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失戀之怒》08、家人

夏懸/我愛MKM汪汪 | 2022-05-01 13:36:33 | 巴幣 8 | 人氣 71

完結失戀之怒
資料夾簡介
愛情,既能讓人幸福,亦能使人不幸...


《失戀之怒》08、家人
 
 
  跟李沐傑一起到舊校舍的教室後,頓時一股既視感浮上。
 
  這是繼上次小肥死掉之後,我們班第二次使用這間舊校舍的教室,會感到熟悉也是理所當然。
 
  可能是殺貓事件太過震撼,班上大家開始大聊特聊,把整間教室搞得像開派對一樣。他們幾乎都在討論伊樺為什麼要殺貓,還有男同學在哭,說他本來以為伊樺是個溫柔的女孩,結果沒想到居然是神經病。
 
  可惡!難道這就是犯人的目的嗎?故意設陷阱抹黑伊樺,再讓大家互相八卦,把事情越描越黑……
 
  「欸!潘瑞辰。」隔壁有人用著很細小的聲音叫我。
 
  是許心郁,她是坐在我右邊的女同學。她燙著一頭蓬鬆捲髮,雙眼戴著金色的瞳孔放大片跟長得嚇人的假睫毛,臉上還塗著很濃的妝,不知是從哪個網紅那學來的,我個人覺得不是很好看,不過她社群粉絲卻多到嚇人,雖然那些粉絲大多都是奇怪的中年男子。
 
  「所以到底是怎樣?」她問。
 
  「什麼怎樣?」我反問。
 
  「就是伊樺她為什麼要做這麼殘忍的事?」
 
  靠!其他同學也就算了,怎麼許心郁也認為伊樺把貓殺了?她不是跟伊樺感情非常好嗎?記得以前也常常看她們倆一起聊天拍短片……
 
  等等,這麼一想,似乎從這學期開始,我就沒怎麼看到許心郁跟伊樺說過話,難不成她們吵架了?
 
  「妳下課可以自己去保健室問她,妳不是她好朋友嗎?」我暗諷她。
 
  「奇怪欸!我只是關心一下,你凶什麼凶?」她不滿地嘟起嘴道。
 
  附帶一提,許心郁就是當初躲貓貓推我、害我親到李沐傑的人,所以我非常討厭她。
 
  就在這時,班導進教室了。
 
  她的高跟鞋連續發出「叩叩叩」的聲音,步伐非常快速,過腰的黑長直髮也隨著她快速走動而飄起。
 
  「林允道,把手機拿來。」班導一踏上講臺,便直接說這句話。
 
  林允道,一個戴眼鏡的瘦皮猴,瘦到跟竹竿差不多,感覺隨便一劈就會斷掉,很病態的瘦。
 
  記得這人在班上都沉默寡言,從沒見他跟其他同學說過話,簡直跟小肥差不多邊緣。
 
  「需要我再說一次嗎?」班導向林允道伸手。
 
  林允道此時才乖乖地從座位上站起,走到講台前方,將手機遞給班導。
 
  怎麼回事?為什麼班導一進教室就要沒收林允道的手機?
 
  「林允道,梅伊樺的事情我還在處理,請你不要擅自在網路上發文。」
 
  班導說完,立刻將林允道的手機往旁一砸。
 
  「砰」的一聲,手機機殼瞬間爆裂,螢幕的碎片與裡頭的晶片像煙花般四分五裂噴了出來,所有同學見到此幕都嚇得發出驚呼。
 
  「我替你刪文了,這次就不懲罰你,記得下次別再犯了。」班導冷聲說。
 
  「對不起……」林允道發抖畏懼。
 
  原來是林允道把伊樺的事情po到網路上才會惹班導生氣。
 
  先不管班導怎麼知道林允道有偷發文,但這傢伙居然擅自把未查明的事情流出去,要知道網路酸民根本才不會管真相如何,他們只想用鍵盤霸凌一個從未見過的陌生人來發洩現實的不滿,即便只有獲取片面訊息,他們還是會像嗜血的鯊魚一樣不斷攻擊當事人,幸好班導有發現林允道擅自發文,否則全世界真的都會認為伊樺把貓殺了。
 
  等林允道回座位後,班導很慎重地對全班說:
 
  「早上的事情,如果其他班級的同學跑過來問,請你們一律回答『不清楚』,還有再次提醒,這件事我已經在處理,請各位同學不要在網路上發表任何言論,以避免給同學造成二次傷害。如果有發現身邊有人惡意傳播不實資訊,請私下向我彙報,我會給予舉報者獎勵,至於散播謠言的人,我自然會給予懲罰,還請各位自重。」
 
  班導說完話,整間教室的氣溫下降了不少,刺骨的寒意從肌膚滲透到體內,我不自覺弓起背來,其他同學也都縮著身子不停發抖,呼出來的氣都變白了。
 
  從那之後,班上就沒人敢在提殺貓事件了。
 
  
 
  到了放學時間,李沐傑因為打架被罰的一萬字反省文沒寫完被留在導師室罰寫,伊樺則是早就被她家人接回家了。要是沒有發生早上那件事,他們應該會像往常那樣手牽手一起回去吧?
 
  想到這裡,心情就五味雜陳,一方面我是很高興今天終於不用看到他們放閃,一方面又覺得伊樺很可憐,被人惡搞就算了,她的男友也很沒用,不過沒關係,現在我會好好調查真相,同時證明我比李沐傑那個廢物還要有當男友的資格!
 
  然而,正當我要過馬路走到對面的捷運站時,突然感受到有人在拉我的外套,於是我轉回頭,便看到一名身穿黑色外套的陌生人站在我背後。
 
  對方身形嬌小,頭被外套的連帽蓋住,臉上又戴墨鏡與口罩,不過從對方胸前的微妙曲線與那雙白淨嫩腿搭配的中筒靴,讓我直覺對方可能是位女性。
 
  「請問有什麼事嗎?」我問。
 
  「你是不是三年乙班的學生?」
 
  聽聲音還真的是女生,而且很稚嫩,搭配她那嬌小的身高,我就覺得她很像小學生,但又感覺不太像。
 
  總之我先回覆她我是三年乙班的學生。
 
  「所以你是矢迴宰的同學?」她問。
 
  「死肥宅?」
 
  我還正納悶她說這名字是是誰,頓時沉睡的記憶如煙花般在腦海中綻放。
 
  那是小肥的本名!
 
  綽號叫習慣了,害我都忘記小肥的本名叫矢迴宰。
 
  「對,我是小肥的同學。」我點著頭。
 
  「你們也都叫他小肥?那就好聊了。」她掀開外套的連帽,紫色長髮如瀑洩下,接著她又摘掉墨鏡與口罩,露出如孩童般稚嫩的臉孔說:「我是小肥的姊姊,我有事要找你,跟我來吧。」
 

 
(未完待續)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