樂開始動作。
    看上去……糟透了。
    一下子忘記動作,一下子又伸錯手。不用提手腳僵硬的問題,她就連歌曲最基本的節拍都沒有跟上。即使是我這樣外行中的外行,也看得出來她有不少問題。
    “這什麼啊?街舞社嗎?”我不禁小聲抱怨,但又想了想:“街舞社的音樂不會這麼活潑吧?偶像研究社?我們學校有這個嗎?”
    我繼續點開下一個檔案,我看了一下檔案的時間,應該是同一天的下午。のり子沒有什麼進步,還是跳舞跳得很差。我深呼吸了幾口,開始懷疑我為什麼要這樣折磨自己。
    不對,是為什麼“她”要這樣折磨自己啊?
    我把影片關掉,正想要把隨身碟拔掉,又看見文件夾中的影片數量:
    1527個文件。
    我皺著眉頭,再打開一個影片。這個影片是過了幾天之後的練習影片。
    繼續跳著一樣的舞步,繼續放著一樣的音樂,然後在一樣的地方失誤。接著、嚴重地扭到腳。我看著のり子跌坐在地上,喘著粗氣。有人從鏡頭旁邊走來:“のり子!沒事吧?”
    “真抱歉啊,春香,我沒事……”
    春香這個名字從什麼地方擊中我。等等!春香?我盯著銀幕,天海春香?他們在說“那個”春香嗎?
    “搞什麼,他們是什麼關係啊……”
    影片繼續播放,我將視窗移到瀏覽器,吞了一口口水,輸入名字:福田のり子。
    馬上跑出來關於她的訊息。我慢慢讀著,一邊皺著眉頭,一邊露出微笑:“765事務所……偶像,靠,還真的啊。”
    從上面的敘述來看,最近還有一場公演要進行。團體的名字叫做“リコッタ”。不止如此,她還要和天海春香,以及剩下的三人組隊?
    即使我再怎麼不關心演藝圈,天海春香的名字我還是知道的。我盯著公演資訊以及網頁上面的宣傳照,這真的是她?のり子?再想起她那天對我的微笑,嗯,真的是她。
    我繼續看下一個影片,和剛才那部同一天。背景還是一樣,只是落地窗外的景色以及是晚上。のり子繼續跳舞,我看著她剛剛才扭到的腳,雖說看上去不是太嚴重,但要跳舞還是有些困難吧?一旁的架子上似乎也還有冰凍噴霧。
    這樣了還要繼續跳嗎?
    我的擔憂果然沒錯。她很快又在那個地方跌倒了。一屁股坐在木質地板上。配樂還在繼續,放著光鮮亮麗的音符;窗外的城市閃耀著無數燈光;我坐在電腦熒幕前,のり子低下了頭,從臉上掉下了幾滴水,我不知道那是汗還是眼淚。
    有那麼一陣子,如果不是音樂還在繼續,我會擔心這不影片是不是定格了。我從椅子的靠背起來,前傾這身子。
    “我不想輸。”
    很小聲地,のり子說道。
    “真的這麼不想要輸嗎?”我疑惑地問道。
    “嗯。真的、真的很不想輸。”
    “……”
    のり子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臉,站起身子,走到攝影機前,將影片關掉。
    剩下的只有漆黑的熒幕,以及照在上面的我。
    我看著那個上面的我,看了大概三、五分鐘,最後才關掉影片。還有幾百、幾千部影片在這裡面。
    我看她繼續練習,慢慢將整首歌的舞步都記起來;
    我看她終於學會那個動作,不再轉不過去或扭到自己的腳;
    我看到她開始可以把歌聲加進舞步,調整呼吸;
    我看到她第一次的公演。
    她完美把第一部影片裡面的問題解決,把腳步站穩,把動作連貫,歌聲也毫無挑剔。
    她對著觀眾大喊:“謝謝你們!”
    然後,下一步影片又繼續學習下一首歌,下一個舞蹈,為下一次公演做準備。
    “啊——什麼嘛。”我雙手抱頭:“我還以為偶像的工作會有趣得多,結果還是在重複做一堆事情嘛。
    影片中的のり子還在動,我將眼睛移到電腦上。
    “贏還是輸啊……”
    寢室的鎖孔在轉動,我將影片關掉。再移開視線到窗外,已經是清晨了。
    “誒,你沒睡哦。”打完網咖的室友笑著走進我:“在幹嘛啊?”
    “我準備去健身房。”
    我將用品準備好,再將她的隨身碟放回零錢包,然後離開宿舍。

    我運動沒多久,のり子就進來了。她還是一樣穿著寬鬆的衣服。
    我走上前,將零錢包還給了她。她表示很感謝。
    “這個零錢包有一些很重要的東西,我昨天找不到,都快要急死了。” 她對我笑,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這個笑容很珍貴。
    “嗯。”我對她點點頭:“有找到就好。”
    正打算繼續回去運動,のり子卻突然叫住我:
    “誒,謝謝你幫我找到這個,我想有什麼可以報答你……”
    我正要拒絕,她突然想到什麼似的:“等我一下哦!我馬上去拿!”
    她走到置物櫃,一會兒,從裡面拿出她的皮夾。我正要拒絕,她從裡面抽出一張門票給我:
    “呃,下個月這個團體有公演……”我看了一下,門票上印著“リコッタ”幾個大字:
    “那位很有名的天海春香會表演哦!”のり子笑了笑,然後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臉頰:“還有就是,誒……我也會上台表演……”
    我對她點了點頭,她有些害羞:“如果會造成你的困擾的話,要跟我換別的也可以!不是強制……”
    “我會去的。”我對著のり子點點頭:“我會去看得。
    “哦。”のり子有些意外,但還是對我笑了笑:“謝謝!”
    我們再次回到各自的健身器材,她對我笑了笑:“加油!”
    “嗯!不要輸哦!”我回答道。
    我將門票放在口袋。我有預感,感覺它將帶我打開一扇新的門扉。
    《本文完

後記:
這是一次寫作練習,我一直想要寫寫看million live 的同人,但都沒有什麼靈感。這幾天正好想要練習,就決定“不管抽到什麼題目,都要寫百萬!”
因為這篇是一天之內寫完的,因此很多地方都沒有修改。現在時間11點46分,我得趕快發出去。
所以,如果有什麼奇怪的錯字或誤植,還請各位見諒。

のり子真的蠻可愛的呢!加上這次因為抽到健身房,就打算寫大學的健身房。最後就想到寫寫看法子。我很喜歡不服輸的她,也在這篇故事裡面盡可能地呈現這點。
鑰匙這個關鍵詞,原本就真的只是零錢包上的鑰匙而已。但最後決定把門票也給它鑰匙的意向,這樣至少不會台混吧……
隨身碟其實一開始就想到了,實際寫出來還真的覺得很有趣啊。我想偶像大師會讓我這麼喜歡,有很大一部分,是可以看見他們背後付出的辛苦,努力,從而,當我看見他們在舞台上發光發熱的時候,也就覺得更加珍惜。
大概是這樣吧!謝謝看到這裡的大家!拜拜!

創作回應

偶像製作人の橫山育人
期待有機會看到更多百萬同人
2022-05-02 00:14:3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