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連載】《有關任何問題,一律建議「氣勢」解決》章四-2

化風 | 2022-04-24 19:00:05 | 巴幣 4 | 人氣 84

連載中《有關任何問題,一律建議「氣勢」解決》
資料夾簡介
這是個以「氣勢」作勝負的世界。不僅不會死,還一堆要有「氣勢」、才能使用的道具。 被召喚到這世界的主人公‧麥戈亂,突然就被要求前往鄰國、秘密刺殺他們的國王!?

  各位好,這裡是化風。
  感覺社會上的氣氛漸漸也放鬆了。希望大家也能好好放鬆,疫情我想之後就會結束……
  嘛,可以的話、還是不要染疫。沒人想生病的。
  日常就說到這裡。請各位收看今天的文章。
  這次是直面敵人的回合!

  總目錄

  上一回


  我回頭一看,才察覺那個有個可愛三白眼的女孩,正和有傲人上圍的手斧女孩、緊緊相擁在一起,香氣四溢。
  ……喔,這在某些愛好者眼裡,大概相當值得敬仰吧。想想,兩個顏值極高的美少女、熱情地開心相擁──
  如此美妙的事。啊嘶。

  等兩人總算抱爽後,短髮女孩、把拿著手斧的另名女孩,放回了地面。雖然她們的身高差不多就是。
  而接住了那女孩的人,正是我們小組內的成員──涵可兒‧崔特,崔特大臣的養女。
  ……給我等一下,妳怎麼會認識這個殺人狂啊?
  「妳怎麼會在這裡呢?飛。」
  涵可兒的臉上,堆滿了我不曾見過的笑意。「這裡可是王宮啊。」

  嘿──涵可兒的笑臉,是長這樣的啊?真是受不了等級的可愛。

  而一見到涵可兒,就相當激動、被稱為「飛」的帶軟帽女孩,更是開始全力撒嬌。
  「因、因為、因為,飛我好想見妳嘛!兩年前的教導團結束後,就再也沒和妳見面了!」
  聽聞此話的涵可兒,一邊露出笑容,一邊在同身高的基礎上、摸了摸飛那染血的軟帽。
  「好啦,我就在這裡──
等等,這些血是?!」

  啊,她總算注意到問題了。

  「啊,這個啊。聽我說、聽我說喔。」
  飛此刻原地左搖右晃、展現起自己最可愛的一面。「這些士兵大哥哥,都不想讓飛我來找涵可兒,好可惡好可惡!
幸好飛我很厲害,唰唰地、碰碰地、再鏘鏘──地,就把他們都解決囉!嘻嘻,飛我真的很厲害、對吧!」
  那本應該是像小狗一般、開心地朝主人討讚賞的可愛表情,我卻因為話語中的內容、感到更加巨大的恐怖反差。
  嗚啊。真是過分呢,某種程度上來說……

  「……」
  此時,涵可兒一臉凝重地、後退了幾步。
  「那個……飛?妳現在有空吧……」
  那個短髮的三白眼女孩,默默地抽起身後的短刀。
  「今天、就現在。我們、我們來『比試』吧?比賽──誰能先把對方、送進『聖堂』。」

  「嗯?好喔?」

  雖然那個叫「飛」的女孩、大概沒有意識到,但涵可兒的意思已經很明確。
  ──這是要我趁機逃走的意思,對吧!做得好、涵可兒!儘管我和妳、目前還沒有太多交集!
  可下一秒,那瀏海蓋過眉毛、屬於我方陣營的女孩,卻又用另一句話挽留我:
  「對了。刺客大人……可以麻煩您做個見證嗎?這女孩性格上很麻煩的。」

  ──干我屁事啊!妳不要鬧了喔,我再次重申,老子只有一命!
  但這時候,要是逃走了、反而會被「飛」起疑……
  沒辦法,當就當吧!萬一妳不幸落敗了,這場勝績、就由我來撿走了!
  哼,別人打剩的敵人,我怎麼可能──不,能撿掉嗎?能撿掉吧?對吧?!?!?!

