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合眾國異次元戰記,第五章,會談

物理被當的我 | 2022-05-01 17:00:46 | 巴幣 1262 | 人氣 384

連載中合眾國異次元戰記
資料夾簡介
一覺醒來,美國海軍陸戰隊士兵在冰島外海發現了一道神奇的迷霧,而他們還不知道,在迷霧之外,他們所熟知的現代世界早已經不復存在。

人物介紹:
一)羅德寧根代表團
1、茉莉·布倫希爾德·特倫瑞克元帥~遠洋護衛艦隊司令
2、諾拉·特倫瑞克~艦隊司令官
3、萊斯登·柯德爾~茉莉的政治顧問
4、克琳·肯特勒斯~茉莉的隨從
5、馬丁·尤拉~柯德爾的秘書
二)聯邦各部
1、柯德爾·赫爾~美國國務卿
2、薩姆納·威爾斯~美國國務次卿
三)情報協調局(OCI)
1、威廉·多諾萬~情報協調總監
2、約翰·馬格德魯~情報員
3、馬克西姆·李維諾夫~情報員/前·蘇聯大使
四)*新:洛沃森/博格堡
1、凱特恩·森亞特~洛沃森第二艦隊指揮官
2、雷·哈格~魔法師

1941126 上午09:37美東時間
國道50 馬里蘭州

車隊沿著50號國道向前奔馳,在一閃而逝的景物中,一面在白雪皚皚的背景下格外明顯的亮綠色路標引起了多諾萬的注意~上頭標示著通往一號國道的閘道口就在前方,開車的馬格德魯自然也注意到了路標,他隨即往右打了方向盤,將車輛切到了外側車道,緊跟在後頭的另外兩輛車也隨即切換了車道。

車隊魚貫駛下閘道口,接著,他們便從東西向的五十號國道駛上了南北向的一號國道,再過不久,他們便順著國道接上了穿越華盛頓東區的馬里蘭大道。

這時,茉莉才終於得以一窺這座莊嚴肅穆的美國首都。

首先映入茉莉眼簾的是一整排兩三層樓比肩而建的美式房舍、沿著六線道而建的數百棟矮層公寓,林蔭下的人行道上人流竄動~正在熱咖啡裡添加肉桂的咖啡小販、替因逾時停車簽發罰單的市警、被人群包圍的報攤、忙著鏟除積雪的工人。

在忙碌的林蔭石磚道旁是同樣繁忙的馬路~與路面電車並排停等紅燈的公車、川流不息的龐大車龍⋯⋯

「冒昧問一句,貴國首都擁有多少人口?」
茉莉看著車窗外人流不息的民眾,不禁問出了心中的疑問。

「多少啊⋯⋯」
多諾萬其實也不確定。

179萬,考慮到也有許多人是從阿靈頓和亞歷山大通勤過來的,華盛頓都會區的實際人口應該比這個數字來得更大~至少兩百五十萬吧。」
最後還是開車的馬格魯德回答了問題。

單華盛頓本身就擁有近一百八十萬人口,如果是以都會區來計算的話也差不多兩百五十萬人口了,這對來自霧外世界的貴客們來說根本是無法想像的,羅德寧根首都恩斯赫德只有剛過一百萬人口而已~即便是歐希恩特大陸上規模最大城市歐斯洛也才兩百三十萬人口。

「哇~這裡真是一座龐大的城市!」
「有機會的話我可以帶你們去紐約看看,那可是超過七百萬人的超級大都會呢,紐約人怎麼說來著?喔對,世界之都!」
「七百萬人?!」
茉莉聽到這個數字直接傻住了,坐在一旁原本正好奇地觀察著窗外那異世界的諾拉也因驚訝於這不可思議的天文數字而睜大了眼睛看向多諾萬。

讓兩人反應這麼激烈是有原因的~以羅德寧根為例,羅德寧根擁有七百二十萬左右的人口,若以這個標準來看,那麼多諾萬口中的那座城市居然有著一個國家數量級的人口,那是個多麼可怕的數字啊!

