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那無法終結的生命(339)

戴斯蒙 | 2022-04-22 20:56:55 | 巴幣 2450 | 人氣 706


  「施提芬,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呢?」
 
  「把整艘船掉頭,開回岸上吧?不然也可以抓著這幾個人搭上小船回去,該拿的東西應該都拿了吧?」我看著雷瓦丁問著,戴著面具的他點了點頭,表示該做的事情他都處理好了。
 
  「坐小船回去吧?這艘船只有我們三個,很顯然是沒辦法控制的。」
 
  「我感覺那不是問題,只要找些幫手來就可以了。」
 
  「你的意思是你剛剛綁起來的那些人?」
 
  「不,我的意思是我再招喚其他的人出來。」
 
  「那樣的話也是可以......」
 
  就在這時候,我感應到底下的侵蝕種已經掃蕩完這整艘船了,現在除了那些被我綁住的人還有被雷瓦丁抓住的拉絲緹娜祭司,就沒有其他活人了。
 
  「我們是不會幫忙你們的,關於讓我們開船這個念頭我想你們還是打消吧!」拉絲緹娜祭司如此說著。「而且別怪我沒提醒你們,如果不早點帶我走的話,小心等等會走不了喔!這艘船上可是有兩百多位同志,就算大司祭能叫出骸骨兵來戰鬥,那點數量也不過就只能拖延時間而已。所以施提芬,要帶走我的話只能趁現在喔!不然的話等等你們誰都走不了了。」
 
  拉絲緹娜祭司似乎認為我們正靠著伊文潔琳的骸骨兵在拖延時間,但事實上卻是整船的人已經被侵蝕種殺光了,只剩下她以及先前被放過的寥寥數人而已。
 
  「拉絲緹娜祭司,您似乎有一點搞錯了。」
 
  「恩?」
 
  「妳的同伴已經不會來救妳了。」
 
  「你這是甚麼意思?難道說他們全都被解決掉了嗎?這怎麼可能,你們也就三個人而已怎麼可能對付的了這麼多人?除非底下還有更多的人?」
 
  「不,底下已經沒有人了。」
 
  侵蝕種從樓梯下走了上來,牠們將我綁住的那些人扛了過來,一看到侵蝕種,拉絲緹娜祭司立刻就大叫了出來。
 
  「侵蝕種!這怎麼可能!」
 
  侵蝕種們將綁起來的人丟到我們面前,隨後便站在我的身後,一動也不動的看著拉絲緹娜祭司。
 
  「你們是怎麼辦到的!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使喚侵蝕種!?」
 
  但我們沒有理會拉絲緹娜祭司,而是繼續討論著。
 
  「但帶上這麼多人的話,要怎麼在比基奴城移動?一個拉絲緹娜還有辦法,但這些人......總不可能要我控制著骸骨兵或是讓侵蝕種搬運著吧?」
 
  說起來,在市區中讓骸骨或是侵蝕種來搬運這些人的確是不太好,不管是哪個被人看到了都會引起一陣騷動的。
 
  「不然怎麼辦?還是說我們先回去,到了之後租輛馬車來運送他們?」
 
  「也是個辦法,也能讓人去通知傭兵工會來過來領人?」
 
  「啊!這的確是個好辦法,讓傭兵工會過來領人就好了。」
 
  「那就這樣吧!」
 
  伊文潔琳將手上的長杖左右一揮,那些骸骨兵就沉入地面消失不見,而我也讓侵蝕種抬起被綁住的理想鄉等人,將他們往小船上運送,全部運送完之後牠們便跳入海中,在小船的附近護衛著。
 
  「施提芬!這到底怎麼回事?就連船夫也是侵蝕種?」
 
  當我們帶著拉絲緹娜祭司到小船上後,她還是不斷的吵著,但我倒是能理解她為什麼會一直吵就是了。
 
  對她而言侵蝕應該是神聖而不可侵犯的,同時也是不可控制的,但突然間發現竟然有人可以控制侵蝕,恐怕在這一瞬間她的認知都已經崩塌了。自己原先認為的一切,建立起來的思想以及觀念,在今天全部都像骨牌一樣的倒塌了。
 
