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合眾國異次元戰記,第三章,在冰島停留

物理被當的我 | 2022-03-27 12:34:05 | 巴幣 4544 | 人氣 396

連載中合眾國異次元戰記
資料夾簡介
一覺醒來,美國海軍陸戰隊士兵在冰島外海發現了一道神奇的迷霧,而他們還不知道,在迷霧之外,他們所熟知的現代世界早已經不復存在。

1941年12月5日 冰島時間 12:17
雷克雅維克港外 班森號驅逐艦

“嗚~”
震耳欲聾的鳴笛聲響徹了雷克雅維克,班森號正鳴笛示意航道上的USS涅日羅號貨輪注意兩艦間的安全距離。

此刻,由於大西洋東部的海況已經恢復平穩,一支由十三艘船隻組成的船隊被批准返航美東地區,與班森號會船的涅日羅號便是這批幸運兒之一~這艘滿載鋁板的貨輪將把這批原先要運往英倫三島的工業物資轉送往聖勞倫斯河畔的蒙特婁交付給一間有意願接手的飛機製造廠。

這只是第一批返航的商船,隨著駐紮在冰島東岸的美國海岸警衛隊氣象與海況監測小組宣佈紊亂的海況以及那綿延數百哩的濃霧將在兩三天內結束,許多人都樂觀的認為或許再過幾天就能夠離開雷克雅維克,或者至少認為自己的商船會是百餘艘船隻中幸運的那一艘⋯⋯

「哇~」
茉莉倚在欄杆上,眺望著不遠處的臨時錨地~一艘艘鋼鐵巨艦並排停泊在一塊兒,如同形成了一整齊劃一的方陣,其中最吸引茉莉眼球的莫過於位於錨地東北地帶的那艘龐大到她根本無法在腦海中找到任何詞語來形容的艦艇。

左思右想後,茉莉腦中浮現出了一個形容詞~壯麗,對!如果說班森號可以被稱為氣派的話,那麼那艘下錨的軍艦就只能以壯麗來形容。

讓茉莉目不轉睛的那艘巨艦是英國皇家海軍的戰列艦:英王喬治五世號,其原先正結束丹麥海峽(冰島、格陵蘭之間的水道)與美國海軍的中立聯合巡邏任務,然而在啟程返航斯卡帕灣途中忽然和英國本土艦隊司令部失去聯繫,在和哈利法克斯的指揮單位匯報後,艦長P.J 梅克便下令停靠雷克雅維克並等待著進一步的指示⋯⋯

即便與同時代的條約戰列艦相比,其性能算不上突出~主炮口徑是同時代戰艦中最小的,彈丸重量亦是最輕的,導致其威力根本上不了檯面,更糟的是,由於設計排水量被條約所限並為了節省重量,最終其主炮數量由12門又減少為10門,這下連數量上的優勢也消失了,然而就是這麼一艘各方面都蠻尷尬的戰列艦,其仍然是茉莉所見過的所有風帆船都無法企及的。

茉莉將注意力完全放在了觀察戰艦的每一個細節上,因而沒有注意到來自二樓甲板上的炮塔邊、幾名水手們不怎麼友善的視線,準確來說是會令女性感到不舒服的視線。

自從茉莉登上班森號之後,水手們的目光就都關注在她身上,白皙的臉蛋啊、秀麗的棕髮啊,當然還有在米黃色毛衣下若隱若現的傲人身材,班森號那些粗獷的水手們在此之前已經一個多月沒看到半個異性了,因此現在更是每個都得飢渴難耐,再加上美國人那管不住褲子的民族特性。

不過令人意外的是,這些飢渴的水兵根本不敢去騷擾茉莉,至於原因嘛~諾拉。

在幾個小時的航程間,無論茉莉走到哪裡,諾拉幾乎都守在茉莉身邊,要是有哪個不懷好意的水兵走得離茉莉的身體太近,諾拉就會用她那深邃的紅瞳死死瞪著對方,幾乎所有人都被那殺氣騰騰的眼神給嚇得趕緊放慢腳步、拉開距離。

