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左葬今生 002 江湖無事

月涯念柳 | 2022-04-23 08:30:05 | 巴幣 0 | 人氣 43


     各大公會開始快速發展,各自建築也十分有特色,有的是木屋、樹屋、城樓、城堡更多的是現代建築各種造型的公會,每個人投入資金壯大公會,隨之而來的是各自暗中據地為王的打算與經商貿易的管道。    

     ''哇!這裡好多稀有商店喔,有的賣水晶有的..這個是甚麼阿?''
     ''這個是幽荒之地的鴞角,人們把他放在床頭邊可以直接讓妖魔聞之而退,雖然人類是聞不到這味道的,但卻是十分有效''
     ''你懂好多喔,不知道姑娘如何稱呼?''
     ''小女名為珞格,這些小東西看似沒用但多少知道一些還是有用的''
     ''你有沒有推...推薦購買的東西啊''
     ''小女子建議陳...什麼..大俠..可以買這個方零石,一但身體受到致命傷害,雖然不會幫你擋傷害,但是卻可以發出求救訊號通知遠方的隊友''
     ''我還要被打到致命攻擊才可以發求救訊號阿,那我還不如直接買求救訊號的煙花不就好了''
     ''不一樣的,很多時候只怕萬一,一但有刺客或是...被毒死,都可以觸發這方零石''

     ''小子!!這一顆也要7000青幣,你沒錢還敢來買阿''
     ''那個...珞格姑娘,有沒有可以賺錢的方法阿''

     ''有阿 隨我到公會去吧,話說...另一位凌霄不加入我們公會嗎?''
     ''他阿!想著要加入強大的公會,也不知道別人公會要不要他,他就自己去找其他公會啦''

     進入弱水三千十里紅公會一眼望去是草地,和一個只有兩層樓高的公會,也不大進入大廳充其量只能留三十人左右,公會上還有弱水字眼,進入公會是木製的櫃檯與拋光後的桌椅,說是和善溫馨的小公會,一點也不為過。

      ''這公會真不錯,我...何時可以見弱水大師阿''
      ''我們先去看賞金榜接任務吧,人家是會長,等到你實力夠強大後再帶你去見會長吧''
      ''那我就挑這個吧!!解決惡虎兩隻,有一萬八千青幣阿,就這個''

      見珞格面有難色地說''這老虎...是雪城魔虎,一般人是打不贏的一般老虎的,就連大師這樣的人物都無法成功,你還是接比較簡單的任務吧,這個吧!殺十隻巨型蝸牛''

      ''蝸牛!?你在跟我開玩笑吧,我可是要成為大仙的''
      ''先試試看嘛''
      ''一萬七的錢幣連大師都打不過,那這樣要賺多久啊''
      ''一隻蝸牛十五青幣打上兩百隻就有三千了很划算阿''
      陳顏紋無奈說''好吧''

      兩人前往一線森,只見滿地小型蝸牛大小為一個手掌大小,到深處才有巨型蝸牛,必須踩過眾多小型蝸牛與黏液後方能抵達一線森深處。

      ''看我的!陳家斜砍,陳家跳砍,陳加拳''
      ''陳大俠的劍術都是你父親教的嗎?怎麼感覺...有點弱阿''珞格在陳顏紋身後說著
      ''不是!我的劍術都是師傅教我,但我師父說,十年磨一劍,非等到必要才可以使用師父教的劍術''
      珞格心想''(那個...十年磨一劍好像不是這個意思吧)''

      直至太陽下山兩人砍得巨型蝸牛十二隻,小型蝸牛無數,全身沾滿黏液,路過之處皆是黏稠

     ''哈哈哈,全身都黏黏的,洗個澡吧,好噁心喔,珞格姑娘這身服裝如此好看可惜你了,害你全身都黏黏的''
     ''小女子平時不去一線森的,只是為了要陪你,這是我第一次到一線森''
     ''好!那明天我們去挑戰殺野狼吧''

     ''你會死得''在公會大廳旁邊的一位手握細劍的男子說
     ''你這樣的武功還想砍殺老虎,真是笑死人了,我要是你啊,就去投胎了,還來這公會去給人困擾''
     珞格迅速回話''你不要這麼說,人家才剛加入公會,這樣要求人家講話太過份了吧''
     ''沒關係啦,讓你全身沾滿黏液是我不好,沒關係,明天砍殺野狼我會保護你的''

     拿著細劍的劍客跳起並在空中劃出六芒劍星,直接穿過陳顏紋身上,在他身後的牆上留下六芒的劍痕,並說道''像你這種不知天高地厚,還恬不知恥的鄉下人,麻煩自己就算了,還想帶上珞格,以為自己是新手就真的開無敵了,還真是初生之犢不畏虎,可笑''

