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Remember me. | 第六章、果汁與微量二氧化碳

猶昧由里 | 2022-04-21 16:00:03 | 巴幣 164 | 人氣 149


  精準預言自己未來的我,在那之後不出所料受到了多數成員的疏遠,雖然不及霸凌那般露骨,感受上卻宛如附著在心臟表面,無時無刻擰起皮肉般折磨。也許是攝影機貼身監視的功勞,沒有成員敢光明正大前來刁難,更別說是以惡言給我一頓暴打。但我總能在人際互動的細微處,頻頻感受微小的惡意。
 
  偶爾,傳到我手中的資料會佈滿不自然的折痕;最近我甚至開始懷疑起自己的音量不足;或是自己出現的時機掐得太準,原先高聲談笑的成員,只要察覺我湊近就會意興闌珊似地讓空氣歸於死寂。
 
  一切根源出自於己。應援影片似乎與我的過錯將功贖罪,彰武並不刻意表現得疏遠,我們之間卻因那些壞話鑿下的陰霾,招致他難以發自內心投來笑容,但只要在想起我時不心懷惡念,已是無量施恩。
 
  成員中還能一如往昔找我交談的人,只有仁介。外流影片中,我把昭生除外的每個人都批判了一輪,想當然仁介也不例外。想起自己曾替倒下的仁介看病,另一個疑惑便油然而生。
 
  仁介送來的善意,也是源於將功贖罪嗎?
 
  「給我一個機會啊。」回憶起踏進這間別墅起,仁介一直在我耳邊留下的強烈訊息,將他和旁人待我的態度左右相比,也許我差點辜負真正值得信任的人了。
 
  壞話事件至今過了將近兩週,迎來最終告白前,今晚是這場節目所剩的最後一幕重頭戲──雙人同居小屋。
 
  是時候輪到我給仁介答覆了,屆時即便眼前出現時光機,我也想做出能毫不猶豫砸毀機器的決定。
 
  事件波及範圍外的美澄,無視眾人搭起的氣壓,依舊與我正常往來,不如說是感受到女子成員們對我的冷漠,美澄反倒更常在我身旁打轉。傍晚,她總趁晚餐前造訪我所在的寢室,聊聊整日下來的攝影都遇到了什麼趣事;或在飯後時間,為無法在飯桌上安穩吃飯的我帶來零食。
 
  「能進去嗎?」今天也不例外,窗簾的細縫溢滿橘紅暮光之時,美澄敲響了房門。
 
  「請進!」聽見滿心期盼的聲音,我趕緊裹緊浴衣腰帶,在後側打了個亂七八糟的結。
 
  今晚的同居小屋由分組競賽的優勝順位排序選擇權,由小組中的女生成員指名單獨共度一夜的人選。競賽舞台是鄰近地區的廟會祭典,換上浴衣的我們,必須聯手初日的暫時情侶組成雙人小隊,抽籤決定任務內容,最快達成指定任務的組別即為勝利。
 
  繫上美澄重新替我綁好的文庫結,在這光火眩目的終戰舞台,我有非奪下第一不可的義務──為了好好向仁介坦承我的心意。轟隆作響的鼓聲壓上胸口,心臟像附和鼓鳴的磅礡巨響等速共振,無論是齊列成排的屋台或是地面,都形似蘋果糖被紅燈籠刷上一層斑斕赤紅。
 
  這是事件後久違的組隊競賽,在此之前,我總有辦法從昭生方圓一公尺處逃開,規則為重的今夜,似乎任何伎倆都不管用,只能硬著頭皮和他共同奮戰了。
 
  「不好奇嗎?我的動機。」為了讓觀眾對分組名單一目了然,我和昭生貼肩站在一旁等著抽選題目,本應平靜度過的空暇時光,果不其然又被昭生攪亂了。他面朝前方傾頭騷擾道。
 
  昭生所謂的動機究竟為何,我並無明確把握,自然而然就沉默著忽視帶過了,而且很顯然這般冷漠起了效用,昭生的多番嘗試都在冷處理下不了了之,他終於放棄追問靜了下來。這項技能就決定裝備到任務通關為止。
 
  幸好,昭生抽了個不錯的題目回來。一小時內最先突破任務回到出發點的組別獲得勝利,籤桶中分別混著幾張任務指令:
 
  『 助攤販賣一臂之力!自力賣出五十份可麗餅後通關 』
  『 孩子王!以物易物用起始物水球換得價值超過三千日圓的商品後通關 』
  『 射擊達人!三發之內射下玩偶景品則通關 』
 
