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原創極短篇】活動_櫻花樹下

熾冰 | 2022-04-22 21:35:49 | 巴幣 1012 | 人氣 73


        
        
 

         づ(・ω・)づ[正文]づ(・ω・)づ[要開始]づ(・ω・)づ[了喔]づ(・∀・)づ

         「欸欸,知道嗎?公園角落那棵櫻花樹……」

         「拜託喔還有誰不知道?只要晚上11點44分坐在樹前面的涼椅……」

         「會聽到旁邊有人對你說──」

         「能借我看一下嗎──」

         「但當你轉過去!」

         「就會看到一雙跟臉一樣大的漆黑眼睛!」

         「「超~~~~可怕的!」」

         ※※※

         「……無聊透頂。」

         回家路上,少年宣洩不滿似地踢開路上的麵包包裝袋,極其受不了地大吐口氣。

         「都國二了,還有誰會被這種騙小孩的鬼故事嚇到?八成就那些下半身思考的狗男女為了晚上溜出來密會鬼扯出來的吧?畢竟被誰看到又打小報告就完了這樣。」

         「現在沒人在說『密會』了吧?」

         跟在少年身旁的眼鏡少年苦笑道。他明顯比少年矮小且消瘦,就連體力也不比少年,得快步走才跟得上普通速度走著的少年。

         「身為素行良好的國中二年級生,導正歪風捨我其誰!」

         「意思是?」

         「抓他個現行犯讓學校請他們兩大過啦哈哈!」

         你就沒想過一樣在現場的你也會被記嗎?眼鏡少年嘴角抽搐。

         「就是這樣,交給你啦眼鏡。」

         「啊?」

         「世風日下人心不古,為了矯正社會風氣,勢必要有人站出來。」

         少年兩手抱胸微皺眉頭一副時時都在擔憂國家前景地球暖化的嚴肅模樣,反觀眼鏡少年就是一臉「哩咧工三小」的表情。

         「如此光榮的重責大任,只有你能勝任啊。」

         少年兩手搭在眼鏡少年肩膀,兩眼閃爍著發自心底的信賴光輝。

         眼鏡少年微微一笑。

         「哩七家賽啦。」

         ※※※

         時間是晚上11點半。

         地點是公園角落櫻花樹下的涼椅。

         眼鏡少年獨自坐在這。

         ──西咧靠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抱頭仰天吶喊……但他並未付諸實行,僅以扭動全身表示內心的澎湃。

         是的,扭動全身。

         倘若有第二人第三人在場,看到眼鏡少年目前是什麼狀態,想必會是一臉錯愕。

         因為他不只被固定在涼椅上,整個人被綁得與其說是木乃伊更像是條菜蟲,嘴也被毛巾塞住。

         為了不讓眼鏡少年逃跑或求救而做得如此徹底。少年,不容小覷的人物。

         ──我明天一定要告死你!

         眼鏡少年雙眼布滿血絲,看上去比厲鬼還像鬼。

         順帶一提,在涼椅正前方、右前方與左前方的遊樂設施和草叢各放了一台行車紀錄器。除了是捕捉歷史性的一刻,也是為了在眼鏡少年掙脫束縛衝來尋仇之前落跑。沒錯,少年的考慮就是如此周到。

         ──把這努力給我用在正途啊白癡!

         胸懷針對少年的怒火,眼鏡少年為了恢復物理意義上的自由使盡渾身解數。

         就在這時,眼鏡少年感覺到有人在看自己。

         不是行車紀錄器的鏡頭,而是更真實的被注視的感覺。如果要說更確切的差別,就是這份感覺來自背後,也就是櫻花樹的方向。

         ──不會吧?