有兩個不識好歹的水手伸出了手打算去觸碰茉莉的身體,然而都在快得手之前被諾拉硬生生把手腕向後一折,最後都被送進了醫務室,這樣一來二去也就沒人敢對茉莉動手了。

這不,現在水手們也只是稍稍盯著茉莉而已,諾拉已經在下頭看著幾人了,那血紅色的眼珠子直直盯死著他們,幾人背脊一涼、心裡毛毛的⋯⋯

「話說,她不會冷嗎?」
「她如果會冷還穿成那樣?要是我穿那麼少早就冷到昏倒了。」
幾人不再繼續色瞇瞇地看著茉莉,現在他們倒是觀察起來那總感覺十分神秘的女孩子。

要不是茉莉的身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不然諾拉肯定也很有市場的,畢竟她從各方面來看都很容易引起別人的注意~目測剛過四呎11吋(150公分)的身高、極為罕見的紅瞳、潔白如雪的過肩長髮以及明顯能感受得到的一股生人勿擾的氣場,這些都是較少見的特徵。

然而真正讓這些水手們驚訝的還是她的衣著~黑色無袖連衣裙,這類衣著本來就少見,而在冰島這四華氏度(-15.5攝氏度)的低溫中更是突兀,要知道連柚木甲板都結霜了啊。

不過如果考慮到諾拉的種族,這一點倒不足為奇~白髮紅瞳是北方的種族“雪靈”的獨有特徵,從這支民族的名字應該就能了解諾拉能在這種天氣下穿得這麼單薄的原因了。

諾拉見水手們差不多都悻悻散去後,繼續思考起來了剛剛被那些擾人視線所中斷的議題⋯⋯

『那些洛沃森人是怎麼發現我們的。』
這個問題從逃出飛龍的追擊後就一直環繞在諾拉的意識之中。

出航前,諾拉特意選擇了靠西的“霍特航路”,霍特航路因為海水流速太快且海象較靠海岸的其他航路凶險,因此除了有特殊原因外,幾乎沒人敢選擇這一條惡名昭彰的航線。

不過在這一次的航行之中,諾拉注意到霍特航路的速度和海況都較前幾次的航行還要平穩緩慢~這一點可能和那個叫美洲的新大陸出現有關聯性。

另外,這一條航路與靠海岸線的商業航路不同,霍特航路是一條極為機密的航線,關於這條航路的報告都是嚴格的保密的,即便在戰前也只有寥寥可數的機構保有關於霍特航路的資料~連海軍總司令部也沒有這一份資料。

霍特航路資料原稿原先被茉莉保存在特倫瑞克家族的宅邸中,除了諾拉外沒有任何人知道被藏在哪裡,甚至連茉莉的貼身女僕:克琳也不知道,而且在洛沃森入侵後,那份資料便被秘密轉移上了艦隊。

另一份航路資料的手抄副本被儲藏在萊勒斯塔特聯合貿易商會總部裡,不過那一份報告也在洛沃森入侵後焚燒掉了。

除非洛沃森人真的如此幸運地和他們迎面撞上,不然一定是有人洩漏了情報~要馬在洛沃森入侵前就有協助者將資料洩漏出去了,要馬艦隊中有叛徒滲透,又或者兩者皆是。

諾拉的腦袋高速運轉著嘗試思考出來一個合理的解釋,因此才忽略了手腕上不尋常的溫熱感觸,直到皮膚開始感覺到刺痛才讓她從思考中回過來,她將手腕抬起一看發現自己手鏈上的藍法石的顏色漸漸從深藍色變淺。

諾拉找了個藉口暫時離開茉莉身邊,她走到艦身中段的一座防空炮塔邊~那是一個能夠看著茉莉但又不會讓她聽見談話內容的位子。

在確認周圍沒人後,她取下手鏈放在掌心中央,手一握,幾道金色光線從手縫中投射出來,然後漸漸匯集為了一顆泛著白色波紋的球狀物體。

“聽得見嗎,小姐?”
一道聲音從光球中冒出來,伴隨著波紋的震動~在光球的另一頭,是代理艦隊指揮官、格克斯登號艦長,馬里恩·因格斯少將。

「我在聽。」
“好,在妳的要求下,我們對領航員們進行了初步的調查,其中我們標記了幾個可疑的目標,然後在更進一步的監視後發現其中有三個人偷偷使用通訊法器向外傳送訊息。”

