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烏古爾的TRPG世界 奇幻的世界冒險

爆炸哥布林 | 2022-04-14 15:12:55 | 巴幣 14 | 人氣 116

  【烏古爾的TRPG世界 奇幻的世界冒險】

  前幾天我參加一場DND跑團,位在新北市。這位洪姓地下城主使用的故事相當單純,開頭就讓我們這些冒險者能在一等的時候聚集在一間酒館中,是被工會雇用來護衛一個考古學家。

  一票玩家生手居多。在我表示這類遊戲講究創意和主動性之後,幾個人從頭到尾沒超過五分鐘是正經的,像是我在摸來一些乾草後,又老闆那邊偷走一瓶酒。

  我扮演的德魯伊其實就中立陣營設定不應該幹太多下流事,但追求自由度的地下城主顯然也欣賞能夠在日常情境中運用小手段來替往後冒險加分的行為,不曾提出警告,更不曾限制我的行動。

  有個精靈出發前就喝醉,讓我想到《魔龍寶冠》等遊戲中的畫面。差不多看來武器最屌的盜賊兄專程跑一趟,就為了幫我引開老闆的注意力。其實我一開始沒弄清楚他的職業,變成行竊是由我來負責,而他則是惹了老闆不高興,給逼得多喝一杯酒再走。

  到了野外,我們的吟遊詩人開心得很,找到一隻甲蟲,還拔了一堆草。

  我身為德魯伊,設定中是個勉強自己穿衣服的下流胚,所以我會在馬夫面前賣騷,還常常有脫褲子的衝動。擲出的骰子檢定其實有利於我,可惜人家正經得很,顯然對屁屁毛粉紅粉紅的漢子沒興趣。啊人家我也沒有很稀罕啦,哼!

  唯一正經的時候是我探索階段搞來蘑菇,還憑藉比較安全的搧聞得知這個鮮豔到家的玩意兒果然有毒。我喝完考古學家準備的湯則沒有特殊加成。謝天謝地,裡面也沒有摻入任何會延時到很後面才發作的毒藥。

  其實我要是人格夠低劣是可以偷偷把蘑菇混在湯裡給他老人家嚐嚐,但就希望初次體驗遊戲可以按照比較正規的起承轉合來進行探索,就乾脆把這個看上去比毒蠅傘還猛的玩意兒先留著。

  盜賊兄好相處得很,什麼事都配合,也十分隨性,真的有一陣風的感覺,有他在氣氛常常很輕鬆。

  我得承認,是我不配合他去幹掉考古學家,明明我都把自己的角色名字取名叫鼠輩了,卻突然正經一回合。想想全程也就盜賊兄被迫忍受我這樣出爾反爾,拍謝啦。團隊中有他真好。

  吟遊詩人沒喝醉,也沒亂嗑路邊的蘑菇,但他幾乎就是一路瘋癲到底。按照九大陣營分類,這種行為模式算標準的混亂中立。他對考古學家幹出缺德事很多,從在人家的包包內塞甲蟲,到沒事拍他老人家的腦袋瓜子玩都有。

  我時常提防這個考古學家,儘管是個矮矮的老頭子,對自身事業的熱情十足,甚至有犧牲精神,但在一切特別讓人難過的故事中,這種正經過頭的角色往往是幕後黑手,又或者不斷幫倒忙讓你想把他半路給活埋了的地步。

  值得一提的是,儘管沒有決定誰是隊長,我還是不停搶著表現,有時還突然發號施令,團隊中的每個人卻都還挺能接受。

  和我預想的一樣,能夠把令人尷尬的空白給填補,又確保下一步有人一馬當先去探,是減少了冒險過程中的煩躁感。

  順便一提,過程中我們還對考古學家的行李進行檢查,哪怕前面我們的道具都是幹來的,也會想要在這個階段先對NPC先勒索一點金錢。顯見整個團對都跟守序善良毫無緣分。

  地下城主也不辭辛勞的把考古學家帶的食譜給介紹了一下,想想這個矮小的老頭至少引路和解析古跡相關問題還有點可靠,我建議還是讓他活著。

  如果我這個人更沒水準,開頭就會試著先燒了酒館,但一等冒險者胡搞的本錢不多,還是按照說好的那樣從探索遺跡開始。

  考古學家不具有戰鬥能力,但他大概什麼樣的冒險者都見過,忍受我們幹完這些沒營養的也沒有中途解約,只是提醒大家他的老闆決定很多事,所以確保他的安危仍舊是我們的首要目標。

