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Holy Fool 12:最後的鮑本恩‧西斯(中)

黃勤(金絲眼鏡) | 2022-04-01 04:35:43 | 巴幣 50 | 人氣 416

連載中第一部:Holy Fool
資料夾簡介
1792年夏,巴黎發生大規模流血衝突,來自羅馬的神父安卓亞斯‧班尼迪托,以及來自蘇格蘭的吸血鬼醫生安卓亞斯‧布萊克伍德,兩人命運因一起兇案而交會。

本來要昨天更新的,結果晚餐後不小心睡翻了


同步更新於艾比索


~*~

   「你們剛才又見到血王?」艾維拉難以置信地瞪著滿地狼藉,血王片刻前的小小怒火幾乎把整個房間給掀翻。「然後決定回哥特蘭島尋求狼族軍援?」

   「我們正在評估這麼做的可行性。」然後血王就偽裝成妳溜進來了。莫里斯仍在試圖壓下顫抖。

   「搞不好需要,那位狼族將軍看起來不太可靠。」蘭斯洛特撿起斗篷披回褐髮青年身上,差點因此被從天而降的書砸中,他一點也不想知道莎士比亞劇本是怎麼飛上天花板的。

   「克拉維將軍如果說服我爸不派兵也只能這樣辦了,得找我的人馬來幫忙。」約克抱著仍在嘶嘶作響的琥珀答腔。

   「你的人馬?」芙烈達皺起眉頭。

   「我平常跟表哥們負責管理邊境。」

   「邊防人員?很好,我們死定了。」崔斯坦低聲吐槽,在阿克索從門框探頭時不悅地轉身。「有何貴幹?」

   「我剛才聽見龍在咆哮,所以就好奇過來看看。」阿克索和寵物豹子走了進來。「嗯……這條小龍破壞力真強,看起來真像縮小版的蘇格蘭綠焰龍。」

   「當然不是!我是指這團混亂不是琥珀造成的!」約克把琥珀抱得更緊,以免淺棕色小龍和那幾頭豹子打起來。

   「我們剛才遇上一點麻煩……跟血王有關的麻煩。」莫里斯向豹族代表解釋。

   「聽起來真糟,該不會跟你在緊急會議提到的怪事有關吧?」

   「沒錯。血王的力量越來越強,很可能提早展開攻勢。」他望向艾維拉。「我跟約克還是快點出發好了。」

   「你得先說服伊莉莎白,我不認為這種時候她會允許你帶著狼族王子亂跑。」艾維拉提醒褐髮青年。

   「這部份就需要妳和騎士團的協助了。」莫里斯定睛注視他的另一個母親。「別擔心我,媽媽。」

   「唉,你通常只有需要幫手才跟我撒嬌……」艾維拉在暗紅光暈亮起時搖頭。

   「我會盡快回來。」

   「你最好一小時內回家,否則伊莉莎白一定會大發雷霆。」

   「好的。」

   「等等,莫里斯,你現在就要出發?」蘭斯洛特叫住他。

   「時間恐怕所剩不多。」他牽起約克的手。

   「順便幫我跟洛基他們解釋一下吧。」約克把琥珀放回肩上,很快地兩人一龍便被強光吞沒。

   「這對視力實在很不好。」阿克索揉了揉眼睛。

   「原來他叫妳媽媽是在跟妳撒嬌……」崔斯坦快要雞皮疙瘩掉滿地了。

   「莫里斯是個成熟的孩子。」艾維拉聽起來十分得意。

