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Remember me. | 第五章、心田上的未確認飛行物

猶昧由里 | 2022-04-14 16:00:03 | 巴幣 146 | 人氣 137


  火苗竄燒啪嘰啪嘰,刀器相碰霍霍不絕。
 
  「小珀。仁介其實是妳前男友吧?分手原因呢?」知沙轉著烙印模烤火,好讓鐵面平均受熱。說著說著,她突然提起烙印模朝我湊近。
 
  「前男友...妳從哪聽來的!?」前一刻還潛游在火團裡的印模被燒得緋紅,看起來毫不友善。我的焦距匯集在那燒燙的東西上,慌了手腳緩步後退。
 
  「大家都知道了喔,跟昭生說過話的任何人都知道了。所以呢?分手的原因是什麼?」意外地有些強勢的知沙步步進逼。
 
  「...」想不出該如何解釋,持續後退的步伐卻因為踩到了異物而止住。下意識回頭尋探,雙手各握著一把長鋸的奈花面無表情在後頭擋住了退路。
 
  「說起來妳跟昭生挺好的嘛。喂,知沙!這傢伙上禮拜背著昭生用嘴巴給生病的仁介喂飯喔。」等著好戲開演的奈花,開始無端造謠。
 
  「嘴巴!?才沒這種事!」
 
  「哎呀。」知沙驚訝地摀住嘴,像是相信了奈花的謠言;「所以呢?總不能兩個都要吧,仁介跟昭生,妳選哪個?」
 
  奈花不知為何把鋸子舉得更高了,刀鋒正好能抵住我的頸椎處,冷眼望向手握炙熱烙印模激動逼近的知沙。那兩人咄咄逼人的提問感覺上根本是脅迫道;「妳想先挨一刀,還是先燙個火熱熱的烙痕留念?」
 
  「兩...兩個都不要!」為了迴避遭遇情殺的慘況,情急之下只好拋出迎合人的供詞。這條命以外的東西全給你們,儘管拿去吧!
 
  「騙子!」奈花眉頭一皺,銳利的刀鋒隨著她的喊聲剎然劃下。
 
  調理台上剛出爐的長條蛋糕,轉眼間被以漂亮的斷面分成兩半。彎腰檢查過自己的刀工,奈花極度滿意,驕傲地回頭看著我們:「看到了嗎?下刀就要用這種速度。正是所謂的鈍刀使利手。」
 
  夾在兩人中間的我,趕緊識相地拍手喝采。另一頭,知沙戰戰兢兢將鐵烙壓上蛋糕的表面,捧著松果的花栗鼠印記,就在女孩們的驚嘆聲中降生了。看見知沙感動得抿起雙唇,拍著手的我更拉緊筋肉拍出兩倍播放的速度。
 
  上禮拜奈花衝著我砸碎水杯的衝擊場面,還像是幾分鐘前的事。事後聽劇組人員提起,奈花似乎是臨時有急事才無預警早退。當然,實情或是奈花的想法,我根本沒勇氣問起,真相想必深埋在難熬的修羅場中。
 
  今早重返同居屋,剪了一頭梨花短髮的奈花看來與平時神采奕奕的模樣無異,她帶來自家菓子亭的小甜點向工作人員一一問候,為上週的臨時早退致歉。工作人員中,她唯獨在美澄身旁逗留不去,不知道聊了些什麼,美澄竟然聽得魂都被牽走似的入迷。
 
  注意到我的視線,奈花捧著禮物袋跑來:「不好意思,上禮拜沒支會就倉促著離開,給大家添麻煩了。」
 
  奈花捧著草莓羊羹雙手奉上,絲毫不打算觸及砸碎玻璃杯一事。聽到身旁其他成員的談話,她轉頭看向昭生和仁介的所在方向,掛著慣用的親善笑容,湊近我臉邊低語:「再不下定決心,我就要搶走囉。」
 
  之後便像聽見什麼趣事般笑開了嘴,晃著那張笑臉觀察完我的反應,隨即喊著昭生和仁介的名字跑開。
 
  「做些點心一起送給喜歡的對象吧。」烹飪教室由奈花這麼一句話起頭。本身是和菓子師傅出身的她,各別指導我們循序完成類別迴異的甜點,知沙做的是鬆鬆軟軟的海綿蛋糕,而直到現在仍然停在煮豆子階段的我,則是挑戰奈花極力推薦的紅豆餅乾。
 
  全虧有那些脾性相投的朋友們,我才能與一群性格出眾的活躍成員安然相處、共同生活。餅乾的去處,我打算送給邊緣小分隊那些成員們,這麼命名或許有些失禮,但相較起彰武,昭生和美澄確實屬於個性低調、不喜張揚的類型。
 