  這不是那種幾個房間都打殺沒玩的遊戲,講究玩家與地下城主互動的老桌遊有個特性,至今所有的電子冒險遊戲都還只能觸摸到它的邊角,那就是玩家與地下城主會在唬爛方面追求高度,但又會主動堅持要有說服力。

  意味著什麼非線性在這類遊戲中早就實現,但也因為一大堆現場道具不是來自既定的劇本,所以每個人最好還是主動要求地下城主提供紙筆好進行紀錄。

  舉例來說,我們人物口袋裡有多少錢是不確定的,但打火石是常駐的必要道具,也因為我們就是冒險者,知道這次的任務是探索遺跡,那也一定有帶火把進入遺跡內。在地下城主的提醒下,這些必要動作當然少不了,等於自動完成,不用擲骰,甚至不會有太嚴苛的道具消耗。

  記得我剛剛幹來的酒嗎?我有指定要找一瓶烈酒,能夠用來給傷口消毒的那種,只要與乾草結合,這玩意兒就是一顆中世紀技術水準的燃燒彈,還免費。

  多謝我們的盜賊幫忙轉移注意力,也再次說聲拍謝,因為我一開始過於興奮又沒搞清楚他的職業,所以盜取工作變成是由我來負責,還居然成功,顯見地下城主也樂見事態如此發展。

  遺跡內我幹過不少蠢事,有時得說是運氣不好,但有一次真的是自找的,主要是我們都帶著武器又滿血,沒打架總是渾身不對勁,那我在探索檢定確定敵人可能就在前方後,優先跑出去大吼大叫,卻忘記要伏低或故意把火把插牆上混淆對手的視線,導致的結果就是我被蜘蛛絲困在地上,等於進入戰鬥的第一個回合我還在煩惱這個到底要怎麼掙脫。

  我可敬的盜賊隊友拿他的萬變武器過來,那是一把形狀隨便他講,但多數時就是一把大鐮刀的玩意兒,鐵定能帶來幫助。

  可他擲出的骰數太低,鐮刀一揮,居然給蜘蛛絲卡住了。

  三隻蜘蛛過來了,正式進入戰鬥,靠二十面骰來決定行動順序。多數的行動檢定都需要二十面骰,這個轉起來頗像陀螺的特殊骰子幾乎成了DND的象徵。

  《遊戲王》的千年智慧輪初登場時也使用大量的DND元素,甚至讓黑暗遊戲就把骰子當陀螺使用,在緊要關頭還藉由碰撞等方法好避免最差的情況出現。現實中的DND是不允許那種奇怪花招的,至少技術層面看來一般人擲出什麼就是什麼,沒有閒功夫再進行額外加工,最多有人物數值方面的調整,以及對手是否察覺等修正。

  我的運氣剛剛不太OK,可接下來就很不錯,行動順序排第一。地下城主表明掙脫要求的點數很高,但我擲出的骰子剛剛好,等於正面作戰完備,不會一直把盜賊給拖下水。

  我們的地下城主有備而來,把傳統的遊戲規則給改得更好計算之外,還多出戰備和戰況這兩項特殊設定。事關他老兄的商業機密,我不會透露太多,就請各位想像一個等於特殊行動點數,另一個則偏向於大富翁中等桌遊中的機會和命運。

  本次跑團角色不需要考慮魔力,施法也不用材料,甚至不用記憶法術,連技能釋放都不是用一天最多幾次來計算。意味著我的一等德魯伊可以在投資正確的情形下不停給全場補血,不會因為初出茅廬而只能作為一個不好好穿衣服的戰士使用,但也因為骰運還過得去,變成初期輸出就看我,以及身旁的精靈。

  這裡得說明一下,精靈通常體型大小接近人類,可能身上有微光,又或者五官尖銳。如果是巴掌大的應該叫妖精,但這只對特別講究正確翻譯的奇幻迷來說是如此,其他時候可能玩家們沒反應過來,負責帶領大家熟悉遊戲環境的地下城主便選擇將錯就錯,畢竟初次遊戲講究的是輕鬆、有趣的體驗,而不是把教學變成說教。