「那你們把那三個人怎麼樣了?」
“痾,一個後來被證實只是和家人通話,另外兩個⋯⋯吊起來打這個詞可能有點不貼切⋯算是打個半死吧?”
「有問出什麼消息嗎?」
“雖然沒有什麼直接的情報,不過其中一個在看到另一個被拔掉指甲後供出了一個名字。”
「誰?」
“尤拉·伊格納森。”
「⋯⋯」
聽到這個名字,諾拉呆滯了一下~那個人是聯合貿易商會會長萊斯登·柯德蘭閣下的秘書。

『如果這是真的的話問題可就大了。』
茉莉心想。

柯德爾閣下和他的秘書是五人組成的代表團中的其中兩位,剩下的三位便是茉莉、諾拉和克琳,柯德爾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商人,他一手建立了羅德寧根的東方貿易航線,並使得自己的家鄉~萊勒斯塔特在短短的十年內從地區性貿易城市發展為大規模東方貿易中轉站之一。

而在他身邊工作了七年了的秘書尤拉一直被認為是其手下最有能力的助手,甚至有消息指出柯德爾有意將其培養為事業的繼承人~諾拉知道這是真的。

身份地位這麼重要的一個人被策反~這條消息傳到瑟空地那維亞皇帝的耳裡,那皇帝陛下對羅德寧根殘軍的忠誠度肯定會打上問號,最糟糕的情況下,對方甚至可能拒絕支援的請求。

「我會再調查,感謝你。」
“不會,這是我的職責,喔對,那兩個叛徒該怎麼處置。”
「供出來的那個關起來,另一個死不開口的直接丟海裡。」
“了解。”

通話結束,光球瞬間消散,而諾拉在戴好手鏈後,長長嘆了口氣,倚在炮塔的圍欄上沈思了一小段時間,直到又一聲巨大的船笛聲才讓她回過神來。

諾拉拖著步走回了茉莉身邊,茉莉此時仍然好奇地觀察著周遭的一切。

班森號已經開始了停靠作業,兩艘小型的拖船一前一後將班森號緩緩推向水泥碼頭邊上,諾拉轉過頭往右舷眺望了出去~雷克雅維克,這座以白色為基底、承載了十二萬人生活的平靜小城,此刻盡收她的眼底。

在諾拉看著眼前這座北歐小城的美麗風光間,她的眼角出現了兩道人影~菲尼斯和柯德爾兩人正有說有笑地從艦島走了出來。

“諾拉小姐,還請借一步說話。”
諾拉和菲尼斯對上了眼,菲尼斯用手壓了壓帽簷與她打了招呼,原先似乎是打算繼續和柯德爾聊天,但是撇過頭看見茉莉道身影後,他止住了話題,與柯德爾禮貌性地道了個歉後便將茉莉帶到一旁談談接下來的行程。

「真熟悉啊,不是嗎?」
柯德爾走了過來,一邊理了理自己那略為花白的頭髮一邊走近了諾拉後方,然後一把將粗糙的手掌放到了茉莉頭上揉了揉⋯⋯

「柯德爾閣下,我已經不是小孩了,可以不用這樣子。」
「有什麼關係呢?妳們兩個就像我的女兒一樣呢。」
除了前面提到的身份和職稱外,柯德爾還是特倫瑞克元帥的摯友,以前的他非常想要女兒,結果在妻子一連生下三個男孩後他算是徹底死心了,也因此,柯德爾對茉莉和諾拉兩人照顧有加,在特倫瑞克過世後更是如此~茉莉在編排船位名單的時候將柯德爾以政治顧問的名義將柯德爾一家(除了在軍中服役的長子外)都安排上了船,除了考慮到他的政壇歷程將有助於談判進外,也有一部分是為了報答父親過世後這幾年來的恩情。

「你說的“熟悉”是什麼呢?」
諾拉只是聳聳肩,並沒有將柯德爾的放在她頭上的左手推開。

「很像莉絲塔妮雅啊。」
柯德爾微笑著說道。

柯德爾口中的莉絲塔妮雅是一個由雪靈建立的國家~照理來說,那裏應該是諾拉的家鄉,然而即便是特倫瑞克生前的努力還是柯德爾、茉莉等人的探詢都只是徒勞無功,十多年都過去了仍然沒有打聽到諾拉生父母的一絲消息。

