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潛藏於戰爭背後的推手Ⅱ

聖頓大斯 | 2022-04-23 22:48:02 | 巴幣 2 | 人氣 77

連載中雷昇轟鳴
資料夾簡介
故事理應是追尋著既定的道路前進著 然而隨著異物介入 原先的道路破損 失去所愛之人的穿越者 與一見鍾情之人所屬敵對的懦弱者 兩個靈魂,在死亡之中相見 故事再次運行

看著外頭冬天一如既往地的下著凍人的雪,
這近乎習慣的雪堆,是我作為皇國諜報部門長期潛伏計畫【深根】的第七年的證明。
提到【深根】 這項計畫,是在戰爭還未開始之前便開始
安插歲數較小但接收過專業別報訓練的教徒。
再通過種種手段讓這些被選上的小孩被案娜西雅的貴族家收養,並定期將情報將情報匯給皇國。
途中雖然有數名【深根】的同期被逮捕並遭殺死
但被捕並在市場前絞死一事,與被膝下無子的傑特爾.威芬子爵所收養並被溺愛著的我是相當遙遠的。
除了每月一次在廣場的定期報告外
其實自己是相當悠閒的,與城內的騎士們一同訓練,和商人們套近乎,偶爾去小酒館喝點酒,偷偷賭博然後被養父痛罵一頓。
六年的時間飛逝而過,我在此期間拿到了安娜西雅帝國的騎士資格
雖然這對總有一天要被背叛帝國的我而言這是沒有意義的一張證書,但不知情的養父還是為我感到高興,並在生日那天在城鎮裡幫我辦了一個小型派對
這是令人高興的日子,而在那天後,我們從科威薩堡壘內迎來了一位貴賓,夏露蒂.煌.加爾希殿下
我被父親指派為這位混血王族的導師...
是!十分抱歉!殿下!我,不,下官沒有貶謫夏露蒂殿下的意思
是!殿下!下官不會再提到混血一事
屬下失禮了
而這段期間我還是依然定期向皇國傳送密信,並以此持續了半年直到我遇到了她。
與海瑟雅.露.加爾賽姆小姐的初次見面是在五色龍神歷60千紀183年的冬天。
然而,我與其的第一次對話是在隔了數個月後
在此之前,她一直都是充當護衛在夏露蒂小姐身旁,而海瑟雅小姐的態度轉變是在來到城市後的半年左右
她第一次與我搭話時雖然有些驚訝,但是她的話題都是圍繞在我教導夏露蒂小姐的知識有缺失
雖然沒有漏餡,但我還是對眼前的護衛心生警惕
因為我是故意的
雖然,她似乎沒有近一步懷疑即追查,但以此為戒
我也在接下來的課堂裡不再在教導的部分動手腳,轉而將與戰爭較為無關緊要的知識比例稍微增加
日子依然一不變成
早上幫夏露蒂小姐上課,中午接受騎士訓練,下午則到圖書館為隔天的課程準備
唯一不同的是,海瑟雅卻自與我搭話後,每天都來幫忙備課
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們也不再是只會在圖書館的長桌上隔著書籍,乾瞪眼的關係
我們開始聊天,從天氣到城裡有什麼新開的攤販,雖然起初近乎都是我在說著話,但漸漸她也開始加入對話
而在夏天的某日下午,
正當我們各自分工,整理著文件; 不知哪裡來的勇氣,我終於提出了自己長久以來的疑問
加爾賽姆閣下...你一直帶著那個頭盔不會不舒服嗎?」
「...,...不會,怎麼了嗎?烏來翁先生?」
「因為我很好奇這麼好聽的聲音下究竟有著怎麼樣的一張漂亮的臉」
「...」
「能讓我有這個榮幸當第一個見到你容樣的人嗎?」
當手觸碰到頭盔的同時,她狠狠的甩開了準備解開頭盔的我
「...我沒有想過你竟然是這種人...」
「失禮了,請容我先行離席」
說著,海瑟雅將幾個文件連同紙筆一把抓起,轉身站起身來,迅速離開長桌
緊追上去一把抓住她的手,然而因為過急之舉,兩人摔倒在地,而因碰撞書本從櫃上灑落。
而以身遮掩她免於書本砸傷的同時,我看見了她頭盔下的容貌
黑色髮絲下,兩頰的淡藍色鱗片而臉上畫著的白色圖騰再為其帶來幾分神祕感
「...好美」
毫無思考,我便將這句第一印象毫無保留的說出,而在我在脫口的瞬間,便知道了自己似乎失言
然而聽到了這突來的稱讚,海瑟雅絲毫沒有感到憤怒,而是以驚愕的眼神保持著懷疑的口氣問道
「...你...不會感到詫異嗎?」
「...對我,對我這種咒血者...」
「不,你很美而我也覺得這些鱗片還有圖騰,更加,更加襯托你的美...」
該死,又這樣不經思考就脫口而出了
「...」
「...」
在這沒頭沒尾的稱讚將對話結束的同時
她迅速爬起撿起頭盔的同時飛野似的逃出了圖書館,只留下我一人獨自留在空蕩蕩的長廊中,看著她脫兔般逃離的背影

