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的女友有著把我變成她女友的超能力 76

暗黑使徒 | 2022-04-18 08:00:01 | 巴幣 2122 | 人氣 113



身中數刀的千心用力地將我推開,接著無情的箭矢勢如破竹地貫穿了千心那柔弱的身軀,她的鮮血濺到了我的臉上,那是就連發動自己的能力都無法挽回的傷勢。

千心在推開我的那一剎那,使用了能力將我性轉,女生的我體重較輕,即使只有一點也好,她想讓我更快逃離這裡。

就在我遲疑之時,無數的斬擊落下,將千心的身體如同碎紙一樣切成了好幾塊,我向她伸出的手被斬擊所波及,如同垃圾一樣掉落在地,緊接著,鮮血從手臂的斷面噴湧而出。

我驚慌失措地大叫,但下一秒我的手就恢復了原狀,被切成碎塊的千心每塊都猶如有自己的意識一般朝著我的方向飛來,我反射性的閉上眼睛,再次睜開眼時卻是翎涵站在了我的面前。

千心呢......?我正準備要開口詢問時,翎涵突然抱住了我,用力地吻了上來,她那凶猛的武器狠狠地貼在了我的胸口上,而我則是瞬間失去了理智,所有的血液都去了該去的地方。

就在我要推倒翎涵之際,我的懷中只剩下了一件衣服,剛剛還確實存在的翎涵就這麼不見了,我東張西望的尋找著,卻只看見了站在不遠處的社長。

翎涵去了哪裡......?

社長似乎發現了我,轉身就跑進了一片漆黑之中,我不能理解地馬上追了上去,卻發現自己的腳沉重的猶如鉛塊一樣,無法施力,跑不起來。

我看向自己的腳,卻發現是四個千心用力地把我的四肢都抱住,讓我難以施力。

「學長.......」「學長......」「學長......」「學長......」

她們的喃喃自語讓我陷入恍惚,我的眼前越來越模糊,漸漸的什麼都看不見了,耳邊只剩下千心的呼喚以及陌生的鈴聲。

「鈴鈴鈴鈴......」「學長......」

「學長......」「鈴鈴鈴鈴......」



「學長!!!!!!」



我猛然地從床上驚醒,一旁的千心手機鬧鐘的鈴聲還在自顧自的播放著:「鈴鈴鈴鈴......」

我連忙確認自己的身上有沒有缺東少西,在確定了身體無恙之後,我鬆了一口氣,伸出手把千心的鬧鐘關掉。

剛從夢中驚醒的昏沉感還沒完全褪去,我迷迷糊糊地回想著剛剛那詭異的夢境。

......只記得翎涵親了我,然後有四個千心......

我按住眉間仔細回想,感覺頭有點痛,這是什麼奇怪的夢啦......雖然夢這種東西是本來就是毫無邏輯的,但光最後這展開就夠令人感到害怕了,而且重點是夢中的我感覺好像都沒有感到異狀一樣的這點也令人感覺很詭異。

聽說夢境會反映一個人的內心,這不正顯示了我的內心亂的一塌糊塗嗎?

我打開自己的手機看了一眼時間,現在是四月三日(五)的早上七點。

我正準備起身梳洗之際,突然感覺到身體被什麼東西給壓住了,我翻開棉被,才發現是千心在被窩裡把我當抱枕熟睡著。

對齁......千心又來過夜了。

我剛剛關掉的鬧鐘就是千心手機裡的,世界三大沒有路用的東西分別就是3310的保護殼,同隊的犽宿還有千心的鬧鐘。

明明千心自己都沒辦法這麼早起床,到底設這麼早的鬧鐘要幹嘛?我自己平常的起床時間都是早上八點了。

至於為什麼千心會在這裡呢?因為適逢清明連假的關係,千心想要讓我載她回家,就乾脆前一天把行李收拾好之後跑來我這裡睡了。

當然這完全就是仗著我沒辦法對她做什麼才這樣的,事實上我們昨天晚上也就打遊戲打到累了就睡,完全沒有幹嘛,就連親一下都沒有。

......這不是老夫老妻模式了嗎?為什麼?我們還沒上過本壘欸,這樣的相處模式真的好嗎?

