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魔法覺醒衍生小說]那個新人,EP13-不逃跑,學院非標籤。[日更挑戰180]

aeronongalax | 2022-04-29 10:01:02 | 巴幣 1114 | 人氣 70

連載中魔法覺醒衍生小說,那個新人。
資料夾簡介
遊玩魔法覺醒Magic Awakened得到的各種梗,靈感與個人設定而成,以玩家角色,那個新人,為主的衍生小說。

我逃跑了。
丹尼爾緩步走在列車走道,說不上慢條斯理,他心裡此刻有些惶恐。
和一個不夠熟的人相處很難是問題,那兩個呢?
當艾薇邀請丹尼爾一起玩猜柏蒂全口味豆子,吃到沙丁魚和肥皂口味似乎都不比接下來的事更糟。甚至丹尼爾本來還吃到最喜歡的巧克力味。
希歐多爾。
是阿,又一個直接走入包廂的陌生孩子。丹尼爾知道自己並未擁有包廂所有權,但今天似乎不缺更多不請自來的人
丹尼爾扶額,列車奔馳在茂密樹林的鄉間,窗外已是漆黑無光,今夜濃雲密佈,無法看見美麗的星河。


「嘿,你們在吃柏蒂豆嗎?我上次吃到奶酪,真幸運!」
希歐多爾推著幾乎蓋過半臉大的金絲眼鏡,一手插在口袋,靠在包廂門口。他身高在同齡中算高,但缺乏鍛鍊而顯得弱不經風。
「哈囉!我喜歡奶酪,但更喜歡奶油口味!」
相對丹尼爾對人群的壓力,艾薇看到新朋友加入顯得非常熱絡。
「我可以加入嗎?我原本有個包廂,但那裡沾滿顏料,弄髒我媽準備的衣服,他肯定會寄咆哮信給我。」
「當然,太好了,丹尼爾,又一個新朋友。」
希歐多爾很喜歡艾薇的反應,他順手試著將亞麻黃短髮抓得更有型,雖然並未成功,頭髮反而顯得毛躁。
「謝啦,我叫希歐多爾,你可以叫我希歐!」
希歐多爾直接坐在艾薇對面,身子前傾,雙臂壓在突起的膝蓋上。整張臉頓時洋溢著勝利的氣息。
丹尼爾可不知道這哪裡好,他直覺希歐多爾就是個傻子,像花園地精一樣惹人厭。當然這可能是主觀的偏見。
「你可以叫我艾薇,他是丹尼爾,我的朋友!」
艾薇伸手拉了拉丹尼爾的手臂,比起熟絡更像是提醒丹尼爾好好跟人相處,卻只換來排外的一聲不吭。
我可沒打算向他自介。丹尼爾覺得自己失去選擇權,雖然不討厭艾薇,但也不認為有到能互稱朋友的程度。
「丹尼爾你這樣永遠交不到朋友,我到底該拿你怎麼辦。」艾斯梅的抱怨在腦中響起,丹尼爾才真拿這愛瞎操心又無法理解弟弟的姊姊沒辦法。
「艾薇,你知道怎麼區分柏蒂全口味豆子嗎?我可是百發百中,這就是為什麼我家的人都說我肯定會進雷文克勞。」
希歐多爾瞄了一眼撐著臉看向窗外的丹尼爾,沒打算對這般疏遠放在心上,直接拿起一顆粉紅色的柏蒂豆放到艾薇手上。
「哈哈,我不信!」
「相信我,這是鼻屎口味。」
艾薇笑著發出YUU的嫌惡聲,但還是試著咬下半顆柏蒂豆看看。
「呸!」
「哈,我說中了對吧!」
艾薇猛地拿起一旁的南瓜派狂啃,很顯然希歐多爾說對了。雖然丹尼爾認為也可能只是希歐多爾剛好矇到。
直到口中都瀰漫著南瓜醇厚的香氣,艾薇才鬆一口氣。
「你真聰明,不過我外婆也說過我會進雷文克勞,我還挺熟練施咒的!雖然我個人覺得自己也很適合葛來分多,我很期待巫師對決!」
艾薇將符咒書放在腿上,手掌朝封面拍出響亮的聲響,下馬威似的對希歐多爾眨眨眼。
「決鬥我可不擅長,我最怕那種事。比起葛來分多,我更可能進赫夫帕夫。」
希歐多爾可不想惹麻煩,舉起雙手求饒式的揮舞,就一顆鼻屎口味柏蒂豆惹上大麻煩,真不值。
當然這是玩笑。艾薇和希歐多爾互相拍著對方的肩膀大笑。
「不過最不該進史萊哲林,聽說黑巫師都從那出來。」
「我有聽說過,阿茲卡班的黑巫師以前都是史萊哲林……」
一改輕鬆態度,希歐多爾雙手交握,那雙灰褐的眼裡滿是不安,就像被傳染這股緊張,艾薇也忍不住握著自己的手,彎起身,就像說悄悄話似的呢喃。
別再談了。丹尼爾多希望兩人能讓這話題停在這裡。
「我敢說,會被分到史萊哲林的學生,肯定父母有一方進過阿茲卡班。」
這幾乎嚇壞丹尼爾,他不希望麻瓜學校的事件重演。那些無止盡的霸凌並非最糟的,而是自己總活像異類,明明他們甚麼都不知道。
「恩……這樣說好像不太公平……」
「但聽說他們總是霸凌同學,而且那個人死後,我們才終於能鬆一口氣。」
「也對。」
丹尼爾受夠這個話題,他逕自站起身就往外頭走,忽視錯愕的艾薇,撇頭直接擠過希歐多爾過於外伸的兩條腿。
「丹尼爾!」
「別擔心,艾薇,他等下就會回來。最終大家都會到霍格華茲。」
希歐多爾勸住急著追丹尼爾的艾薇,說的挺有道理,艾薇便說服自己,丹尼爾只是去上廁所,就算不回來,大家確實也還是會參加分類儀式。
喔,我可不保證。丹尼爾在心中酸澀的反駁希歐多爾,順手就把身後的包廂門關上,獨自離開。

