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連載】《有關任何問題,一律建議「氣勢」解決》章四-1

化風 | 2022-04-17 19:00:11 | 巴幣 2 | 人氣 112

連載中《有關任何問題,一律建議「氣勢」解決》
資料夾簡介
這是個以「氣勢」作勝負的世界。不僅不會死,還一堆要有「氣勢」、才能使用的道具。 被召喚到這世界的主人公‧麥戈亂,突然就被要求前往鄰國、秘密刺殺他們的國王!?

  各位好,這裡是化風。
  大家盡量不要有外出的活動吧,祈禱疫情快點過去。
  雖然我最近覺得、漸漸要往共存的方向走就是了。這樣也好吧……
  那麼,生活瑣事說得夠多了,請各位收看今天的文章。
  這次是危機來襲的回合。

  總目錄

  上一回



【章四】

  <第三人稱>

  在方德王國的首都裡,王宮某處、專為某幾位大人物準備的討論室中,一名年紀頗輕的高個頭少女,正坐著思考某件事。
  由於她實在過於專心,導致她絲毫沒有發覺,已有另一名男性、走進了這間討論室。
  而看見少女深皺眉間、五官擠在一起的臉色,剛進入房的男子,試圖用最輕柔的方式、朝她提出問句。

  「那個……我進來了喔?」
  「!!」

  儘管男子的音調、的確是盡可能放到最小了,但這名少女仍是受到了驚嚇、急忙轉過頭來。
  「……啊,是你啊,山姆‧山迪。」
  發現男子的身分、為自己認識的人物後,少女的臉色、便立即緩和了下來。「怎麼了,來休息室做什麼?」

  被稱呼為「山姆‧山迪」的這名壯碩盔甲男子,則擺出一副笑臉迎人。
  「沒有啦,只是剛好路過、想看看這裡有誰在。」
  「哼,誰像你這麼閒啊,『騎士團團長』。」少女此刻從椅子上起身,「其他人都在備戰了。誰知道,『刺客』會不會真的殺進王宮來。」
  「啊哈哈哈……」
  被酸了一把的山姆,也只得露出苦笑。「誰叫身為『四騎士』的你們,總是如此有獨到見解,根本就不用我這團長領導嘛……」

  沒錯,這裡便是蘭斯一世的心腹大將們、「四騎士」的休息間。四人加一位的菁英、所組成的這團隊,是方德王國境內、擁有最大軍權的單位。

  「既然你也這麼說,那廢除你這職務、不就好了?」少女毫不留情地追加話語,「反正是『四』騎士嘛。」
  山姆甚至可以從少女斜著看自己的眼神感受到,她對「團長」有多麼的不敬重。
  「再說了,為什麼是『騎士』啊?明明騎馬作戰這回事、早就是百年前的做法了。」

  「啊、啊、啊哈哈……妳還真是嚴苛啊……」
  身穿厚重甲冑的男人,再次以苦笑帶過。
  「話又說回來,妳不用去備戰嗎?那可是『召喚術』的刺客啊,實力應該不會太弱喔?」
  聽聞此話,少女更是輕視地哼了一聲。
  「笑話。我們有那三名實力堅強、又相當忠誠的成員,你覺得、那『刺客』有機會到這王宮之中嗎?」

  山姆面對少女的輕率回應,倒是給了個不太肯定的答案。
  「嗯……那倒不一定吧?畢竟是傳說中的『召喚術』……」

  「──喂!」
  沒想到,男子給出的答案,竟讓少女突然抽出腰際的長劍、抵在他的脖子上。
  「!?」
  「你……我早就察覺到,你對這團隊有多不信任了。
你現在漲他人氣勢,是什麼意思啊──山姆‧山迪!!!」

  面對少女的怒吼,名為山姆的男人,卻沒有絲毫的懼怕;他此刻身後的「氣勢」,如同身上的厚重盔甲般、堅若磐石。
  「對我發悶火,也該有個限度吧。」
  山姆幾乎對少女可能的突然發怒毫無畏懼,以僅有皮套保護著的手掌,抓住了劍峰、並緩慢從脖子上移走。
  「凡事都是這樣,不是嗎?」

  「嗚……」
  在山姆強力的「氣勢」下,少女氣急敗壞地收起長劍,打算從休息室中離去。
  她離開之際、頭上劇烈晃動的馬尾,已經說明了她的激動程度。
  「磅──!!」
  而少女關起門扉時、門被用力關起的聲響,更是響徹整個房間。

