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那無法終結的生命(342)

戴斯蒙 | 2022-04-29 15:19:14 | 巴幣 2440 | 人氣 228


  天罪的警告依舊在我腦海中,要是讓他們知道了古代那些事情的原委,那麼就有可能引來侵蝕的攻擊,為了他們的安全起見,所以我不能跟他們講那時候的事情,基本上是知道的越少越好。

  「為了我們的安全起見?什麼意思?知道這些事情是會有危險的嗎?」

  我點了點頭。

  「是會有危險的,會引起侵蝕對你們兩個的反應,簡單來說,就是會讓侵蝕主動攻擊你們。」

  「這件事情要是讓理想鄉知道了,那他們一定會很感興趣。」雷瓦丁如此說著。

  「所以不能讓他們知道。」

  「關於......事......知道。」

  塔塔亞的話讓我們再度沉默了一下,每當我們要解讀牠的話,我們就要停下來,靠著我們的想像力去填充那些缺失的字。

  「關於那些事情妳也知道是嗎?」

  「是。」

  確實,塔塔亞跟侵蝕認識,那就表示她是幾萬年前就存在於世上的生物,那麼有經歷過侵蝕被殺害的那件事情也不意外。

  「所以是不是就像施提芬所說的,知道這件事情的原委會讓侵蝕主動攻擊呢?」

  「這.....不清楚。我們......是被攻擊......原本就.......所以不.......」

  從塔塔亞的話來猜測,大概是在說他們原本就是被攻擊的目標,所以不清楚侵蝕會不會主動攻擊知道原委的人吧?

  「妳的意思是你們原本就是被攻擊的對象,所以也不知道知道了原委會不會被攻擊是嗎?」

  「是。」

  兩人陷入了沉默之中,過了一會,雷瓦丁才說:「既然這樣,那我就不想知道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了,這對我來說一點好處都沒有。」

  但伊文潔琳卻揚起嘴角笑著說:「但我很想知道,就算會被侵蝕盯上我也覺得那是件很有趣的事情。」

  「不行......危險!」

  伊文潔琳輕輕撫摸著塔塔亞的觸手。「謝謝妳的提醒,但我是死亡教會的大司祭,區區的侵蝕根本影響不了我。」

  「伊文潔琳,就算妳這樣說,我也不會將那件事情給講出來的。」

  「阿?怎麼這樣?」

  塔塔亞的身上閃爍著光芒,看上去似乎很開心的樣子。

  就在這時候,遠方突然傳來嗚嗚嗚的鳴叫聲,塔塔亞對此有了反應,牠身上的光芒又更加地舞動了起來。

  「我媽媽來了。」

  塔塔亞的觸手鬆開了我們,然後向著高空飛去。

  遠方,一個巨大的身影開始閃爍著光芒,那是一隻巨大的水母,牠正緩緩地向著我們這裡飄來,塔塔亞的身上也開始閃爍著光芒,不久後,兩隻水母在空中相擁,兩者的身體也都不約而同地停止了閃爍。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覺得有點感動。」