「啊!看那個。」
順著多諾萬的手臂向擋風玻璃外看去,在低矮公寓組成的天際線間,突出著一座龐大的粉白大理石圓頂。

「那是什麼?」
「那是國會大廈。」
多諾萬說道,不過看了看後照鏡,茉莉的話表情是一副是有聽但沒懂的樣子。

「如果我用元老院這個詞妳聽得懂嗎?」
「喔~原來如此!」
她豁然地點了點頭。

車隊從旁駛過了宏偉的國會大廈~這裡還不是他們的終點,沿著國會大廈旁的憲法大道一路向前,途中經過了一棟三角柱狀並在一端建有三角形柱廊的建築。

「啊,這是頂點大廈,我們的辦公室就設在那裡面。」
多諾萬指著車輛右側那一棟造型奇特的說道,那裡正是情報協調局總部所在地。(現在的聯邦貿易委員會大樓)

再向前開去,直到在著名的華盛頓紀念碑下方的圓環拐彎後才能夠清楚看見此行的目的地~白宮。

車隊自環繞紀念碑的圓環轉上第15街,從旁駛過白宮前方的公共橢圓草坪,被白雪覆蓋的橢圓草坪上架了一顆富含節日氣氛的聖誕樹~這是白宮自1923年開始的傳統,羅斯福總統在每一年點亮這顆國家聖誕樹時都還會特地舉辦正式演講呢。

車隊駛過了警衛亭,衛兵們立刻上前攔下了來路不明的車輛,不過在多諾萬搖下車窗表明身分後,衛兵們便不再多做阻攔~車隊最終停在了白宮後門前的車道上。

多諾萬剛從副駕駛座走下來替茉莉打開門,就有兩名西裝筆挺的中壯年男子走了上來,走在前方的那人和多諾萬對視了一眼以點頭示意。

男人正打算說話,結果剛好與從第二輛車副駕駛座慢慢悠悠走下來的李維諾夫對上了眼,他一時因疑惑於這位蘇聯大使怎麼會與多諾萬一同出現而呆楞了幾秒,直到李維諾夫朝他翻了白眼並指了指茉莉後才反應過來要迎接客人⋯⋯

「特倫瑞克元帥以及各位貴客,歡迎各位來到美國。」
說著便伸出了右手,而茉莉也伸手與對方握了握。
「我是美國國務卿柯德爾·赫爾,我身後這位是薩姆納·威爾斯,我的副手。」

「分別是正副外務大臣的意思,如果妳要問的話。」
多諾萬及時以氣音提醒了因為又聽到一個未知名詞而表情些微凝固的茉莉。

「叫我茉莉就可以了,很高興認識兩位。」
茉莉稍稍打量了一下赫爾~國務卿,或者以茉莉更熟悉的職稱來說:外務大臣~這個職位大多由宮廷貴族擔任,換句話說,這位名叫赫爾的男人放到羅德寧根或是任何一個王權國家都相當於皇家大貴族、是個高不可攀的人物。

雖然如此,茉莉卻感受不到眼前男人的~這樣似乎有些失禮~外務大臣應有的那份從容和自豪感,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案牘勞形、朝九晚五的疲憊感。

這當然不是赫爾的問題,他熱愛著他那充滿人情交際和外交辭令的工作,但最近幾天都待在國務院與咖啡和滿坑滿谷的文件作伴,他甚至已經幾天沒躺回家裡的床鋪了~臉上自然毫無光彩。

在他那強撐出來的笑容下,是幾天下來總計只睡三小時所累積的疲勞~說真的,赫爾現在能走出來迎接眾人根本就是奇蹟。

赫爾也清楚自己隨時可能會倒在地上然後呼呼大睡起來,但他卻又不放心讓其他人代替他來接待這些霧外世界的貴客們~最終他的職業精神還是戰勝了睡魔

「我先帶各位去休息室吧。」
他強撐著眼皮將眾人領入了這一座宏偉的白色宮殿中~幾人橫穿了外交接待大廳,左右兩邊分別是地圖室以及瓷器室,從虛掩著的門的門縫可以窺見兩室裡頭放滿了數千卷卷軸和閃閃發亮的東方瓷器。

走上樓梯來到一樓大堂~水晶蠟燭吊燈、閃閃發光的磁磚地板、特別雕刻出紋路的大理石柱,這座白色宮殿在氣派的程度上倒也不輸哲羅姆宮那類王室宮殿。

「茉莉小姐,柯德爾閣下,請兩位先在此休息一下子。」
赫爾將幾人帶入綠廳~這是一間以典型的美式風格佈置的休息室,整體色彩偏暗,配有棕色實木布藝家具。

「我這就讓人去請總統先生和內閣成員們過來。」
他隨即喊來了一名白宮衛兵。

與此同時,茉莉則走進房間~剛在一張椅子上坐下便注意到了牆上掛著的那一幅引人注目的肖像,與周圍的美國人不同,肖像上描繪的那個人有著一頭白髮,還穿著一身茉莉熟悉的貴族服飾。