  曾有過這樣的研究,不少人有保留關鍵字到最後才提的心理慣性,我或許正是較趨向大眾性格的類型吧。從抽籤凱旋歸來的昭生帶回來的紙條是「射擊達人」,這算三者之中相對簡單的任務,組別間的勝率在抽籤階段已分出差距,或者該說勝利的伏筆早在十年前埋下。
 
  我是家中的么女,在我之上的哥哥們分別名叫一博、二博、三博、四博、五博,自古以來常有將長幼順位套進名字中的風俗,我們家正以這套機制,為我上頭的五位哥哥別上識別標籤。在滿是男孩子的環境成長,兒時遊戲自然也和哥哥們的喜好脫不了關係,記得是在我剛升上小學二年級的暑假,媽媽第一次帶我們到鎮上參加煙火祭典。
 
  那天晚上,奪去哥哥們目光的東西並不在天上,而是人潮混雜的射擊屋台。回家後,三哥收刮大家的零用錢,集資買了小型射擊玩具組,哥哥們玩膩之後便成了我專屬的遊樂場。如果將經過攤販前小試身手獲得獎品的人比喻成新人樂手,那我的實力大概就落在國民歌手前後。
 
  久違地托起軟木栓槍,訪探老友的興奮源源湧起。瞄準最上排的橘色玩偶,扣上板機,飽含想對心愛之人坦率內心的強烈意念,準備讓槍枝的鳴響代替我的勝利歡呼,食指彎曲的瞬間準心卻被外力干擾失衡一晃,軟木塞彈從退到一邊的老闆頰邊擦過。
 
  說好在旁安分見習的昭生,打亂衡量好的獲勝平衡,在扳機扣下的同時,隨意越過我的身子抓住槍柄,感到逗趣似的一笑:「妳看妳看妳看,射歪了。不是我的錯喔?這是無視我的天譴。」
 
  「早點擊落獎品,速速結束這場鬧劇吧。」我幾度用力甩動槍口,仍掙不開昭生的手勁。
 
  「攝影機在拍喔?」昭生見自己的威脅起了效用,重新握好槍柄一副想指導我如何射擊的架式。昭生的鬢角刺痛著我的臉頰,低喃吐出的氣息緊挨在耳畔邊:「反正拿下第一妳也不會指名我一起過夜。至少在任務時限前把時間給我吧。」
 
  三發子彈若是全數落空,就得折返回出發處領取子彈重新挑戰,一來一往想必會消耗相當可觀的時間。掐算任務設定的時限,實際上能使用的總數量不可能超過十二發。據我的過往戰功,這般數目要取得獎品游刃有餘,前提是得在沒有昭生的情況下。

  昭生代替我搶先扣下板機,這回子彈高高打上半空,沒有彈藥充填的軟木栓無法華麗綻放,笨拙地越過獎品架,櫃台前不見影蹤的老闆不知道跑去了哪裡,軟木栓穿過帆布空隙消失在架子另一端後,彈丸消失的方位傳來一聲哀嚎。
 
  敗北歸來的我們連個安慰獎也沒有,只能當個善於發出罐頭喝采的失敗者。第一組達陣的知沙領走了彰武去到海景套房,她的選擇簡直毫無懸念,再來才正式切入關鍵,與仁介搭檔的奈花將向誰走去?
 
  站在兩位男士之間的奈花盼顧著左右兩位男士,最終挪動了步伐往仁介那頭趨近。
 
  「抱歉。」向仁介說完,奈花小碎步跑著牽起滿臉疑惑的昭生,用與平時與女子成員閒聊時迴異的甜甜話聲,緊盯昭生:「為了不在最終告白留下遺憾,我想多了解昭生。」
 
  包括工作人員在內,目睹這幕場景的所有人都撐大雙眼難以置信地面面相覷。容我先為沒能如願阻擾我的昭生默哀三秒。
 
  前往山中木屋的路上,仁介靠著車窗睡著了,此刻我成了結果論信徒,沐浴在幽靜的山間夜路,隨著車身搖搖晃晃的我,滿腦子只考慮著一件事──該抓住怎樣的時機,向始末如一的仁介表白我目前的心之所向。
 