  「我也是。」

  「......你們兩個在感動什麼阿?」

  「雷瓦丁,難道你不覺得感動嗎?這可是一對失散的母女再次相見的樣子喔!」

  「不,就算伊文潔琳你這麼說,但在我眼裡就兩隻水母的觸手在那邊交纏而已......」

  在水母的擁抱結束後,塔落璃亞緩緩地下降,牠伸出了比較細小的觸手跟我們幾人的身體接觸。

  「感謝你們,人類。」

  傳來了十分清晰的聲音,這讓我都吃了一驚,我還以為會像塔塔亞一樣斷斷續續的,沒想到塔落璃亞的話竟然如此清晰。

  「不用客氣,這也是為了阻止妳繼續攻擊我們人類。」我如此說著。

  「關於殺害了那些人類的事情,我感到很抱歉,但那是出於無奈之舉所以我才必須這麼做的。」

  「是有人命令妳這麼做的嗎?」

  牠一說到無奈之舉,我就想到理想鄉,也許是理想鄉讓牠這麼做的也說不定。

  但沒想到並不是這樣的。

  「不,並不是如此。是因為我的因素,三位別看我這樣,實際上我已經死了。」

  「已、已經死了!?」伊文潔琳驚訝地叫了出來,我能明白她為什麼這麼驚訝,因為在我們眼中,塔落璃亞就跟還活著一樣,一點都不像已經死掉的魔物。

  「已經死亡的魔物,不是會化為魔晶嗎?」雷瓦丁皺著眉頭問著。

  「那是由於受到了詛咒的影響,所以我們的屍體才會變為結晶體,但要是像我一樣,沒有受到詛咒影響的個體,死亡後是不會變為結晶體的,而是會維持著原本的模樣,就像你們一樣。」

  「原來如此,又是詛咒,這下子我真的對於侵蝕為什麼要詛咒我們跟魔物越來越好奇了,水母妳可以告訴我嗎?」

  「這件事情不是說了不能跟妳講嗎?還有人家不叫水母,叫做塔落璃亞。」我糾正著伊文潔琳的話,但是當我的話一說完,我立刻就感覺到塔落璃亞的視線全放到了我的身上。

  「塔落璃亞,這是一個令人懷念的名稱。」

  這時候塔塔亞漂浮了過來,牠的身體閃爍著,似乎在跟塔落璃亞交流著甚麼。

  「這還真是令人驚訝,原來主人您也在現場是嗎?既然也在,能出來跟塔落璃亞見見面嗎?」

  牠指的應該是侵蝕吧?但我不認為侵蝕會出來跟牠見面......不,那也不一定?之前侵蝕都跟塔塔亞碰面了,也許他也會跟塔落璃亞見面?

  但果不其然,侵蝕沒有任何反應,對此,塔落璃亞似乎有點失望。

  「果然還是無法原諒我們嗎?不過這也難怪了......那麼人類,我們的主人就拜託你了。」

  突然間傳來兩股視線盯著我瞧,幹、幹嘛這樣看我,還有塔落璃亞,妳這樣的說法很容易讓人誤會,什麼拜託我了,反倒是我還要拜託侵蝕照顧我啊!

  「另外人類,關於以前的事情,很遺憾我不能夠告訴妳,一旦讓妳知道了,妳將會有被主人襲擊的風險。」

  「主人?妳把侵蝕稱做為主人嗎?為什麼?為什麼妳會叫侵蝕是主人?」

  「因為他們......是我的主人......這些事情我沒辦法跟你們講太多,不然你們有可能會遭遇到主人的攻擊……好了人類們,再次感謝你們,拯救了我的女兒塔塔亞,我的時間不多了,所以得要快點帶她回去才行,那麼我就在此告辭了。」

  然而就在這時候,我的左手突然自己動了起來,抓住了準備抽開的觸手。

  「記住塔塔亞答應我的。」

  侵蝕的聲音傳了出來。

  塔落璃亞巨大的身體停頓了一下,隨即傳來帶著哭音的聲音。

  「是的,主人。」

  水母巨大的身影飄向了空中,緩緩地消失在黑夜之中。

  不知道在未來,還會不會看見牠們呢?

  「走吧!我們回去了。」

  就在我打算轉身離開的時候,一隻纖細的手放到了我的肩膀上阻止了我。

  「在回去之前,是不是有什麼要先說個明白的?」

  「什、什麼?」

  「例如塔落璃亞說了,主人就拜託你了,為什麼她會這樣講呢?為什麼主人要拜託給你呢?你是不是要跟我講清楚,好滿足我的好奇心呢?我想雷瓦丁應該也很好奇吧?」

  但雷瓦丁擺了擺手。

  「不,我一點都不好奇,我大概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好啊!就只有我不知道是嗎?施提芬......這件事情應該是能講的吧?」

  我想了想......

  「好吧!事情是這樣的......」

創作回應

aa2656
水母可愛
2022-05-13 10:28:18
戴斯蒙
對吧
2022-05-13 10:33:1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