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路邊撿來的美少女鬼魂,竟纏上我的青梅竹馬!?》回憶篇_09

熟魚片 | 2022-04-14 12:00:21 | 巴幣 2296 | 人氣 161

連載中路邊的美少女鬼魂,竟纏上我的青梅竹馬
資料夾簡介
「愛情不分性別和年齡,也不分死去還活著哦~♪」 「等等,紫泱小姐,談戀愛之前,可以先請妳把架在我脖子上的美工刀收起來嗎?」

回憶篇_09
【她是我的朋友


  下課鐘響。

  小柳夏萱與小紫泱很有默契地一起走出教室。

  兩人低著頭,默不吭聲,依循著亂中有序的步調並肩前行。她們之間彷彿相連著一道透明的薄膜,一拉開就會消散,過於靠近又會扭曲變形,只好維持著巧妙的距離。

  明明可以窺見對方,卻又因為過於清楚而不敢視線相對。

  這樣生澀又令人忍不住放開的好奇心,在同班同學的視線交會下,形成一股相當微妙的氣氛,有如格格不入的校園怪獸晃蕩於人群。

  所有人都露出像是在打探未知事物的面孔,竊竊私語此起彼落,像要穿針引線一齣可笑的戲碼。

  這時,有兩名身影從教室後門走出,雙方差點相撞,小柳夏萱與紫泱停下了腳步。

  是剛才上課時願意收留小柳夏萱的那組同學。

  其中一名綁著馬尾的女生,以打探的眼神在兩人之間來回掃蕩,最後停在小柳夏萱的臉上,吐出一道鼻息。

  「哼,原來是這樣。」

  小柳夏萱順勢與馬尾女生對上眼。

  「咦?」

  「妳寧願跟她,也不要跟我們一組。」

  對方這麼說道。

  「咦……不、不是的……!」

  聽懂對方話中之意,小柳夏萱趕緊揮手辯解。

  「我看就是吧,還想狡辯。」

  「不、不是……」

  「不然是怎樣?明明都說要找妳一組,妳卻當著全班的面說不要。」

  馬尾女孩的氣勢凌人,像是要截斷退路。

  她會有這樣的想法也是無可厚非。

  雖然不像一般的好朋友,吃飯下課都膩在一起,但之前凡是分組,小柳夏萱幾乎都會與這名馬尾女生待在同一個組別。因此,不論當事人或是旁人,早都已在心裡默認「她們是朋友,分組會在一起」。

