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青魔法>40-1.新世界

陳毅變成獸人時 | 2022-04-12 22:00:01 | 巴幣 2 | 人氣 35

完結青魔法-大快朵頤
資料夾簡介
在耳熟能詳的魔法世界,兩頭青蛙與少女的冒險故事即將揭開世界的秘密!

40-1.
 
  「站住!可惡的山賊!」少女生氣地拔腿直追,嘴裡開始詠唱咒語,「不會讓你們為所欲為的──白魔法,【迷霧枷鎖】!」
 
  廢棄的礦山城市。街道。
 
  在廢棄的建築物之間,一名少女追著幾十頭的鬣狗奔跑。伴隨少女詠唱魔法完畢,建築物之間迅速瀰漫出濃厚的白霧。一身盜賊裝扮的鬣狗隊伍,觸碰白霧瞬間,身手受挫、四肢重如千金。
 
  「老大,我被困住了!」鬣狗A慌張說道。
  「老大!怎麼辦!」鬣狗B哀號。
  「──就地解散!老地方見!」領隊的鬣狗老大,背上背著偷來的行囊,大聲呼喊,「青魔法,【共振】!」
 
  只見鬣狗老大往如跳水一般,身子跳向地面。下一秒,他立刻挖掘出一處地洞。尚未被迷霧困住的鬣狗,接連跳進地洞當中。片刻過後,地道分歧散開,鬣狗為了混淆視聽而分散逃竄。
 
  「可惡,是他們從土龍那裡偷來的青魔法!」看著地洞隊伍分散,少女氣急敗壞,「是哪一條──啊啊啊──不要小看斯通一族了啊!」
 
  少女渾身凝聚龐大魔力。
 
  「白魔法奧義,【光劍異封──」
  「──先等一下,安娜!用那招太誇張了,你會把遺跡毀掉泰半的!」一名青年用著俐落的身法追上安娜,「我有辦法。」
 
  只見青年迅速越過安娜,停在鬣狗老大挖出的地道前,隨即從背後抽出一把透明巨鐧。
 
  「炎創成魔法,」青年凝聚魔力之間,其周遭的氣溫異常飆高,「【熱風灼流】。」
 
  巨鐧俐落插入獵狗老大挖出的地洞口。剎那,滾燙氣團爭先恐後地衝入地道當中。高溫的熱氣在地道裡膨脹穿梭,地道裡的溫度瘋狂飆升。
 
  「後面有股魔力追上來啦,!那是──」鬣狗C在地道裡尖叫。
  「啊啊啊──燙啊!」鬣狗D跟著嚎叫。
  「救命啊!燙死啦!」鬣狗E往上逃竄。
 
  數秒過後,地層發出無數震動。傾刻,所有的鬣狗伴隨蒸氣衝出地道,並竭盡所能地在泥濘上打滾降溫。
 
  「我的媽呀!」鬣狗老大跟著衝出地道,他的尾巴脫落大把毛髮,「渾蛋!是想把我們全都做成【土窯犬】嘛!」
 
  鬣狗老大滾到一半,透明巨鐧已直逼他的喉頭。
 
  「好了。現在請你把行李還給我們,」青年微笑,「還有,以後也別再騷擾狐獴的村落囉?」
 
  看著青年稀鬆平常的笑顏,狐獴老大的冷汗滑過燙紅發腫的臉頰。
 
  「──阿海!抓到了嗎!」少女從後頭跟上,「一群老傢伙!敢偷【調查兵團】的東西,是吃了蛇心老虎膽嘛!」
 
  烈日下,青年的臉孔逐漸清晰。
 
  熟悉的斑紋刺青、綻放光芒的巨鐧。眼前的身軀,如今卻是人類的指掌與人類的五官。青年轉身後,俊俏的臉孔在陽光下開朗地綻放。
 
 
  「謹慎一點。這群傢伙可以【強取】別人的青魔法、別跟土龍那白癡一樣重招了,」鱷霸吩咐著蜥蜴人士兵,「好了,把他們帶下去。」
 
  礦山都市旁。狐獴村落。
 
  蜥蜴人把數十隻鬣狗壓離現場,鱷霸轉身對著青年與少女致謝。
 
  「這次多虧你們前來支援了,」鱷霸對著兩人行禮,「安娜小姐,阿海先生。」
  「欸,惡霸,我們都這麼熟了,就不要加小姐跟先生了吧,」安娜微笑,「很高興能幫上你們的忙。」
  「話說回來,」阿海看著逐漸離去的鬣狗,「你剛剛說的【強取】──【世界異變】的狀況越來越嚴重了嗎?」
  「你們也看到了。」鱷霸盯著關上囚車的鬣狗,「主謀用的是從土龍那裡【強取】而來的青魔法,【共振】。不僅如此,一人盜取,還能多人共用。」
  「誒?」安娜遲疑,「鯊虎接管奇蹟綠洲後,不是曾下令對全國的生物進行青魔法的特性登陸嗎?我記得在當時的官方紀錄裡,鬣狗的青魔法名稱是【偷竊】吧?難道我記錯了嗎?」
 
