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實力製上主義的刀劍神域》六、啟程

迷羊M | 2022-04-27 23:46:07 | 巴幣 8 | 人氣 123

連載中實力至上主義的刀劍神域(同人創作)
資料夾簡介
結合《歡迎來到實力至上主義的教室》以及《刀劍神域Sword Art Online》艾恩葛朗特篇兩部作品的同人創作,以綾小路清隆為主角

  記得那是我十多歲的時候。

  白色的牆、白色的地板、老樣子的監視器和玻璃幕牆
  熟悉的木製桌面,一樣刺眼的天花板、和冰涼的冷白色塑膠座椅
教室座位的距離設計成只要東張西望或作弊就會被發現,攝影機、監考人員會從各個角度觀察每個人的考試情況,任何不自然的表情或肢體語言都會被察覺

  今天的是數學的測試,測驗才剛開始。
  我翻開考卷看了一下,兩張四面,標準的四個大題各25%。看了一下四周,在場還剩下二十多人,白板上寫著通過測試的門檻是90分,考試時間45分鐘,今天考92分好了

  總共十題,前面是簡單的計算題,最後面是設定為困難的三個證明題,這次的主題是微積分*
先寫後面的好了,只有45分鐘,先將難以控制時間的寫完,這樣時間緊迫的時候會比較輕鬆一點,反正考試從來沒有規定要從第一題開始寫。

  不到半小時我就將題目攻略完,寫完泰勒展開式的證明我鬆了一口氣,接下來的是大略的檢查有沒有遺漏或露出馬腳的地方。錯的題目也隨機分佈在看起來比較困難的地方,我開始將配分比例的計算過程不流痕跡地用橡皮擦擦掉,讓題目卷看起來沒有破綻。在考試時間結束前閒了下來,不過還是得裝作正在寫考卷的樣子,避免監考的老師察覺異狀。

  不過在我裝忙的同時,有皮鞋敲擊地板的聲音接近,監考老師穿的是布鞋,不太可能在還在監考的情況下換鞋子,唯一的可能就是whiteroom的高層。說到能無視規則,在考場內走動的人.......

  「清隆,記住我的話,」我抬起頭來,穿著西裝的人站在我面前
  「擁有實力卻不發揮出來,是愚者才會有的行為」

  果然還是瞞不過他的眼睛,不過考試並沒有規定要把會的都寫出來,也沒有說不能故意答錯,規定也只有不能作弊和要在時間內完成而已。由於考試時間不能回話,我繼續保持沉默看著他,眼裡不帶一絲情緒。這男人向來對我的作法很有意見,剛才的忠告也很有可能是引誘我說話的陷阱,如此一來在回答看法的瞬間我就會被判定為作弊而失去考試資格。

  「下一個測驗是體能測試,項目內容為鐵人三項,期待你的表現」
  語畢,那男人緩步離去,戴著黑色墨鏡的兩個保鏢幫忙關門,閉門的聲響還迴盪在教室裡,彷彿他剛剛說的話還迴盪在空中。周遭的學員雖然沒有辦法竊竊私語,不過都開始身體僵硬或是眼睛瞪大,很明顯所有自信應考的氣氛都被剛剛他說的話動搖了。當他說體能測驗時,通常就是指以職業運動員當作測試的標準,以班上的體能標準來說,恐怕半數都會被淘汰吧。
Mistorm防盜文分隔線 以習進平小熊維尼之名出動三清教主及左右護法北斗星君南斗星君呢嘛叭唭小粉紅玻璃心碎滿地


  剛沖洗、換完衣服,
  進入房間後,我們習慣性各自排成一排開始點名,每個人都習慣這機械式的點名方式了,每完成一個項目就要點名一次,以確保人數和名單上相同,擅自脫隊是嚴格禁止的行為。只有這時候有機會舉手棄權,因為一旦測驗開始就不會停止,whiteroom不需要半途而廢的弱者。

  「列隊!」老師以嚴厲的口吻說道*
不過才剛說完,我左側的學員開始呼吸困難,從剛剛開始就摸著胸口了,想必剛剛的體能測試應該是硬撐過來的吧,這樣下去是承受不了接下來的訓練的,我看著他這麼想,不過這和我無關。

  我眨了眨眼睛,意識到這裡的地板是褐色的木頭地面
  而我眼前倒下的人已經不是剛剛的學員,而是側倒在門口、嘴裡掛著兩個耳環的大叔

  我發楞了一下,現在的我已不在whiteroom了
  身上穿的不再是白色的標準服,照亮我的再也不是刺眼的日光燈,感謝之前把我帶出去的那個人,我的手中再也沒有握起測試專用的墨綠色鉛筆。

  對了,我在一個遊戲裡
  想一下才能意識到這點,如果沒有生命值或是選單之類的東西出現在眼前,可能還會有點難以置信這裡真的不是現實世界呢。不過只要有人在的地方,就會有人被當作發洩情緒的出口,不管在哪裡都是這樣。

  「救我!救救我!」那個人哭喊道,他被店外的人群踹了一腳
  不過我沒有表示任何動作,只是靜靜地看著他而已,如同當初那位倒在地上的學員一樣。

  武器店外面的情緒沸揚,群眾因為剛剛遊戲管理員的死亡宣告——沒有破關就不能登出,離開遊戲的同時等同現實中的死亡——搞得激動不已,剛剛還能忍住只是因為累積在心裡罷了,任何導火線都能成為爆發情緒的藉口吧。憤恨、無法接受、無助,躺在地上的無賴剛好成了這些極端情緒的宣洩口

