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原創同人】れおちゆ 無悔之戀(四;完)

光之九尾狐 | 2022-05-01 18:01:43 | 巴幣 1112 | 人氣 89


終於寫完了!最近突然靈感到之後終於把作品完成了!這次也是一次就到了結局呢!而且有趣的是,這一篇的字數已經和前面三片加起來差不多呢⋯⋯不過我覺得劇情挺緊湊的,所以很難說分開來寫⋯⋯
備註:「」是對話,『』是心聲。
(內容接第三章
不久後,在我的協助之下,她們眾人很快就到達令王那的家,只見一間常見的西式多層式建築,和平常的住宅無異。她們一行人走到門口,レイヤ伸手按下門鈴,等了一會兒還是沒有回應,直到一把低沈的聲音回了一聲「來了」,腳步聲才開始變得明顯。大門不久就開啟了,開門的人是一位身高堪比レイヤ,有著一把黑長髮的中年女性,她表情讓人不安,只見她瞪著她們一行人,猶如一隻兇猛的獅子般,要把チュチュ她們嚇走。
「啊⋯⋯妳一定就是令王那的母親呢⋯⋯我們是令王那友達,有事想要找她,卻又打不通她手機所以就レイヤ憑著較高的交流能力,嘗試與伯母溝通,然而對方還是一臉厭惡地看著她們,只見她擺著臭嘴臉,絲毫沒有溝通的打算,不過レイヤ還是維持著那份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看著她,希望能夠博得對方同意進屋。
「原來就是妳們這群人帶壞令王那的,都不知道她都結交什麼豬朋狗友了!都染金髮的。我警告妳們,不要再接近我女兒一步。明明以前什麼都聽我話,拜妳們所託,現在都來頂我嘴啦!令王那只需要專心讀書,好好上學就可以了,追星什麼的完全不需要。看妳們的樣子都是在不務正業吧,不要再來糾纏我女兒了!」語音剛落,大門就關上了,伯母絲毫不給她們情面,完全就是想儘快把她們趕出去。
「那現在該怎麼辦?」ロック又在開始慌張,弄得旁邊的マスキング要連忙安撫她的情緒。與此同時,從一開始就躲在後面的チュチュ走了上前,她的腳步沈重,看見如此的情景,使她的內疚感更深了。
『平時如此可愛天真的パレオ,究竟在家裏承受了多少的壓力呢?我們一直以來都有耳聞パレオ平時會因為在意他人目光而真實的自己收起來,但沒想像過會是如此誇張的⋯RAS或許就是她的避風港呢⋯⋯一個讓真實的她發光發亮的地方,我平時所感受的,一直以來都是她的真心也是她唯一能夠把心中的話說出來的地方⋯⋯為什麼我會一而再再而三地摧毀她唯一的避難所呢⋯⋯親手消滅掉パレオ的人,為什麼總會是我的呢⋯⋯就是自己坦率不起來,才會導致パレオ要受這些苦呢⋯⋯』
「那⋯⋯不如再試一次?」レイヤ抱著懷疑,轉身嘗試問問其他隊員的想法,但只見幾人你眼望我眼,空間瞬間靜了下來,レイヤ只好無奈地轉回去,伸出右手,預備再次敲門。伴隨著咯咯的敲門聲,剛才的那個身影又出現在她們面前。
「誰啊!又是你們!」伯母依然一臉厭惡的看著她們,眼神一點善意也沒有。「我不是叫妳們走嗎?還回來幹嘛!」
「那我猜剛才我們沒有好好介紹自己,所以才讓伯母妳誤會呢⋯⋯我們是和妳女兒令王那一起玩樂隊的朋友,因為樂隊有點緊急的事務,所以才
「妳說什麼?妳說我的女兒跟妳們這班人在玩樂隊!好好的做什麼學人去玩什麼樂隊呢,我給那麼多錢讓她去學鋼琴可不是要讓她去玩什麼無聊的樂隊的!正經書不去讀,卻把那些時間花在這些地方上,都不知她在想什麼呢!都是妳們的錯!」
「不、不レイヤ很明顯的出現溝通失敗的情況,正嘗試慢慢說清情況,但此時,身後的チュチュ卻已經快站不住腳了。
