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為邪惡貴族的女兒 3-211 弗洛利雷防衛戰(上)

空想能手 | 2022-05-01 14:09:19 | 巴幣 1034 | 人氣 113


  赤囊族的襲擊是從各個下水道的通道口開始的,由於這座植物都市每日都需要大量的水來維持運作,需要運送到淨化設施的廢水當然也會產生不少,使得下水道幾乎遍布了整座城市,其中又以種植許多魔法植物的『無色城區』與『彩園二十九巷』為最多。
 
  有較多的下水道分布,也就意味著通道口的數量也更多了,通道口較多,能同時鑽出通道口,一起發動攻擊的同伴自然也會更多,也因此,赤囊族的主力大多集中在了這兩處。
 
  逃散的人群、燃燒的街道、溶解到一半的人體。
 
  衛兵們的喊殺聲和悲鳴聲、赤囊族的身體或觸手撞擊牆壁與地面所發出的彈力球般的聲響,蓋過了赤囊族體液腐蝕地面所發出的像是鐵板灼燒著生肉般的呲呲聲。
 
  這些殘酷的場景在弗洛利雷城內到處都有。
 
  也因為普通的斬擊、打擊或是鬥氣量纏繞量不足都無法對赤囊族奏效,衛兵只能花費比平時戰鬥訓練時都還要濃厚兩三倍的鬥氣量,才能勉強傷到對方一些。
 
  在弗洛利雷城的彩園二十九巷中的一支衛兵部隊就是這些平淡無奇、只是作為騎士團抵達前的消耗品中的其中一員。
 
  一名衛兵看準空隙,朝其中一隻『赤囊』揮出了手中的刀刃,但是刀刃卻在接觸到赤囊族那宛如保鮮膜一般的輕薄表皮時,直接被彈了開來,沒有造成絲毫的傷害。
 
  而這種手上的武器被彈開來的狀況,當然就變成衛兵露出破綻的瞬間。
 
  擅長戰鬥,並透過魔力感知周圍情況的赤囊族是不可能放過這個機會的,幾乎連一秒鐘都不到,四隻觸手同時刺穿了衛兵的額頭、喉嚨、心臟和腹部,藉此達成確實擊殺對手的目的。
 
  「可…可惡!這些魔物的表皮光滑就算了,還有魔力作他們的保護膜,這也太奸詐了啊!媽的!」原本拖住那隻赤囊的衛兵不知是害怕還是憤怒的用顫抖的雙手握著自己的長劍,面色凝重地罵到。
 
  「魔法師呢?怎麼還不來?明明只要魔法師他們來了,就能抵銷掉他們的魔法防護了!要是他們不來的話,憑我們的實力根本就沒辦法造成關鍵性傷害,這樣下去的話我們很快就要被消耗殆盡了!」衛兵小隊長大聲地抱怨著,用長劍架開襲向自己的觸手。
 
  「沒辦法啦!對手是能一擊必殺的殺手種族,我們尊貴的侯爵大人和公子千金們,只要腦袋還清楚的話,就不可能讓脆弱的魔法師在防護不周全的情況下出動。」手持單手斧頭的戰士職衛兵用戴著手甲的左手直接把自己面前的『赤囊』揍飛,然後趁此機會匯聚鬥氣全力揮出手中的斧頭,在對方的觸手碰到他自己之前,先一步切開了對方身上的表皮護盾。
 
  然後就把對方一刀兩斷,破壞掉中心的『魔核』—什麼的當然沒有發生,這一次賭上自己性命的攻擊,最終也只得到把對方輕微砍傷和擊飛出去的戰果。
 
  「果然不行嘛…要是沒有至少A-級的鬥氣強度,根本就沒辦法傷到最關鍵的核心啊。」因為打飛對手而暫時獲得一絲喘息空間的單手斧衛兵眉頭深鎖的說到。
 
  另一個衛兵因為用長劍同時擋下四隻觸手而被壓制的單膝跪地,他一邊奮力推出手中的長劍,一邊用像是在怒號的聲音高喊到:「可…可惡啊!魔法戰力!我們現在急需魔法戰力啊!就算是只有C級或D級的魔法師也好!只要能幫我們破壞掉那些魔物的護盾的話…不!就算只是稍微干擾牠們的魔力流動也好啊!魔法戰力!快來啊!不然要撐不住啦!」
 
  幾乎就在下一秒,破風的聲音就在那名衛兵的腦後響起,讓他不禁一顫,身體的架式也差點崩潰,還好最後強撐著身體,雖然姿勢變得很奇怪,也還是勉強維持住了擋下四隻觸手的姿勢。
 
  而造成這次聲響的不是其他的赤囊族,而是手持單手斧的衛兵,當然,這次攻擊的目的也不是為了嚇他,而是為了擊飛從那名衛兵後方襲來的另一隻『赤囊』。
 
  手持單手斧的衛兵接著又揮出一斧,從側面打飛了和那名衛兵拉鋸的『赤囊』,接著用那張稍顯稚嫩的年輕面孔說到:「比起去想那種幾乎不存在的可能性,還是想點比較實際的吧。」
 
  手持單手斧的衛兵接著說到:「小隊長,既然這區的居民已經幾乎撤離完畢,我建議立刻後撤,重整防線,否則隊伍被對方分割開來的我們只會被對方各個擊破。」
 
  「…辦不到。」小隊長面色凝重、態度堅決地直接拒絕到。
 
  不待手持單手斧的衛兵再次詢問,小隊長就自己先解釋到:「這裡有高級貴族的店鋪!這就是我們會被派到這裡守備的理由!要是我們再後撤的話,就無法讓那些店鋪毫髮無傷了!如果不想事後被清算就努力頂著!不准後退!重整隊形就只能在這裡或是向前推進!明白嗎?」
 
