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早上好人生,現在我有戲劇性

麥來亂 | 2022-04-23 00:08:51 | 巴幣 0 | 人氣 15

1-1天橋上的學姊

十一月九日。
嗯?
我睡著了?
突然回神過來,看了一下牆上的時鐘,已經五點半了。
想當然爾教室裡面只剩下我一個人。
看了一下外頭的情況,操場上只剩寥寥幾人,他們也都在收拾東西準備離開了。
桌上擺著我去年買的耳罩式耳機,以及一本攤開的數學課本。
從桌上的情況來判斷,我剛剛應該是邊戴耳機邊複習今天上課的內容,結果不小心睡著了。
不過還是有幾個地方令人困惑。
我應該沒有邊聽音樂邊複習的習慣才對,而且對於睡著前在複習的這個行為我也覺得很模糊,我沒有這方面的記憶。
「你怎麼還在學校啊?遊札希彥同學。
我雙手抱胸嘗試思考出正確答案,一位經過教室停在門口的人打斷了我的思緒。
荻野老師,二年三班―也是這間位於三樓教室的導師,負責科目為數學,綁著馬尾,給人一種很適合白袍的感覺,雖然本人從來沒穿過就是了,根據不可靠的消息指出,裙子是她的罩門,因為沒有人看過她穿過。
她的手上拿著一個紀錄板,看起來像是在檢查東西。
「我剛剛在複習。現在準備要回去了。」
我一邊說著一邊把數學課本和耳機收進書包。
「別拖太久,樓梯的門要關了。」
我背起書包走到教室門口。
「當老師還真是辛苦,還要巡視校園到這麼晚。」
「就是有你這種學生我們老師才需要像這樣巡視校園到這麼晚好嗎。」
老師把紀錄板放在我頭上。
「快點回家,出了校門之後也不要到處亂晃。」
說完老師便朝著她原本的方向繼續前進。
「謹遵教誨。」
我則朝著反方向樓梯的位置前進。
「對了。」
老師好像突然想到什麼。
「還有什麼事情是我需要注意的嗎?」
我轉過身面對老師。
「沒有,我要說的是其他事。你確定你有好好考慮過你的志願嗎?不是質疑你的志願有什麼問題,只是我看你很快就寫好交上來,想確認一下你有沒有好好的想過。」
「當然,我已經決定了。」
一定不會是這個選擇。
我對著老師微笑。
老師注視著我幾秒。
「嘛,你自己確定了那當然是很好。沒事情了,回家的路上小心。」
「謝謝老師的關心。」
我向老師道別。
我一邊走著一邊看著窗外的景色。
天空被夕陽染成了橘紅色,白雲也因為沾到了餘暉而形成了漸層。
姑且拍一張吧,感覺很適合拿來當桌布之類的。
「嗯?」
我在找手機的時候注意到有個人在二樓的天橋上,嚴格來說,是坐在天橋的欄杆上,面向天橋,背對一樓。
我象徵性地拍了一張天空的照片之後把手機收了起來,畢竟我也沒學過拍照技巧。
「時間也不早了,快點走吧。」
我加緊腳步下樓梯到一樓。
快步走過走廊和穿堂,最後停在天橋正下方。
途中一個人都沒有看到,果然還在學校逗留的學生只剩下我了吧。
不對,這邊還有一個,她還坐在欄杆上。
我抬頭目測了一下距離,把書包放在旁邊,調整好位置之後伸出兩隻手臂等待。
如果有人看見這個景象的話大概會以為我們在拍什麼高難度信任背摔的影片吧。
正如我所預想,也確實按照遊戲流程。
雖然省略了和接住的人確認的步驟,不過她還是往後倒了,背對著地面,朝著一樓掉落。
最後被我用雙手穩穩地接住,絲毫不差,看來這個挑戰是以成功作結。
不,這是愛面子的說法,接到的當下我整個人跌坐在地板上,幸好有書包減緩了撞擊力道,雖然還是有點痛,不過至少會比直接撞擊地板來的好。
重新站直之後我看著我手臂上的這名女性,黑色長髮、穿著冬季制服加上長裙,從學號來看應該是三年級的學姊,雙手交叉在胸前,眼睛仍然是閉上的,表情不能用安詳形容,要說的話就是做完重大決定之後的如釋重負感。
經過了數秒之後終究還是會發現情況不太對,學姊睜開眼睛看了一下四周。
「請問這裡是天堂嗎?」
學姊觀察完之後得出這個結論。
「很抱歉,這裡是名為地獄的現實。」
「也是,看到你的臉我就知道......」
我突然放鬆我的手臂作勢要把她丟到地上,一般人通常會因為無預警失去支撐而想要去抓著東西,最少最少也會因為突如其來的行動而抖一下才對,但是她完全不為所動,該說不愧是做好準備的人嗎。
「不好意思我沒聽到學姊剛剛說什麼。」
學姊看了我一眼,視線重新回到上方。
「沒聽到就沒聽到吧,反正我是無神論者。」
我也順著學姊的視線看向上方,被夕陽染成橘紅色的天空相比我在走廊看到時更橘了。
「話說回來學姊,妳有打算從我手上下來嗎?」
「我想說你完全沒有提到這方面的事,我就當作你很珍惜這次可以抱著學姊的機會。」
「我倒覺得是學姊很享受能夠被學弟公主抱的感覺。」
「確實這樣的機會不多,但是時間也同樣不多了。」
說完學姊便離開我的手臂。
「所以學姊剛剛是在做什麼呢?」
我活動維持同一姿勢過久的兩隻手臂。
「喔,你說那個啊,我在做實驗。」
「原來學姊剛剛是在做實驗啊,那真是抱歉,影響到學姊的實驗了。」
「不用在意,這也是一種實驗結果。」
我沒有辦法從學姊的語氣判斷她現在的情緒。
「基於道德的原因我還是跟你說聲謝謝吧。」
「不會不會,今天不管是誰看到這個情況想必都會和我做出一樣的選擇的。」
因為不會有人想要無緣無故就背負別人在面前受傷甚至死亡,就算與自己毫無關聯,光是什麼都不做就會讓人產生罪惡感,同樣也是基於道德的原因。
更別說做了之後卻還是沒救到。
「你都這樣說了那就當作是這樣吧。」
學姊看了一下手錶。
「那麼我們就此別過吧,我還需要上樓去拿我的書包。」
「就這樣吧,學姊再見。」
「吶,學弟。」
學姊叫住了揹起書包準備離開的我。
「如果你又看到我在尋死的話,你還會再救我一次嗎?」
尋死,她自己說出來了。
學姊面帶笑容,但是這個笑容背後所代表的意思,我無法參透。
「當然,不管幾次我都會救的。」
我也回以學姊一個笑容。
「謝謝,你人真好。」
學姊還是笑笑的,之後就離開了現場。
學姊誤會我了,我並不是什麼好人。
只是一個沉醉於自我犧牲虛榮感的
爛人。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