「你知道的,我對那裏除了之前兩次出差外就沒有別的印象了。」
「⋯⋯嗯,好吧。」
柯德爾雙手一攤。

「我以為妳可能會想起來點什麼。」
「我被姐姐發現的時候還不滿一歲,我怎麼可能有記憶。」
「但妳心裡的某個地方還是會懷念這個景色吧?」

「什麼意思?」
諾拉不解地皺起了眉頭。

「看看妳的右手。」
「嗯?」
柯爾德這麼一提,諾拉才發現自己的手竟然不自覺地拽著脖子上那條鑲著一顆殘缺黑鑽的項鍊~那顆寶石據說是茉莉在十六年前在諾拉身上找到唯一值得注意的東西,後來茉莉也嘗試找出這顆寶石的來歷,不過仍是毫無線索。

「妳的腦海裡肯定有點什麼,只是妳一時半刻想不起來罷了。」
「也許吧⋯⋯」
諾拉放開了握住寶石的手一言不發地凝視著遠方。

過去了差不多五分鐘左右,船身已經與碼頭靠在了一起,而在船首處,幾名水手正合力將一條粗大的麻繩舉起,向前一扔,麻繩勉強地被拋到了水泥陸面上,不過因為重力的原因而一點一點地加速滑向海中,一名碼頭工人眼疾手快地用腳拌住了緩緩滑動的纜繩,然後另外幾人趕忙上前拾起繩子並套到一旁的水泥墩上以固定船隻⋯⋯

一名軍官在確認船首和船位的固定作業完成後便按下船身中斷一操作機台上的按鈕,隨後一架液壓舷梯便緩緩下降直到觸碰到地面。

在等待舷梯架設好以及因整理行李而姍姍來遲的克琳之間的空檔,茉莉和柯德爾先後向前來送別的菲尼斯握手道謝。

在菲尼斯和幾名軍官的注視之下,一行五人便沿著狹窄的舷梯緩緩走下船舷~茉莉每一步都顯得有些倉促,因為她對自己將是踏上這片未知世界的第一人而感到些微的緊張⋯⋯

在茉莉忐忑地走著每一階階梯時,在距離班森號停泊位不遠的一片空地,三名軍人正靠著兩輛福特汽車靠前的那一輛的車門抽著香菸。

“你先去發動車。”
站在中間的軍官注意到了正慢慢走下階梯的一行人,他立刻將煙蒂彈到地上並用腳踩了踩、吩咐了一名士兵先行去啟動熄火的汽車,然後示意另一人跟著自己。

「特倫瑞克小姐!」
一聲交喊讓茉莉從自我沈浸中回過神來~在舷梯的下方,一名穿著整齊乾淨的制式綠色大衣的軍官正站在那裡迎接著眾人。

「是在叫哪一位呢?」
茉莉朝著對方笑了笑~茉莉和諾拉都姓特倫瑞克,如果以姓氏稱呼的話兩人都是特倫瑞克小姐。

「哈哈,我猜您便是茉莉·特倫瑞克元帥閣下了對吧。」
「是的。」
「我正是要找您呢。」
茉莉回答完便伸出了右手,對方心領神會,伸出手握住了茉莉,彎腰俯向手指前端,以唇象徵性地吻茉莉手背的關節。

「我還不知道您的名字呢。」
「是我輕忽了,我叫做威廉·多諾萬,情報協調總監。」
多諾萬微微欠了欠身子以示抱歉。

「那妳應該就是諾拉·特倫瑞克小姐了吧?」
「沒錯。」
多諾萬看向諾拉,在確認了完對方身份後,他笑著伸出了手,諾拉也順勢將手伸了出來,多諾萬便接著向她行同樣的吻手禮,在稍微打量了面前那罕見的外表特徵後,多諾萬將目光轉向站在諾拉身後輕聲喘著氣的克琳~她正提著兩只看起來十分笨重的皮箱。

“去幫人家拿行李啊?你愣在那幹嘛呢?”
多諾萬輕聲責備了下直直站在自己後方的士兵,後者立刻走上前打算接過了克琳手上的皮箱。

「啊,不用,我來就⋯」
看見士兵伸出了手,克琳下意識握緊了皮箱的把手。

「肯特勒斯小姐,讓我的士兵來就好了,不用擔心,我們不會對行李動什麼手腳。」
多諾萬微笑著說道。

「痾⋯⋯好的。」
克琳不知所措地看向了茉莉,後者稍稍點了點頭,克琳這才稍稍放寬了心將皮箱遞給士兵。

「克琳·肯特勒斯小姐,這是妳的名字對吧?」
「嗯,是⋯⋯啊?!」
多諾萬問了克琳的姓氏,在得到了確定的答案後,他立刻握住了克琳因遞出行李箱而尚懸在半空中的手,然後以同等於對待茉莉、諾拉的吻手禮對待了克琳。

