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爭皇記 54 王就是王

艾爾斯凱 | 2022-04-10 00:34:50 | 巴幣 68 | 人氣 85


貼心提醒
不要認真看文
謝謝合作( ´・ω)




  一切將時間到回,一切的過程起始,正是『皇朝』與『凶奴』兩國的恩怨,隨著先皇的登基,以及第四代凶奴帝王成王之後。

  為了彼此的安寧與和平,先皇帶著兩位幼小的女兒,劉綾衣與劉玲媛以及眾多護衛,踏上凶奴帝國的冰天雪地,進行和平的談判。

  也就是『不戰契約』

  兩國恩怨至深,無法一時之間得到諒解,唯一之計,正是走上『政治婚姻』採取緩慢的政策,當然這個計畫執行,是『先皇』在無人知情之下,早就認識繼承凶奴王位的『李尊道』這位猛者,兩人私底下是好友關係,只要撐過數年的時光,第五代凶王與先皇兩人聯手,必能換得未來的和平。

  為此,先皇痛心捨棄了『劉玲媛』這位女兒,嫁給第四代凶奴的兒子,李尊道的親弟弟,也就是現今的『李熇險』為妻。

  風險至高的情況下,第四代凶王,也同意先皇的提議,派遣有血緣關係的『凶奴皇子』到皇朝作為人質,也就是『質子』,利用兩人確保近期內的兩國不戰爭協議。

  這位『質子』,先皇對外宣稱是收養之子,變成如今的無血緣關係『太子殿下』。
  萬萬沒想到,第四代凶王派遣的『質子』,其實是很遠親對凶奴帝國不重要的人物,騙過了先皇。

  兩國協議持續好幾天的時間,就在『不戰契約』雙方簽下……

  隔一天
  發生了重大變數,可說是天驚地變。

  那就是劉綾衣與李雪霜,冰原的雪女轉移事件。

  劉綾衣變成寄宿的對象後,身體極度的寒冷與冰女的控制,皇朝與凶奴雖合力平息,但突發的事件,先皇憤怒,極度的憤怒,強力要求凶王負責。

  凶王則抓到這個機會,說是皇朝的女兒擅自行動,越過我們警界的區域到危險地帶,實屬個人行為造成後果,凶奴帝國不需要為此負責。

  不戰契約已經簽訂,契約期間內的時間,兩國不能互相交戰,因此從這一刻開始,先皇不能因為劉綾衣的關係,撕破未來的和平。

  先皇內心認為失去兩位女兒,陷入了憂鬱,最後無奈帶著劉綾衣,拋棄了劉玲媛,離開了冰雪的凶奴大地。

  那之後,李歐凰修練『熾炎功體』回到了凶奴帝國,父親李尊道與母親 (太后) ,得知一切的起始,而那時的李雪霜身體非常虛弱,需要長時間的休養身體。

  李歐凰誓殺『零』,於是李尊道一家人,直接拋棄祖國,踏上了旅程,前往皇朝找劉綾衣。
  一方面也是李尊道的私心,想要幫助先皇。

  於是本來的第五代凶奴帝王繼承者李尊道的離家出走
  變成他的弟弟、李熇險登基。

  劉玲媛的不幸,也從這時候開始。
  雖走向短暫的『和平』……

  但、凶奴人的怨恨無法平息,因此他們怨念,全部砸在了『劉玲媛』身上。
 此刻,因為政治結婚的李熇險,其實非常不滿,因此沒有阻止,放任凶奴子民。


  『對劉玲媛的霸凌現象』


  介意第五代凶王的憤怒,因此除了交配之外行為。
  任人砍、割、燒、燙、凍、地獄般的拷問、外傷等等狠心手段。
  不但造成心靈上的創傷,更是帶來永久無法消除了『傷疤』

