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Ch7.山の祠と湖の祠

神鳴.久遠 | 2022-04-19 14:42:56 | 巴幣 0 | 人氣 57

終於
夜幕降下,在星光一個接一個亮起的夜空下,某座島上的湖泊附近出現了一盞淡淡的紫光,接著多盞紫藍光按照順序亮了起來。
就是明天
那位『假面占卜師』說的日子就要到來了
「那需要我來幫你一把嗎?」
一名有著一搓藍髮的白髮少年走向了紫藍光,身後還跟了個紫髮青年。
甚麼人?】
「『闇帝(ナイトロード)』的『使徒(ナイトハート)』,這樣說你就知道了吧?」
【!那位『大人』『還活著』嗎?】
ククク
白髮少年對著紫藍光冷笑著,深厚的紫髮青年只是雙手搓著手臂望著四周。同時在島的另一側的山中,也同樣的亮起了多個紫藍光。
Ch7.山之祀與湖之祀
「那你想問我甚麼?」這還是他頭一次來到爵士酒吧-『虹音符』,畢竟這裡是只有成年人才能來的地方。響也坐在沙發椅上環顧著四周笑道:「我還未成年,不能喝酒呢!」
「這裡也有賣無酒精飲料的」夏坐在對面的沙發椅上,身後的服務生遞上兩杯有著藍色、紫色、紫紅色的氣泡水,與一盤上有薯條、薯球、雞塊、洋蔥圈、番茄醬、糖醋醬與起司醬料的拼盤。
「『午夜星空』與『三陽四喜炸物拼盤』阿這太有罪惡感了。」
「可以外帶的,打包回去給你那『朋友兼家人』吃如何?」
「へぇ~?」
「幹嘛?」
「沒甚麼。」
夏拿起他眼前那杯氣泡冷飲,喝了一口,再用叉子插了個雞塊沾著起司醬道:「為什麼不讓羽月離開那奇怪的組織?」
「你覺得羽月跟凱文怎麼樣?」
「はぁ?這跟那有甚麼關係?」
對於夏的問題,響也想也不想地反問,而這反問看起來好像跟夏的提問沒甚麼關聯,使得夏面露不悅的吃下雞塊。
「まあまあ,你覺得呢?」
我覺得狀況不錯啊,怎麼?」
「那在換個問題,對於凱文在沒聽訓練家下個指示前隨意出招這點,你覺得如何?」
這個」夏邊咀嚼著雞塊邊思考著,抬起頭道:「神奇寶貝與訓練家是搭檔關係隨意出招有點不太行?」
「フウ」響也空手拿了個薯球,沾了沾糖醋醬放進嘴裡,咀嚼了一會兒,接著下個問題:「還記得他在戰鬥場時嘀咕甚麼嗎?」
『明明我已經戰勝好幾場了,凱文也變強了,為什麼在這個逃跑冠軍面前卻是這麼不堪一擊阿?』
「先不說他為何這麼執著在我身上,他的視野似乎被侷限在戰鬥場中,即使我告訴他,以他還稱呼我為『逃跑冠軍』的現在,大概是不會聽。」響也接著拿起薯條,邊吃邊說:「我也不太會教人,我說的他也不一定會聽得懂,比起讓他跟著我不如去外面闖一闖,而且
「而且?」
「我也想看看那組織想做甚麼,現在情報太少了,話說羽月有跟你說過甚麼嗎?」
明明惹他不爽,還敢直接稱呼阿」夏皺著眉喝了口氣泡飲道:「是個沒有聽過的組織名-『漆黑新星(ブラックノヴァ)』,貌似是個黑手黨
「へぇ」響也向服務生招手著,指了指桌上那拼盤裡的食物道:「幫我打包,每種各一半,然後再一杯『午夜星空』,一樣帶走。
「等等等!就這樣?」見響也喝完整杯氣泡飲,準備起身,急忙抬頭大聲詢問著。
「說的是呢還有,因為看不見底,要是羽月脫離組織的話,不曉得他們會做出甚麼事來,就這樣,晚餐謝啦!」
響也轉身帶著外帶離開,看著揮了揮手的背影,夏默默地吃著剩下的炸物拼盤,若有所思地看著氣泡飲料。
黑髮少年張開湛藍的雙眼,映入眼簾的另一名黑髮少年的臉,少年撥開少年的手,緩緩爬起,被撥開手的人也睜開那雙同樣顏色的眼睛,仰視著坐起身的少年道:「早安!」
「嗯?」
「你一定要抱著我睡嗎?」
「會害羞?」
當然會阿,我已經十七歲了耶」而且還是被自己小兩歲的男孩抱住,加上自己比對方矮,這對於已經快成年的他來說是個大打擊。
響也起身摺好棉被,邊穿上衣服邊笑了笑得問:「早餐想吃甚麼?」
「咦?那個『早安皮卡丘蛋包飯』
OKOK!等會兒大廳見囉。」
「阿嗯!」
有點被不同以往的舉動嚇到了,艾斯卡看著響也的背影,單聲回應著。