  然而,友情有時比想像中更脆弱,是靠外在行為來維持的一種無機物,只要一有差池,無關乎當事人想法或意願,往往會有遭到背叛的感覺。

  小柳夏萱當然沒有直接說不要,不過她的行為,基本上被視為拒絕。

  「我只是覺得紫泱一個人……」

  「啊?」

  小柳夏萱本來想繼續解釋,卻被對方以不悅的嗓音打斷。

  「一個人?她不就愛一個人嗎?」

  馬尾女孩繼續以不耐的聲音說道,一邊瞪向小紫泱。

  「之前美勞課問她要不要一起,結果她回『我一個人做更快』,意思不就是自己最厲害嗎?」

  身為話中的當事人,小紫泱在一旁默默聽著,眼神冷冷地注視對方。

  「小、小凜,紫泱同學不是這樣的人,妳聽我說上次……」

  「我才不要聽妳說,妳這牆頭草!」

  「……!」

  話語聲在走廊回響,方圓十公尺內的人全數回頭,觀望著這裡發生什麼事。

  留意到周遭的視線,馬尾女孩一頓,略為提高音量。

  「明明之前看妳落單才好心跟妳一組,結果妳現在說換就換,簡直莫名其妙。」

  話語中聽得出來,那位名叫小凜的馬尾女生確實對此感到無法理解,情緒化為言語的針刺,帶有一點淡淡的哀愁,不過沒有人會去追究她背後的想法。

  「……我……」

  「算了,懶得理妳,妳喜歡就去吧,跟那自大狂一起。」

  冷冷的語氣,代表著心灰意冷。這或許不是那麼嚴重的事情,不過在凡事都處於剛開始理解、仍懵懂無知的年紀,結論往往很快就會出現。

  而且還伴隨著自己赤裸的真心話。

  「反正我本來就覺得妳很難聊。柳夏萱,我要跟妳絕交。」

  「──!」

  此話一出,小柳夏萱的眼淚頓時奪眶而出。

  她想要解釋,可是情緒阻斷了她腦內的思考,原本難以表達的言語顯得更加混亂。

  馬尾女生對著身旁另一名女孩眼神示意後,轉身離開,留下不知所措的小柳夏萱。

  周遭的人面面相覷,卻只是摸摸鼻子,當作什麼事也沒發生。

  或許,過沒多久之後,這件事就會被人遺忘,即便被大人看見,八成也會以心智尚未成熟作為理由,看淡今天的事。

  「等一下。」

  不過,肯定有個人不會如此容許。

  「……幹嘛?」

  馬尾女生停下腳步,不悅地回過頭來。

  紫泱先是輕嘆一口氣,然後露出前所未有的冰冷眼神,以冷靜到幾乎零度的口吻道:

  「我說妳,是不是有點自我意識過剩了。」

  「……啊?」

  馬尾女生雙眼微睜,眉頭輕輕皺起,發出疑惑的喉音。

  「妳在說什麼?」

  「咦~妳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嗎?」

  面無表情,小紫泱用不帶情感的語氣說出挑釁的話語,瞬間激起對方的反抗意識。

  「妳、妳到底想說什麼!」

  「『自我意識過剩』就是指對號入座,以為別人都很在意妳的意思,通常發生在以為自己是主角的人身上。」

  小紫泱沒有理會,逕自開口解釋這對於一般國小生有些艱澀的詞彙。

  「蛤啊……?妳、妳到底想幹嘛啦!我沒有跟妳說話吧!」

  「我也沒有啊,是妳自己回頭的吧?」

  「…………!」

  馬尾女生被這麼反將一軍,頓時面紅耳赤,不斷轉頭觀望附近剛被自己引起關注的人潮。

  這時候逃跑就顯得自己輸了,所以她迅速重振旗鼓,面對小紫泱。

  「妳……」

  「說什麼絕交,有夠無聊。」

  很可惜,連反擊的機會都沒有。

  沒等到對方說完,小紫泱率先說出自己想說的話。

  「什……妳說無……我、我要跟誰絕交就絕交,關妳什麼事!」

  馬尾女生氣憤地回應。

  「是不關我的事,但我只是好奇原來跟妳做朋友,只要妳說出『絕交』兩個字就不算數嗎?」

  「當然啊,不然勒?」

  接著,她像是想到了什麼,嘴角浮現一抹訕笑。

  「啊~我懂了,因為妳沒有朋友,所以不知道吧?」

  像是勝者的沾沾自喜,馬尾女生找到對方的痛點予以還擊。

  「所謂的朋友,就是看雙方願不願意承認彼此哦~只要有一方不想繼續,那就不算數。」

  「承認……?」

  小紫泱歪了歪頭。

  「朋友不是想當所以才當的嗎,跟承認有什麼關係?」

  這是小紫泱發自內心的疑問。坦白說,對於小柳夏萱那句「到時候我們就是朋友了呢」她並沒能徹底理解。

  不是字面的解讀,而是被單方面宣告「成為朋友」真正的含意。

  雖然人生經驗尚淺薄,但馬尾女生說的沒錯,小紫泱也自知,自己不曾交過朋友,對於那些女生的小圈圈、開心暢談某個話題,或是躲在背後說別人壞話的成群行為,她總是感到不解。

  難道成為朋友,就非得像是拉起鎖鏈,將自己與誰綑綁在一起,又將誰拒之於外嗎?

  難道非得談論誰承認了誰,探討所謂的資格,保有隨時擅自切斷關係的權力嗎?