  所以身旁這位三十公分高的精靈拿起她的槌子和盾牌,配上我的臨時組裝出的燃燒彈,先把一個看上去像BOSS的巨型蜘蛛搞成重傷。

  盜賊使用部位破壞,這是很少使用在DND中的打法,但地下城主早有準備,還強調這很困難,屬於風險較大的投資。然而一路吐槽又總是願意做出新嘗試的盜賊兄似乎就很想要給大家帶來歡樂,大量使用部位破壞,不小心倒了也可以笑笑就算了。

  至於我們的吟遊詩人,使用彈奏樂器來提升大家的檢定加值,順便還把路上摘來的草扔出去,同樣做出類似嘗試的還有精靈,她扔出花朵花朵有吸引敵人的注意力,吟遊詩人的草則沒有。

  戰鬥還要持續下去,所幸頭目級的先倒,這前面有誰不小心失去武器又或者跌了一跤,剩下的也好補救。考古學家毫髮未傷,算是相當漂亮的一個段落。

  一堆人升級後補滿血,地下城主說:「你們得到訂做技能的機會。」

  還靠擲骰來決定是戰鬥技能或生活技能。這是很鮮的體驗,通常人物設定那邊是按照玩家手冊來作為主要參考,這位地下城主顯然更有想法,首先數值方面讓我們簡單決定,相加時少了很多麻煩,沒想到連技能都可以依照玩家的喜好來訂做。

  我立刻要求投擲類的招式,要能夠一次打中兩個對手,除了道具本身具有的屬性不能忽略外,還附帶挑釁效果,意味著路邊的什麼垃圾都可以被我所用。好消息是使用道具等算次要動作,可以在一下猛攻後再接著使用,投資起來不賴。

  盜賊那邊想法不多,他很投入,但沒有太多準備是針對劇本以外的部分。我建議他可以利用周圍的毒物來替大家的武器進行加工,那可以算生活技能。

  「你可以考慮考慮,正好這邊有大蜘蛛的屍體。」我說,但語氣保守,也假設他搞不好有其他想法。

  就像我先前強調的,這一團沒有決定隊長,大家都想玩得開心。在認真討論時,彼此首先意識到的就是要努力避免衝突,哪怕目前面對的還是獎勵段落。

  玩家之間還算簡單,無非就是要避免使用居高臨下的姿態,所有的意見都要以命令以外的方式提出,特別是我這位玩家實際上的形象已經讓大家看得出是愛現的,遊戲中常故意搶著跑第一,又主動爭取協同防禦和夾殺。經驗告訴我。態度友善不算諂媚,就算沒把握在過程中搞笑,能把尖銳的部分都稍微煞車一下,也還是十分划算。

  只要有些投資方向各位覺得不賴,那討論時主動提出基本上只好不壞。細節上不清楚的可以問地下城主。尊重每個人的想法,這是一定要的,哪怕有些玩家確實較有經驗又很對自己的創意有信心,也不可以老想著主導別人怎樣玩。自重的玩家不會使用情緒勒索等技倆,即便有一天我們或許會見到哪個人是地下城主顧來協同冒險的,這類共識也會一直存在下去。

  盜賊兄很喜歡我的主意,還替每個人的武器都嘗試來一段塗毒,不過運氣問題始終困擾著我們:吟遊詩人的細劍在這個過程中壞了,啊請問是塑膠做的嗎?

  我的武器第一次塗抹沒有成功,倒是用上背包中的毒蘑菇有不錯的效果。而盜賊本來就很兇猛的鐮刀也在這過程中加料成功,可以預見接下來我們兩位的輸出一定特別猛烈。

  無可否認的是,玩家與地下城主之間倒是必然會緊張一點,主要是通常所有的關卡都由他設計,一路上我們所面對的任務和怪物等都是以增加戲劇張力為主要考量,身為玩家對任何預料之外的發展務必要先試著忍耐再忍耐。

