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星球爭霸戰宣傳】見習軍師的戀愛兵法──第二章:鴻鵠與鳶(1)

該隱 | 2022-05-01 18:58:50 | 巴幣 524 | 人氣 346

連載中見習軍師的戀愛兵法
資料夾簡介
情場如戰場,兵法通萬法。 一位初出茅蘆的見習軍師,究竟該如何在這瘋狂的亂世嶄露頭角,並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呢?

 那是一片晦暗的大地。

 之所以這麼形容,不僅僅是因為濃厚的烏雲遮蔽了天光,讓地上的一切景物都彷彿失去色澤般黯淡。更是因為倒臥在地面的無數死屍,會讓人的心頭驟然蒙上一層絕望的陰霾。

 這些堆積在廢棄村莊裡的屍體,是濟州邊境外的兩位軍閥彼此爭戰下的犧牲品,不單只有士兵、連村裡的無辜百姓也沒能倖免。

 沒有大義、沒有人性,他們殺戮的開端只是為了爭奪附近的戰略要地──爭奪博陵縣的歸屬權。

 至於戰爭最後的勝利者是誰?

 很遺憾,對於逐漸腐朽的士兵們來說已經不重要了。當然,對於等待著他們回去的家人而言,同樣也不具任何意義。

 
 「一切只因亂世……仍在繼續。」

 
 騎著老師贈與的良駒、漫步在眾多死者之間的鳶尾,旁若無人的呢喃。

 此時距離她出山,已經過去了大半年。

 她離開書院之後就一路北上,隻身造訪各個諸侯的轄地。可是無論她走到哪個州郡,都無可避免的會看見這宛如地獄一般的景象。

 有幾場會戰甚至能從它的走向之中,隱約看出其他幾位九曜的影子。

 但最讓鳶尾感到悲哀的,不是師兄姐們為這亂世又添了幾把火頭,而是她在這短暫的旅程中,也明白了自己終將得和他們一樣禍亂天下。

 想到這,鳶尾又不禁搖頭嘆息。

 
 「姑娘既然知道天下紛亂,為何還跑來這荒廢的村落,不去更安全一點的地方?」

 
 隨著一陣噠噠的馬蹄聲,鳶尾看見有位身披輕便的襦鎧,手持長戟的青年策馬穿過破損的村門,朝她緩緩駛來。

 那人年紀約莫二十初歲,身形精實不會過於壯碩。雖然長相以鳶尾的審美觀來說還算俊俏,可對方身上那揮之不去的壓迫感,還是讓她下意識地將左手移動到腰間的劍柄上。

 「可悲的就是天下雖大,卻沒有安身之所,到哪都聞的到這可怕的屍臭味。」

 「於是就親臨戰場,想知道臭從何來?姑娘還真是有『雅興』。不過,等等就會有一批濟州刺史麾下的軍隊過來打掃戰場,姑娘最好先離開為上。」

 青年嘴角勾起淺淺的微笑,這個表情讓他的銳氣略微減去了幾分,接著他還將手中長戟垂直刺入地面,空出雙手表示自己並無敵意。

 「在下荊鴻,濟州軍的一介斥侯,敢問姑娘……」

 「鳶小九──是個還在見習中的軍師。」

 即便已經正式出山,但出於謹慎,鳶尾並沒有向對方報上自己的真名。

 而荊鴻在聽聞她是軍師後,除了微微挑起眉頭之外也沒有多大反應。畢竟在鬼谷玄微的豐功偉業之後,世上已無人敢再看輕女性。

 受過教育、立志成為軍師的女子,如今更是多不勝數。

 「鳶姑娘能直面戰爭的殘酷,實在膽識過人,不過若是想要尋找臭味的源頭那恐怕是找錯地方了。」

 「對,真正的源頭,是來自於這個國家的腐臭。」鳶尾藏在面紗底下的眼眸稍稍變得黯淡,又道:「來自於連鬼谷玄微都救不回的昏庸國君,以及貪戀權力的迂腐朝臣。」
 
 「哦……?那麼擁兵自重的諸侯、分裂國土的軍閥就沒有罪責囉?」

 荊鴻好似也來了興致,將雙手環抱在胸前,繼續向鳶尾提問。

 「他們的罪過,在於沒有和野心相稱的能力,要是能迅速起兵蕩平中原、結束亂世,那百姓們就不必待在這可怕的煉獄繼續受苦了。」

 「這麼說只要有實力,無論是誰都可以篡奪大周天下?如今周天子仍安坐在洛陽的龍椅上,鳶姑娘這想法倒有些大逆不道了啊。」

 「周朝積弱,皇帝早就成為大師兄……咳咳咳,早就成為諸侯手中的傀儡,充其量就是一塊方便的玉璽罷了。為上者對皇室盲目的愚忠,其實也是對百姓最殘忍的暴行。」

 「姑娘此言差矣,要是諸侯只想靠著武力奪取天下,後世就會有人出於同樣的理由、效仿今日的行為到處征伐殺戮,亂世還會再起。上行不效,就算得了天下又如何?」

 言語至此,荊鴻若有所思地抬頭望天,再嘆了口氣:

 「雖然姑娘的理論也是正確的……但是天下仍有不少文人士子心向周朝,妳可要小心別被人聽見,當成反賊押進大牢了。」

 
 荊鴻的告誡沒讓鳶尾產生絲毫動搖,僅是用好奇的目光重新打量了他一番,彷彿正在看著某種罕見的珍禽異獸。

 接著片刻後,她彷彿想到什麼壞主意似的,忽然漾起戲謔的微笑、將手腕併攏伸向對方。

 「那麼……公子可有打算綑綁小九這個『反賊』,送到官府那領賞去?」

 「什、什麼?」

 「如您所見,小九不過一名弱女子,不管您是想用我換賞錢、還是強擄回去做壓寨夫人,小九也只能在哭幾聲後乖乖聽話喔……您意下如何?」

 沒料到話題會如此驟變,更沒想到自己會突然被眼前的姑娘「調戲」,荊鴻只好尷尬的咳了幾聲後,紅著臉回應:

 「咳,鳶姑娘說笑了……在下是軍伍之人,可不是什麼土匪之流。」

 「是的,而且這麼看來您還是軍中的一位大人物呢。」

 「姑娘這話又是何意……」

 荊鴻還沒問完,就聽見鳶尾視線的方向正傳來急促且數量眾多的馬蹄聲。

 定睛一看,兩人就發現有位披掛重甲、體型剽悍的將軍,率領著一支全副武裝的騎兵部隊從遠處奔馳而來,還對著荊鴻高喊:

 
 「──少爺!您又給我到處亂跑了!」

 
 看見自己的假身分就這樣被揭穿,荊鴻苦笑著望向鳶尾,而後者雖然戴著面紗看不清楚表情,但荊鴻總感覺對方正在露出一臉壞笑。

 「記得荊公子剛才說自己是一介斥侯?」

 「……實不相瞞,在下是濟州刺史的親戚,靠著關係才得以混到一個中郎將的職務,實在不足掛齒。」

 「公子既然還要堅持,那小九便不多問了。」鳶尾抿嘴輕笑一聲:「不過來將神色緊張,感覺不是純粹來打掃戰場的?」

 在她感到疑惑的同時,領兵的將軍也於兩人面前拉住韁繩停了下來,後方跟隨的千餘名騎兵們同樣放緩速度,整齊劃一的在不遠處駐足。

 沒等荊鴻開口慰勞,那名將軍就扳起稜角分明的臉龐,氣勢洶洶的大罵:

 「少爺!您知不知道您這次闖了多大的禍!」

 「你先冷靜點,成廉。我這不就是先跑到現場勘查而已嗎?博陵縣是重要的戰略據點,所以我才想親自……」

 「就是因為您先偷跑,所以才會不知道之後探子送來的情報──」

 成廉正要向荊鴻彙報軍情,卻在注意到鳶尾後將話留駐於嘴邊,隨後不解的問:

 「少爺,這小妮子又是誰?怎會出現在這種地方?」

 「呃,她是……」

 荊鴻本想解釋,但赫然發現自己根本不曉得該如何介紹鳶尾。

 可鳶尾又在這時玩心大作,將身軀微微傾向荊鴻,故作媚態的說:

 「我啊……是你家少爺剛剛在這裡收繳的『戰利品』喔。」

 「哦,是少爺的女人啊,那應該就沒關係了。」

 「喂──」

 沒有再理會荊鴻的,心急的成廉自顧自地開始說了起來:

 「總之我們半個時辰前收到消息,渤海郡太守‧楊玄派出兩萬精兵,準備再次進攻博陵。渤海距此不過五六十里,最多再三個時辰後他們的先鋒軍就會抵達這邊了──少爺我們快點撤退吧!」

