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春日雜談

君勾鏢 | 2022-04-24 17:08:20 | 巴幣 10 | 人氣 46

最近因為難得閒下來了,所以有幾次試著要睡到自然醒,但是不是突然很早起來,就是因為其他理由被吵醒,到今天才真的睡了一次非常舒服的覺,起床的時候已經是快要10點的事了

這次的醒來是因為一個夢境,而這次的夢境很有趣,我是在夢中失去意識以後在現實醒來的,這次的夢境因為很長,所以大部分細節在起床後已經快速被我忘記了。這是一個要素過多過多的夢,包含了飛龍、無垢巨人和萊納還有貝爾托特、異國的軍隊、我和我租的車、學校、古墓等等

夢中有藍色的飛龍飛舞的畫面。另一個畫面是我開著租的車到學校,我很輕易地就停好車,但是停歪了,然後我爸直接用手拖著車喬正。再來還有在古墓中,萊納跟貝爾托特讓無垢巨人攻擊別人,但是又突然改變主意保護所有人,然後在結束後和某個看起來像是將軍之類的人一起哈哈大笑,然後突然就出現了一組詭異的隊伍,由兩個藍皮膚的人帶著一大群人像行軍一樣的出現。最後面是在古墓的墓室,我的一個朋友被選中要被獻祭給龍,會在墓中呈現假死狀態兩年,而我也被要求要一起進去,然後我答應了。在下去之前環顧周遭,才發現一起在墓室裡面的人超級多,除了一些朋友、系上同學、家人等等,我還問了關於學籍怎麼辦、書包要放哪等超級現實的問題,真的很荒謬

最後,我義無反顧地跳進墓中,那是一個石造的地洞,但其實裡面很淺,其實我的頭甚至可以探出地洞,躺下的時候,距離天花板不到50公分,我朋友那邊地板比較低一點,有快要一公尺吧,所以我還叫他過去一點讓我也到他那邊去。最後,在一片寂靜中我問了他兩個問題:「為什麼是你?又為什麼要再找我?」,就在他回答前,眼前慢慢變暗,我也就隨著墓室關閉在夢中失去了身體的控制權,然後我發現我沒有失去意識,而是重新恢復身體的控制權,然後隨著棉被的包覆感和睜開眼睛外界的陽光我就從現實中醒來了