  這其中,包括第四代凶王,李熇險心知肚明。

  由於不能置於死地,李熇險,無奈請了一位醫術高明的醫生,專治劉玲媛
  全身的傷疤則無法治癒,一位美女成為了落魄尋死的女人。

  家族醫術起家的『溫子杉』,來到凶奴帝國長居,醫治劉玲媛同時,也成為玲媛唯一的依靠對象。

  直到不知過了幾個月,第五代凶王、李熇險

  正式洞房之中,見到了自己妻子、劉玲媛

  兩人見面那瞬間
  震撼了李熇險

  尋死的面無表情,全身紅色傷疤帶來了臭味,如果是正常的男人,都會退避三捨,身體甚至變形了,就算溫子杉的醫術再好,李熇險也看得出來,無力回天的狀況。

  這是『漠視』讓一名無辜的女子,淪落這般下場。
  這一夜晚,李熇險下一個決心。

  這一天之後,李熇險用『囚禁』的方式,暫時平息凶奴人的怨恨,將劉玲媛困在自己所屬的屋子內,同時沒有凶王的命令,擅入者便是違抗凶王,處以極刑。

  看似讓人毫無自由,卻讓劉玲媛得到最安心也最喘息的開始,李熇險讓溫子杉全日全程伴隨劉玲媛,同時開始穩固自己的王位所需要的一切。

  將『李雪霜』地位提高到『凶王代理人』的職位與身分,能夠自由進出凶王所屬的領地,她對於雪女的轉移過度自責,因此李雪霜非常照顧劉玲媛。

  時間轉移過了一年,凶奴帝國舉行盛大的慶典之際。

  李熇險親自拖住第四代凶王的緊戒心,一年下來,很多凶奴人已經漸漸忽視掉劉玲媛的存在,畢竟這段時間,只有凶王能親自會面。

  慶典開始後,凶奴帝國最隱密的山道。
  李雪霜帶著劉玲媛跟溫子杉,以及……朝終山將軍。

  「我只能送到此地了,這之後的旅途,祝你們順利回到皇朝之中。」

  「雪霜姊姊……請代我謝謝凶王為我所做的一切。」
  「謝過凶王以及代理人,請轉達,我定會好好照顧玲媛。」

  「恩……我也是遵從凶王的命令,不用謝我,更何況我對『妳的姐姐』做了很過分的事情……朝終山將軍。」

  「必、不負、所託、完成、交代、事項。」

  「完成保護兩人回到皇城之後,尊道陛下與歐凰殿下的下落,就拜託你了,尋找到後,守護在他們身旁。」

  「接旨!屬下、必定、達成!」

  李雪霜目送三人確定離開後,回到凶王身邊進行報告,
  至於如何面對其他凶奴人以及第四代凶王的質疑。

  李熇險用『天下第一刀』實力讓所有人閉嘴了,除了四代凶王、李爺爺非常不服氣之外。

  開始屬於五代凶王治理國家的開始。
  一直到『先皇』的過世消息傳來,不戰契約的內容失效,四代凶王開始扇動內部對皇朝怨念的士兵與將領,逼李熇險,全軍開戰。

  直到現在這個情況。




  劉玲媛緩緩地開口:「許久不見了,『夫君』。」

  聽到健康的聲音,以及面帶笑容,已經不是那一天晚上所見到的那樣女性。
  李熇險宛如鬆了口氣,回應著:「看樣子妳過的很好,那就足夠了。」

  「小女不敢忘記,夫君為我所做的一切,為保護我,囚禁我讓子杉治療、復健,一有空隙,便計畫逃脫的路線演練,能夠回到皇朝這裡,能為我父親的死亡而弔祭,非常的、非常的感謝。」

  劉玲媛,趕緊走到李熇險眼前,溫柔優雅的淑女,鞠躬致謝。

  「呶……?」小呶此刻坐在龍椅上,歪著頭看著。
 
  「對我而言,不過是皮毛小事,不值得一提,這些能夠換得未來的和平,讓我省了很多麻煩,這些我都願意去做的,不用在意,這之後,妳就好好過妳的生活,不要來凶奴帝國受苦。」

  「是,小女銘記在心。」
  「凶王陛下,莫非冒著巨大危險,獨自來皇朝,只為了確認玲媛的健康嗎?」

  「不會有任何危險,皇朝再多的衛兵,皆不成為我的阻礙,當然也為了確認,下一個世代『皇朝之王』究竟有沒有資格,看來我太擔心了,溫子杉,身為『人父』,你教育的不錯,玲媛託付給你是正確選擇。」

  「這也是凶王給我的恩賜,不但保護了玲媛,更讓我跟玲媛私下交往的秘密守口如瓶,懷上小呶的那一刻開始,凶王陛下還獨自承受『凶王之子』誕生的謊言與壓力,如今能有現在,正式凶王的恩典,假如哪一天凶王病倒了,我便會立刻前往凶奴帝國為你治療。」

  「呶!!??」

  「呵……也謝我就不要詛咒我病倒,祈禱我健健康康比較實在,我走了,你們一定要幸福,否則我可不會原諒你的,子杉。」

  「必會達成凶王的心願,離開之前,是否能詢問一個問題。」

  「問吧。」

  「凶王陛下,你對玲媛沒有任何的感情嗎?」

  面對溫子杉的問題,李熇險嘆氣了一聲,一個轉身背對著兩人,離開的步伐慢慢移動。

  臨走之前,他,帶著微笑,回應了問題。

  「沒有,因為我討厭比我高的女人。」

  叩

  沒有第二句話了。

  叩

  劉玲媛跟溫子杉,目送凶王離開了皇帝殿,並朝那背影,深深的鞠躬。
  直到那背影完全消失,兩人才牽起手,看向門外的天空。

  今日過後。

  『小呶』正式成為,皇朝新一代的皇帝。





題外話:

  終於打到『皇朝篇』結束了,果然已有草案正經的劇情,寫的總是特別入迷了,啊哈哈,可惜我的表達能力退步很多很多,唉~~有些感嘆語文能力的退步。

  沒意外的話,下一篇正式結束皇朝線路,剩下最後的聖杯了。

  拖稿拖的有點久,希望能有機會寫完這個故事,嗯!

  再加把勁吧~~~耶~~~

  睡!覺!




謝謝讀者的觀看
(๑ ^ _ ^ ๑)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喔 
ε٩(๑> ₃ <)۶з
您的GP就是我的創作動力
(๑•̀ㅂ•́)و✧
~謝謝大家~
(๑´ㅂ`๑)

特別提醒:
圖片皆來自Google 搜尋的,不是本人繪製,請見諒>_<

創作回應

獄鬼新賀
睡覺的時候房間會傳來啪啪啪的聲音嗎
2022-04-10 07:13:22
艾爾斯凱
我想這種NTR啪啪啪一定要趁人不在才有刺激感啊!
2022-04-10 09:20:1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