茉莉隨即轉頭想詢問多諾萬有關畫像的問題,不過轉過頭才發現多諾萬和他那兩名助手並沒有一同進入房間,再仔細一看,諾拉也不見了~估計是被多諾萬給拉走了。

「赫爾閣下。」
「嗯?請說。」
茉莉於是將問題拋給了赫爾。
「請問畫像上的這位是誰?」

「這位是喬治·華盛頓總統。」
赫爾先轉過頭看了眼牆上的肖像畫,再轉回頭來與茉莉介紹肖像上的人物。
「我國的國父兼第一任美國總統。」

「我聽過多諾萬先生提到過總統這個詞,就我所知,這是貴國統治者的稱號吧?」
茉莉繼續提問。

「是的,我們用總統先生來稱呼我們的統治者。」
「那麼我想問,您口中的總統與國王有什麼區別?」
赫爾笑了笑,與茉莉對上眼,並開始耐心地為她介紹。

「茉莉小姐,總統與國王十分相似,但兩者有一個本質上的區別,據我所知,大多數國家的國王,其統治基礎來自上天,也就是所謂的君權神授,對吧?」
見茉莉點了點頭,赫爾繼續開口說下去。
「而總統呢,統治基礎則是來自於千千萬萬生活在這個國家的公民。」

「我們的制度被稱為民主共和制的制度。」
他頓了頓。
「在這個制度下,人們在法理上不分貴賤,因此不存在貴族和國王這類世襲的職位與稱號。」

「柯德爾閣下似乎對這些很感興趣是嗎?」
赫爾說罷,撇過頭看向了一旁聽得很仔細的柯德爾。

「當然,這可是比我國現行體制更先進且優秀的制度,我自然是非常感興趣的。」
柯德爾回答,口氣裡滿是對民主,或者其實是對共和的推崇~身為一名沒有貴族身分的商人,他雖然在政壇上頗受禮遇,但因為沒有貴族身分使得他仍然時常窒礙難行,因此他對這種沒有貴族存在的政治體制展現出了強烈的興趣。

「喔~是嗎?」
赫爾像是找到了知己般,那被黑眼圈環繞的眼眸瞬間來了精神,他於是與柯德爾對政治議題展開了段愉快的談話。

「欸對了,克琳,拿給我吧。」
「好的!」
趁著在會議開始前的這個空檔,茉莉要求克琳遞來一卡其色的側背包,並親自確認裡頭的資料是否齊全。

稍後,茉莉與柯德爾將與美國軍政兩界中最有權勢的幾人展開會談~茉莉知道只要在這些人面前留下好印象,說不定能夠讓這個強大的國家與她們這些羅德寧根殘餘勢力合作,反過來說,要是在這場會議中給總統和內閣們留下不好的印象,即便多諾萬履行了承諾去極力遊說也只會是白耗精力而已。

因此,會談絕對不容出現任何紕漏。

「肯特斯勒小姐、尤拉先生。」
在赫爾與柯德爾聊得正開心、茉莉忙著一張一張檢查資料的時候,威爾斯代替赫爾打算將兩位助手帶去位於底層的另一間休息室。
「很抱歉得告訴你們,兩位得移步至他處。」

由於等一下許多政府高層會齊聚於隔壁的東方,因此得對與會人士進行嚴密的管控~非與會人士和閑雜人等自然不得入室旁聽,即便是個人秘書或助手。

「威爾斯閣下,這點小事就讓我來代勞就行了。」
「喔~那真是太感謝了!」
他本來正帶著兩人走出綠廳打算移步樓下的另一間休息室,不過先前消失了幾分鐘的多諾萬忽然出現並攬下了這份活~雖然有些奇怪,但威爾斯倒也沒多想⋯⋯