  說完又被人踹了一下,他摀著腹部彎腰,我記得遊戲已經把疼痛感降到很低了,只是不代表被毆打時不會有疼痛感呢,不管是生理上的還是心理上的。

  「遊戲不是有『犯罪禁止令』嗎?那群人怎麼沒有觸犯到規則?」
  我詢問了身旁的女店員,我記得規則指出就算是緊握別人的手也會跳出警告標示
女店員也是冷冷地看著門口的那名無賴,和我不一樣的是,她的想法大概會覺得妨礙他們做生意的傢伙被欺負活該,他被揍成這樣應該也不會有想要幫忙他的想法吧。

  「喔,那個啊」
  她冷不防掐住老闆胸口的衣服,揍了他肚子一拳,老闆微微彎下腰來,臉上裝作很痛苦的表情
  「只要不是直接接觸到皮膚或是觸摸私密部位的舉動......系統都不會跳出警告......」
  老闆用像是被掐住脖子的聲音說道,用手象徵性地蓋住剛剛被揍過的部位

  「我可以試試看嗎?」我想盡快瞭解遊戲的機制是如何運作的
  「喂喂喂,怎麼你也要揍我?!」老闆退後一步,看來是被女店員揍到心理產生陰影了
  「只是抓住衣服而已」我試著說服他

  「那......那給你抓袖子好了,只要不是皮膚就行」他伸出手,我稍微嘗試抓緊他做工時捲起的長袖,之後又鬆開手,期間沒有任何像是系統警告的畫面出現。

  「稍微抓住手的話,只要在跳出警告的時候鬆開手就可以對吧?」
  「沒錯,我敢保證」女店員自信滿滿的樣子,看來已經拿某個人當作實驗對象了呢

  「我想看看會長什麼樣子」能看到實物再好不過了
  「可以啊,我很樂意示範,你說對不對啊?店長?」女店員笑瞇瞇地回答,轉頭面向店長
  「妳......妳捏他的手不就好了!」男店長試著讓自己遠離女店員的無情迫害

  「可以嗎?」我點頭,接著把手伸出
  女店員也出手,不過比剛剛的動作小心翼翼,或許是怕一不小心觸犯到遊戲裡的規則

  冰冷的手握住了我,不過警告標示沒有出來
  於是她稍微用力了一點,有著黃色三角驚嘆號的警告標語一下子跳出,店員也趕緊鬆手
  「不是吧,為什麼捏他就這麼小力?」老闆抱怨道,女店員聳聳肩

  旁邊的外國人見此狀,似乎察覺到了什麼
  他拔起腰間的「單手劍」,舉起持劍的那隻手放到背後,那把劍逐漸累積起青色的光芒,系統的提示音效也逐漸提高,外國人站穩腳步,手往前刺。在系統的輔助之下,單手劍直直揮向目標。

  門口的民眾見狀趕緊退後,劍尖撞擊到無賴的身體後將他彈飛出去
  我跟其他人出去外面看,無賴背部撞到石頭停了下來,半彎腰地靠在大石頭上
  這裡是安全區域,受到任何攻擊都不會對生命值造成任何影響

  不表示不會對心理造成任何效果

  系統的充能提示音效再次響起,
  劍技扎扎實實地砍在無賴的腰上兩次,他的背部再次撞擊到石頭上,不過表示傷害的紅色特效還是沒有出現,剛剛的是劍技「垂直斬」,這次的是「平面連斬」

  這樣下去就算砍個一萬次遊戲的系統本身也不會做出任何處罰吧,剛剛還在踹他的那些人此時無言以對
  「他只是示範你們剛剛做的事情罷了」女店員插著腰站在門口,「你們幹嘛那麼驚訝?」
  「我們......我們只是......」一個人支支吾吾,試圖辯解
  「哪裡不一樣了?」她反問
  「......」眾人不發一語,有些人答不出話來,低過頭去

  外國人見狀也收手,對著還在屋內的同夥喊道: "It's time to move, guys"
  其他人看了看時間,如果想要趁天黑之前到達下一座城鎮,最好要現在出發

  在買完裝備、武器和補齊消耗品後,我們準備離開武器店
  「謝謝你的解說」我對店員他們點頭致意
  「要再來喔」店長頭也不抬,繼續磨著他的刀

  隨著夕陽斜下,
  我繼續跟著外國人他們,出發前往下一個城鎮


  「店長,你好歹看一下人家吧」
  「有什麼關係,那小子還會再來的」
  店長嘴裡刁著稻草,望著剛剛出去那群人的背影


*見第06話 21:52 處




沒想到會拖這麼久才完成,想想好像已經至少一個月沒有更新到小說了
期間塔科夫出了好多活動,又剛好該死的期中考卡在中間,文章的更新日一延再延......
(不過還是沒有阻止我寫廢文XD)

我嘗試用比較偏近原作的方式闡述故事,回到綾小路冷酷又黑暗的時期
算是有補足動畫中沒有闡述到的缺憾(大概吧)

如同進擊的巨人那樣,真正的好戲才正要開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