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少女與海豹》【第二站:動物市集──諸羅】小小諸羅,遍地修羅(下)

紳士之夜 | 2022-04-05 08:00:05 | 巴幣 2114 | 人氣 115


  那一刻,瑞格幾乎聽到彈丸擊打肉體的悶響,但事實很快地告訴他,那只是存在於腦海中的幻覺。

  「跑哪兒去了?臭丫頭,快滾出來!」

  循著花毛雞的視線望去,自中心位置向下坍塌、滿是彈孔的棚子下方,除了一些破碎的木箱,哪兒還有哈絲蒂的蹤影?再看花毛雞們左顧右盼、一點頭緒都沒有,瑞格隨即拍打肚皮,指揮點點波光搜尋哈絲蒂。


  螢火蟲般的哈波之光一路向上,在空氣中留下潔白的軌跡,最終停在一間平頂民房房頂上,隨後有如將熄的燭火、閃過兩閃後便消散於空氣中。在那裡,哈絲蒂正被一人抱在懷中,儼然被王子拯救的公主。

  「咦?是誰?」

  不僅瑞格滿腹疑問,哈絲蒂也備感疑惑。一人一豹來到諸羅不過一天,除了客棧的海豹好夥伴,再無其他熟人。究竟是什麼樣的怪人,願意冒著被槍林彈雨洞穿的危險、只為救下一位素不相識的女孩?

  「嘿,哈囉?」那人見哈絲蒂毫無反應,便主動開口問道:「妳還好嗎?臉色有點蒼白喔。」

  那人的呼喚爽朗、富有活力,哈絲蒂在不自覺間被吸引,緩緩抬頭注視對方。一番端詳下,哈絲蒂赫然發現,對方竟是位年紀稍長於自己的少年。

  若要進一步描述,那少年有著一頭柔順、瀏海旁分的短髮,且五官深邃、充滿討人喜歡的柔和,眉宇間更是隱約透露出一股傲氣,令哈絲蒂不禁聯想起說書人口中的英雄豪傑。

  然而,真正讓哈絲蒂印象深刻的部分,當屬那對湛藍如海的眼眸。那雙眼眸中流露出的關切之情,是哈絲蒂離鄉以來第一次見到、清澈至靈魂深處的純粹。

  這男生、還挺帥的?結合上述種種特徵,哈絲蒂下意識的將對方劃分至心目中尚無範本、集俊俏與義勇於一身的俠士。

  「喂──,還醒著嗎?」

  眼看哈絲蒂仍舊一愣一愣、對自己的呼喚毫無反應,少年眼中閃過一絲困惑,隨後輕嘆口氣、提高音量再度問道:

  「是哪裡傷著了嗎?要不要我幫妳叫大夫?」

  「嗯?啊?不、不,不用了,我好得很。」

  這一回,哈絲蒂總算是聽進少年的關心,慌忙掙脫少年的懷抱、貓兒般地站上房頂。原本略顯蒼白的臉頰,因為血壓上升而唰紅。

  「喔?看起來很好嘛。還需要幫忙嗎?」

  多虧少年提醒般的詢問,哈絲蒂立時想起當前狀況,連忙往樓下俯瞰。

  「師父!?」

  不看還好,一看嚇死哈絲蒂。只見花毛雞們因為找不到哈絲蒂,無處宣洩的宗教狂熱盡數轉向瑞格。伴隨著意義不明的咕咕叫,以及不時響起的槍擊聲,鉛製彈丸一顆接一顆撲向瑞格。

  「喂!我說你們、是不是有點過分啊?連句話都不讓我說。」

  心知佛朗機厲害的瑞格不敢托大,當即降落地面,驅使哈波之光延展、膨脹,化為柔軟、足以吸收衝擊的白色牆壁,以化解彈丸的力道。

  「打死臭海豹,驅逐異教徒!」

  相較於瑞格仍試圖溝通、以和為貴的做法,肚腸裡容不下其他宗教、憤恨不平的花毛雞們早已殺紅了眼。即便彈丸已經打空,也不願就此停下,紛紛亮出精心打磨的尖喙、利爪,瘋魔似的衝向瑞格。

  「嗚喔──,我的哈波,你們有玩沒完啊?」

  迫於機動性上的劣勢,瑞格只能躲進哈波之光中,並將其重塑、化為牢不可破的穹頂型壁壘,防止花毛雞前後包夾。不過,與上一波攻勢相比,這回並不需要多餘的祈禱。

  花毛雞的攻勢持續沒多久,唐突的結束從天而降:

  「離師父遠一點!」

  哈絲蒂自上而下的迴旋踢有如猛禽俯衝,一舉掃去數隻花毛雞,合圍之勢轉瞬被削去一半。至於剩餘的花毛雞,牠們只顧著抓撓眼前的壁壘,完全沒注意到來自後方、逐漸靠近的巨大陰影。

  「雖然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搶在花毛雞反應過來之前,少年稍微加快語速、一口氣吐露內心的想法:

  「但你們真的很過分,妨礙到別人做生意了!」

  少年看似隨意的抬腳一掃,卻發揮出不遜於哈絲蒂迴旋踢的效果,將剩餘的花毛雞一掃而空。

  隨著一縷飄在半空的雞毛落地,花毛雞的攻勢徹底被瓦解,僅剩一隻站得較遠的花毛雞愣在當場。想當然耳,那便是花毛雞傳教士。

  什麼,我等上帝的使徒,竟然被臭海豹打敗?自從踏進諸羅、開始宣揚福音開始,花毛雞傳教士從未在這類「聖戰」中落至下風,更別提眼前正在發生、近乎戰敗的巨大劣勢。

  霎時間,前所未有的愧疚與挫敗如同一座大山、轉瞬壓在花毛雞傳教士身上,促使牠發出癲狂的啼叫:

  「咕、咕、咕──!」

  「那隻花毛雞,是起肖不成?」

  即便是本地人,少年也是第一次見到這般奇景,滿是好奇的轉身察看,以解心中好奇,卻不曾想自己的警戒心也隨之消散。

  「宰了你,咕──!」

  似乎是對少年看笑話的目光有所反應,花毛雞傳教士已然翻白的雙眼忽地翻黑,焦點全集中在手中的佛朗機。

  「有本事就試試看啊。用那把打光子彈的佛朗機。」

  篤定花毛雞傳教士彈藥盡絕,少年悠哉地踏出腳步,只為能就近觀察、記住對方做為失敗者的嘴臉。

  「咕──!」

  又一聲癲狂的啼叫,花毛雞傳教士放開佛朗機、雙翼猛然開展,天女散花般地投出數顆球狀物。但凡目光稍微集中,要發現球狀物上、火光搖曳的引線並不難。然而,這對距離花毛雞傳教士僅有一步之遙的少年來說,無異於天降橫禍,想躲都躲不掉。


  「轟隆──!」

  當質地精純的火藥接收火星的瞬間,蠻橫無理的波動爆發,連帶捲起滾滾煙塵,其所到之處無不受到其震撼。輕則門框歪斜、玻璃破碎,重則事物被掀飛至半空,彷彿遭到巨獸猛撞、失去原有的樣貌與活力。

  「喔,我的哈波,這是怎麼回事?」

  哈波之光的庇護確實護住瑞格、使他免於爆炸的衝擊,但也僅止於光球包裹的區域。位在壁壘後方的哈絲蒂雖也受到一定程度的庇護,但瑞格仍在爆炸的第一時間,迅速回頭張望、搜尋哈絲蒂的身影。

  「哈絲蒂?哈絲蒂……咳、咳!」

  不見哈絲蒂的當下,一股煙塵竟穿過光球、燻得瑞格咳嗽不止。轉頭看向煙塵的源頭,瑞格驚駭的發現,光球在不知不覺間,被人挖去一塊,這才讓煙塵有可趁之機。

  至於有能力借用哈波之光、就像跟鄰居借大米般輕鬆的,除了不見蹤影的哈絲蒂,再無他人。以此為前提,一個可怕的聯想在瑞格的腦海中浮現:


  『哈絲蒂,該不會是去救那個小鬼?!』


  來不及進行驗證,陷入慌亂的瑞格只能緊抓這一猜想,焦急的衝進爆炸中心,只求能在第一時間找到哈絲蒂、盡快進行施救。

  「哈絲蒂,別怕!我這就過去!」

  硝煙逐漸散去,哈波之光在空氣中留下的軌跡愈發顯眼,更進一步證實瑞格的猜想不是空穴來風,本已緊繃至極的神經,登時被一股莫名的惡寒凍結,彷彿隨時會碎裂。

  「哈絲蒂、哈絲蒂!撐住,沒有我治不好的……不,沒有哈波治不好的傷!」

  再多抑鬱、悲傷的場景閃過腦海,瑞格仍舊奮力蠕動、向軌跡的盡頭衝刺,只為親眼確認已經發生的真實。好在哈波之光所經之處,除了帶來希望,更帶給瑞格明確的喜訊。

  只見馬路對面、一棟紅磚矮房門前,哈絲蒂正仰躺在地,缺乏教養的敞開四肢、呈大字型,胸口劇烈地起伏,顯然是在大口喘氣,乍看下並無大礙。至於那位差點被炸成碎片、幸得哈絲蒂相救的少年,只見他癱坐在哈絲蒂身旁,臉上寫滿難以置信的震驚。

  這女孩,是怎麼辦到的?再三細想方才的危機瞬間,少年始終無法理解,為何哈絲蒂能在電光石火的時間內,踏著閃耀如日的腳步,趕到自己身邊、將自己帶離爆炸中心,最終停在百步之外的街道盡頭。

  「真沒想到,妳還挺厲害的。」

  在吐露心底的想法前,少年掙扎許久,但始終無法想出更加文雅的說法。聽聞少年發話的哈絲蒂也沒有想太多,在氣息稍有緩和的當下,滿不在乎的回應一句:

  「不是我厲害,是哈波救了我們。」

  這樣一來,就互不相欠了,對吧?著少年方才救助自己,自己應當還禮的心態,哈絲蒂試著找出一個合理的理由,解釋自己為何能在尚未知曉球狀物的危險性前,果斷出手幫助對方。

  然而,這對向來鮮少思考這類事情的哈絲蒂來說,實在是陌生、且複雜,只知道此刻的心靈湖泊水面上,不但沒有獲得應有的平靜,甚至在少年發出稱讚的瞬間,泛起陣陣漣漪,並在不久的將來、化為不可理喻的驚滔駭浪。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