 聽見這則消息,荊鴻也是臉色微微一變。

 楊玄,正是前幾日在博陵縣與安熹郡太守‧劉固交戰的軍閥,也是造成眼前這一片屍山的罪魁禍首。

 兩軍大戰才過去一天,楊玄竟然又急著出兵博陵,顯然勢在必行。

 「敵軍兩萬……成廉,你帶了多少人來?」

 「為了趕著接應您,只帶了一千輕騎兵。另外出發前冷蝶姑娘怕有變故,說會再另外派兩千步兵跟上,算算距離可能要一個時辰後才會到這裡。」

 「這樣就是三千──不行,還是不夠。」

 看著正苦惱地思忖著什麼的荊鴻,成廉心中暗叫不妙。

 「等一下,少爺,您該不會是想要對抗渤海太守的軍隊吧?雖說博陵名義上算是我們濟州的領地沒錯,但掌控權早就不在我們手上,實在沒必要這時候和楊玄硬碰硬。」

 「不,有必要。」

 荊鴻斬釘截鐵的拒絕了成廉的諫言。

 他回過頭,將這片被鮮血塗染的大地深刻烙印在眼中,而後目光堅毅的回答:

 「成廉,我想……我們已經漠視太久了。」

 「我說少爺啊,成廉雖然是個粗人,卻也知道打仗不是兒戲。您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就想以寡擊眾打敗楊玄、保住百姓,這、這根本是不可能的啊!」

 這一次,荊鴻沒有馬上給予回應。

 只是眼波流轉,把視線放在了一旁的鳶尾身上,並微笑著詢問:

 「鳶姑娘,妳既然是軍師,那可有退敵良策否?」

 「略有一二。」

 鳶尾的心中沒有浮現一絲愕然,不如說她在面紗下的表情看起來還有些興奮,好像早就在期待自己會被這麼問似的。

 「可是小九畢竟不是濟州之人,要出謀劃策恐怕有些不方便啊。」

 「妳剛才不是說自己是我的『戰利品』嗎?要是無法發揮價值,豈不是比在路邊拾獲的野貓還不如?」

 「……公子您倒也有些壞心眼呢。」

 「事關無辜的性命,才斗膽請鳶姑娘出手相助,若是姑娘能協助我保護博陵縣的百姓,荊鴻就欠妳一個天大的人情。」

 聽到荊鴻信誓旦旦的約定,鳶尾立即向著後者拱手作揖,高興地答道:

 
 「荊公子啊──小九可就等著您這句話呢。」




 ------分隔線君------
 該隱得死。

 在歷經一個月的拖稿後,《見習軍師》終於又更新了......我都開始懷疑這樣子能不能在期限內寫完了。
 老實說其實每天都多少會有進度的,但每當我寫完一段,就會覺得自己寫得太糟糕,然後果斷將其捨棄掉重來。前前後後廢棄了一萬多字,最後才生出如今各位看到的第二章。

 而且內容還跟原本設計的大綱相差甚遠,哭啊。

 雖然早就明白自己寫的是非主流,可依然擔心讀者會不會對這種類型的劇情感到乏味。只能說這時就得考驗作者的功力,看能否將之描繪為精彩跌宕的故事吧。

 當然如果有任何建議或感想,也請不吝在留言分享給我。

 以上,讓我們在下一章再見吧。

 (原創星球的連結在此。)

創作回應

符晴
沒關係,我也是刪刪減減(只有小說家懂的感受)來回寫了好幾篇哈哈哈哈哈,只要知道每天都有在動就夠了,離九月還很久,該隱加油!
2022-05-01 21:37:54
該隱
可是怎麼感覺一下子就過了一個月惹[e21] (超怕
符晴也一起加油吧~
2022-05-02 00:16:42
喵君
[e12]
2022-05-01 22:47:05
該隱
[e16]
2022-05-02 00:15:45
雜魚小說家秋茶
雜魚小說家秋茶 不必多言,秋某已看出這個故事最大的受害者是誰,就是那位姍姍來遲的冷蝶姑娘
2022-05-02 18:52:35
該隱
至少這次被迫害的姑娘是真正的姑娘(?
2022-05-02 19:32:25
十鳶
以寡敵眾,看來可期待劇情
偉文的策士第一戰將是吸引讀者的戰役XD
2022-05-12 14:49:02
該隱
正在努力寫出不辜負期待的內容QAQ
2022-05-12 20:36:53
Sinon乄詩音
啊……「你已經給過了」,但是我現在才第一次看(心虛

戰場上的謀略爭鬥不是好寫的劇情,能以此為主題的仙貝非常厲害!٩(。・ω・。)و
然後調戲可以盡量多來一點d(`・∀・)b
你來我往的調戲最棒了(?
2022-06-26 22:00:25
該隱
沒關係啦www不管是給gp還是閱讀留言都很感謝[e16]
.
一直很想寫寫看這種題材,只是基本上參加比賽,選擇古風先輸一半QAQ
雖然主線劇情還是會以智謀&戰爭為主,但戀愛跟調戲情節當然也不會少的,敬請期待~
2022-06-26 22:06:3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