  接下來的發展實在夭壽,選擇逛完遺跡的倉庫,跑去名為試驗室的區域,我們遇上了有史以來最爛骰運,以及血量高於我們總合的頭目。

  更慘的是,我們第一時間沒辨認出誰才是老大,瞎打一通才發現原來那個手持盾牌的不是小兵,而在往後的戰況中,精準打擊甚至多次進攻等好運儘管與我們有緣,但爛骰到後來居然還得面對敵軍增緣等情形。
事情還沒完,可憐的考古學家倒下了,沒死;盜賊兄成功讓對手吃鱉幾次,但他給小兵圍攻,也倒了。後者還給追擊,又沒有通過幾次死亡檢定,這下真的掛了。

  然後換吟遊詩人,他待在盜賊身旁,也給K到腳抵朝天。誰來看都覺得我們氣數已盡,這時再怪考古學家怎麼沒有帶一打藥水來已經太晚了。

  還可以賭一賭,我猜,其他人當然也沒放棄。這類遊戲儘管看來現實成分很少,但嚴肅性和寫實度仍是參與者極為重視的,像地下城主也沒有太不自然的提供大量資訊給我們,甚至有意讓具有夜視能力的精靈無法看得太遠。倉庫中我們難得拿到一個武器,也因為數值不合而無法妥善運用,等於在遊戲中期,我們仍然在細細品味這種在大量逆境中求生存的感覺。

  作戰場面之所以富有張力,基礎總是跟物質的貧窮有關,就算玩家骰運不錯,以為這樣就能探索過程發現大量炸藥或取得能夠瞬間隱形的道具也實在太天真了。

  倒是哪個敵人快掛了,地下城主會稍微透露一下,畢竟一個敵人健康不健康我們冒險者是不可能沒察覺到的。這部分的觀察不需要透過擲骰。好在我們的吟遊詩人通過死亡檢定,讓我們補血救他有點容易。至於考古學家,他喝了一罐我們在倉庫找來的藥水,還挺得過去。

  我還要稍微提一下,與危機重重的實驗室相比,先前的倉庫不是個特別好逛的地方,好處是安全,但已經有被侵略過的痕跡好,東西大都已經被搬走,要不就是徹底腐朽。

  沒了金山銀山,我很快轉換心情,過程中想再搞一個火把,想說未來燒掉誰的鬍子或屁屁毛都很合適,但組裝的檢定不過,棍子壞了。

  我收集來的蜘蛛絲不多,直接問地下城主這是否易燃物質。他表示這確實是,那我就用撿來的空瓶再搞一個燃燒彈,差別在於這種只有蜘蛛絲當內容物的東西會很快燒完,在面對來勢洶洶的大傢伙時可能緩不濟急。果然啊,實際用起來沒有我以為的那樣不得了,砸在頭目身上只是比抓癢好些。

  這時,我們大無畏的吟由詩人使用羞辱攻擊,讓敵人心痛。罵對方醜是他最客氣的作戰方式,狠起來劇透一下新番甚至可能搞到對方自殘。

  「怎麼可能有這種打法!」我大喊,儘管很開心,但這不吐槽不行。

  記得我先前說到的唬爛吧?

  不只是地下城主愛這樣幹,玩家更愛!

  與面對電腦不同,人與人之間能夠激盪出的火花可多了,那種沒有極限的瞎扯堆疊往往真能成就出不少罕見到家的段落,像現在,我們的吟遊詩人在戰鬥的時候靠人身攻擊就帶來傷害,還把人家的屍體當琴彈,非常有用!