「啊⋯⋯」
克琳這下呆住了,過了幾秒才緩過來,然後臉頰瞬間紅了起來~她不是如茉莉、諾拉這類貴族,她只是一介平民,照理來說一輩子都不會遇上有人對她作這種上流社會的禮儀。

「請理解我們洋基佬的粗魯。」
多諾萬笑了起來,他接著又和柯德爾以及柯德爾的秘書握手。

「時間不早了,我們去找點東西裹腹吧,這裡請。」
多諾萬看了看手錶後便領著五人走向停在一旁的兩輛黑色福特汽車。

「美麗的小姐們,請上車。」
在幾道對兩塊亮黑色鐵塊的疑惑視線注視之下,多諾萬將後座車門拉開,並讓茉莉和諾拉上車,然後讓手下將另外三人安排上另一輛汽車。

「哇~謝謝。」
茉莉對這麼一個小的空間中居然還塞下了一張沙發而感到驚訝。

在確認幾人都坐上了車後,多諾萬這才走向前車的副駕。

“碰”的一聲,多諾萬關上了車門,汽車緩緩啟動,而剛上車的他立刻得面對諾拉的疑惑。

「刻意對克琳做不符合身份的禮儀的用意是什麼呢?恕我請教。」
「我們美國人比較不熟悉貴族禮儀。」
「然而你對我或是姐⋯元帥閣下的行禮卻十分流暢,這可不像是“不熟悉”禮儀的人能夠行雲流水做出的動作呢。」
「哈哈哈~諾拉小姐,妳的觀察力還真敏銳呢。」
多諾萬大笑了幾聲,然後透過車上的後視鏡與諾拉那深邃的紅瞳對上了眼。

「我當然知道對平民不需要作這種禮節,但是呢,我們美國,以及我自己,都深深信奉著人人平等這套價值觀至少在北方啦,所以我要馬對兩位都只行握手禮,要馬我就得對肯特勒斯小姐做與同樣的吻手禮,還希望兩位不介意。」
「介意倒是不會。」
茉莉笑了笑後搶先開口回覆道。

「反而讓我從這小小的一點就能看出貴國的先進不只存在在器物層面上而已呢。」

*同時
哲羅姆宮 恩斯赫德 洛佔羅德寧根

夕陽之下,整齊劃一的重騎兵方陣噠噠地踏過恩斯赫德光滑寬大的磚石路面,而在石磚大道的旁邊正是被當作觀禮臺的哲羅姆宮~這座象徵著羅德寧根富饒繁榮的王室寢宮此時已經被戰火所摧殘,在宮殿東邊,那綿延近幾公里、刻有精緻浮雕的白色圍牆早已經被洛沃森的弩車給射塌了三分之一,宮殿中庭因為先前的激戰過於慘烈而到現在都還有被白布裹著的屍體尚未被運出,宮殿北方的主宮因為火勢延燒而使得從二樓至四樓的白色牆體盡被燻黑,據說所有羅德寧根王室成員也隨著這場火而殞落⋯⋯

但這並不阻礙洛沃森的國王~雷伊大帝~在此地舉辦勝利大閱兵,不,應該說這正是他所青睞的最佳地點,有什麼地點能比在敵國王室的寢宮還要適合檢閱部隊呢?更何況這麼做也算是洗刷了四十年前洛沃森軍隊在諾西斯戰役中被殲滅的恥辱。

看著從自己眼下整齊走過的重騎兵,接著便是來自魔法兵團的步行披甲騎士所組成的方陣,那隨風飄昂的紫色披風、反射著夕陽光線的金色盔甲以及一齊朝祂敬禮時的威武軍容,這雷伊大帝的胸中只有滿滿的自豪。

王國的十三支魔法兵團中的每一名士兵都是精挑細選的勇猛戰士、是精銳中的精銳,這次僅僅依靠兩支魔法兵團和五支輔助師團就把大陸北方實力不容小覷的羅德寧根軍隊打得潰不成軍,足以說明新設立的魔法兵團的強勁實力。