  山姆則獨自、坐在了休息室內的另一張椅子上。
  「唉……阿芙拉,今天也是情緒不穩呢……
要是她底下的人,都和她一樣不穩定,事情就簡單許多了呢……」


  ※ ※ ※


  在前天透過內線、得知同夥被捕的某個女孩,於陰暗的天氣下、來到了兩人被抓的王都。
  雖然對她來說,這件事一點都不重要;她在意的,反而是聽說自己在這威克王國內、尋找著的友人,聽說人正處於王都。
  不久前,還在友人故鄉、到處打聽的這名女孩,聽聞此消息,便頭也不回地來到了這座城。
  女孩猜想,友人來到王都後,第一件事、勢必是向在王宮服務的養父,打聲招呼。

  於是乎,無視於開始下雨的氣象,女孩來到了王宮入口處。
  理所當然,守門的男士兵、立刻就上前盤問。
  「喂,小朋友,」男士兵的語氣、明顯表現出對幼齡者的關懷。「這裡可是王宮,不是玩耍的地方喔。」

  「咦……」
  這名戴著白色軟帽,身穿白色洋裝、一副郊遊裝扮的嬌小長髮女孩,朝士兵露出可愛的笑容。
  「我是來找朋友玩的。她一定在裡面,能不能讓我進去呢?」
  「當然不行啊。」男士兵搖了搖頭,「再說一遍,這裡是王宮──閒雜人等不准進入。不過妳要是知道妳朋友的名字,說不定我可以幫妳傳個話。」
  「這樣啊……」
  女孩這時候,刻意地下拉了身穿洋裝的衣領,讓和其身高不相符、誇張渾圓的肉感肌色,大範圍地映入士兵眼中。
  「真的、不行嗎……?」

  「嗚……」
  一時之間,守門男士兵的目光,突然就被出現於視野中、某個難以忽視的大片膚色所吸引;即便是雨天、仍十足反映出柔軟質地的女性胴體,霸佔著他的注意力。
  但士兵、並沒有因此忘記職守。
  「不、不好意思!」男士兵此刻別過頭去,「規定就是規定,請妳諒解!!」

  「啊,這樣啊……」
  女孩於是將下拉的領口、恢復到定位;其身上的「氣勢」、也突然就高漲起來。
  下秒,女孩就拿起身後的小把手斧──

  「不好意思,我還是得過啦。」


  沒多久後,王宮原先象徵神聖與權力的潔白門柱,被瞬間染上鮮紅。


  ※ ※ ※


  <麥戈亂視角>

  真是的,昨天一整天都被浪費掉了……
  在艾伊、和那名叫「涵可兒」的女孩,前來叫我們返回王宮後,侍衛們就對我們四人組、展開了過分精密的調查。
  我不清楚女性組那邊的調查方式,但我們這邊、可就被十分粗暴對待了。
  先是要我們把全身的衣物都交出──對,包含內衣褲──還派了個肌肉結實的大漢,將我跟雷斯特的身上,用一種相當噁心的手法、給摸了個遍。
  ……說真的,我當下是真的認為、自己要被侵犯了。
  而實際上,我的心靈已經遭受了不小的創傷了!可惡,這有沒有國賠啊喂!有人會這樣「搜查」的嗎!?都脫光了,哪能藏東西啊!
  更何況你們想找的,還是一把天殺的長刀!我可不信──
  不對。在這只要有「氣勢」、就無奇不有的世界裡,我好像什麼都沒辦法相信了……
  對了。雷斯特在被大漢摸身體──我是說,被「搜查」時,似乎老神在在、一副已經習慣的樣子。
  呃,這是哪招?只有我這胖子、對身體接觸比較敏感是嗎?!

  無論如何,昨天除了總算了解手上兩項兵器的用法外,幾乎都耗在了配合調查上了。唉。
  不過,這兩件「重量級」的兵器,我真的能好好運用嗎?
  看著自己房間窗外、那開始下起大雨的天氣,我十分苦惱。

  ……還是去外面散散心吧。在這房裡待著,也就是徒增痛苦、想不出什麼東西的。
  雖然因為那什麼「起義之刃」被偷的事件、我暫時無法離開王宮內部,但王宮規模夠大、晃晃還是足夠的。
  話又說回來,那把「起義之刃」之所以被奉為至寶,果然是把鑲嵌著「氣勢寶石」的武器吧?