  就在我停下腳步後,兩個女孩,分別持著短刀與手斧、朝著彼此殺去!
  只見飛的手斧,夾帶著巨大的「氣勢」揮下、涵可兒則是將短刀橫擺,企圖擋下這次攻擊!

  「鏘!」

  這一擊中,涵可兒受到衝擊、滑退不少距離;不知為何,飛卻是詫異地看著自己的斧鋒。
  先不論雙方的「氣勢」差距不小,我這外行人都看得出──力量相差太多了!
  「涵可兒,妳──」
  此刻、飛收起了笑容,「變弱了?還是在放水?」
  涵可兒則將刀鋒比向飛、當作回應。
  「或許是真變弱了吧──我好久沒上戰場了。」

  「……妳騙人!」
  吼出話語的飛,再次快速奔出、朝涵可兒揮出手斧!
  這次,涵可兒用嬌小的身軀、巧妙地迴避砍擊──
  等一下,砍擊打中地面後,突然迅速延伸出一道大裂痕、直朝我站的地方啊喂!?
  「嗚啊!」
  好不容易驚險跳過的我,為飛的力量所畏懼。
  這是什麼神奇的怪力啊!?
  可面對這種等級的威脅,涵可兒卻毫無恐懼之心,在極近的距離下,持續迴避著飛揮出的手斧斬擊!
  但儘管她都完全沒被砍到,卻也因為對方的攻擊次數過頻繁、加上她本人的「氣勢」一直無法上升,導致她遲遲沒有反擊!

  呿!是因為動作被壓制住,所以「氣勢」無法提升嗎!?
  再這樣下去,被砍到也是遲早的事──


  正當我打算插手介入時,某個熟悉的聲音、從走廊的另一端傳來。

  「戈亂大人──!!!!!」
  啊,這個吵死人的聲音,艾伊嗎!

  「啊,又有人來了,真麻煩……」
  那名戴軟帽、有著出眾上圍的女孩,於是先行後退幾步、用手斧打破走廊上的落地窗。
  「那麼,這場『比試』就留到之後吧。嘻嘻,我一定會來討!
對了,剛才還是謝謝你囉──刺客的大哥哥。」
  話畢,那女孩就無視正在下雨的天氣、從落地窗逃走了。
  「啊,各位、追上去!」「是!」
  剛好看到的艾伊,則先命令其他士兵追蹤;自己則持著隨身短矛、來到我們身邊。

  而見到飛離去的涵可兒,總算放鬆肩頭、將短刀收回後方。
  「抱歉……」她還向眾人道歉,「我沒能阻止飛逃走……」
  看著其失落表情的艾伊,也露出一陣安撫用的微笑。
  「啊,沒關係啦。畢竟那女孩,居然把這側走廊上、以及側花園內的所有士兵,都送去聖堂了……妳沒事比較重要。」
  「不……」
  涵可兒的三白眼,明顯地往下漂去。「那女孩……叫『飛‧芙蘿拉』,是兩年前、我在國外戰鬥教導團時,結識的友人。
明明知道她的特性,我卻沒能阻止她濫殺……是我的失職。」

  眼前這位短髮女孩、這般消沉的模樣,反倒讓人不好去責備她。
  察覺到現場氣氛的艾伊,於是先叫士兵、前去附近的聖堂迎接夥伴,自己則扶著涵可兒、去到其他房間做休息。
  唉。因為政治問題,非得要和友人成為敵對狀態什麼的,想必涵可兒也是十分無奈吧。

  話說回來──那女孩果然知道我的身分了!
  可惡,她真的只是因為心情好、故意放走我的嗎……?