『再這樣下去,就真的沒機會了!』一想到這裏,チュチュ按耐不住,沒有理會面前二人的交涉過程,一個箭步衝了上前,憑著細小的身軀,迅速搶在兩位一米七的人中間的空位攝了進去,然後順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上樓,尋找令王那的房間。其他人(包括憤怒的伯母)也立馬跟了上去。
チュチュ一找到對方的房間,卻感到有點意外。門外並沒有那種經典的可愛門牌,門外的牌子僅僅白紙黑字寫著「令王那」三個大字,旁邊一點裝飾都沒有,色彩也是十分單調,根本難以想像那是平時パレオ會設計的門牌。但チュチュ已經顧不上驚訝了,心急如焚的她一衝到上來便開始敲門,聲音變得急促,眼淚也彷彿隨時都可以流下來了。
パレオ,開門啊!」這把聲音重複了好幾遍。內裡的パレオ剛剛哭完,心情還未平復過來,但還是認得門外的那把聲音,那把在她夢裡重複播放著,她最喜歡的聲音。她從床上坐了起來,慢慢走到房門邊。然而,她沒有打開門,只是坐了下來,細聲說了一句話。
パレオ已經不在了。」
當然パレオ並不是討厭了チュチュ,但她心中還是對二人以後的關係感到迷惘,她已經再沒有面子去看對方了,哪怕自己還是那麼喜歡她。
「為什麼現在卻要追上來呢⋯⋯明明我都已經開始接受命運了⋯⋯為什麼卻要帶我回去呢⋯⋯現在的我,就只是令王那而已⋯⋯並不是チュチュ様平時看見的那個パレオ⋯⋯令王那,就只是一位優等生,僅此而已。」令王那默默把心中的想法說出來,淚水卻又再停不下來般流下。她的心猶如刀割般痛苦,明明對方都來找她,挽回她,為什麼卻要在這個時間拒絕她呢⋯⋯自己,真的想一生都只是令王那嗎?
『但或許這不是我能選擇的地方吧⋯⋯令王那不是パレオ,是一個優等生,是不能夠按著自己的意願生活的,否則會辜負大家的期望的!』
「妳在說什麼啊,パレオ!快點開門吧!」依然心急如焚的チュチュ沒有理會對方的話,還是繼續敲門。
チュチュ様不討厭我嗎?我,向妳告白了呢⋯⋯」令王那的聲音慢慢變得柔和起來。
「才才沒有!」在對方溫柔的聲音下,チュチュ也開始破功,心裡的想法也開始浮出。
「我不相信!明明チュチュ様拒絕了我,現在卻還要回來拉我回去!」
「那只是我在害羞而已,才不是想拒絕パレオ而且,我喜歡パレオ。」此時此刻,チュチュ已經顧不上害羞了,她不想再看見喜歡的女孩哭泣了,她也不想喜歡的那位女孩離開她了。
「我不相信,妳只是想藉此帶我回去而已⋯⋯」明明自己喜歡的人向自己表白,她應該會感到高興才是,但她心裡還是在滴血呢⋯⋯為什麼這女孩總要在趕她走後再這樣對待她呢⋯⋯她不就只是一隻棋子嗎⋯⋯為什麼還要再被這些甜言蜜語欺騙呢⋯⋯パレオ心中開始嘗試透過這樣的謊話欺騙自己,希望藉此能讓自己完全死心,讓二人從此恩斷義絕,不再來往。
「我喜歡妳喔,パレオ。我明白我總是不敢表達出來,但是,我是打從心底愛著パレオ的!交往什麼的,假如是パレオ,沒問題喔!」チュチュ卻還是沒有放棄,現在她的心,就只剩下她喜歡的女孩而已,然則對方卻在嘗試放棄這段禁忌的戀愛。
チュチュ様喜歡的人,就只是妳在RAS那裡看見的那個小女孩而已!妳喜歡那個戴著七彩假髮,彈著電子琴,經常在妳身邊陪伴服侍妳的那個女孩,但那只是一個假象,妳明白嗎?在那背後的,就只是一個戴著眼鏡,梳著黑長髮的土妹子而已,她沒有那種在台上閃閃發亮的笑容,就只是一個普通到不了的優等生而已!チュチュ様不會討厭這樣的我嗎?」令王那也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死就死吧,她的心之後要如何痛苦也沒關係了⋯⋯還有甚麼會比親自拒絕自己喜歡的人的表白痛苦呢?但這道痛苦,在令王那心目中,是終究必須承受的。