  邊思考以這問題,我邊打開房門、來到有多扇落地窗的寬長走廊。
  可我剛開始散佈沒多久,立刻就於走廊的一端,看到某位戴著紅白色軟帽、身材矮小的女孩,在空無一人的走廊上遊蕩。

  咦?走廊上的守衛呢?記得進房前,我還有看到──

  這問題於我的腦海浮現時,我便聞到了、十分濃厚的血鐵味。
  仔細一看,走道上、橫跨著整個廊區的寬長紅地毯,全染上了大量的血跡!
  這、這是……!
  而那身穿紅色洋裝、有著巨大胸圍的小女孩,手上拿著把連砍樹都難以發揮作用、小巧短柄的染血手斧。
  不、不對!這女孩穿的,是件白色的洋裝!而那頭上的軟帽,是、是……

  ──是被鮮血染紅的白軟帽嗎!?

  查覺到危機的我,立刻躲進自己的房間內。
  呼、呼……她、她應該還沒看見我才對。
  這女孩──是把走廊上的所有人、都殺了嗎!?就算「氣勢寶石」再怎麼萬能,這也太恐怖了吧!
  某個只拿手斧的女孩、把所有盔甲士兵抹殺什麼的……


  而且我要先確認一點──這是部搞笑小說、對吧!對吧?!搞這麼恐怖衝三小!??


  不管怎樣,那女孩大概是來殺我、和之前那兩人是一夥的!現在的重點是,我要怎麼逃走……
  正當我絞盡腦汁、思考起逃走路線時,房間外的腳步聲、漸漸逼近我所在的位置。
  然後我就想起了件要命的事。
  ──糟糕,剛才躲得太倉促、沒有把房門關起來!
  只可惜,我完全沒有補救的機會;那名被血染滿身上洋裝的女孩,已經來到我的面前。

  ……完了。

  我抱著必死的決心,緊握起手上安裝的短劍、卻怎樣都抽不出來。
  可、可惡!為什麼偏偏這時候!
  我甚至緊張到、完全沒辦法將目光從女孩身上移開,呼吸變得極端急促;雙腳簡直如同裹了石膏般、一點也動不了。
  該、該該該該該怎麼辦啊!??

  但帶著軟帽的女孩,卻以溫和的語氣、向我搭話。
  「啊,大哥哥,我有事情想問你。」
  女孩的口氣輕鬆又可愛,「你知道一個叫『涵可兒‧崔特』的女生嗎?她是我的好朋友,我是來找她的。」

  女孩可愛的神情,卻反而加大了我對她的恐懼;其身後的「氣勢」之巨大,宛如訴說著她的駭人程度。
  她的確是很可愛啦……前提是,不能是這樣全身都染滿他人之血的狀態。
  ……不過看她的樣子,好像沒有認出我是「刺客」?
  不然,就賭一把好了。

  我於是故作鎮定、隨意回應她。
  「呃、那女、那女孩啊?我記得,應該是從這間房、往左數過去第四間吧?」
  啊。
  不小心回應她正確位置了。

  得到回答的這女孩,也報以我燦爛的笑靨。
  「大哥哥,你人最好、最親切了!作為回禮,今天飛我不殺你囉!掰掰!」
  離去前、再給我一個鞠躬以道謝後,那有著相當豐厚上圍的小女孩,就蹦蹦跳跳地、前往了涵可兒的房間。
  呼……總算是瞞過她了。不過,不殺人當「回禮」、這也太詭異了……

  ──不對!我把自己夥伴的所在處曝光幹什麼!涵可兒有危險了!
  我於是一股腦地衝出去,然後──
  孬孬地停下腳步。

  這樣更不對──!!!
  我只有一條命,出去救屁人喔?!再說了,說不定這世界、「廝殺」就是打招呼的一種啊?就像比較粗暴的見面禮一樣!反正是這種鬼世界!!
  對,就是這樣……我躲好就可以了……

  正當我說服完自己、想躲回房間時──


  「啊──!!!!!」


  卻被女孩那突然迸出、急遽增大的音量,所震懾住了。
  轉頭一看,就發現、那女孩的確是正看著我!
  難、難不成──她發現我的身分了!可惡,最後還是變成這樣啊、可惡!

  我只好急忙抽出手上的短劍;那女孩也提起手中的小斧頭、「氣勢」磅礡地朝我衝來!
  天啊,這女孩的「氣勢」、實在是大過頭──

  等等,好像沒有殺意的感覺?

  接著,那女孩縱身一躍,便快速撲向了我──
  「涵可兒!!」
  ──的身後。
  對。那女孩飛撲過去的人影,並不是我、而是我後方的「某個人」。

  ……怎麼回事?

  【待續】

  下一回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