「吃飽了!吃飽了!」吃完早餐的響也,滿足地拿起伊修式咖啡道:「對了!忘了跟你說,等等要準備換洗衣服下郵輪。」
「今晚郵輪沒有要在海上航行?」
「嗯,郵輪今天要在這裡進行『淨水』。」
『淨水』?」
「簡單講就是等等要進『淨水廠』處理汙水啦,起床的時候有看到吧?港口右邊的超大房子,那個就是『淨水廠』喔。」響也不急不緩地享受著咖啡道:「感謝『英雄』的研究成果。」
艾斯卡沉思了一會兒道:「莫非是運用『還原(ラヴェンダーリバート)』系統?但是那樣
「當然沒辦法百分百還原阿,後代的人們也很清楚,於是使用各種巧思,才完成現在的『淨水廠』的。」響也輕撫艾斯卡那柔軟的髮絲道:「我們都知道喔,天底下沒有完美這種事。」
「開始準備行李吧,我們還得到安排的飯店Check In呢。」響也放下空杯站起,艾斯卡跟著起身,走向主臥室。
「你好!我要辦理入住。」
「好的!請將您的PIL在這觸碰一下。」
某間飯店裡,兩人帶著各自的行李來到了櫃檯前,辦理入住手續事宜。響也將口袋平板放到櫃檯前的觸控螢幕上。
「所以你剛剛在看甚麼阿?一副超級驚訝的模樣。」趁著櫃檯小姐正在確認遊客資料的同時,響也小聲地問著,在進飯店前睜大雙眼環顧四周的艾斯卡。
「沒、沒有啦只是覺得這裡的改變也很大」艾斯卡尷尬的輕撫著自己的脖子。
「フン...
「這都是多虧那位『英雄』,這裡才能發展成港都。」一名少年走了過來,親切地打了聲招呼,笑了笑道:「請往這邊走。」
「咦?我們還沒
「客人,入住手續已經完成囉。」櫃檯小姐的看著響也們奇怪的反應道:「那個請問怎麼了嗎?」
「耶都剛剛有個金髮少年穿著跟妳一樣的制服,看起來像是飯店裡的服務人員
沒有喔,我們飯店裡的工作人員沒有一個是金髮喔」尷尬地舉起左手指著電梯道:「兩位的房間在305號室,電梯的話在兩位的右手邊走道底,走進去後右轉,我們的飯店的早午晚餐分別是在早上六點、中午十一點半、傍晚六點….
邊聽著櫃檯小姐介紹房間設備與服務,邊看著櫃檯小姐所指的方向,那方向正好是剛剛那名少年離開的方向,與艾斯卡互看一眼的響也,對著講解完的櫃檯小姐道:「謝謝,我們知道了。」
伸手接過客房鑰匙,兩人到了電梯門前,響也感受到身後的人兒正抓著自己的衣角,有些遲疑,但還是按下了電梯按鈕,電梯門一開,那名少年正站在裏頭,就像在等著兩人一樣。響也看著少年的笑容,決定鎮定地走進去。看著響也走進電梯的艾斯卡,也趕緊跟上。確定兩人走進電梯的金髮少年按下了電梯門旁的數字鍵-『3』。
在上升中的電梯裡,艾斯卡依舊緊抓著自己的衣角,而少年似乎沒有打算驚動兩人,只是平淡的道:「傳說這裡很久以前有個古老的村莊,在不明原因下,一夕之間消失了,過了幾個月後,整個群島發起『亡靈騷亂』,這座島上便開始出現了徘徊的『亡靈』。那位『英雄』的到來『封印』了『亡靈』,讓那村莊的倖存者們得以再次安心的居住於此。」
「『封印』?是指那個引發『亡靈騷亂』被封印的那個?」
「不是那只是引發騷亂的原因,在這塊的土地上的是『一百零八個亡魂』為了分散力量,封印在兩處,分別是
山之祀與湖之祀,為了維持封印,所建造在山與湖的靈祀。」
「對!這位客人您很了解嘛。不過,就因為是『您』……」少年小小聲地嘀咕著,隨後表現出在櫃檯前的笑容道:「三樓到了。」
在少年的帶領下,響也與艾斯卡來到了接下來所要住的客房。見兩人走進房內的少年低沉的道:【記住了千萬不要在晚上進入『湖之祀』最近那裡很不平靜想參拜的話請趁早
回頭走出房外的響也,左看右看不見少年的身影,於是繞了回來。艾斯卡呆愣著佇立在房內,走回他的身旁的響也,在他眼前揮了揮手。
艾斯卡?」
阿?」
「莫非害怕幽靈?」
「嗚
輕聲呼喚,艾斯卡緩慢地回過神來,看起來有點害怕又有點心不在焉的點了點頭,響也道:「要去參拜一下嗎?」
兩人下了樓梯,來到了飯店一樓大廳,突然背後傳來了叫喊聲:「阿!兩位請等一下!」
兩人回過頭看了下,是剛剛幫忙確認客房的櫃檯小姐。