     ''我是新手,但我也有名子,我叫陳顏紋,是將來要成為逍遙大仙的人,現在可能不怎麼樣,我不跟你計較,但十年河東,十年河西,我也會變成劍仙的''

     ''笑話,你以為劍仙都是怎樣的人物,我不想和你打,我希望你有自知之明,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格珞面對陳顏紋的臉說''不要管他,他就是喜歡欺負新人,別理他''

     ''哼,欺負新人?,你這種功夫還有師父教你,真是笑死人了,想必也是個沒本事的師父,大概就是看到蝸牛都會嚇尿褲子的人吧''

      陳顏紋使用氣力直接將木桌子往下打碎
      ''你說我無能我可以接受,但你說我師父就是不行,給我道歉''
      該名拔出細劍指著陳顏紋說''我也不想成為那個欺負新人的人,我不想和你對戰,好,我道歉''
      ''只是我道歉了,還是改不了事實''
     陳顏紋一改和氣,怒視著細劍男子,手握拳並散發內力,腰間的刀也隨之震動

     ''你,給我下跪道歉''
     只見細劍男子頭也不回的上二樓
     ''你,給我下來下跪道歉''

      珞格拍拍陳顏紋肩膀說''我去來和他說,你等我一個小時''

      陳顏紋就在大廳足足等了一個小時,當珞格再次下來時已經換好衣著洗好澡了,其素顏堪比農婦,比一般人還差上許多,像極了路邊洗衣服的大嬸走下了樓,而陳顏紋身上還沒洗澡還是黏液沾滿身子的樣子。

       珞格說''我已經和他說了,沒事了,道不道歉無所謂,重點是和氣生財,好不好''
       ''你叫他下來和我道歉,他不下來,我就上去打他下來''
       萬般無奈下珞格再次上樓,似乎商量甚麼也沒動靜,於是陳顏紋帶著怒意往上樓去

       ''他這樣對你動怒,要不然...我們找個理由把他踢出去公會吧''
       ''哼就他這個廢物也配我道歉,笑死人了,當然要把他踢出公會阿,我沒直接扁他就很夠給他面子了,就他這個廢物,想必他師父看到巨型蝸牛就哭爹喊娘了,還教甚麼劍術,笑死人''
        ''那就這麼說定了,我找弱水大師請他離開公會好了''珞格姑娘如此說著
       ''不用這麼麻煩,我直接輾他出去就好了''

      此時對話所有都被陳顏紋聽到,陳顏紋百感交集,不知是否要上前理論,身邊沒有任何一個人是替自己說話的,帶著憤怒的心情,直奔公會大門離開
  
      ''甚麼弱水三千,這公會,不待也罷,我只是弱了一點,但我可以變強阿,你們這樣說我師父...''
      陳顏紋逃至荒郊野嶺的樹叢,像極了逃學的小孩一般無助,口中繼續說著,''我師父很強的,我不容許你們這樣汙衊他,是我無能,是我沒用,是我的問題讓師父被人看輕,是我...是我''

      陳顏紋開始舞劍把他師父教過的所有招數都練了一遍,一遍,又一遍
      ''是我...是我沒用''持續說著並揮舞手中的劍
      ''對不起,師父,對不起,我沒能替你討公道,就連一個道歉,我也沒有勇氣討回來''
      ''對不起,師父,徒兒沒用''

      引發真氣將至劍上,怒氣伴隨著日夜毫無停息,是對自己的無能生氣,是對自己的軟弱生氣,一次又一次的揮舞劍氣,手上昔日的繭也破了成為膿血,鮮血開始慢慢流出握柄的地方,一遍,又是一遍的揮舞師父曾教過的劍法,周圍寧靜的和往常一樣,沒有動物經過也沒有人經過的地方,一個人揮舞著劍法,直到懶得開口了。

     ''一劍羅能,二劍羅式,三劍羅氣,四劍羅...,該死,我連劍名都忘記了''
     ''早知道...早知道我應該好好學的,師父''


      突然傳來一個的聲音

       ''你這樣一個人武劍,有甚麼意義,我來陪你練吧''

      ''凌...凌霄''陳顏紋泣不成聲的抱向凌霄
      ''做甚麼!!兩個男人抱在一起,噁心死了,滾開''
      ''可是凌霄...凌霄''陳顏紋此時終於放聲哭了出來

      ''輸了就打回去,贏不了就鍛鍊,哪有甚麼好哭的''
      ''可是...可是我連打的勇氣都沒有''
      ''所以呢!有甚麼好哭的,沒勇氣就等自己變強的時候打回去阿,更何況你還沒打呢,說不定他不是你的對手''
      ''好了啦!噁心死了''

      
      ''來吧!我陪你練劍''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