  疑惑、不解,而且有股隱隱的怒火在燃燒。

  這才是她按捺不住的原因。總是遭受人冷嘲熱諷的她,並不會因為一點小事就予以還擊,她清楚明白那只是浪費時間和唇舌。

  不過,當她看到小柳夏萱流出眼淚的那一剎那,她的喉嚨、胸口以及大腦感到一陣電流竄過,溫熱化為衝動,促使她出口喊住對方。

  「啊?妳以為妳開口,別人就非得當妳朋友嗎?少自以為是了。」

  馬尾女生如此說道,露出鄙夷的笑臉。

  「我不認為當朋友這件事需要開口請求。」

  「當然不用。啊,但如果是妳,或許需要。」說完,馬尾女和身旁的朋友對視,咯咯笑了幾聲,然後視線掃到了雙手抵住眼睛的小柳夏萱身上。

  「所以我才不懂為什麼她寧願跟妳一組啊,真的有夠莫名其妙。反正跟討厭鬼在一起的人也會變成討厭鬼,我才不要跟這種人當朋友,早早絕交好。」

  聽聞這番話,小柳夏萱的身軀微微一顫,嬌小的肩膀似乎顫抖得更大力。

  「這樣妳懂了嗎,自大狂?」

  見小紫泱沒有回應,馬尾女露出一抹賊笑,彷彿象徵自己的勝利。

  「所以我說……」

  不過小紫泱沒有在意,應該說她根本不在意,隨即道出自己的疑問,帶著凌厲的氣勢。

  「為什麼一定要一樣?」

  小紫泱將頭往另外一邊歪去。依然面無表情。

  「為什麼不能選擇自己今天想跟誰在一起,做自己想做的事?難道非得永遠跟同一群人相處在一起,做一樣的事情,才能稱作朋友嗎?」

  連珠炮般的提問,讓馬尾女頓時愣在原地,有些不知該如何反應。

  小柳夏萱些微抬起淚水沾溼的臉龐。

  「見朋友做出不合自己期望的舉動,就急著撇清關係,搬出『絕交』兩個字劃清界線,然後用『不承認』概括一切?我看妳……不,妳們才是所謂的牆頭草吧?

  「八成只是因為覺得自己輸給了討厭的人,而且在全班面前丟臉感到羞恥而已吧?好笑的是,這都只是妳內心在作祟,其他人根本沒那麼在意妳。證據就是,大家只在旁邊看。」

  「……妳……!」

  「老實說,柳夏萱太可憐了。」

  她邊說邊往旁邊看去,與小柳夏萱淚眼汪汪的雙眼四目相接。

  「居然被妳們這種人當作朋友,根本太可惜了。」

  「……!」

  馬尾女聽了這一大串話,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反應,潮紅迅速湧上她的雙頰。她左右張望,見到班上同學交頭接耳、將目光對準自己的模樣,感到更加不知所措。

  「妳、妳……妳亂講!」

  喪失主導權的她,恢復成小學生吵架的水準……雖說本來就是小學生,用毫無威脅的指謫進行反駁。

  「我只是說出事實而已。」

  「妳又沒有朋友,妳怎麼會知道!」

  「……」

  小紫泱沉默了一下,微微低下頭,不經意地朝身邊的女孩望了一眼。

  她不是為了徵求同意,或是等待某種信號。

  她只是還沒有自信。

  雖然剛才的交談明顯是她佔上風,不過面對這最後的提問,她仍難以找到著力點。剛才所有的話,只是依據她腦中所理解的「理論」推演而出,依循邏輯導出結論,實際上的情況她並不知情,因為她沒有體會過。

  所以這只是下意識的行為。

  不過在這短短的零點幾秒,小紫泱察覺了小柳夏萱臉上的變化,轉為正視她的臉。

  小柳夏萱抿著嘴唇,淚痕還掛在臉上,但不知何時,她的神情透露出一絲堅毅。儘管仍看得出來她的猶疑,可淚水已經止住。

  如果是這之前的她,想必會繼續低著頭,委屈地哭泣,認為一切紛爭是因她而起,進而將周遭所有的言語、視線納為己有,默默承受眾人不負責任的拋棄式關心。

  然而,下定決心改變的她,不會再做出同樣的事。

  「紫泱她…………不,小紫她……」

  小柳夏萱抬起澄澈的金眸,直勾勾望著眼前的兩名女同學,開口喊道:

  

  「──是我的朋友!」

  