而在相隔數日後的下午,在我處理完備課資料後,低著頭走進那個最初看見她容樣的書架之間
而當低著的頭再次抬起時,我看見由斗篷包覆著的海瑟雅小姐
隨著靠近,她解下了頭盔,褪去斗篷而在那之下穿著一身紫羅蘭色連身裙的海瑟雅小姐
「...為什麼?」
「...這是...殿下的意思,難道,難道是你不喜歡嗎?抱歉...」
「不,我不是這意思,我是說...這身衣服為什麼跟妳那麼搭...」
「...!」
在這荒謬的對話裡,不知不覺中,我們已經互相牽起了對方的手,在這狹小的長廊中翩翩起舞
在夕陽的照耀下,她身上的鱗片閃耀著繽紛的燦爛,而在那些宛如璀璨珍珠般點綴在脖子四周的汗珠讓我更加喜歡上這個眼前的女孩了
無法制住戀情,雙脣相擁,而隨之而來的是毫無保留的情慾
「...請溫柔一點,我還是,第一次」
褪去身上的束縛,我們在這狹小的長廊上偷嘗著禁果,享受魚水之歡。
直至夕陽下沉,這宛如童話般的時光才被打破
看著背部露出的鱗片,我不由自主的伸手前去撫摸
她什麼也沒有說,只是回過頭來靜靜地看著我
撥開那深邃美麗的黑色髮絲,再看向那宛如黑曜石般的眼珠
我們再次接吻,而不像先前的青澀,而是濃情蜜意的用舌尖在對方的身體裡留下彼此的印記
在夜裡,我們最終分開
而那也是我最後一次看見她
什麼也沒有留下,只有最後那紫色的身影依然留在我的心中
殿下!
下官求您了
只要一面即可
讓下官見海瑟雅小姐一面


看著眼前這個磕頭的壯年男子,丹的頭又痛了起來
是說現在都在流行這種禁斷戀情嗎?
他媽一個卡爾帕就夠自己頭疼了,這個自己認為在【凡塞羅斯】中靠譜的間諜怎麼也有毛病?
雖然拒絕他也是容易,但丹有些莫名的於心不忍,畢竟自己也是曾個為情所癡的人
但,就算接受了,自己又能獲得甚麼好處?
畢竟讓這些死士一但有了牽掛,只會讓他們失去原本的目的,變成一群在要求他們執行自爆等任務時遲疑,不堪用的棋子罷了
「呼...算了」
抬起頭來看著被高壓電燒出洞來的天花板,丹搔了搔頭
隨後從懷中拿出一個小小的金屬片,扔在地上
「...?」
「哎呀,是誰那麼粗心將這監獄的鑰匙丟在這裡?」
先是以不可思議的眼神看向丹,隨後立即會意的烏來翁先是撿起,感激的看著丹,最後朝他重重的磕了幾個頭
而在烏來翁如同風一般迅速的消失在丹面前後,一名同樣穿著安娜西雅軍裝的女子出現在了眼前
丹沒有看向女子,只是站起背對她問道
「軍銜,以及所屬隊伍」
「是,軍銜為中校,同樣隸屬於【黑】第7部隊」
「關於名字...還請殿下使用下官目前的身分稱呼」
「...格溫.格溫泰斯
潛伏在黑影中的女子淺淺一笑,同時站起向丹引薦了自己的計畫
而夜似乎包護住了陰謀在這試圖照耀大地的月光中背影藏了起來...


作者:
間隔了那麼久,終於要回到18號的告白了,希望大家沒有對這個時間限感到混亂
因為我最近會去當兵,所以更新會稍稍慢下來,希望不會讓大家感到不悅
也希望大家對任何文章上的意見都可以提出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