「不,因為我清楚知道,妳所謂背後的那個,才不是什麼本性,那才是妳的假象,真正的妳,是平時在我旁邊走來走去跳來跳去的那個才是。令王那,妳甚麼時候才能醒來呢!真正的妳,我會察覺不到嗎?明明真正的妳是多麼得人喜歡,為什麼卻要戴上那個面具呢?」チュチュ依靠著那道門,淚水也早就流下。「真正的妳是多麼可愛,經常帶給人歡樂,為什麼平時卻要把這隱藏起來呢!或許我正是討厭妳這種地方呢!為什麼要過著兩種不同的人生呢!」
「因為,我不是妳啊!我不能夠像チュチュ様一樣,不怕其他人的目光,我沒有チュチュ様的那份勇氣,既然在其他人眼中我是一個優等生,那麼我就該好好扮演這角色才是」話沒有接下去,但一直鎖住的門卻打開了。チュチュ看進去,卻發現對方跪坐在後面,全身的衣服都被自己的淚水弄濕了。沒想那麼多,チュチュ一進去就抱住了對方,手放在背後,一下又一下的拍著對方的背,猶如慈祥的母親安慰小孩般。(在此刻,我們才真正意識到チュチュ還是比較年長的那位呢⋯⋯)
チュチュ一直安慰著對方,嘗試使對方的心情安穩下來。「對不起,パレオ。我的語氣重了一點,但剛才的每一句話,都是我的真心話,不要再過著這樣的生活了。而且,回來RAS吧,我們都需要妳的,而且就算妳真的維持現狀的話,至少還有我們可以當作妳的避風港呢。答應我,以後不要再離開我了,好嗎?」
「真的可以嗎,チュチュ様?」隨著對方的安慰,淚水也停了下來,二人也隨即分開,相視而坐,注視著對方的眼神。
of course,而且之前的答覆,交往那件事可以喔。」
「真的嗎!妳不用因為同情我就答應的」「當然不是呢⋯⋯我我本來就喜歡パレオ呢!」「太好了!」パレオ那刻實在是太高興了,一下子抱著對方後頸,親了上去,チュチュ起初有點嚇到,但最後還是欣然接受了。二人互相搶奪對方口中的空氣,雖說是初吻,卻又彷彿曾多次體驗般,或許這是命中注定的情侶特有的羈絆吧二人的嘴纏綿在一起,一直到了一把響亮的聲音響起。
令王那,你這是在幹什麼?」那把聲音正正就是令王那的母親,在RAS其他人的拖延時間後,花了很多時間才終於趕了上來,卻只看見自己女兒與另一位女生在親吻,而且還要是以戀人的方式
お母さん,我
「果然這班人教壞妳了!所以才叫妳不要胡亂交友,看看妳現在!」幾人隨即下樓,到達客廳,母女二人坐在沙發上,チュチュ站在パレオ的旁邊,剩下三人再於旁邊靜靜守候。伯母依然非常憤怒,語氣還是依然激烈。「女兒啊,妳看看妳,我們不在的時候,妳都去哪?我沒有教過妳嗎?交朋友不可以那麼隨便,妳看看妳現在,都被教壞了,晚歸就算了,還去玩什麼樂隊呢?我花那麼多錢去讓妳學鋼琴可不是讓妳去玩的!而且,多虧這些人,妳看看妳,同性戀什麼的,成何體統!看見那個玩偶的時候已經感到奇怪的了,最喜歡的人還以為是什麼明星,只是不想看起來那麼差才放過你,結果原來是女朋友!我真的沒想過,我本來已經覺得假如令王那妳在讀書時和男生交往已經不是什麼應該的事,但真的沒想過妳帶來的竟然是女朋友。妳明白這說出去,我們家是如何丟臉嗎!被其他人在背後議論,你受得了嗎?」
お母さん,我們是認真的,請你成全我們吧!其他東西我不多求,但我就只是希望妳接受我們。」
「不可能,你不要再說了,妳們倆分手吧!尤其是妳這小伙子,妳覺得妳能夠給我女兒幸福嗎?妳說妳可以嗎?」伯母開始向パレオ身後的チュチュ逼問,希望能以氣勢逼使她們就範。
然而,チュチュ並沒有就此嚇到,而是充滿自信的回答:「伯母,我會盡我所能,讓令王那幸福的,你不用擔心。」
