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極短篇:頭部日光浴的這七天,我差點變成包公回來TAT

月見Katsura(桂) | 2022-04-11 12:05:02 | 巴幣 202 | 人氣 103


那天,月色很美,櫻花很美,他也很美。
如果他沒有把我埋在樹下的話,那就更美好了……
可惜他就是塊木頭,超級大木頭,可愛卻認真過頭的天然呆。

§

今年四月五日,正逢清明掃墓時,我與他來到飄滿花瓣的櫻之谷悼念故友。
避開那些蜂擁人潮,我們選在入夜時尋訪。
映照在月光下的氣氛十分寧靜,飄忽的影子在短燭旁閃爍,整座山谷就只有我們倆。
山谷幽暗,卻沒有一絲恐懼氣息。
也許是因為我的注意力都在他的身上吧。
平日一滴不沾的他向故友認真敬兩杯,此時正躺在我臂彎上喃喃自語。
一片花瓣落在他的額髮間,顯得那暈染些許淡粉的側顏特別可愛,就和這滿山谷盛開的粉櫻一樣迷人。
坐在灑滿花瓣的草地上仰望清澈星空,我對他說:
「哪天,我們其中一人先離開,另一人就把他埋在這裡吧。」
「好。」他在半睡半醒間應聲。

於是我在半夜離開去處理內急時被人敲暈了……

§

待我清醒時,我已被埋在櫻花樹下,僅剩一顆頭能露在外面接受陽光的洗禮。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同樣的美景,同樣的新鮮空氣,整片山谷竟只剩我與故友的碑石對望?
我想了整整一天一夜,直到有位損友過來替我澆水才打斷思緒。
沒錯,是損友。
他每天來幫忙餵食餵水,就是不肯幫忙挖坑。
而且還理直氣壯地和我說:「要滿七天才能回去喔!」
接下來的六天,我每日都將畢生所知的罵人話語放在心裡,不斷替這位損友助念。
和煦陽光曬了又曬,無良損友笑了又笑,我的臉色也黑了又黑……
當我逐漸與黑夜同化時,我猛然想起那天夜裡和木頭說的話。

莫非他──誤會我的意思了?

§

時隔七日,我終於被損友從大地的懷抱中解放了。
我想去嚇嚇那個大木頭。
然而來到房門前看見呆坐在飯桌前的他,我卻什麼也說不出口。
他緊皺的眉頭鎖著深深的憂愁,泛紅發腫的眼眶似乎還有淚珠在裡頭打轉。
飯桌放著我和他的畫像,畫紙上滴滿一塊塊水漬。
當我在門外躊躇時,他忽然抬頭望過來,對視的剎那,我心中湧起一股罪惡感。
「你終於回來了!」
木頭語帶哭腔,外加抱到骨頭快被捏碎的強烈思念感,本想嚇他的我反被這突如其來的擁抱嚇到。
哭笑不得,我捨不得說出那些默背好的刺人話語,也不敢再亂說話。

因為我明白,木頭對我所說的話絕對會──超級認真啊!


(完)


§附註1:以四月五日起算,第七天是四月十一日。依照習俗是第六天晚上做七,所以事情是結束在四月十日晚上。
§附註2:主角被埋在土裡時,對時間產生錯亂,外加損友的誤導,所以不知道實際上是五天的日光浴。



創作回應

海力克二世-藍色系
笑死
2022-04-11 17:20:57
月見Katsura(桂)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ed670a8b6b14dce2f0f580a3409aa46d/tenor.gif
2022-04-12 13:31:3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