是關於金髮少年的事情,其實從這座『渡羽鎮』興盛開始,每到某個時期,時不時就會有個神祕的金髮少年出沒,不少鎮民都有被注視過的經驗,只不過似乎沒有敵意,我們也沒放在心上」櫃台小姐雙手手指交叉握住道「不如說有一種親切感,聽我的祖母說,我的家系祖先曾經提到過很後悔的事,就是沒有把村里的人救出來,還說了其實還有兩個孩子都只願意留在村子,一個十四歲、另一個十三歲,那個金髮少年或許是
櫃台小姐就此打住,抬起頭笑道:「不行呢,隨便亂猜測是不好的,如果可以的話,可否幫我傳達呢,『我們絕對不會忘記罹難的人們,我們會好好守護這座城鎮』。」
兩人默默的點了點頭,櫃檯小姐行禮道謝著。
走出飯店,兩人遵循著上頭寫有『山之祀』的路標,來到了某座山的山洞裡,深處有間小廟,周圍圍繞著石頭群,每個石頭上都有著相同的花紋。
「這些石頭大概就是代表著這裡鎮壓的靈魂數量吧。」仔細一數共五十四個,現在兩人就站在祭拜著五十四個罹難者的廟前,身後的人兒正顫抖著,響也笑著回頭道:「沒事啦!真有甚麼事我也會保護你!」
「呵!說的倒輕巧,最後還不是要我出來?」
「阿,爺爺!你出來的正是時候!」
「還真敢說阿,要不是你說不想引人注目,我才不想待在寶貝球裡呢!還有,我還很年輕好嗎?」
「總之雷恩都出來了,沒有問題的。」響也回過頭,順勢摸著艾斯卡的頭髮。
就你!最會轉移話題」雷恩微瞇起眼,瞪著響也,轉頭看著小廟道:「沒有問題喔,在場的『魂』們沒有想要迫害你們的意思,但也不太歡迎你們來這就是了。」
「那就趕緊參拜吧。」
響也脫下連身帽,兩人行了一鞠躬,將香油錢扔進小廟前那小小的賽錢箱,兩拍手,此時周圍五十四個鍵石亮起了紫藍色的光,就像在呼應那拍手聲一樣,兩人在行一鞠躬,石頭的光逐漸消失。
「ねぇ,你許了甚麼願阿?」
你知道這個要幹嘛?」看著響也露出了純白的牙齒,雷恩攤著雙手的搖了頭,艾斯卡投以鄙視的眼光道:「你才是,沒忘記那位櫃檯小姐的囑託吧。」
「當然有囉!」響也拍了拍自己胸膛道。
那就好,走吧。」
「喔、喔!」看著艾斯卡繞道自己的右後方,抓著自己衣角的響也笑道。
接著一行人來到了『湖之祀』,湖邊有座一樣的小廟,一樣四周有著五十四顆鍵石的石頭群,只是這裡的氣氛與剛剛的山洞小廟不一樣,才剛走近小廟,雷恩的表情隨即便的嚴肅。
「看來這裡不只不歡迎我們,還有敵意。」就像踏進戰場般,響也也立刻變了表情道:「總之快參拜吧。」
一樣的參拜順序,才剛兩拍手,鍵石開始發光的那一刻,突然一陣天搖地動。
終於來了等你很久了『第零冠』而且沒想到連這位『大人』也在阿
少年的聲音傳入一行人的耳裡,有點像在飯店裡遇到的少年的聲音,聽起來比較年幼。
聽見聲音的雷恩馬上擺出戰鬥姿態,鍵石的光越來越強烈,從石中緩緩地跑出紫藍色靈氣。
看著那靈氣,艾斯卡全身冒著冷汗,表情凝重,手慢慢的握緊。此時突然一隻手摟住艾斯卡的右肩,將他往左邊一拉。
【不會讓你得逞喔!】
原來是『響也』抱住了被嚇得冷顫的艾斯卡,就像變了個人似的,就像上次一樣,純黑色的眼矇,純白帶著霓虹的開花般結晶紋樣,全身散發著黑氣。
這是逆轉(ブラックリバース)
這股黑氣瞬間鎮壓五十四顆鍵石散發出來的紫藍氣息,受到『逆轉(ブラックリバース)』的影響,使得靈氣引發的地震也逐漸變小。
不僅有『逆轉(ブラックリバース)還有那位『大人』在確實不好出手………好吧反正只要你還待在這……有的是機會
語畢,鍵石的光芒退了,地震也停了,『響也』環顧四周,跟剛來前沒甚麼兩樣,於是眼矇漸漸變回藍色。
「那麼回去吧,反正參拜也結束了,嗯?」響也看了看發楞的艾斯卡道:「我的臉上有甚麼嗎?」
沒有
到了夜晚,在熄燈的室內,艾斯卡悄悄地起身,走下床,換上了平常在穿的服裝,靜靜地走向大門。
「你還要去嗎?『湖之祀』?」
那些『魂』,想必是衝著我來的



久久更新一次UWU其實我最近再把國中時期學的學平面設計的記憶找回來...想要把郵輪畫出來,不過我的透視超級慘XD才在學習中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