我一邊思考這個問題,一邊想著剛剛夢裡發生的事情,在夢裡的我是有辦法起反應的,只不過是對著翎涵。

該不會我是有女朋友還對其他女生亂想的渣男吧?我試圖回想起夢中翎涵親我的感覺,卻也毫無反應。

不過這夢真的很亂來,我記得前一秒千心才性轉我而已,結果翎涵親我的時候我又變回了男生。

先不管這些了,我們今天還是要上課的,我順了順自己那睡亂的頭髮,將它們披到身後,想著要不要再躺回去的時候,千心翻了個身。

我的床是雙人床,所以千心可以隨便滾來滾去不會掉下去,但如果我們一起睡的話,她通常還是會把我當抱枕。

她完全是睡死了,嘴巴毫無節制的張開著,因熟睡而流出的口水毫不避諱地滴在了我的棉被上,眼睛有點微微睜開,眼白從眼皮的縫隙裡悄悄探出。

過大的T恤因睡姿嚴重不良而歪斜,她的右邊肩膀完全從領口探了出來,可以清楚的窺見她的胸罩跟鎖骨,上次她發現自己穿我的T恤會有形狀之後,昨天晚上就把內衣給穿起來了。

千心的胸罩是普通的白色樣式,就是百貨公司經過女性專櫃會看見的那種,不過穿在她的身上還是有點新鮮,說來慚愧,我看見她沒穿內衣的次數可能比看見她這樣露出內衣的次數還多(畢竟平常她都包緊緊)。

不過千心似乎是有點高估了自己的水準,胸前的罩子比她本身的東西還要大了一點,這使得我只要低下頭,就能若隱若現的窺見裡面的東西。

......好想直接伸進去揉。

我吞了口唾沫,望著那潔白的胸口以及空虛的起伏,我的右手不由自主的伸向了那布料與丘陵間美好的縫隙之間。

就在快要碰到的時候,我用左手抓住了右手,想要阻止自己幹出痴漢事。

不對吧?我想摸摸女友沒什麼問題吧?不行啦!把千心摸醒的話會出事的,會變成我被千心壓在床上嚕的!

雖然不討厭那樣,但那樣的話可能會直接變成男生千心把我推倒了!不,我的確是不反對男生千心把我推倒沒錯,但可以的話我還是想先從我這裡把千心推倒啊!

在經過了一連串的內心掙扎後,最終是我那毫無意義的男性尊嚴取得了勝利,得到了「我想先推倒千心所以我不能摸她」這種詭異的結論,放眼全世界也找不出第二個能被這種結論說服的人了。

我從床上坐起來後,拿起了床頭的梳子把頭髮梳整齊,一邊打著哈欠一邊走到了我的衣櫥前面。

......鏡中的自己有著一頭及腰的長髮,清秀的五官任何人看見了都會產生可愛的印象,勉強能觸及150的身高令我看上去短手短腳的,胸前的起伏比千心的還要更甚微小,纖細的四肢自過大的T恤中延伸而出,看上去就像是裡面什麼都沒穿。

......對齁,昨天千心把我變成女生之後才睡的,我已經完全習慣被變成女生了,剛剛起床的時候也是順手就在整理頭髮,完全沒發現自己現在不是男生。

我現在的樣子頗有朱朱大人那感覺,雖然就連朱朱大人都比我的大。

我拉開了自己的領口往下看,裡面空無一物,只有一點微乎其微的起伏,我甚至可以直接看到肚臍跟腳底板。

好了,這下可怎麼辦,現在這樣我甚至不能出房門,要把千心叫起來嗎?

......我望著她那睡成死豬的樣子,完全不覺得自己現在可以成功的把她喚醒。

而且就算喚醒了,我維持這個蘿莉樣八成也會被她抓去吸個過癮,然後又要變成男生千心推倒我了,在經過了一連串的心理掙扎後以下略。

唉......要是我沒有這個小毛病,現在我們應該是夜夜笙歌吧?我好懷念小思齊還很驍勇善戰的那段時間啊!

突然間,我感覺到一種詭異的感覺。

這種感覺說不上來的熟悉,但卻是從前從來沒有過的感受,可是我使用女生的身體也很習慣了,就連月經都體驗過了,這股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究竟是......?

我顫抖著雙手,不明白這到底是什麼感覺地跪坐在地,望著鏡中的自己,我竟又開始想揉胸部了。

剛剛不是才......

欸?

這麼說起來,我有多久沒有排毒了?

自從那件事之後,已經快兩個禮拜了。

這兩個禮拜我都沒有......

然後,我剛剛在思考的時候,有稍微想了一下男生千心把我推倒的樣子,緊接著這股感覺就來了。

我不可置信的將手放到自己的胸前撫摸,滿足了自己剛剛想揉的慾望,但緊接著,那股熟悉又陌生的感覺又再更迸發了,而且甚至還集中在了某一處。

不會吧......?

我顫抖著手,將手指伸向了我的雙腿之間......