  眼見知沙已步入包裝階段,我的紅豆卻保持著一小時前的硬度,不見任何軟化跡象。明明不是限時競賽,我卻著急了起來:「奈,這該不會是失敗了吧...?」
 
  戰戰兢兢的提問,為我換來了一台果汁機。透過刀片破壞紅豆殼,再加水丟入熱鍋拌炒,總算得到稍微接近豆沙外觀的泥團,將就著混入麵糰推進烤箱,接下來的流程,作為指導員的奈花都沒插手,這也意味著整體上沒有過度離譜的錯誤吧。分裝成袋的餅乾,總算趕在自由活動結束前連同清理工作一併完成了。
 
  後續的外景攝影收工,回到別墅時已過了多數人家裡的晚餐時間,今晚負責晚飯的是奈花跟仁介。開飯前沒能照原訂計畫送出手作餅乾的我,口裡滿佈著豆子未熟的腥臭味久久不散,缺了一角的紅豆餅乾就這麼被扔進垃圾桶。我的手作餅乾無疑是件不折不扣的失敗品,這種東西我交不出去,若是可以,我甚至想把剛才傾注的心力連同兩包餅乾一同扔出窗外。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一直蜷縮在幽暗的房間角落,悵然凝視著平放腳前的裝袋餅乾,就這麼停滯於進退不得的窘況。熱脹冷縮敲響了木門幾聲,當那微小的敲擊在我腦裡被判定為非人為之際,走廊的暖光隨著推開的門板潑灑進房。
 
  「晚餐準備好了。」敲了數聲房門不得回應的美澄闖了進來,撞見低落地面的淚水,美澄的呼喚聽來有些錯愕:「小珀?」
 
  我用「沒辦法把失敗品送給喜歡的人,真討厭笨手笨腳的自己。」這脆弱得可笑的藉口,換來「不新鮮的紅豆很難煮熟。」一句安慰。獲得這項情報,更讓我不想下樓到奈花所在的桌邊吃飯。專業和菓子師偶爾會失常,辨識不出紅豆品質的優劣,試想這樣的可能性也只是自欺欺人。
 
  美澄望著地上的餅乾袋欲言又止,當她正準備開口時,出現在門口的逆光黑影,阻斷了日光燈投入的溫暖。注意到屋內的光影變化,我和美澄回頭察看走廊,而那龐然黑影卻早已步近我們兩人之間。
 
  「跟我來一下。」昭生抓起我的手,像那天仁介將我從驚悚電影的緊繃中帶走般,拉著我越過長廊,如同滑行踩著階梯潛進飯廳的墨黑當中。
 
  這和剛才從美澄那裡接收到的情報有些出入,很顯然這怎麼想都不像準備開飯的飯廳該有的明亮度。突然置身黑暗環境,我的視網膜像被剝離雙眼,揮手也見不得五指,不過我也不認為有哪位成員會刻意關上燈摸黑吃飯。心底的疑惑尚未溶解,耳邊突然一陣爆破,我嚇得彈起身子,正想質問昭生是怎麼一回事,懸在半空的燭火從餐桌底下浮現,朝我飄來。那燭光打亮了奈花的臉,與此同時,混雜數人嗓音的生日快樂歌高聲奏起。
 
  歡聲包圍之下,我才重新拾起刻意忘去的記憶──今天是我的生日。受寵若驚的我小心翼翼逐位對上成員們雙眼,當中卻不見美澄身影。這道提示,不禁讓人懷疑這是否也是節目製作方的安排,我不得不開始翻攪腦汁,好做出令攝影機另一端滿意的反應。
 
  供蠟燭佇立其上的基座,是奈花白天趁著甜點教室的空閒時間,暗自完成的奶油蛋糕。基於這份好意,先前瀰漫不散的陰霾總算豁然,我總算能以第一人稱的視角與當下的情感同步,混入眾人的打鬧中放聲大笑。然而,我卻渾然忘了該放在首要順位處理的秘密企劃。
 
  昭生像要引來眾人注意輕咳幾聲,向上推出指間的隨身碟,以壓過眾人聲音的音量喊了我:「小珀好像很感動呢。剛好她也準備了一份禮物要給彰武,能借用大家的飯後時間嗎?」
 
  掛上我的名義放映應援影片的昭生,迴旋了大半圈又歸回當初給人的第一印象,未經同意便脫離小組擅自展開了行動。我明明說過即使撞見臥軌自殺者,在無法承擔對方人生的情況下只想袖手旁觀,不請而來的幫助對任何人都有可能是困擾。我只想圓潤的活著,當初找來昭生和美澄協助完成應援短片的原因,就只是因為我想在幕後當個無功無勞的匿名者啊。
 
  除了繃緊神經靜觀彰武的反應,眼下別無退路。倘若套入人類的喜怒常態,大家的表情應當非感動就是雀躍,起初盯著牆上投影片看得出神的成員們,確實無一逃得出這項慣性,應援影片在極好評中落入黑幕,然而放映並未因畫面陷入黑屏結束。
 