********************

白宮主建築行政官邸的一層往東往西各有一條長廊,分別通往為了大型社交聚會而建的東廂以及設有橢圓辦公室的西廂。

多諾萬沒有帶克琳和尤拉前往在白宮行政官邸底層的休息室,反而將兩人領來了通往東廂房的東廊。

「尤拉先生?」
「怎麼了嗎?」
「我很好奇你為什麼要一直搓手呢?」
「喔⋯老毛病了,我一緊張就會這樣。」

「喔~是這樣啊?」
多諾萬冷笑了一聲。
「我還以為你是想掩蓋些什麼呢。」

「⋯⋯」
「像是為了掩蓋因為不擅長使用袖劍,而在手掌上留下了疤痕。」

昨天,當幾人在機艙包廂內熟睡時,多諾萬伙同一名士兵在另一名士兵的把風下偷偷潛入了尤拉的臥鋪內探索,多諾萬熟練地用乙醚迷昏了尤拉以免他醒過來,這一查不得了,在尤拉的隨身行李中發現了幾把摺疊刀和袖劍、三條黃金和一顆子彈般大小的通訊用藍寶石~寶石自然是被多諾萬順走了。

此外,多諾萬同時也對昏迷的尤拉施行了搜身,在他的身上又發現了兩把藏在大腿上的小刀,他手上的疤痕和繭也是在這時被發現的。

尤拉瞬間意識到了自己的身分以及被識破了,索性也不再裝了。

—”
他將眼鏡一摘,向著地板一扔,在眼鏡與地面碰撞時,一把近二十公分的袖劍順勢從他的袖口彈出。

看見銀白色的劍鞘和尤拉散發出的殺氣,多諾萬將克琳拉到自己身後以護住她~尤拉以猙獰的面孔不慌不忙地靠近二人,多諾萬不斷後退,不過之間的距離還是越來越近。

「啊!」
只見尤拉將手舉起來下一秒就要砍向多諾萬,克琳被嚇得閉上了眼並發出了尖叫。

鏮~
沒有出現預想中血濺出的呲呲聲,反而是一聲尖銳的金屬碰撞聲~諾拉從一個角落跳了出來,她兩手撐著一把短劍格擋下了尤拉的擊砍。

尤拉的攻擊落空,他隨即向後一躍拉開了距離⋯⋯或許也不能稱他為尤拉了,與原先瘦弱纖細的身板不同,眼前的男人突然變得精壯結實。

「這是?」
「切,易容術,東方的小把戲罷了。」
諾拉口中的鄙夷的的易容術室一種來自東方的幻術,這種法術能夠讓操作者在外表上與他人毫無差異,包括臉龐和體態都能完整改變~當然,這看似萬用的法術也有缺點,那就是十分耗費魔力,以白金級魔法師的魔法蘊藏量來計算也頂多維持三天左右,超過三天就有因魔力耗盡而昏迷或休克的可能性。

「你們退後,我來處理他。」
諾拉將劍首直直指向了不遠處的男子。

*同時 奧瑟納斯洋東側某處 洛沃森第二艦隊

冬天的黃昏來得特別早,尤其是在高緯度地區~而在黃昏之下的奧瑟納斯洋,一支洛沃森艦隊正在一片水流平穩的海域上航行。

在艦隊旗艦弗雷德一世號上,兩名男子正倚著欄杆望著左舷外橘紅色的夕陽。

「洛沃森人的特遣隊似乎被徹底摧毀了呢。」
一名男子說道~他甚至著藍色長袍,一手還拿著把上頭鑲著一顆藍色水晶球的法杖。

「一群蠢貨用陸戰思維去打海戰,發生這種事情很奇怪嗎?」
身旁的另一名男子回覆到,這一名男子則是身著一件白色襯衫,在襯衫外套有一件黑色的黑色大衣,當然最有標誌性的還要數那暗藍色的新月帽~他,凱特恩·森亞特上將,是洛沃森第二艦隊的指揮官,而與他對話的男子則是魔法師~雷·哈格。

「真是,就憑他們那模樣,還想要稱霸世界?」
森亞特朝著海的方向吐了口口水,他對洛沃森如此鄙視是有原因的。

森亞特一位來自博格堡王國的舊貴族,博格堡王國是個小國家,地處羅德寧根王國與洛沃森王國之間,這個小國家本來與兩個鄰居都和平相處,直到四十年前那一場北方大戰~在戰爭中,當時的洛沃森國王羅興四世向著周邊各國開戰,雖然博格堡海軍在海面上牽制住了洛沃森海軍的進攻,但很不幸,博格堡王國的陸軍在強盛的洛沃森軍隊面前不堪一擊。