......老實說,我從來沒有想過,女生跟男生的構造會這麼不一樣。

不過我在身為男生時期所累積的那些東西可以用女生的身體來排解真是太好了,不然我可真是要憋壞了。

我用衛生紙擦了擦被我弄髒的地板還有重要的地方後,望著在床上還在熟睡的千心,我鬆了一口氣。

還好沒有吵醒她,不然她醒來的第一眼看見我在自體發電不知道會有多尷尬。

我看了看時間,大概快八點?也差不多了,該把她叫起來了......我身上應該沒什麼味道吧?男生的話自體發電可是會有很重的味道的。

我坐到床邊把被子掀開,卻發現千心衣衫又變得更加的不整了,ㄒ恤基本上已經形同了虛設,就連內衣的肩帶都掉了下來,這人到底怎麼睡的?

我搖了搖千心,而她在迷迷糊糊之中甦醒過來,似乎完全沒發現我剛剛做了什麼:「學長......」

她嘟起了嘴巴,一臉無辜的對著我說:「親親......」

「好啦好啦......」剛起床的千心真的好可愛!我就這樣直接用女生的身體吻了下去,嘴裡瞬間充滿了雌性的味道,緊接著千心把我整個人都抓進被窩裡面用力地吸,緊緊地抱住我。

『嗚啊!要被推倒了!我想起來為什麼剛剛不叫醒千心了啦!』上述的想法才剛從腦海裡浮現,千心就馬上把她的臉往我的胸口蹭,這是她在嚕貓的方式,八成是把我當成橘子在吸了。

「嘿嘿嘿......學長......」千心似乎完全沒有睡醒,把我抱進被窩裡面之後又進入了半夢半醒狀態,而我在剛剛自體發電完後也有點體力不支,索性就這樣在千心的懷裡慢慢地睡去。

而當我們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早上十點了。

---分隔線---

雖然說今天是連假前一天,但該上的課還是得上,所以我一如既往的在上完課之後跑到了遊戲社休息,等著千心下課之後我再載她回她老家。

啥?如果千心要上課的話,為什麼還要先到我那裡過夜呢?上完課再整理行李不就好了嗎?

嗯,沒錯,千心完全沒必要先收行李,不過人總是需要一點藉口來為自己的行動找尋一個合適的理由,說穿了千心就只是想跑來跟我過夜,想跟我多膩在一起而已,而且說不準我的不舉就突然治好,然後直衝本壘也不是不可能啊!

雖然我覺得我先被推倒的可能性真的大很多就是了。

我一邊想著這些有的沒有,一邊一如既往的嚕橘子,一如既往的被橘子咬,接著一如既往的倒飼料,今天的一切感覺都那麼的一如既往。

不只如此,我還在想著早上的夢境,那到底是什麼鬼東西?其實我已經很久沒有夢到怪東西了,這次的夢境是真的讓我有點嚇到。

雖然一直告訴自己多想無益,但還是會忍不住一直回想那個夢,我揉了揉雙眼,想讓自己不要再想了......

突然間,一縷紅色出現在我的眼前。

我被那縷紅色吸引了注意力,才發現那是一條十分透明的紅線,本來以為是什麼幽靈身上的配件,但我定睛一看才發現,那縷紅絲竟然綁在我的左手小指上。

我連忙起身四處張望,沒有看見有其他幽靈的存在,換言之這是我自己身上的東西。

......蛤?

我還沒能完全理解這是什麼意思,只是順著這條紅線往外看去,卻發現它直接穿過了遊戲社的牆壁,往校園裡面延伸了。

這是什麼時候綁上的?是幹嘛的?

在完全確認四周圍沒有跟這個有關的東西後,我仔細地開始觀察這條紅線。

首先,這東西沒有實體,但看起來是跟我的小指綁在一起的,與橡皮筋差不多的粗細,而且還是透明的,猛然一瞥很容易被忽略,所以我也不知道這東西到底什麼時候綁上來的。

接著,我拿不下來,怎麼甩都沒有用,而且它並不是直接繃緊緊的,而是像電影裡演的那樣隨意地飄在空中延伸出去,穿過牆壁後不知去向。

......這很明顯就是那個吧?

月老幫人結緣的紅線。

月老在我的印象裡一直都只是傳說而已,但既然這條紅線出現在我的手指上了,那就證明了月老不只是傳說而已,而是真有此事的。

就跟辯才天是真實存在的一樣,也許這世界上的每個傳說都會以某種形式真實的影響到現實,而月老的體現就在這條紅線上?

......這是不是很不妙啊?

畢竟是結緣神,那麼這不就代表我現在跟這條紅線彼端的人牽在一起了嗎?

雖然我不清楚傳說的細節,不過就大概是我們最終會定下終身然後結為夫妻之類的吧?