  ※ ※ ※


  一天之後。
  雖然遲遲沒有找到偷取「起義之刃」的犯人,但也不能讓「任務」就這樣耽擱著。
  我們四人,還是照著原定計畫、於今日在王宮前的道路上集結。於此同時,還有一些知情的王宮內士兵與大臣,趁著清晨時分、前來給我們鼓勵。
  唉。這熱烈的歡送隊伍,我實在很不高興。要是來宣布我「任務」終止的話,我肯定害高興百萬倍的。
  偏偏天氣也很「識相」──大概是昨天把水氣給消耗掉了,今天早上、簡直晴朗得不能再好了。真是謝謝啊。

  從今天開始,我就得過著不是殺人、就得被殺的苦命日子了。更扯的是,我可能還得注意、「被殺的人」會親自找我報仇這回事。
  ……重申再重申。我只有天殺的一條命。可惡。
  只好乖乖祈禱,我能夠完成「任務」吧。唉……

  不過由於這次任務重大,國王為我們準備的物資、倒是沒有少去哪裡。
  有不少份量的糧食,用木造的雙輪貨車載著,看來食物方面不用擔心;貨車上也鑲嵌著熟悉的「氣勢寶石」,想必能有效提升速度。
  而其實,我一直想問──這種有著一根前凸木棒,棒上還裝著把手和踏板、以及坐墊的「貨車」,是要怎麼推啊?
  再說了,怎麼是給推車?不覺得做為一個國王來說、實在很寒酸嗎?

  相較於我的疑問,我隊伍中的其他三人,倒是立刻就跨坐在貨車那突出木棒上、設置好的皮製坐墊。
  ……這是哪招。推車顧名思義、就是用推的吧?
  艾伊此時,更是以疑惑的眼神看著我。
  「怎麼了,戈亂大人?不騎嗎?」
  ──騎?

  發現我有疑問的雷斯特,撥了下自己的斜髮後,下了貨車、來到我身邊解說。
  「戈亂,這是軍方所開發的交通工具,叫做『輪馬』。你必須用『氣勢』來加速和煞車、以及保持平衡的。雖然很要求使用者的技術,但你、應該沒問題吧?」

  「……」
  可惡,都被誇成這樣了,就算不會、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啊!
  我只好有樣學樣,跨坐在木製雙輪貨車、其突出木棒裝置的坐墊上。
  艾伊則在一旁、為我加油打氣:
  「戈亂大人,加油!一定要相信自己,才能好好駕馭『輪馬』!知道了嗎!」

  ──少囉嗦,閉嘴!
  不過,既然輪子是木造的,那駕駛起來、肯定會很暈吧?還有總感覺,這車輪搖搖晃晃的啊??
  更不用說,要是撞到小石子,就……

  在我擔心起這些的同時,涵可兒也朝我喊話。
  「不要去擔心路況。或者說──拋棄所有該擔心的事吧。」
  怎麼可能啊!這種貨車,根本就沒有任何安全保障好嗎!!!

  可惡。這個世界的人,總是把「氣勢」當作理所當然、說來就來的東西。才沒那麼簡單啦!
  不過,說做就做!我就做給你們看、可以了吧!!!

  我於是深吸口氣,握上把手、踏上踏板,將「氣勢」漸漸提升──
  下秒,木造車輪的確快速地轉動、將我帶往前方了!

  「嗯?好,前進了等等是不是有點太快了啊啊啊啊啊啊──!???」
  我還沒來得及為成功喜悅,接著就被快速的貨車、強行帶往了前方的道路!
  等、等等,這速度,遠比全力奔馳的馬還快上很多啊喂!現在好了,我到底該怎麼停下來???
  糟糕──再這樣下去,前方就會抵達主要街道了!到時候撞出人命都不奇怪!
  無論如何,都得讓這輛貨車、在此刻就停下來!
  高漲啊,我的「氣勢」!

  「給我──停──下──來──!!!!!」

  在我突然的怒吼下,貨車總算是減下速度,並──等等,為什麼轉向垂直角度了!?
  不管了!這個方向的話,的確更好停下車!
  我於是開始雙腳著地,企圖以物理方式、降低貨車的速度!

  最終,於我單膝觸地的驚險情況下,貨車總算是在木輪快與地面平行前、停在了某攤販的面前。地面還留下了一道誇張的黑痕。
  呼……幸好沒釀成災害。

  問題來了──這股在我心中的迷知疾走感、是鬧哪招?

  【待續】

  下一回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