雖然洛沃森後來在諾西斯高原上被羅德寧根軍隊擊敗,但博格堡因為已經被洛沃森實質佔領了,最終在和談會議上被洛沃森併吞。

當年正好十八歲的森亞特還記得那些殘暴的洛沃森人洗劫城市、強姦民女的暴行,然而他的父親凱恩特伯爵率領殘餘的海軍艦艇降伏於洛沃森,他雖然反對,但在大勢所趨之下他也無可奈何,最終他繼承了父親的衣缽,接手了博格堡艦隊的指揮權,也就是現在的洛沃森第二艦隊。

「但我們又能拿那些待在羅曼諾夫的蠢貨們怎麼辦呢?」
哈格回答道。
「連羅德寧根都倒下了,難道我們要叛逃南方那些基本教義份子?在我看來,他們不過是又一個暴君而已。」

「⋯⋯」
森亞特一時找不出話來反駁。

「唉,總之,指揮部要我們接手狩獵任務。」
「行吧⋯⋯」
森亞特理了理被海風吹得雜亂的頭髮。
「右滿舵!」

*同時 夏威夷 太平洋艦隊司令部

碰!
啊!」

一名衛兵剛用步槍擊出了一發子彈射殺了一名入侵者,然而下一秒另一名入侵者便用一把鋒利的武士刀貫穿了他的肚子。

此時,司令部大堂已經血流成河,數十名衛兵被武裝份子殺害,即便是負傷的士兵也沒有逃過頭顱被武士刀砍下的命運。

入侵者在三層樓的司令部內大開殺戒,在武裝份子的逐一掃蕩下,無論是衛兵、文官還是清潔工都未能倖免⋯⋯

———”
警笛聲越來越近,數十輛隸屬分別屬於檀香山警署和郡警的警車已經抵達了司令部外圍⋯⋯

警察們夥同一些來自其他營區的海陸士兵們端著槍衝入司令部建築內與入侵份子們交火,入侵者原先面對單發步槍時時發揮的人數優勢在警察們和海陸士兵們拿來的使用的幾十把芝加哥打字機和BAR面前不復存在。

入侵開始的半小時後,情況已經被徹底壓制了下來,此次武裝份子入侵事件造成了271人死亡,只有32人僥倖逃過一劫,武裝份子則是47人死亡,唯一負傷的嫌犯也在醫院內服毒自殺了⋯⋯

不久後,警察和海陸士兵在清理現場時,他們得知了一則悲痛的消息,受人愛戴的太平洋艦隊司令哈斯本·金梅爾上將在襲擊事件中不幸身亡。

創作回應

a2310395
這次被直接摸掉一位星星,那美軍可能會開始研究小口徑步槍彈,畢竟T20和BAR不適合中近距離戰鬥,湯普森和M1卡賓威力又較弱
2022-05-02 11:40:43
yo860107
更的有點慢,下次何時更新?
2022-05-02 14:24:45
物理被當的我
基本上是兩週一次,因為我這幾個月比較忙。
2022-05-02 17:21:00
a2310395
這次搞小口徑步槍彈的時空背景和史實不同,所以最後結果可能也會變動,例如換成.225win選上,這顆當初和.223rem一起競標,威力比.223rem還強,但最後種種原因是由.223rem取得勝利,.223rem則演變成5.56彈,幾十年後又被抱怨威力不夠要換成6.8,如果當初改成讓.225win選上,大概就不會弄成幾十年後又要走回頭路了,看作者要不要考慮.225win
2022-05-02 15:30:06
物理被當的我
我會考慮看看吧,不過我應該還是會以史實為主。
2022-05-02 17:20:35
a2310395
我的意思是一開始就用.225win的話就可以少走之後的冤枉路了,除非說這世界的敵方弱到靠.223rem(5.56)就能無雙割草
2022-05-02 18:15:49
物理被當的我
我會再想想看,如果5.56能穿透鎧甲的話我應該還是照史實來走。
2022-05-03 20:09:04
小赫
未來會有火箭嗎?
2022-05-04 19:43:01
物理被當的我
基本上是會啦,不過最快也得等到1943末吧
2022-05-04 19:56:5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