那麼,如果這東西的效力是強制的話......

這不就意味著我未來的另一半不會是千心?

「碰!」屋漏偏逢連夜雨,就在我剛剛冒出不好的結論之時,遊戲社的門被用力地打開了。「學長!我們回家吧!」剛剛上完課的千心開心的抓起自己的行李丟到遊戲社的桌上,而我則是被她這樣突然的出現嚇得不輕:「嗚啊啊啊啊啊啊!」

我被嚇得跌坐在地,而千心則是一臉不解的看著我說:「學長做什麼虧心事嗎?怎麼嚇成這樣?」

「不......沒什麼......」我故作鎮定的回覆,但心臟已經被她這樣出現搞得快要炸掉了!

我撇了一眼她的手,發現上面並沒有被牽著紅線。

......也是啦,月老要牽線要先去參拜吧?千心沒有這個需求的話根本就不會去拜拜啊!可是那為什麼我被牽上了?我是某人的理想對象嗎?

「嗯?很可疑......學長肯定有事情瞞著我!」千心的鼻子只有在這種時候很靈敏,一下就看出了我現在有虧心事在心裡,整個人慢慢地往我身上靠近,釋放威壓。

「沒有......沒有啦......」「嗯......?」千心的臉離我越來越近,而我的眼神也越來越漂移,完全就是不打自招。

可這件事情要怎麼跟千心說明?我......

好像完全沒有做錯的地方?

對吧?擅自被牽線也不是我的問題,這件事情是月老犯下的美麗錯誤,所以我應該可以老實跟千心說,她怎麼樣都不該生氣的。

嗯,沒錯!

望著千心越來越接近的臉,我突然覺得這完全就是一件無妄之災,我是受害者,所以沒有問題,絕對不是我的錯!

而且近看才發現,千心的臉真的好漂亮,精緻的五官上沒有一絲瑕疵,細緻的皮膚上沒有毛孔的痕跡,就連一顆痘痘都沒有。

千心是不怎麼化妝的,因為她的能力可以直接把痘痘毛孔之類的都消除,所以素顏就很好看。

她直盯盯地直視我的眼睛,黑色的瞳孔裡如同萬花筒一樣閃耀動人,宛如要把我的靈魂從眼裡吸走一樣,我只能感受到她越來越近的呼吸。

接著,我們的嘴唇碰在了一起。

當然,並不是千心靠近到足以讓我們嘴唇交疊的距離,而是我主動親上去的。

「嗚嗚啊!學長你幹嘛啦!」突然被親讓千心嚇到了,連忙把我輕輕推開,她漲紅著的臉蛋為漂亮的面容撲上了粉妝,讓她看上去更嬌羞動人。

「......我剛剛下課才喝咖啡啊......先不要親啦......」千心捂著自己的嘴,害羞的對著我說。

「沒關係......」我正準備要再親上去的時候,門外突然有腳步聲響起,我連忙推開千心,從地板上站起來,而千心也有所驚覺,拉開了椅子坐下。

不出所料,社長在一秒後打開了遊戲社的門,對於這種我們親熱然後社長開門殺的情節我們是越來越熟悉了,甚至一句話都不交流就可以迴避。

「學姊早啊!欸所以學長你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嗎?不要以為剛剛親那一下就能矇混過關啊!」簡單的跟社長打了招呼後,千心把話題導回了剛剛的原委,果然沒有那麼簡單。

......這當著社長的面說明應該也不要緊吧?

於是我把手上牽著的紅線,以及我的推測全部都跟她們說了個乾乾淨淨,而千心在我說明的期間並沒有做什麼反應,看樣子是安全的過關了。

「那......幽幽看得見嗎?」社長聽完後反而是第一個提出問題的,畢竟我現在也只能秀出小指,從她們的視角看來應該是什麼屁都沒有。

『有。』千心把幽幽放出來之後,只得到了這麼簡短的回答,不過幽幽有試著去觸碰這條紅線,卻也都碰不到。

這倒是超出了我的預期,我原本以為這東西應該是同為靈體要能碰到的,結果竟然也不行嗎?

這樣就麻煩了,本來想說如果幽幽可以碰到的話能不能拜託她幫我拿下來,看來是無望了。

「這個的意思是學長之後會跟我分手的意思嗎?」語不驚人死不休地,千心突然冒出了這段話,外表看似沒有波瀾,但她的心裡應該也是有點變化的。

「這......當然不可能啊!我怎麼可能會為了這個對面一個來路不明的人而放開妳的手啊!」

「真的嗎?」

「真的啦!」

「證明啊!」

千心有點鬧脾氣了,不滿的鼓起雙頰,果然她還是會吃醋的啦!要怎麼證明啊啊啊!