  鱷霸搖頭,並語重心長地說道。
 
  「你們也知道。卍鍋消失後,世界的魔力逐漸趨於一片混亂。這幾年,部分生物的青魔法特性相繼產生了【異變】。就好比剛剛的鬣狗吧。他們原本的青魔法特性【偷竊】,原本只是能夠暫時奪走別人魔法的青魔法,魔力解除後,土龍的青魔法應該可以回歸,可是──」
  「可是土龍醒來以後說自己好像魔力被抽乾一樣,現在仍無法使用青魔法,」安娜不安地看著阿海,「這種狀況就好像──」
  「──跟【阿澍的吞食】很像。」阿海簡短接話。
 
  鱷霸與安娜陷入了沉默。阿海繼續推敲。
 
  「──你們曾經說過。與庫庫爾坎的那場大戰中,阿澍曾強制融合了自己與庫庫爾坎的魔力。與【一般的吞食】不同,阿澍並未經過轉化,就強行把庫庫爾坎的魔力挪為己用,」阿海認真地思索,「如今,世界各地都在發生魔力互相【搶奪】與【融合】的異狀。」
  「這事──會與阿澍先生有關嗎?」鱷霸問道。
  「鱷霸,難道你要說這一切都是阿澍搞得鬼嘛!」安娜指責。
  「阿澍在大戰過後跟著卍鍋一起失蹤是事實。」鱷霸秉公無私地說道,「沒人敢保證阿澍是否會跟庫庫爾坎一樣,在擁有卍鍋以後,會延伸出什麼其他的想法──」
  「鱷霸!」安娜緊張地看向阿海。
  「──好了,你們兩個。」阿海嶄露堅定的微笑,「當事人不在,我們也就不要再做過多的揣測了。查明原因、解決問題,【調查兵團】不就是為了這件事才設立的嗎?」
 
  阿海看著遠方的礦山遺跡,雙手爽快地插著腰際。
 
  「老實說,我也覺得這事與阿澍脫離不了關係,」阿海衷心說道,「而且,阿澍正在這世界的某個位置。找到他,然後問個清楚,這就是我們調查兵團目前該做的事之一。」
  「阿海──」安娜深深吸了一口氣。
 
  鱷霸低頭沉思。片刻後,他抬頭說道。
 
  「──你們去一趟【水壩之國】吧。」鱷霸眼神間認真地思索,「稍早雨燕那裡有傳來訊息。關於世界魔力相容的【異變】,那個妹控似乎有什麼新的發現。」
  「新的發現?」阿海轉身問道。
  「妹控?」安娜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
  「還會有誰?」鱷霸一臉理所當然,「不知何時開始,世界各地開始有自稱是【庫庫爾坎神教】的追隨者在進行無德的魔力研究。他們主張世界的魔力原本就是一體的,所以意圖催化世界的各種魔力、並將其融合在一起。前些日子裡,隸屬水霸之國的調查兵團攻堅了一處神教的老巢,查獲了一些奇怪的裝置。那些裝置已經在送去給那個妹控做研究的路上了──我這還有些事情要調查,走不開。」
  「我明白了。」阿海點頭,「謝謝你。我們這就起身。」
  「還有,阿海──關於阿澍的事,」鱷霸眼神游移,「我沒有其他的意思。」
  「沒事的。你的直覺向來很準,」阿海微笑,「但我說過了。我相信阿澍。」
 
  阿海說完後,轉身開始準備行囊。看著阿海堅定的背影,安娜與鱷霸面面相覷。
 
 
  「小心一點搬運,這是很重要證據。不要損毀了。」人類少年命令著隊伍。
 
  水壩之國,森林外郊。
 
  一隻運送貨物的隊伍,緩慢地前進。正當隊伍準備開始爬坡時,無數的線絲開始從森林的四面八方噴射而來。
 
  「大家小心!」少年躲開了線絲的攻擊。
 
  線絲纏住了車隊,運送隊伍頓時陷入一片混亂。
 
  無數的石蛾與毒蠍從森林裡傾巢而出。運送車隊的保鑣,紛紛取出巨大的餐具反抗。戰亂中,帶頭的少年喚出了一柄大理石製成的巨大勺子,嘴裡開始覆誦魔法。
 
  「為什麼這裡會有毒蠍──自然創成魔法,【樹靈世界-淺草】。」
 
  少年石勺入地。無數堅韌草莖,瞬間從土壤中萌芽甩出。草莖甩打絲線與石蛾,遭受絲線埋伏的車隊頓時脫困,護衛隊加緊腳步逃離。
 
  「不要戀戰!我們的任務是護送證物!」少年吩咐,「撤退!」
  「目標明確,小礫。」膚色黝紅的中年男子一面牽制毒蠍,一面讚譽。
  「越來越有石長老的風範啦!」膚色黑沉的男子跟聲讚賞。
  「澤叔、鏽伯。還沒完,不要鬆懈了!」小礫沉穩說道,「小心!」
 