「我不擔心才怪,我女兒妳認識多久?妳知道她平時怎樣嗎?我無論如何也不會接受妳們的,而且,以後我會留在這裡監管著妳的。妳們幾位不要再靠近我女兒了!請你們回去吧!」伯母直接下逐客令,但她們還是保持緘默,而パレオ也陷入沈思。
『我現在該怎樣才好?假如我違背了母親的話,我還能留在這裡嗎?但是假如我服從的話,就意味著以後都不可能再看見チュチュ様明明花了那麼多努力才終於交往的,我不想這樣就完結啊⋯⋯所以我該怎樣才好?』但他還是下定了決心,站了起來,眼神比以往任何時候還要堅定地看著自己母親。
「對不起,お母さん。我們不會分手的。」パレオ順手牽起チュチュ的手,二人十指緊扣,以證二人的決心。「假如妳硬是要逼我的話,好,我離開就是了!」
「妳說什麼?你要離家出走?你果然學壞了,妳甚麼時候反過我,妳明明知道我說的東西都是為妳好的,你不想別人看低你的話,就聽我說!妳要明白」「不!我現在才明白,就是因為我一直在擔心妳們的眼光,所以才會這樣!現在的我,不會再因妳的話而留下來的了!」
「那妳要去哪?妳有地方可以去嗎?」「我不知道,但至少不是這裡!」「好,就看看妳可以走去哪!」伯母最後已經快說不出話來,只能默默拿出行李箱,拋給對方,然後獨自回房間工作。
「嗯」在那之後,パレオ心情五味雜陳,她從來沒有跟家人鬧得如此誇張,但她卻又感到自己做了正確的抉擇。
「那チュチュ様,我可以借住在妳那裡嗎?」把家裡的東西都收拾好之後,パレオ嘗試向自己的戀人求助,希望能夠暫時借宿。
「妳想要一直住下來的話也沒問題喔。」在這次事情後,チュチュ明顯變得坦率不少。
「那就太好了,チュチュ様パレオ以後一定會盡心盡力服侍妳的!」
「不過關於這我們再說好嗎?畢竟我們現在都
「哈哈!」RAS的各位看見チュチュ臉上的紅暈時,不禁笑著看這對小情侶。
「好了,我們也回去了好不好?」「「「「嗯!」」」」
就這樣她們回了東京,繼續了她們還未完結的party,替チュチュ好好慶祝生日。
那晚,在眾人離開後,就只剩下チュチュパレオ兩人。
「讓我無條件住在這裡,真的好嗎?チュチュ様?」
of course!不用擔心,能夠有パレオ在這裡,其實也挺好的。」哪怕只有她們二人,チュチュ還是感到害羞呢⋯⋯「而且在只有我們的情況下,不不用叫我チュチュ様的喔⋯⋯畢竟我們現在是在交交往嘛⋯⋯所以令王那,不用那麼拘謹也可以喔⋯⋯」
剛說完,還未說完臉已經紅得通透的ュチュ稍微看了看パレオ的表情,看見對方的反應與自己一樣。
「真的可以嗎?チュチュ様還是應該說是ちゆ嗎⋯⋯?」
「當然可以啊。」
「那」聽見這消息,パレオ卻臉紅了,遲遲不敢說下去。
「妳想說什麼?我聽不見啦⋯⋯」
「那我們今晚可以一起泡澡和睡嗎?」結果チュチュ等待的,卻是如此的要求
「妳明天還要上學吧⋯⋯不過也不是不行啦⋯⋯我也還沒有預備地方給妳睡一起睡也不是不行的啦⋯⋯」可見チュチュ心底裡還是非常願意跟女友在一起的。
「那太好了!」
那晚稍後,在床上二人手牽手的臥著,パレオ對於今天所發生的事還是感到不可思議,彷彿夢境一樣,也讓她感到害怕,如此美好的時光是不是又要消失,甚至要徹底的支離破碎呢?這使她身體有一點震抖,那是害怕的表現。
「不用怕,令王那,我會一直在妳身邊的。」感受到女友的擔憂,チュチュ立刻安撫對方,雖說那份語氣還是能夠感受到她平時的害羞。「以後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會在妳身邊的。明白嗎?」
「嗯!不過,チュチュ様,妳是什麼時候開始喜歡我的?」
