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唐傳奇番外之案情並不單純的〈三夢記〉

南鄉子 | 2022-03-27 04:05:18 | 巴幣 4 | 人氣 66

連載中古典小說翻譯
資料夾簡介
自己嘗試改寫的中國古典小說白話翻譯。

同樣是整理之前在PTT發過的翻譯文章,
這次分享未收錄在《太平廣記》中的傳奇名篇給大家。◝(⁰▿⁰)◜

〈三夢記〉     白行簡

  人的夢,非比尋常的有三種:一種是一人的夢被另一人所目擊;一種是一人身上發生的事為另一人所夢見;還有一種則是兩人的夢境互通連結。

  唐武則天執政時期,劉幽求任職朝邑(ㄧˋ)縣丞,某次奉命出使,至夜晚才踏上歸途。在離家還有十多里的地方,路旁恰巧有座佛寺,寺中傳來了歡樂的歌唱與嘻笑聲。由於寺院的圍牆已殘破不堪,從缺口處即可看到裡面的景象,劉幽求好奇地俯身窺探,裡面有十幾名男女混雜而坐,桌上羅列酒食菜餚,所有人圍成一圈在吃飯喝酒,更出人意料的是他的妻子竟然也坐在其中歡笑交談。劉幽求嚇了一大跳,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隨後想了想,自己的妻子豈有可能到這裡來,可不弄清楚心裡又不踏實,於是再仔細觀察那女子的儀容舉止及言談方式,簡直和妻子一模一樣。劉幽求氣憤地想衝進去捉姦……呃,不對,是想靠近一點再確認一下,但寺院的大門鎖住了無法進入,所以隨手拿起一塊瓦片扔了進去,結果砸中盛水的器皿,器皿破裂碎片四散,那些人就如鳥獸散般地消失了蹤影。劉幽求翻牆入內,與隨從徹底查看一番,發現大殿跟廂房根本都沒有人,寺廟的大門依然緊閉如舊,使他更加驚訝不已,急忙快馬飛奔回家。到家之後,妻子甫睡下沒多久,聽見丈夫回來的聲音,便起身寒暄了幾句,笑著說道:「方才我夢見和幾十個人於一座寺院內遊樂,我不認識那些人,卻一塊坐在大殿前的庭院中聚餐。這時突然有人從寺外扔瓦片進來,弄得現場一片杯盤狼藉,接著我就醒過來了。」劉幽求聽完同樣把他在路上的遭遇鉅細靡遺地說了出來,這大概就是所謂的一人的夢被另一人所目擊的案例了。(這算是精神外遇被抓包嗎(゚_。)?)

  唐憲宗元和四年,河南人元微之(元稹)為監察御史,奉命出使四川地區。出發過了十多天,我同二哥樂天(白居易)以及隴西的李杓(ㄅㄧㄠ or ㄕㄠˊ)直(李建)一起遊覽曲江。我們來到大慈恩寺,在寺內玩賞參觀,逗留了一段時間。直至夜幕低垂,又一同前往杓直修行學道的私宅,他命人設酒款待我們,大家喝得十分盡興。席間二哥一度放下了酒杯,停頓許久,深沉地說道:「想必微之已經抵達梁州了。」遂心有所感地在牆上題了一首詩,詩的內容為:「春來無計破春愁,醉折花枝作酒籌。忽憶故人天際去,計程今日到梁州。」那一天乃是二十一號。約莫十餘日後,有梁州使者來訪,捎(ㄕㄠ)來一封微之寫的信,信末附上一首〈紀夢詩〉,詩句為:「夢君兄弟曲江頭,也入慈恩院裏遊。屬吏喚人排馬去,覺來身在古梁州。」信上的日期與我們遊佛寺題詩的日期竟不謀而合,這大概就是所謂的一人身上發生的事為另一人所夢見的案例了。(親弟弟驗證老哥與好友間的「超友誼(ㄧˋ)關係」?(▼ω▼o)y-~~~)

  唐德宗貞元年間,扶風人竇(ㄉㄡˋ)質和京城長官韋旬(ㄨㄟˊ ㄒㄩㄣˊ)一道從亳(ㄅㄛˋ)州進入秦地,夜裡寄宿於潼關的某個旅店。竇質晚上睡夢中夢見自己身在華嶽(ㄩㄝˋ)祠,遇到了一名皮膚黝(ㄧㄡˇ)黑且身材高挑的女巫。女巫身穿黑裙搭配白色短襖(ㄠˇ),在路上迎候並打躬作揖(ㄧ),並請求為竇質做……咳咳,是為他祝禱於神靈。竇質眼見盛情難卻,只好任由女巫動作(咦?),期間問女巫的姓名,她自稱姓趙。夢醒之後,竇質把夢中所見一五一十地告訴了韋旬。第二天,兩人抵達了華嶽祠,果真有名女巫迎了出來,身形容貌與服飾裝扮皆同夢中絲毫不差。竇質回頭對韋旬興奮地說:「我的夢成真了啊!」旋即呼喚隨從(ㄗㄨㄥˋ)打開行囊,拿了兩文銅錢賞給了女巫。女巫撫掌大笑,向旁邊的同伴們說:「你們看,和我的夢一樣吧!」韋旬吃驚地問是怎麼回事,女巫回答:「昨夜我夢見你們二人自東面而來,我替一個滿臉鬍鬚且身材不高的人做……祝酒後,他便給了我兩文銅錢。待到天亮,我把夢境中的情形告訴了同伴們,如今真的應驗了。」竇質追問女巫姓氏,女巫的同伴們回答:「姓趙。」這件事從頭到尾,兩人的夢均吻合無誤,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兩人的夢境互通連結的案例了。(做完也有記得付錢,難道是ㄆㄧ……(=゚д゚)ニい)'д`)(被打))

  白行簡曰:「由《春秋》到諸子著作及歷代史書中,關於夢的紀錄頗多,然而卻沒有記載過這三種夢。市井之間與夢有關的討論亦不少,同樣沒有這三種夢的前例。莫非這些是偶然發生的?又或者是命中早已注定?我不曉得。現在將這些事記錄下來,以供保存流傳於世。」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