         眼鏡少年繼續奮力掙扎,佯裝沒注意到,卻又利用扭動時頭部慣性亂晃的瞬間,以眼角餘光確認──

         「!!!!」

         ──櫻花樹幹後方,躲藏著偷看這裡的人影。

         眼鏡少年更加用力,寂靜的夜晚空氣間迴盪著涼椅摩擦地面的聲音。

         第二次確認,人影走出樹幹後方,但因為躲在樹蔭底下,看不清是男是女。

         眼鏡少年使盡吃奶的力氣,換來的是更激烈的椅腳摩擦地面聲。

         第三次確認,人影走出樹蔭底下,長得誇張的瀏海幾乎擋住整張臉,運動外套和七分褲的樸素色彩儘管讓人心生親近感,但曝露在路燈底下的膚色卻無限趨近於白。

         眼鏡少年宛如發瘋般驅使全身上下每一條肌肉,回答他的卻是幾近扯斷肢體的劇痛。

         第四次確認,人影來到身旁,毫不避諱地站在眼鏡少年面前,瀏海下那雙一如傳聞所說的碩大雙眼俯視著他。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人影從口袋拿出了短刀。

         「唔唔──啊啊啊啊……啊?」

         眼鏡少年困惑地眨了眨眼。

         眼前的人影不只割開自己嘴旁的膠帶還幫忙取下毛巾,還開始切斷綁著手腳的布條。

         不過因為真的纏得太徹底,人影費了好一番功夫才完成作業。

         不,對方肯定不是什麼得用「人影」這種模稜兩可的單詞代稱,就是人沒錯。

         「謝謝你,呃……我是──」

         眼鏡少年報上自己的名字,對方點了點頭,似乎顧慮什麼遲疑半會,啟口:

         「我叫──」

         讓眼鏡少年意外的是她是女生,而且跟自己同年。

         然而讓眼鏡少年更意外的是──

         「把妳說成鬼故事的是妳朋友?」

         「嗯、嗯……就玩遊戲輸了,說要這樣一個月……」

         ──她和自己一樣,都是被惡友所害的苦主。

         「但、但是她也是用自己的方式幫我著想,因為那個,我怕人多的地方,又很容易緊張,常常說不出話或者說太多或者說了停不下來而且眼睛畏光總是戴著這種眼鏡經常被取笑一被笑了我又說不出話而且突然很想哭然後──」

         「停、暫停,說太快了我聽不清楚、啊啊不是啦,我沒在怪妳,不要整個人縮成一團啦。」

         心靈有夠脆的。眼鏡少年突然覺得麻煩起來。

         「……你是不是在想我很麻煩?」

         「沒、沒有哇!」

         而且超敏感!眼鏡少年慌得語尾不小心上揚。

         想當然,眼鏡少年菜到不行的掩飾沒能瞞過對方,可以感覺到她的不快視線從鏡片旁的縫隙盯著自己。

         「抱、抱歉,我不是故意……」

         「反正也是事實啦,我才不在意。」

         但妳的態度根本不是這麼說的。眼鏡少年扯了扯嘴角。

         「對、對了──」

         正當眼鏡少年打算說些什麼時。

         明顯強勁的陣風從旁吹來,逼得兩人瞇起眼睛。

         在路燈的照耀下,隨風捲起的櫻花花瓣迴轉著奔向夜空的畫面,讓兩人看傻了眼。

         「剛才的……」

         「好漂亮……」

         異口同聲的話語,意外能組合成完整的字句。注意到這點的兩人看著彼此,不約而同地笑了出來。

         「雖然現在說很怪,但很高興認識妳。」

         眼鏡少年伸出手,咧嘴一笑。

         「是真的很怪,但我也很高興認識你。」

         她握住眼鏡少年的手,櫻花色的嘴唇勾勒出靦腆的弧度。

         ……此時的兩人想也想不到,70年後的他們將在能看見無敵海景的別墅走廊握著彼此的手,聊著這場邂逅多麼荒唐,卻又讓他們多麼幸福。

         ※※※

         「欸等等,我想到還有一件事沒說。」

         「嗯嗯,我也想到了……你先說?」

         「不,搞不好一樣。」

         兩人對看一眼,啟口:

         「「還沒教訓那傢伙/我朋友。」」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