   「噁。」

   「所以這下得幫莫里斯掩護一小時以免被族長發現?」芙烈達攤手發問。

   「一小時是我們的極限,我妻子可沒多好騙。」艾維拉只能這麼回答。

   「怎麼做?假裝小倆口還在房裡親熱?那我們得先把門修好。」

   「介意我幫點忙嗎?」阿克索提議道。

   「如果你能讓族長一小時內不來找兒子。」蘭斯洛特聳肩說。

   「我正好有筆交易就是要順道來談的,血族族長如果不介意在世界毀滅前談生意的話,我就能派上用場。」

   「想必是很重要的交易。」崔斯坦嘲諷道。

   「對血族來說是如此。豹族族長打算把你們沒用的代表還回來,但需要點代價,例如一些商業特許狀。」阿克索回以金髮吸血鬼狡猾笑容。

   「嘖!托加公爵他哥?」

   「我不知道羅伯特還有弟弟就是了,總之就是那隻只會出張嘴的吸血弱雞。」

   「哈哈,那也只能祝你成功了,雖然我一點也不想再見到那傢伙。」

   「交給我吧。」

   「沒想到我們還得在世界末日前面對這麼多鳥事……」芙烈達嫌惡地碎念。

   強光消失後,莫里斯迅速踏上雪地奔向城寨大門,迎面而來的是滿臉驚訝的雅各和一個灰髮女人;約克的三胞胎表哥、大哥里歐和姪女琪琪則是坐在大廳裡面色凝重地交談著,這群狼族著實被血王嚇得不輕。

   「老大!」雅各急忙抱住他。「你怎麼跑回來啦?」

   「我和約克需要跟狼族談點事情。」他無奈地開口,隨後跟灰髮女人打聲招呼。「嗨,麗莎,近來如何?身體還好嗎?」

   「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麗莎回以友善微笑,雙頰上的胭脂無法掩飾稍嫌慘白的面容。

   「麗莎比前陣子好上不少,但我還是很擔心。流產對她打擊很大,從人類轉化的族人要獲得孩子不是件容易事情。」雅各滿臉愧疚地望著妻子。

   「別讓她太辛苦。」莫里斯輕拍大個子的手臂。

   「唉……好的。」

   「太好了!你們還在這裡!」約克張開雙臂擁抱眾親友,琥珀見到琪琪就馬上跳進銀髮女孩懷裡炫耀破損的翅膀。

   「我們怎麼可能不在島上啊?」達米安快要白眼翻到天邊了。

   「讓我猜猜,你是因為克拉維將軍的態度才回來求助對吧,弟弟?」里歐抓住約克的肩膀詢問。

   「你打聽到緊急會議上的事情了?」他差點咬到舌頭。

   「洛基偷偷寄給我幾封急信,說血王有極高機率從血族議會展開攻勢,然而克拉維顯然沒搞懂或拒絕承認事情嚴重性,這絕對會影響父王的決定,畢竟父王相當信任老戰友。」

   「克拉維確實一直在懷疑大家的說詞,所以我和莫里斯認為得在父王派兵前先帶一些人馬到血族議會待命。」

   「如果我沒親眼見到發生在哥特蘭島的恐怖事情,我或許會阻止你,甚至不經法律程序逮捕你把你扔進大牢。」里歐不情願地點頭。「但我親眼見到了,那東西絕非來自人間。我不想失去你、琪亞拉和任何族人,所以就算父王對派兵遲疑,我也不會阻止你。」