回想起包廂裡的窘境,丹尼爾垂頭喪氣,這不明擺在告訴別人,他認為自己會進史萊哲林,而自己的媽媽……父母其中一方在阿茲卡班。
當時真該喝一瓶自信藥水。丹尼爾有些悔不當初。
「榎木,你覺得自己會進哪個學院?」
別又是這個話題。當前右方沒關門的包廂傳來新生典型的閒話家常,丹尼爾認為自己一生逃不掉這個議題。
「我並不糾結這件事,對我來說能用魔法已經是奇蹟了。而且洛蒂,你說過霍格華茲是最好的學院,那進哪個院都是好事。」
丹尼爾正準備掉頭離開,那和緩平靜的聲音聽得他很熟悉,因而忍不住靠近偷瞄幾眼。
印入眼簾的,是一位深咖啡色厚瀏海短髮的女孩正將畫本放下,白紙上描繪著非常細緻的素描畫。即便只見過一次,但丹尼爾很快認出是在九又四分之三月台撞見的黑髮男孩,拇指下意識撫著已經沒OK蹦的食指。
原來他叫榎木。丹尼爾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關心這件事,但他冒險又探點身,想看看坐在女孩對面的榎木。
漆黑的不對稱俐落短髮貼上那張柔和的臉,肌膚顯得過於白皙,長睫毛在銀色雙眼上留著陰影漸層,眼神更加深邃。說實話,丹尼爾覺得這實在令人印象深刻。
「我沒特別想進哪個學院,但我父親總說我用色大膽,很可能進葛來分多,然而我沒那麼勇敢。如果說研究者容易進雷文克勞,我是很喜歡研究顏色,我對色彩著迷,但赫夫帕夫靠近廚房,我總會想吃些奶油硬糖卡士達。」
洛蒂呵呵笑出聲,手指撫摸著畫紙,讓指腹染上一些黑炭。
雖然嘴上說很多,但洛蒂知道自己根本不在意這些。
「吶、榎木,我認為你可以進赫夫帕夫,我想我們可以是忠實的朋友。我希望我們是。」
「洛蒂,不論在哪個學院,我們已經是朋友了。」
榎木•雷克塔看著洛蒂落寞的神情,這讓他想起過去總不希望讓家庭失望的自己,但盡全力後仍是一場空,或許從一開始這對孩子就是過於沉重的負擔。
洛蒂心情很起伏,但眼前的男孩用著關照的眼神安慰,他好過很多。
「榎木,你真溫柔。」
「我想很多人都會對洛蒂你溫柔的。」
榎木巧妙的下意識迴避單向的親切,這點洛蒂也發現了,手指忍不住滑過紙張邊緣。
「嘶……」
洛蒂很罕見被紙張劃傷,他看著細小的血珠從細痕中滲出。
榎木熟練的拿出隨身攜帶的小藥包,輕柔小心的替洛蒂包紮,就跟在九又四分之三月台對丹尼爾做的一樣。
「不用癒合咒嗎?榎木應該很擅長施咒,剛才其他魔咒很熟練……」
「不,真的熟練以前,我無法在別人身上施展任何咒語。」
對洛蒂的疑惑,榎木很快地回應,他無法冒任何對他人造成更多傷害的風險。
該早點拿自己測試。確認洛蒂傷口很快就能止血後,榎木掐了掐自己的手臂,他知道若是更大的傷口,這些麻瓜基礎藥物就不堪用。
現實隨時都有生命逝去,最至少增加倖存的機會。
「榎木果然很溫柔。」
畢竟自己是優秀的藝術家。洛蒂深刻感受到榎木對感情的覺悟,他舉起被包紮的手指左右揮動。
「換藥時,我會把這個OK蹦保存在畫冊的一頁,當然會先用除垢咒清潔。瞧,我是個好學生吧,榎木老師!」
洛蒂調皮的說道,不理會榎木勸說不用特意保留,開心的跺跺腳,笑彎眼。
「真的很溫柔……」
丹尼爾靠著包廂門旁的牆面忍不住呢喃,他很在意,榎木這個人如果知道自己的家世還會保持這種態度嗎?會一樣在九又四分之三月台上替自己包紮嗎?
我為何要在意。丹尼爾終於體認到自己心底希望有朋友。
忠誠的朋友。
聽著包廂內開心的談話聲,好幾度丹尼爾想走進去加入話題,雖然最終都沒這麼做,但這次不逃跑,他靜靜地聽著。




霍格華茲特快車即將抵達霍格華茲。
榎木•雷克塔未來將為夥伴們的幫助,遠超乎他的想像,或許這跟他過於壓抑,想負責的個性息息相關。
但任何情感都強求不來,榎木深刻理解。
而原生家庭也有殘缺的洛蒂和丹尼爾也有著各自的不安全感,或許魔法學院的生活能稍稍平息這些傷痛。

對這感興趣的好旅行者,感謝觀看,預祝愉快。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