「第一次察覺到的話⋯⋯我也不記得了⋯⋯已經一段時間了,大概在RAS完全組成後,以及那次大型演唱會後吧⋯⋯(FILM LIVE 2ND STAGE)」
「原來那麼早啊⋯⋯我還擔心了很久妳會不會拒絕我的告白呢⋯⋯原來這都是多想了呢⋯⋯」
「都那樣照顧我了,怎會不喜歡上妳呢?不論我如何無理的要求,都會盡心盡力去做明明我是如何霸道,卻願意一直留在我身邊,還願意委身成為女僕一樣的存在又怎會不喜歡呢⋯⋯」說著說著,チュチュ卻直接睡著了,畢竟她可是度過了一個難忘的生日呢⋯⋯
ちゆ⋯⋯?嗯,她也過了非常精彩的一天了呢,晚安了喔。」令王那親了親對方的臉,然後也安心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在我的協助下,ちゆ決定送令王那上學,在臨下車之前,ちゆ彷如要分別幾年似的看著令王那。「晚點見了,令王那。」「嗯,晚點見了。」二人僵硬的對話最終卻以二人的吻收結,看來狗糧也發好發滿了呢⋯⋯
令王那吻別對方後下了車,走了幾步,回頭看了看ちゆ,只見她說:「我會在家裡等妳喔!」令王那便高興的走了起來,哪怕表情和平時差不多,給予人的感覺卻有些少不同。
回到教室的令王那依然維持著以前冷酷的表情,心中卻正在掙扎:『我是不是可以試試不再擔心他人目光,嘗試活出正真的自己呢?』此時在她前面的一群女生,正在熱烈討論:「妳們有沒有去看那晚的live彩ちゃん超可愛的,她乘舞台車的時候好像還看了我一眼啊!」「我有去,氣氛超級熱烈的!」⋯⋯
令王那此時卻沒有再像平時沈默不語、在心裡暗自認同、羨慕,反而站了起來,打斷了她們的對話。
「這這麼巧,我也有去看那場live呢!」
(全篇完)
各位覺得如何呢?這個結局好不好呢?有一說一,這對cp是真的甜!我這裡也寫了令王那的成長,使她不再害怕別人的眼光,讓她能夠以真正的自己生活下去,不知道官方劇情會不會也有這樣的一天呢⋯⋯?不過感覺又會是一件大事,感覺又是三章水平的故事,所以或許還要等很久才能看見呢⋯⋯不過我覺得假如她們要交往,這個問題可能會是一個必須解決的障礙,所以就在戀愛以外也寫了不少成長呢!不知大家覺得效果如何呢?最後也看見令王那願意和同學搭話了,算是圓了一個夢吧!
然後就是一些小細節了,先是文章的標題,讀起來的拼音沒有變,但其實在聲調改變的情況下,意思也改變了,原來是「無回之戀」,說的是パレオ心中以為,對於チュチュ的單戀,有去無回,但最後一章卻是「無悔之戀」,意思變成了她們二人之間的感情,已經不會讓她們後悔了,尤其是パレオ,當初的她可能會對其他人看待這樣的禁忌戀的眼光感到擔憂,但來到最後的時候,已經不再是了,這也是體現出了パレオ的成長呢!另外就是我以前挺喜歡在劇情完結後放一些與主篇無關的生活片段作結,不過這次卻沒有。主要是因為希望能夠直接以全新的令王那作結,就像一部電影般,最後一個鏡頭影到她身上,然後就完在那一句上,這樣才是最好的結局呢!當然之後其他人有什麼反應,我是有想像過(不過沒下筆也沒打算),大概又會是一個HE吧!
至於這對cp交往以後的故事,至少我們確定BGD會繼續至少多幾年,所以我猜一年後我有空就會繼續寫下去的了!非常感謝各位的支持!!!
1/5/2022
9tails字

創作回應

皮克西斯.日進
我是有想過一個帕瑞歐得到獎學金和邱邱同校的結局
2022-05-03 06:00:24
光之九尾狐
我是感覺チュチュ那類的國際學校未必是能靠一般進路進去啦
2022-05-03 06:18:0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