而依靠著這些精銳的魔法兵團以及戰鬥力不俗的輔助軍,洛沃森勢必橫掃歐希恩特大陸。

看著這番強盛的軍容,雷伊能夠想像洛沃森的鐵靴踏在莉絲塔妮雅首都莫斯科文的皮歐特亞廣場,洛沃森的旗幟在伊格拉西亞首都扎克利琴的金絲雀宮上飄揚著,甚至有朝一日,他的士兵們會擊潰並征服瑟空地那維亞那帝國⋯⋯羅德寧根只不過是他征服歐希恩特大陸的野心的第一塊拼圖。

不過雷伊大帝知道在與他的野望之間還有幾個障礙需要清理~那支逃往南方的羅德寧根艦隊、諾西斯高原上頑強抵抗的殘餘羅德寧根正規軍以及開始浮現的游擊隊運動⋯⋯

不過,這世界上又有什麼是他的千萬鐵騎解決不了的呢?

*****

在一個昏暗的潮濕房間裡,一名年輕女子的手腳都被有些鏽蝕的鐵鍊給拴住,透過牆上掛燭那若隱若現的燭光可以稍稍窺探他的容貌,她留了一頭紅色的長髮,從及地的長度看來是許久沒有修剪過了,她的容貌年輕姣好但卻給人帶來一種衰老的氛圍,那藍色的眼睛也是一片混濁、毫無生氣,身上用粗製麻布編織的囚服有些破損,仔細一看,脖子上也被鐵鍊所套住。

「妳還是這副死樣子呢。」
一名男人從狹窄的旋轉樓梯走了下來,看了一眼女子,然後緊緊捏著她的臉頰說道。

「不然呢?我要笑著迎接你嗎?」
男人放開了手,女子立刻朝他的臉吐去一潭口水。

「還能頂嘴呢,這不氣色蠻好的嗎!」
男子呵呵地笑了笑,口氣中帶了點憤怒,然後一拳打向了女子的臉龐,然後接著又是一拳、再一拳⋯⋯直到自己手指的關節出現了血跡,是男人自己的還是女子的血倒不是那麼重要了。

男人發洩完了之後喘著氣稍稍倚著牆壁休息,絲毫不顧女子正以極其怨恨的眼神死盯著他,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被這麼盯著了。

「我來這裡不只是為了這個⋯洛沃森國民親愛的國王陛下,人民的守護者、國家⋯⋯」
「妳不需要把那一長串給全部報出來,這只會讓我想要把你的舌頭割下來。」
男子似乎又被激怒了,一拳重重地朝著女子的腹部打去。

“噗啊⋯⋯”
女子似乎是挺不住了,軟弱地癱了下來,只是身體被鐵鍊牢牢拴著,所以沒有直接倒在地板上而是倚著牆壁坐下,男人覺得不解氣,然後又補了一腳。

「總之,他現在已經徹底征服了妳那可悲的小國家,而我呢,便準備要上任羅德寧根的總督!我今天就是來找妳慶祝的!」
「⋯⋯」
「希渂,妳知道我的性格的,今天我過得不夠爽快,下個月就會有幾千個妳的同胞因為妳的行為而死。」
男人說罷,緩緩將褲子給解開。

創作回應

真是怠惰啊
在一個昏暗的潮濕房間"了",--->"裡"
2022-03-27 15:40:13
物理被當的我
我還特別上網做了錯字刊誤結果還是一堆錯字,哭。
2022-03-27 16:03:32
FSZ560
便按下船身中「斷」一操作「幾」台上的按鈕
2022-03-27 17:14:33
物理被當的我
居然還有-_-,看來那錯字勘誤系統還蠻糟的
2022-03-27 17:34:00
老天兵
看來洛沃森要跑去打美國了
2022-03-29 09:24:41
物理被當的我
快了,就快了。
2022-03-29 18:06:55
不拉多啦
期待下一章
2022-03-29 15:57:21
物理被當的我
感謝支持~
2022-03-29 18:07:03
golden
如果在這個時空,美國如果不知道有人會攻打他會不合理
2022-04-02 02:38:16
物理被當的我
一場戰爭常常是因為一點看似微不足道的事情而爆發吧~甚至只要一艘船被攻擊就可能引發戰爭。
2022-04-02 12:45:2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