我現在能想到的證明方法就是直接親她,但剛剛已經親過了,而且我們兩個最近親熱的次數也不算少,應該是非常多,這完全不能當成證明!

那,那就只能更進一步了,可我們除了上床以外的親熱都差不多了啊!而且我現在還是不舉啊!我到底要怎麼證明......

可惡,這真的是無妄之災,要是沒有這紅線我今天就沒這些破事......

要是,沒有,這條,紅線?

「這條紅線是綁在小指上的。」我向幽幽展示它的所在地,而幽幽也點了點頭,證明我不是亂說話。

「那麼,既然我無法碰觸到這條線,那我就不要這根小指了。」我對著眼前的兩人宣告後,將小指伸進了嘴裡,用力地將其咬斷。

痛楚自手掌用力地刺進腦幹,血腥的鐵鏽味瞬間在嘴裡擴散,我使勁全力忍受著痛楚,將小指從手掌上咬了下來。

我吐出小指,其上是斑斑的血跡,我的手掌鮮血直冒滴落在地,而綁在小指上的紅線則還掛在上面。

我大口的喘息,用衛生紙用力地壓住傷口,一邊展示斷掉的小指給幽幽看,證明了紅線已經不是牽在了自己手上。

似乎是幽幽第一次看見我這麼做,她嚇壞了,連忙躲回千心的手環裡,用打字的方式跟千心說紅線掉了。

「怎麼樣?這樣夠證明吧?」我冒著冷汗對著千心說,雖然之前也常常斷指來做事,但每次斷果然還是很痛啊啊啊啊啊啊!

千心跟社長似乎也被我這突然一弄嚇到了,呆呆的愣坐在原地,接著才驚慌失措的抓起我的手幫我治療。

「真是的!每次都說要我不要想會殘害到學長身體的方法,結果學長解決問題的方法也是自殘啊!」她一邊抱怨一邊抓著我的手,用力地捏了我的鼻子,一副老媽罵小孩的樣子。

「要不然......我要怎麼證明啦......」我故作無辜的說,事實上短時間內我還真想不到別的證明方式了。

「學長可以直接在這裡對我求婚之類的啊......或是對著我勃ㄑ......」「哇!白癡,不要在社長面前講這個啦!」聽見千心的話差點又要暴露我丟臉的地方,我連忙摀住了她的嘴巴阻止她說下去。

「幹嘛,怕別人知道你不舉喔!」emotional damage!社長盯著我的胯間科科科地笑著,用最輕鬆的方法給了我最嚴重的打擊,我無助的跪在地上,雖然社長跟書榮早就知道了,但不要說出來啊啊啊啊啊啊啊!

「喂,垃圾處理要怎麼辦啊?」社長指著被我用衛生紙包起來的斷指,充滿血跡的衛生紙看上去十分不妙。

「沒事,用衛生棉包起來丟掉就好。」我維持著跪在地上的姿勢,不以為意的說。

「為什麼你會這麼熟練啊?」社長無奈的吐槽,又到了白色相簿的季節。

不過這種事情我是真的很熟練了,大概因為需要斷指解決的事件很多吧?我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正準備要牽起千心的手載她回家之時,我撇了一眼剛剛才被治好的小指。

剎那間,我發現了那個可怕的事實。



「......紅線自己牽回來了。」



---分隔線---
作者的話:

那個......好久不見了,拖了一個半月才回來真是抱歉。

但我可能接下來要拖得更久了,畢竟我還是個研究生,而且還是碩二下,如果想要準時畢業的話勢必得加緊腳步了,所以我可能畢業前都不會更新了......吧?

然後我進去當兵的時候我也不確定能不能更,所以......

然後就是其實我有想寫一篇愚人節,內容就是書榮跟銀晴認真打一場遊戲王,然後裡面的卡片效果跟名稱通通都寫出來,像這樣:「此卡在自己場上沒有怪獸的時候可以特殊召喚,我要召喚[LL-綠松石鶯],緊接著發動[LL-綠松石鶯]的效果,當此卡從手牌特殊召喚的時候......」之類的,這樣可能他媽要寫一兩萬字結果就打了一把牌,不論對我還是對讀者都超空虛,但我想到的時候愚人節已經過了,所以明年再說好了。

總之先這樣吧,大概兩個月後見。

創作回應

卅氣@皮卡
加油
2022-04-18 09:34:06
暗黑使徒
我會努力的
2022-04-18 11:45:17
樂小呈
加油!
2022-04-18 09:44:47
暗黑使徒
我會加油的
2022-04-18 11:45:25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