   「謝謝你!我真的……真的不知該如何報答你!」約克緊緊抱住兄長。

   「你們都聽見了,約克決定在父王答應提供軍援前就帶幫手出發,快去準備吧。」里歐催促起滿臉絕望的三胞胎。

   「那麼大王子呢?也要帶走所有禁衛軍拯救世界?」達米安質疑道。

   「與約克相比,父王更希望我成為守秩序的老實人。這是父王對我的期望,而我也必須在危急時刻保護父王。」他在達米安面前單膝跪下,這讓狼人三胞胎發出驚訝的咆哮。

   「該死別這樣!」達米安嘶聲咒罵。

   「求求你,達米安,請保護我的弟弟。」

   「噢……好啦好啦!如果我們都要面對末日,在哪面對都沒差啦!」

   「帶上你的副手,老大,穆瑞家族能守護自家地盤。」雅各對莫里斯請求。

   「我當然需要你一起指揮嚎哭者軍團,只是麗莎……」莫里斯瞄了麗莎一眼。

   「別擔心我,我不會成為雅各的負擔,我會跟穆瑞家族待在領地待命。」麗莎向褐髮青年保證。

   「如果大家都下定決心,那我們就要出發了。」

   他握緊拳頭。

~*~

   「我們又回到老地方了。」亞瑟站在牢房前說道。

   「但摩莉甘這次沒阻止我們。」腓德列克突然感到一絲不安。「她像是……在默許我們一樣。」

   「那老太婆八成只是懶得面對自己惹出來的麻煩。」亞瑟推開那扇刻有維西‧奧圖大名的牢門,赫然發現裡頭躺了一把長劍。

   他的長劍。

   「那不是你的……」

   「別裝神弄鬼!死老太婆!妳想要什麼?」亞瑟對空無一人的牢房怒吼。

   「那不是我。」摩莉甘的聲音從兩人背後傳來。「羅特巴特確實愛從這通道開溜,但他知道要領,隨意亂闖只會永遠卡在虛空裡。」

   「這是什麼意思?」血紅雙眼掃向她。

   「像是那把劍。」

   「我聽不懂妳在鬼扯什麼。」

   「一旦進門,你就已身在通道之中,亞瑟‧馮‧畢羅。」鬼火再度從骷髏眼眶燃起。「通道會試圖考驗你直到所有希望死去,直到你成為同類相食的遊魂。」

   「如果羅特巴特辦得到,我不認為我會失敗。」

   「我選擇羅特巴特擔任使者絕非因為他只會逃避公文而已。」她發出不屑笑聲便轉身離開。「祝兩位好運。」

   「感謝萬分喔。」亞瑟不快地瞪著她的背影。「走吧,腓德列克,族人需要我們。」

   「但你也聽見摩莉甘說的……我們可能會……」腓德列克吞了口口水。

   「如果害怕就留下來,我不想失去你。」

   「不!別這樣,亞瑟!」

   「有時我們得放棄所有希望才能從絕境存活。」亞瑟轉為哀傷地笑著。「自從娜迪亞死去,支撐我的從來就不是希望。」

   「不……你只是受傷了,亞瑟。」腓德列克拉住他。

   「我?」

   「你從西伯利亞帶回一道難以癒合的傷口。」他緊緊抱住金髮吸血鬼。「而我們都選擇無視那道傷口,任由你用最糟的方式止痛。最終,我失去了你。」

   亞瑟痛苦地瞇起眼,無法阻止淚水滾落臉頰。

   「亞瑟?」

   女孩嗓音從牢房響起。

   長劍已不見蹤影,只有娜迪亞站在牢房裡對亞瑟微笑。

   「我不是說過娜迪亞已經死了?」亞瑟立即推開腓德列克。

   「別被牽著鼻子走!」腓德列克害怕地瞪著金髮吸血鬼變出武器走向斯拉夫女孩。

   「那道傷口永遠不會癒合,腓德列克,感謝你的坦承。」他踏進牢房,舉起劍對準娜迪亞。「那道傷口正提醒著我得阻止相同事情發生在更多人身上。」

   「等等!」腓德列克只好跟了過去。

   「難道你想傷害我嗎,亞瑟?」娜迪亞的幻影對他眨眼。

   「去跟妳父親說吧!」他揮下劍,娜迪亞尖叫著消失,眼前所見瞬間模糊起來,快速化為許多無以名狀的黑暗黏糊形體對兩人咆哮。「我想是時候好好訓練你了,腓德列克,快點變出武器,等會我們還得跟血王的大軍作戰呢。」

   「這真是我最不想聽到的一句話……」腓德列克只好苦笑著照辦。

~*~

(佛羅倫斯,1652年冬)

   伊莉莎白推開地牢大門,守衛們見狀連忙向烽火中倉促就任的血族族長行禮,多數尚未從戰鬥時受的重傷恢復,缺手斷腳和輸血設備隨處可見。

   像群待宰羔羊,早已被恐懼征服。

   就像我一樣。

   但我不能認輸。

   她握緊劍柄。

   「安卓亞斯在哪?」

   「請跟我來。」領頭守衛聽見那名字時不快地招手。「如果連新族長都勸不動布萊克伍德,我不曉得誰還有辦法結束這場混亂。如果主戰派繼續勝利,亞瑟總有一天會把我們殺到片甲不留,尤其是我這種血統不純的倒楣鬼。」

   「他會點頭答應的。」

   「您怎能如此篤定?布萊克伍德可是在亞瑟跟議會鬧翻時自己走進地牢要我們把他給關起來的!已經二十五年了,族長,我不想把命賭在那個鮑本恩‧西斯巫師身上!他的族人全被議會處決,您想他還會幫助我們嗎?」