  這些奇奇怪怪的發展只要規則上說得過去,哪怕內容再白爛,地下城主也會表示支持。

  好消息是有,但我們得回到現實:盜賊掛了,當不了肉靶子;考古學家也倒了,還喝了一瓶盜賊找來的藥水。

  我不停吐槽的同時,也很努力普功,卻只換得一堆可憐的結果,幾乎要給對手轟成蜂窩不說,好運顯然還有得等。

  我剛剛提到的特殊行動點數在遊戲中被稱為戰備,有時會因為爛骰而消失,配上可悲的攻擊力,給敵人抓癢好一陣。

  幸好幾次下來,地下城主也有過無效的打擊,無論是他落空還是我格擋成功,又或者誰抽中好的戰況配上恰到好處的次要動作,讓敵人的行動延遲一陣。

  不得不承認,這類遊戲之所以好玩,就是因為很多結果無法預測,儘管衰的時候很幹,但投入到最後總覺得相關體驗連在小說中都不一定見過。

  同樣值得一提的是,這類遊戲允許地下城主秘密進行檢定,很多時候等於方便他作弊,或者安排神秘挑戰讓玩家摸索。

  就我目前看來遊戲中的挑戰儘管艱難,但四個冒險者基本上應付起來還算可以,越到後面越狼狽是真的,但要說不好玩那絕對是騙人的。

  終於,兩個大傢伙都給我們的吟遊詩人嘴到死。這個剛剛還在拍打考古學家腦袋,把塞甲蟲到人家包包當好玩的肖A成了全場唯一遠程輸出,威力居然還比用武器時要多!

  無奈他裝路人想逃過一劫總是失敗。先聲明,這些看來夠駝鳥的段落不是他在亂,還真是吟遊詩人的技能之一,也因為他骰出多少點我們都看得一清二楚,所以不能指控是地下城主欺負他,運氣就是這樣。

  順便一提,敵軍增援是因為我的緣故。我相信地下城主其實好一陣子都沒瞧見有誰可以在整場戰鬥開始沒多久就遇上這種事的,讓他細心準備的第三顆棋子沒有白費。

  戰況這種東西我沒有想過可以靠那麼簡單的方式來決定,真是讓人感覺像是連續洗三溫暖。從我的經驗看來,投資小道具顯然初期很划算,但那些小東西在持久戰中也略顯雞肋。

  我很慶幸那個新來的雙刀合成獸沒有太難搞,地道狹窄也讓這些沒翅膀的傢伙不能太輕易的跨過彼此。等於來了一個大隻的必定會擋住另外一個大隻的,作戰起來節奏還算好控制。

  想想老動畫《德克斯特的實驗室》中有提到主角的問題就是玩這類扮演遊戲時使出太多缺德點子,把玩家氣到跟他老媽抱怨。我們遇到的地下城主沒有這種問題,是個老手不說,還顯然精心計算過敵人的輸出與攻擊目標會帶來何種趣味。

  最後,儘管道具見底,連難得搜到的藥水也喝完,我們這一隊靠盜賊當坦吟遊詩人當遠程輸出,再把補師當戰士用的隊伍居然還真的贏了。那支外型有昆蟲特徵的奇美拉組合可是連大招都放了,居然只有盜賊比較衰。他真的該去燒個香了。

  多虧了精靈幫忙上護盾,以及我們的吟遊詩人沒有再透過吃雜草等方式來應付戰鬥。

  「你吃了草!」地下城主對他說,「感覺還不錯。」

  沒鬧肚子的意思──啊就這樣?

  我不放棄,馬上問:「他有沒有血量往上加、檢定數值增益,又或者GG變大?」

  「只是雜草而已。」地下城主強調,顯然已經交代有關剛才那一串行動的全部資訊。

  都已經開打了,我當然拜託吟遊詩人不要再這樣幹了,甚至希望盜賊在他不正經的時候祭出懲罰。沒錯,以上過程有點恐嚇成分,但也是嘻嘻哈哈的。氣氛重視一下,遊戲還是遊戲,惡搞之下的衝突等於點綴。
跑團四個小時,我們也差不多要離開這個地方了。迎接第二場戰鬥的終點剛剛好,就是最後的巨門打開讓我覺得不太妙,希望那幾隻蜘蛛和牠們身後的大傢伙不會也是敵人。而我們也在地下城主的提醒下意識到,剛才沒有搜一搜那幾個敵人的屍體。因為已經晚上十點了,已經接近睡覺時間,讓我們行動得都有些急。

  參與者幾乎都有戴口罩,室內的衛生很注重,這間地下城主負責規劃的跑團專用房間在許多地方看來是有想要營造出古色古香的感覺,但絕對不會藉由故意不打掃來增加質感。

  一旁備有清水和零食,還允許參與者叫外賣,也真是把這邊當自己家似的感覺,就是節奏意外的快,讓點單的停下動作,好處是刺激,且可能是我這陣子勉強自己來到一個陌生人的住所,卻還非常值得一提的體驗之一,回味起來也真的夠有意思。
工作室:新北市中和區連城路521號4樓
聯絡信箱:adventurezone2021@gmail.com
歡迎參考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