  此時被仁介拋下獨留在深山木屋的我,禁不住回想起自己幾小時前的愚昧苦惱。當時我不過是按照仁介的意思,先一步進到浴室沐浴,當我再次踏入主屋久久不見仁介蹤影,才發現自己被扔在了半山腰的雙人木屋。茶几上落了張佈滿皺摺的紙條。
 
  「在山腳下等你。」紙條右下角,簽有Nai的英文縮寫。頓時間,奈花的臉孔猖狂佔滿了我的腦海。
 
待續
 
****************  
後記:
  今天想分享上周提到的超自然經驗。聽起來或許不怎麼可怕,遭遇的當下我其實沒事後那麼害怕,反而是被共同遭遇者的反應拉高了恐懼。
  
  對於恐怖的感受因人而異,接下來的故事不會出現靈體,但不確定會不會造成心靈負擔,怕爆靈異話題的人請直接跳過吧,不好意思了!
  
  阿嬤家每逢過年,都有家族團聚出遊的習慣。有一年我們訂了兩間山區的小木屋,那是在四周環繞樹林的園區深處,我們家被分配到小木屋區的最尾間。
  
  在外面用過晚餐,阿嬤一行人便和我們解散回到各自的木屋。由於剛吃飽,我等著腸胃消化完晚餐,躺在床尾耍著廢時,突然感到渾身發冷,即使穿上大衣蜷成一團仍覺得很冷很冷,那種冷甚至讓人頭昏腦脹,筋骨酸痛。最後我只能抱著身體用體溫暖暖手腳,就這麼睡著了。
  
  當我醒來,同房家人都已經洗完澡,想著沖沖熱水應該會舒服一些,我便拿著換洗衣物往浴室去。這時,有人提起問到了臭味,仔細嗅嗅確實有股鹹魚臭。起初我們只是把味道歸咎於某個人的腳臭,就這麼作罷。
  
  寫到這裡,發覺篇幅耗費過多,後半段就留到下回後記吧。謝謝讀到這裡的大家!我們下星期見(๑•̀ㅁ•́ฅ)

創作回應

紳士之夜
這是陰謀的味道!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204/05e1d396d8b7002e8b60222c8f7ee829.JPG
2022-04-21 19:37:36
猶昧由里
陰謀!四處都是陰謀!

謝謝今週份的海豹,偷偷跑去以圖搜圖了...好想捏捏鼻子ฅ(*¯︶¯*ฅ)
2022-04-22 10:12:36
ソケノ‧諾
看來昭生的子彈打中了後方的老闆w
被放鴿子在半山腰,感覺有點慘,然後奈花的心機好像也有點重(?) 原本以為會可愛一點

等等、故事不要說一半就跑了R 很吊人胃口(ノ∀`*)
2022-04-21 21:51:31
猶昧由里
為老闆默哀三秒...每次經過射擊類攤販,都有點擔心老闆安危
一個人的半山腰之夜,是聽鬼故事的好時機呢!!

最後,我要講那句最討人厭的話了「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曉٩(•̤̀ᵕ•̤́๑)」
2022-04-22 10:19:03
Pacota
我來了我來了我來了
嗯..... 看完整篇之後 去翻翻上一集才發現我把這集的昭生和仁介的身份搞混了 還以為這集是仁介在死纏爛打呢
原來又是心機帝王在鬧事

謝謝你的恐怖故事 我要睡不著了 謝謝 謝謝
2022-04-28 00:45:41
猶昧由里
心機帝王w 昭生表示喜歡這個頭銜!
偷偷說,我自己在寫的時候也很怕把他們的名字寫錯,下次應該取些辨別度高的名字,像哈利波特裡面的跩哥馬份,大概是全劇記憶點最高的名字了(*¯︶¯*)

您睡前故事的最佳選擇──鬼故事。
2022-04-28 10:27:18
Pacota
我要來問問你的想法
如果你看到了一個人寫的小說 實力很弱很弱 想給他一點回應 但又不想說違心的話 也不想傷害到那個人 你會想對那個人說怎樣的話呢

嘿嘿 才不是說你哦 你可是這個世界最厲害的小說家了
2022-04-28 00:48:17
猶昧由里
通常都會想給對方一點寫作方面的建議,但就像看完教學影片,往往眼睛學會了手依然沒學起來。
因此在他的經驗值累積升等之前,在旁邊替他打氣,給他能夠長久堅持的信心吧。只要持續動筆就會進步的。

雖然我不是最厲害的小說家,但如果能成為Pacota心目中的最佳,那就太讓人開心了(´ω`*)
2022-04-28 10:40:2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