  「…………」

  馬尾女及身邊的同學目瞪口呆,沒料到得到這樣的反應。

  若是紫泱就算了,竟連那個平時膽小的柳夏萱也站出來替自己發聲,狀況已經超出預期,和自己能應付的範圍。

  她們面面相覷,四處張望,與周遭的視線頻頻對上,又不斷擦肩而過。

  在尋求幫助與承受羞恥的來回之間,勇氣逐漸被削減。在巨大的壓力壟罩下,馬尾女生最後丟了一句「妳、妳們開心就好!」便夾著尾巴逃走了。

  說來其實有點可憐,她挑錯了對手。

  「……」

  「……」

  紫髮與紅髮女孩,依然立在原地,靜靜等待周圍的視線散去。

  「……那個。」

  「是、是!」

  一如往常,小紫泱先行發話,小柳夏萱有點緊張。

  「小紫……是……?」

  「唔、唔哇哇……對、對不起──!」

  小柳夏萱轉過身,雙手在胸前揮舞,而後握拳。

  「不、不知道為什麼,就想用這個名字叫妳……但想說我們還沒有很熟……不小心就……」

  小柳夏萱的聲音愈發微弱,臉頰染上淡淡紅暈,指尖互相摩擦著。

  她像隻犯錯的小動物般抬起眼,用一半且惹人憐愛的視線悄悄望著小紫泱。

  「會不喜歡嗎……?」

  小紫泱眨了眨眼,隨即搖了搖頭。

  「不會……只是我很好奇,所謂的朋友,都會用這種小名稱呼嗎?」

  小柳夏萱一頓,想了一想。

  「……不一定,每個人不太一樣,有些人覺得這樣比較親密。」

  「這樣啊……」

  小紫泱若有所思地手撫下巴,望著地板不發話。

  「……那個、紫泱同學?」

  「好,決定了。」小紫泱抬起視線。

  「就叫妳小夏吧。」

  「……咦?咦咦咦──!」

  「從今以後,妳叫我小紫,我叫妳小夏。」

  「咦……小、小夏嗎?……這樣有點……不對……這、這樣真的可以嗎,妳沒關係嗎……?」

  「妳在說什麼啊,不是妳先開頭的嗎?」

  「是、是這樣沒錯……」

  「那就沒問題了吧。」

  「嗯、嗯……」小柳夏萱害臊地抿唇。

  「話說回來,朋友之間都會聊些什麼?」

  「哎……嗯……我其實沒有到很清楚,大概是下一節課上什麼,午餐吃什麼,要不要一起去買東西吧……」

  「這樣啊。那小夏,下一節是數學,我想睡覺。」

  「咦……?不、不可以睡覺啦!」

  「反正老師教的我都會,沒關係。」

  「妳會像上次溜進保健室一樣被老師罵啦……」

  小紫泱敲了一下手掌。

  「說的也是,在保健室睡更舒服。好,就決定是保健室了。」

  「哎?等、等一下小紫!要乖乖回教室上課啦……!」

  跟著瀟灑向前走去的紫髮女孩,紅髮女孩以近乎哀求的語氣緊追在後,嘗試阻止邁出的堅毅步伐。

  

  兩人成為朋友的第一天,便因為晚進教室而雙雙被老師罰站。





午安,感謝各位厚愛以及一路追到現在的讀者,有件事要向大家稟報:

接下來的《美少女鬼魂》會恢復以不定期的方式更新,不是作者懶了(也是),更不是屯稿不夠了(絕對是),是目前我打算先將《美少女鬼魂》第一卷投稿出去,為此得在時間上做點調配

簡單來說,就是修稿、修稿、然後打遊戲。不是我是說修稿,跟打遊戲一點關係也沒有。真的。

總之大概是這樣,雖然還有其他事情要考慮,但等到稿子順利投出去了,我會再來想辦法的

感謝各位

創作回應

ソケノ‧諾
馬尾女所謂的友情有點薄弱..只依自己的自主意識決定一切
小紫泱那段認同~ 如果因為是朋友,所以什麼事情都非得在一起,那樣就被綑綁住了(`・ω・´)
下禮拜期中考,我想翹課打遊戲(x
2022-04-16 15:10:39
熟魚片
不過大家的友情一開始都是從這裡萌芽的
去吧,課上堪翹直須翹,人不翹課枉少年
2022-04-16 18:53:16
千緒
暫時沒得看是不是( •́ ̯ •̩̥̀ )
2022-06-25 15:16:39
熟魚片
真聰明,從最後一篇開始看
嗯~暫時沒辦法
2022-06-25 18:03:33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