這是一個要素非常非常多的夢,然後每件事情都很破碎所以我也沒辦法講清楚,我不知道是不是惡夢,但我卻希望夢裡的事情其中一些事情是真的,也許是拜這個夢所賜,我一早起來的思緒很清晰、精神也不差。記錄完這個故事後,可以寫寫我因為畢旅的日記而沒記錄到的,最近發生的大小事

~~~~~~~~~~~~~~~分隔線~~~~~~~~~~~~~~~~~

根據心理學的記憶序列效應,初始記憶與新進記憶的記憶會最清晰,為了不讓這兩者以外的部分被我忽略,我就用時間軸來回想吧

從畢旅回來後大家馬上就忙著做各種因為畢旅而無視掉的正事,而我則是在回來隔天馬上參加了一場workshop,基本上是在學3D人物的的製作與動作,大概就是一個弄完就可以捏出一隻vtb的那種,不過在那之後,就休息了一個周末,因為我回頭才發現其實我好像也沒什麼課

禮拜一(4/11)的時候,有一堂課突然宣布下禮拜一(4/18)要交一個作業,作業內容量非常的大,但是因為內容上來說大概是要畫出我們的進度規劃等等,所以其實我自己認為這些內容應該要交給一個人完成,不然美術風格會差到沒有人知道我們在幹嘛

這件事情的壓力非常大,而且會變成只有一個人有在做事,當然因為我是組長,一定也會是報告者,所以我自己是還好,但是其他人就會真的沒有貢獻,由於我盡力想要避免這件事發生,所以還是決定把工作分配下去,結果收回以後就造成了世紀大悲劇,風格迥異到過於誇張,大家注重的部分也完全都不一樣,所以不得已之下變成是在一周的期限過去一半以後才讓重新讓一個人完成全部,現在想想真的很對不起組員們,最遺憾的部分是其實最後也沒用到所有的圖,因為八十幾頁的投影片要在15分鐘內報告完真的是一件完全不科學的事情。總之最後還是在17分鐘左右順利報告完了濃縮版,也收到了老師那邊的一些回應,不過老師們所想的倒是跟我們有些出入,這也導致我們應該會需要花上更多時間討論跟製作

我們這組有一個轉系過的學弟,他基本上沒有甚麼專業技能,也沒有開發經驗、美術能力,溝通能力也非常差勁,而且他在外觀、發聲、行為上也是一個我平常看到會退個兩步的類型,在分工等狀況時,他就也給我帶來了一些困擾,但是就在我們拚搏的這周,他突然倒下住院了,雖然覺得他滿爛的,但是生病了還是讓我擔心了一下,就在我擔心壓力會因此變大時,我也才在數天後發現,少了他以後我們的進度與成果出乎意料的好,大概就是我們在知道少人以後做出的補償遠高於他原本還在的時候的貢獻吧。這讓我反思一個問題:身為領導者,若是在分工時針對每個人所擅長的項目分工,那什麼都不會的人該做些什麼呢?

13號的時候考了一個期中考,加上那天同時也是同一科的作業繳交日,不過因為我修過跟那堂幾乎重疊領域的其他課,所以我超不認真的準備,考前一天跟考試當天才在看講義寫題目,不過還是很快就把作業搞定了,考試也只花了一小時,應該是全班第二個交的,不過因為有一些粗心內容所以倒是又修改過幾次就是了,反正線上考試只要deadline以前交就好,現在倒也還不知道會考多少

15號那天下午其實我在趕工,趕那個一周內要完成的作業,但是在我想說抽空做個醃蘿蔔的時候,突然有一個訊息來了,是我某一個國+高中同學,他感覺狀況非常非常的糟,總之就約他吃個消夜聊了聊天(雖然我們好像只有嗑我的瓜子,最近真的很愛嗑瓜子),除了讓他自己稍微心情好一些以外,其實即使是聽別人吐苦水,但是我自己的心情也會好上不少,後來這幾天順便跟他去看房子什麼的,大學四年即使相處的時間少了不少,但是反而聊得更多了

接下來的一周整個就是回到正常生活的感覺,然後不知道為什麼好像也沒有其他壓力,直到禮拜四跟禮拜五這兩天

目前我正在找指導教授,有一位教授跟我約了禮拜四面談,然後面談前給了我一篇paper,所以我在禮拜四以前就簡單看過了,但是看一看才發現真的是滿多東西是我沒有接觸過的,所以有點忐忑。在面談的時候我發現老師人非常好,給了學生很大的空間發展,但是因為我的領域真的有些落差所以就多問了一些問題,老師也表示我可以先用這學期跟碩一的時間修課充實自己。原本我有一種:「啊,那就跟著他了吧!」的感覺,但是後來才發現,我缺的部分好像有點嚴重,所以反而在一隻腳踏進去的時候猶豫了,還好老師人很好,說是可以等我等到暑假再決定都沒關係,所以目前是一邊學習先備知識一邊猶豫

禮拜五則是我最後一次的meeting,雖然我上次就已經被老師說可以不用來了,但是我還是覺得應該要做個總結的感覺,所以配合上我去醫院回診,我就又跑了一趟meeting,這次結束以後,就真的結束了。到了最後,我都還是不知道老師給我的鼓勵跟讚美到底是不是場面話,我只感覺到老師最後跟我說的那句「Good Luck!!」應該是真的發自內心的

現在疫情越來越嚴重,我整個沒辦法知道要怎麼跟我的朋友們約出去玩跟吃飯,明明就已經有很多攤已經決定好了,但就是遲遲無法成行,我又有點懶得主動去約,真的很困擾,該死的疫情跟慢半拍的政府

最近還有一些瑣事,像是機車踏墊被偷、今天煮的午餐好吃什麼的,不過今天真的花有點多時間了,就先這樣吧,未來有想到的話再說。今天這篇日記拖了我整個早上加上下午才完成,我也完全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有種精神時光屋的感覺,不過像這樣悠閒地度過這天似乎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