  確認所有人都上船之後,我對著侵蝕種喊道。
 
  「出發。」
 
  侵蝕種搖者槳慢慢地向著岸邊滑去,同時塔塔亞也飄在我們的正上方跟隨著我們移動。
 
  「施提芬,能不能解釋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面對拉絲緹娜祭司一而再再而三的問題,我也不打算一直躲避。
 
  「簡單來說,我們得到了控制侵蝕的辦法。」
 
  「得到了控制侵蝕的辦法?是怎樣的辦法?」
 
  「也不怕妳知道,反正妳是不可能辦到的,簡單來說就是跟侵蝕建立溝通的橋樑,取得侵蝕的許可後就能控制侵蝕種了。」
 
  當然,事實並不是這樣的,我只是再將事實簡化,然後胡說八道了幾句這樣。
 
  但就算裡面參雜了虛假的東西,對於拉絲緹娜祭司來說那可能就是真正的事情。
 
  「建立溝通的橋樑?跟侵蝕?這怎麼可能?跟侵蝕要怎麼溝通?」
 
  「也就是說擅自把侵蝕視作為理想的你們,完全沒有試著跟侵蝕構通過嗎?你們不知道侵蝕也是擁有自我意識的存在嗎?」
 
  「那還只是假說而已,還未被證實過的不是嗎!?」
 
  「那已經是之前的事情了,現在已經被證實侵蝕擁有著自我意識,而且就算沒有被證實,理想鄉自己都不做看看實驗嗎?」
 
  我朝向雷瓦丁看去,他點了點頭然後又搖了搖頭,這是甚麼意思?既點頭又搖頭的,是代表有人做但是又沒有人做嗎?不,這樣的說法未免也太奇怪的,正確來說應該是他們之中有一部份人有做過但大多數人都沒做過吧?應該是這樣的意思才是對的。
 
  雷瓦丁怕身分被認出來,不能講話實在是有點麻煩啊!
 
  「我不知道他們有沒有人試著跟侵蝕做過對話,但至少我是沒有的......」
 
  「為什麼妳沒有試著跟侵蝕做對話呢?」
 
  「因為我不認為侵蝕有自我,我認為侵蝕只是一個歸宿,只是一個家,你會跟家對話嗎?不會吧?所以我也從來沒想過可以跟侵蝕講話......如果早知道可以跟侵蝕對話......」
 
  「那麼你們也得先讓侵蝕願意開口才行,你知道在侵蝕的眼中人類就像是什麼嗎?」
 
  「什麼?」
 
  「是病毒、細菌,是仇人......侵蝕恨不得將我們生吃活剝,讓我們從地表上完全消失......」
 
  「你住嘴!這不可能!」
 
  「這可是侵蝕親口跟我說的,理想鄉以為投身進入侵蝕會進入他們的理想世界,但他們實際上只是化為了侵蝕的能量,就像吃飯被消化一樣,當人被侵蝕吞食後就會化為侵蝕的能量,一點渣都不會剩下。拉絲緹娜祭司,你們的理想永遠不會出現的,只會化為填充侵蝕怒火的力量,讓它能夠消滅更多的人類......」
 
  「不可能!你說的......你說的不是真的!」
 
  「是不是真的妳問問侵蝕不就知道了?前提是他願意回應妳。」
 
  於是,拉絲緹娜祭司便對著船夫侵蝕種大吼著。
 
  「侵蝕啊!告訴我!施提芬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想當然耳,侵蝕種並沒有回答她,但這不能阻止拉絲緹娜祭司繼續詢問,所以她不停地問著,不停地嘶吼著,直到她喉嚨都沙啞了,她還是不停的吼著,不能相信這件事情。
 
  大概過了十分鐘,拉絲緹娜祭司整個人安靜了下來,垂頭喪氣的看著船底。
 
  我們三個人都沒有人理會她,也沒有人想要去安慰她,只是靜靜地待在船上,慢慢的等著船駛入港中。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