   「就因為他不是亞瑟,所以我相信他還擁有丁點良知。」

   「良知?希望如此,我可不想就這樣死得毫無……」領頭守衛瞥見伊莉莎白藏在斗篷下的一團髒破布後選擇閉嘴。他知道那團東西是什麼,畢竟他成年前曾穿過相同衣物。

   亞瑟‧馮‧畢羅恐怕已經越線了。

   布萊克伍德聽見腳步聲接近時從牢房角落起身,灰色雙眼在燭光照耀下閃爍野獸般的駭人光澤。

   「這是你們的戰爭,不是我的。」

   他聽見自己這麼說。

   「所以你打算繼續置身事外?」伊莉莎白的神情沒有任何動搖。

   「反正我已經沒有什麼好失去。」

   「即使有更多無辜靈魂被戰火吞噬?」

   「無辜?我不認為有誰是無辜的,無論議會或主戰派都一樣,這場鬧劇就由兩方承受吧。」他在那團破布被扔到腳邊時翹起眉毛。「這是……」

   「瑪姬的學生全死了,安卓亞斯。」

   「怎……怎麼可能?那些學生不該被捲入戰鬥才對。」

   「五百人。日出時分被亞瑟下令屠殺,因為瑪姬拒絕亞瑟將全校學生編入他的軍隊。瑪姬現在就躺在大廳,崩潰得像個廢人一樣。」

   「瑪姬甚至是支持他的,那些學生和他們的家長也是……他怎麼能……那些學生都還只是……孩子。」他摀住臉,不想再看見那團沾染灰燼的衣物殘骸。「您最好說的是實話!」

   「我無法在這種事情上撒謊。」伊莉莎白取下劍遞向他。「我需要你的協助。」

   「……我該怎麼做?」他茫然開口,萬般畏懼伊莉莎白下一秒的回答。

   「阻止亞瑟。我相信你,安卓亞斯。」

   他猶豫片刻後接過劍。

   「謝謝您。」



~待續~



騎士團根本專業蹲地牢ˊ_>ˋ

(班尼迪托:總覺得你們全家都要看心理醫生=H=)

(布萊克伍德:整個病得不輕啊=_=)

(維西‧奧圖:沒錯)

(梅西亞:根本沒救)

(亞瑟:真的ˊ3ˋ)

(布萊克伍德:你們還敢說="=)

(芙烈達&蘭斯洛特:你家長輩真的沒一個正常的orz)

(崔斯坦眼神已死)

是說約克的大哥現在整個好人當到極點,如果他之後真的要惡搞老弟大概會把故事搞得更八點檔吧ㄏㄏ

創作回應

ilwiKAMINA
西方人:狼族八點檔?去找來台灣編劇一定行的!
2022-04-01 09:19:20
黃勤(金絲眼鏡)
絕命六龜葡萄也不錯XD https://www.facebook.com/BSmeansBoShen/videos/%E7%BE%8E%E9%B3%B3%E6%9C%89%E4%BA%8B%E5%97%8E-%E7%AC%AC%E4%B8%80%E9%9B%86-%E5%A4%96%E5%9C%8B%E7%89%88%E4%B8%96%E9%96%93%E6%83%85%E7%A9%BA%E8%80%B3%E5%AD%97%E5%B9%95-/280980445444584/
2022-04-01 09:33:57
LU+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203/d9fc26de5435256364d7f4b9aff6799c.JPG
2022-04-01 09:25:53
黃勤(金絲眼鏡)
感謝~
2022-04-01 09:34:36
Reineke
那還是不要好了,我很討厭八點檔。
2022-04-01 12:07:09
黃勤(金絲眼鏡)
絕對不會變成上面那個絕命六龜葡萄的請放心XDD
2022-04-01 12:19:43
ilwiKAMINA
狼王:約克你可不可以存六成兵力?
2022-04-01 15:31:52
黃勤(金絲眼鏡)
約克:我只想吃卡芙(被打
2022-04-01 22:46:43
Reineke
卡芙是什麼意思?
2022-04-21 16:31:09
黃勤(金絲眼鏡)
上面那個搞笑影片裡把西班牙語亂配相似發音的中文而已XD
2022-04-21 16:56:1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