  毒蠍開始朝著眾人拋射毒針。眾人尋求掩護之際,隊形再次被打亂。石蛾再次纏上運送車隊,並開始用絲線打包車上的貨物,企圖行竊。
 
  「可惡、他們的目標果然是這批證物。」小礫心急,「這樣下去可是要顏面盡失了──【樹靈世、呃!這個是──」
 
  小礫凝聚魔力到一半,莫名開始頭昏眼花。不只是他,所有同行的族人,通通開始眼冒金星、四肢無力。
 
  「這是怎麼回事──」膚色黑沉的男子說道。
  「──是那個!」膚色黝紅的男子看著高空答到。
 
  不知從何時開始,部分石蛾飛到森林高處,並開始撒下細不可見的鱗粉。沾惹到鱗粉的人,一身魔力絮亂、思緒難以集中。
 
  眾人身心受挫的同時,毒蠍四處竄動,重新開始攻擊,意圖趕盡殺絕。
 
  「來不及【吞食】了,」小礫強行凝聚魔力,「可惡啊、不准小看前食沼一族的實力啊──」
 
  毒蠍察覺小礫魔力高漲後,視小礫為第一威脅。所有毒蠍以小礫為目標,海量的毒針朝之噴灑而去。危及之時,眾人跳到小礫身邊,在小礫身邊形成一圈人牆。
 
  「青魔法,【魔法皮膚】!」覆蓋肌膚的透明薄膜,降低了毒針的殺傷力。
  「澤叔、鏽伯!你們──!」小礫驚呼。
  「讓隊長受傷,那我們這些護衛未免也太不給力了吧?」同行的族人說道。
  「如果連前輩的孫子都照顧不好,那還有什麼臉回去見他嗎?」膚色黑沉的男子逞強說道。
  「聽到你這番話,石老可開心不起來。」膚色黝紅的男子笑罵,「小礫,專心凝聚魔力。好不容易解除詛咒,我可不打算跟這個沒女人緣的臭男人就地殉情。」
  「你們哥倆好,死到臨頭還是一堆廢話啊,」小礫擔憂的神情逐漸染上鬥志,「那就麻煩你們再掩護我幾秒了──」
  「你怎麼可以這樣跟長輩說話──」膚色黑沉的男子挑眉。
  「還沒好嘛,小礫──」膚色黝紅的男子逐漸力竭。
  「可惡啊──」小礫握緊了湯匙,卻力不從心。
 
  石蛾們好像察覺了小礫的魔力再次高漲。牠們紛紛開始朝人牆噴灑絲線。眾人沾上絲線的瞬間,渾身的魔力逐漸被抽乾殆盡。
 
  危機之時,以小礫的身體為中心,半圓形的光罩突然輻射狀展開。小礫的身體逐漸恢復知覺,身體裡的毒素也開始被一一清除。
 
  「這個是、」小礫睜大雙眼,並抓準機會,釋放已凝聚好的魔力,「樹靈魔法,【麥田圈】!」
 
  無數的稻草從地面竄出,並團團包圍住眾人。與此同時,稻草圈外響起了兩道人聲。
 
  「──複合白魔法,【聖域】!」
  「──火神炎舞,【女巫蝕日】!」
 
  伴隨呼喊,稻草圈與貨物車外產生了一圈透明屏障。同一時分,激烈的強光霎時從側面壟罩整座森林。除了聖域裡的目標,所有照射到強光的魔力物質,周身無不竄出青色火焰,並從自身內部開始瘋狂燃燒。
 
  不下片刻,石蛾、絲線與蠍群全都燒成焦炭散去。
 
  強光過後,稻穗散去。膚色黑沉的男子爬出草圈,敬佩地端看著周遭的慘況。
 
  「強行將目標體內的魔力化為火焰燃燒殆盡,這創成魔法也太兇殘了──」膚色黑沉的男子替敵人惋惜。
  「這就是打敗石長老【樹靈世界】的【火神炎舞】嘛──」膚色黝紅的男子敬佩,「不過這未免也太小題大作了吧──阿海。」
 
  遠處。阿海持握巨鐧,安娜持握魔杖,兩人默契十足。
  「抱歉,眼看狀況危急,顧不了這麼多了,」阿海騷頭靠近,收起巨鐧,「阿澤哥,阿鏽哥。許久不見。」
  「阿海哥!安娜姊!」
 
  小礫奔跑,並毫不減速地撞上兩道懷念的身影。阿海掙脫之於,察覺阿鏽臉色不大對勁。
 
  「阿鏽,怎麼了嗎?」阿海問道。
  「──回去再說吧。」鐵鏽臉色凝重地看著森林。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