  照出一團黑塊的投影機仍持續運轉著。
 
  『奈花喜歡的類型是大滿貫了吧?』雙唇未開的我,聽見了自己的聲音。從大家面面相覷的錯愕看來,不只是我,這聲音所有人都聽得到。
 
  牆壁上的黑方塊頓時映出二樓那不被攝影設備網羅的區塊,現正放送的畫面,正是上週那滿口壞話的我,同樣出現在畫面裡的,還有不斷頜首導致表情和立場難以明確的昭生。

  一週前,我和昭生在所謂攝影設備無用之地,把分享自己對每位的第一印象當作幌子,點了成員們的名一圈,大肆說著每個人的壞話。當客觀地透過上帝視角的影像,再度經歷一回當時的場面,我才驚覺霹靂啪啦說起一長串壞話的人,只有我。
 
  這就是自告奮勇衝上軌道拉人一把的末路。
 
  苛責的目光把我的頭壓得又沉又重,昭生沾沾自喜張望眾人反應,看來對自己的剪輯成果相當滿意。此刻爆發的突發狀況,假設被劇組剪入正片放送至全國各地,想必觀眾也會掛上昭生此刻的表情,等著看我所扮演的惡役將遭受怎樣的報應吧。
 
  以製作方視角而論,這的確是十足吸引目光的絕佳衝突,那麼公眾飾演惡人一角的我呢?我將遭遇如何刻骨難忘的恐怖天譴?
 
  人生假設也能剪輯,搞不好在不遠的幾週後,我會選擇將自己呱呱墜地的一幕剪去。
 
  這場節目,只有我一人的起始點在生存戰鬥營重生了,那晚我深切體悟到自己不再和其他人對等,也不再具備向誰搭話的權利。窮途末路的我回到房裡,終於橫下心親手處理掉烹調失敗的餅乾,借勢洩憤。
 
  那兩包綁上蝴蝶結的餅乾,卻憑空從我的房裡消失了。
 
待續
 
****************  
後記:
  不知道大家相不相信幽浮的存在呢?比起幽浮,我對超自然事件更有興趣٩(•̤̀ᵕ•̤́๑)
  
  雖然不是特殊體質,但從小就從親友口中聽過各式各樣的靈異故事,偶爾遇到難以解釋的現象總會把它歸咎到幽靈身上。
  
  我其實是最典型愛聽鬼故事,事後又嚇到不敢關燈睡覺的類型。想起之前在深夜寫《儀式》時,還被熱脹冷縮的巨響嚇了一跳( ˚ཫ˚ )
  
  想聽聽大家的超自然恐怖經驗!如果不覺得怪力亂神的話,之後也想跟大家聊聊我自己經歷過的怪怪事件。感謝花時間讀到最後的大家ฅʕ•̫͡•

創作回應

紳士之夜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204/9113dd7f53d3ef5123d645d5c3a1cf0f.JPG
2022-04-14 18:45:53
猶昧由里
沒錯,比起人類還是香噴噴的海豹好
(:3)っ⌒つ
2022-04-15 11:00:38
Pacota
嘿嘿嘿嘿 我來了
昭生實在是太壞了 看到我都覺得有點生氣了
感覺你在以後的每一章 都會讓其他角色也變成神經病呢 太令人期待了
很好奇你的興趣有什麼呢 看起來應該是不看動畫漫畫 不玩電動的非宅宅類型
2022-04-16 14:22:37
猶昧由里
我來了!抱歉,沒注意到系統通知,遲到了好幾天(つд⊂)
一章出一位神經病的話,確實蠻有趣的,以前好像看過這種作品,最後全員崩壞。
動畫這幾年看得比較少,通常都看漫畫比較多。手遊的話,為了賺點數去下載哈利波特魔法覺醒,不小心就深陷泥沼出不來了_(:з」∠)_
2022-04-18 16:09:59
ソケノ‧諾
咄咄逼人的燒燙印模與長鋸,兩位有點可怕( ゚∀゚;) 備感壓力呀
看到紅豆去查了一下,還真的不好軟的樣子ww
被公開的壞人片段大概會讓珀很難做人了,大家不知道為此有何想法(´・ω・`) 憑空消失的餅乾會是被誰拿走了呢?美澄?

如果是聽別人的超自然事件會有興趣,但自己不太會想遇到www
期待之後的故事分享(゚∀゚)
2022-04-16 16:20:08
猶昧由里
抱歉!沒注意到通知,晚了好幾天才來回覆( _ _)人
的確一個不小心就會變成物理性的血流成河呢(›´ω`‹ )
紅豆其實是我的個人經驗,本來買了糯米跟紅豆想做牡丹餅,結果紅豆滾了一下午都煮不軟,搬出電鍋跟壓力鍋也沒用,防禦力滿格。
憑空消失的餅乾是美澄拿走的,至於原因,且聽下回分解!

超自然事件的分享,我會找機會在後記聊聊的!這種經驗確實越少越好(つд⊂)
2022-04-18 16:32:3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