  「他媽的…。」手持單手斧的衛兵低聲暗罵到,然後臭著臉,非常不甘願的回應到:「明白了,小隊長。」
 
  「唉…。」明白下屬心裡所想的小隊長,嘆了口氣,接著收起短暫顯露出來的無奈表情,嚴肅地下達了命令:「保持戰線!維持抵擋的陣型!同時聚攏隊伍!聚集後要小心對方會使用魔法的個體!」
 
  「「「是!」」」衛兵們雖然或多或少的都面有難色,但是也只能如此回應到。
 
  而這樣只有衛兵有傷亡的狀況,在三分鐘後來到了最高峰,原本就只是勉強支撐的防衛線終於徹底的崩潰。
 
  因為各處的防衛幾乎都在同時崩潰,所以現在還殘存著的部隊其實也不太清楚最早的崩潰來自何處,不過不管來自何處,對他們來說,這都是本就註定的結局。
 
  小隊長於亂戰中同時受到三隻『赤囊』進攻而死,身上留下了數十個有些許溶解的孔洞,直到嚥氣的最後一刻都還在揮舞著手中的長劍。
 
  手持單手斧的衛兵雖然還活著,但是身上也有著十個左右的孔洞,連站著都已經是非常勉強了,更不要說戰鬥和移動了。
 
  其他的衛兵也是如此,除了少數的幾人外,都已經是風中殘燭,只剩下最後一口氣的狀態。
 
  然而赤囊族並不會對他們有絲毫的憐憫,只會把握住機會,把他們一舉消滅。
 
  所以很快的,在場的共數十隻『赤囊』便向著倖存者們同時發動了攻擊。
 
  到此為止了吧…—手持單手斧的衛兵看著同時殺向自己的三隻『赤囊』心想著,一直舉著斧頭的右手也終於放了下來,準備迎接自己的死亡—。
 
  或許正是因為他已經放棄了,所以才沒聽見後方逼近的馬蹄聲—。
 
  「「「『火焰風暴』!」」」騎著馬匹的魔法師們一手抓著韁繩,另一手高舉魔杖,把魔杖前端對準了赤囊族,如此高喊喊到。
 
  下一秒,巨大的赤紅色魔法陣就在魔法師們的面前顯現,並向前噴發出了足以吞沒街道的大量火焰。
 
  不過那些火焰並沒有直接填滿整條街道,把衛兵和赤囊族一起吞沒,而是突然拐彎向上,又陡然下降,砸在了不會波及到衛兵的赤囊族們的後方。
 
  大量的火焰噴湧而下,吞噬了來不及向周圍逃散的十多個赤囊族,與鬥氣攻擊時截然不同,被火魔法攻擊的他們沒能展現出剛才和衛兵戰鬥時像是不死族一般的堅韌性,而是和其他種族並無二致的直接燒成了焦炭,那副慘狀看來是不可能再次再生了。
 
  而在魔法攻擊之後的,是數十名重甲騎兵的全速衝鋒,只不過他們每個人手上拿著的武器不是長槍,而是像是較為巨大的捕蟲網一樣的長柄捕網。
 
  他們把鬥氣聚集在捕網上,將部分向空中逃竄而無處可躲的赤囊直接捕捉入網。
 
  而他們身後的則是剛才聯合施放壯觀的火魔法的魔法師們,魔法師們二話不說,把魔杖接著指向網內的赤囊族們,接著喊到:「『火球術』!」
 
  火球並沒有讓捕網燒起來,而是穿過了捕網的縫隙,灼燒著內部的赤囊族。
 
  部分的赤囊族在這個火系基礎魔法的攻擊下就變成了焦炭,但是更多的則是部分燒焦,痛苦地扭動著的赤囊族,而等待他們的自然不是解放,而是魔法師們又一次的魔法灼燒,這樣的酷刑會直到網內的赤囊族全部被燒成焦炭才會停下,這就是被捕捉入網的赤囊族的命運。
 
  其他沒被捕捉的赤囊族自然也是想拯救同伴的,畢竟這樣的方式要花費較多的時間才能擊殺一隻赤囊族,較長的存活時間也讓赤囊族解救同伴的可能性增加了不少。
 
  但是赤囊族卻還是很難提供同伴援助,原因就是騎士和魔法師們都沒有停止移動,一邊全速前進將被捕捉的赤囊族快速帶離,一邊就直接在騎乘上狀態下持續著剛才的酷刑。
 
  赤囊族的彈射速度雖然也很快,但是還是沒有快到足以跟上全力撤離的騎兵的速度,也因此他們只能眼睜睜看著同伴被帶到遠處,逐一死去的慘況。
 
  「感謝諸位英勇衛兵堅持至此!」一個高亢的聲音響起,發出聲音的是留有短飛機頭的男人『麥爾瑞克』,A+級實力的他一邊喊話,一邊會聚鬥氣,把其中一隻落單的赤囊連魔核一起一刀兩斷,並接著說到:「『韋荷茲郡游擊兵團』團長『麥爾瑞克·庫雷格斯』前來救援!爾等可以先撤退,與我們的治癒術師會核進行休整!接下來的工作就交給我們『韋荷茲郡游擊兵團』吧!」
 
  向衛兵們傳達指示後,麥爾瑞克轉向自己的騎士們喊到:「『韋荷茲郡游擊兵團』的將士們!跟我一起上!」
 
  「「「喔!」」」
 
  終於…來了啊…—手持單手斧的衛兵看向小隊長和同伴們不怎麼完好的屍體,心情有些複雜的想著,和麥爾瑞克及後續趕到的其他騎兵交錯而過,踏著緩慢且沉重的步伐向後方黯然的撤退—。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