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82 鍛造武器

小光光 | 2022-03-26 17:30:01 | 巴幣 0 | 人氣 48


等到曉月介紹完自己,妲拉芬再度提起委託。

「那麼曉月你願意接受我的委託嗎?」

「那你先講講完成的報酬如何?」

「真是急性子」

「還好還好,只是利弊平衡」

隨即,妲拉芬提出了令人無法拒絕的獎勵,可謂是抓準曉月的想要以及需要。

「你認真嗎?這不會觸及他的地雷嗎?」

         「只要你不是從他口中橇出答案,而是自己去有所收穫,他是無法干涉其中的。倒不如說他更希望你能夠找到」

「你知道多少?」

聽著他那知曉一切的口吻,曉月不禁問了出口。

「走到最後的有16人,而我知道的只有其中10人,他們獲得的答案與期望均是不相符合」

「那麼末王呢?他也是走到最後的那一位嗎」

沒有回答問題,只是點到為止。

         「那麼你是否願意接受委託了?每一位器靈我會告訴你一位曾經的王所選出的選擇,至於其他6把則是我會告訴你紀錄他們真相的地點」

         能夠有人指引尚未有所成績的『夜蝶詛咒的真相』那當然是求之不得,但是一旦把丟了生命後的問題擺上檯面,狀況又有所不同。

「既然你這麼沒自信,我給你一點提示吧」

話音剛落,濃烈的殺氣伴隨著妲拉芬抽出的小刀一同襲來。

意識到的瞬間,曉月也慌忙的防禦。

然而下一秒的情況出乎了他的預料,小刀出現了扭曲,本該劃破手臂的刀刃穿了過去。

         「這是末王所挖掘出來,獨屬於你的力量,能夠與器靈的主人甚至是世界本身所抗衡的力量。看了這麼多,你願意接受了嗎?關於我的委託」

「如果有辦法做到這份委託,那麼自然是沒有問題」

「那麼讓我先看看你口袋的半成品」

伸手摸了摸曉月的口袋,看到半成品的匕首他開始打量持有者與武器。

「看我幹嘛?」

被他這樣看的不自在,曉月趕緊出聲制止。

「當然是在想怎麼樣才適合你,雖然已經從你帶來的另外四分之一的記憶中有點想法,不過嘛...」

「記憶阿...」

曉月想到在寒光沙漠的那聲「住手」不由的問:

「一切是你設計的嗎?前往餘暉山脈帶來末王的記憶,挖掘出我個人不知道的力量」

「怎麼可能,我也只是受到吸引,不然正常情況下我們大概不會有任何交集」

         要不是末王的記憶,妲拉芬可想不到自己有任何的辦法與曉月能夠有所交集,畢竟自己眼前的人可以說是不該出現在世界上的存在。

         世界是存在規矩的,魔力是能夠影響世界萬物的存在,屬於世界構成中最為優先的。然而曉月卻屬於規則之外,不僅能夠影響已經固定的事物,連魔力都會遭到他的影響。

(真是讓人好奇阿,這樣的人在最後面對夜蝶詛咒時會是什麼樣的心情,什麼樣的選擇)

「那麼這幾天你先休息,我好好的思索一下如何加工你的武器」

起身準備離開前,她還丟了一張紙給曉月。

「上面是7位失去主人的器靈」

「那還真是神奇阿」

紙上寫的出處中有6位是位於久遠之淵中,而且都是自己尚未踏足的地方。

「看來會是漫長的旅途了」

感嘆的同時,他想到了文茵與鹿迪。

(不知道兩人現在如何了)

在他思念的時候,兩人的處境完全說不上好。

文茵雖然已經從其中一位初神手中拿到了自己要的東西,但是完全無法駕馭。

自己已經擁有相應的容器,夜蝶詛咒的力量卻無法得心應手。

為了改變狀況,現在的她仍舊在原地踏步。

而另一測的鹿迪距離這次旅途的終點只差一步,而這一步卻如同峽谷深淵一般。

         自己即將面對的是被世界四大災殃之一的阿札娜的蜘蛛女王,而自己又該如何獲得她的認可,從她口中得到自己應該追求的某樣事物。

不停的思索著,鹿迪也是躊躇不前。

結束思念後,妲拉芬叫上曉月,打算讓他看看自己鍛造的過程。

「怎麼這麼突然?」

走向鍛造坊的時候,曉月問到。

「因為你很特別,武器也很特別」

雖然誇下海口,但是真的到了著手的階段,妲拉芬下不了手。

腦海中的形狀太過於模糊了,要符合那樣異質的魔力特性,自己需要發揮出空前絕後的創造力。

為此,她希望能夠在鍛造的過程中看看曉月的反應是否能為她提供靈感。

而後在妲拉芬的帶領下,曉月看見了不同於想像的鍛造坊。

至少跟想像中的炙熱感不同,反倒還有陣陣涼爽的風。

「幹嘛停著不動?」

隨手抓起剪刀,看到身後嘴巴開開發呆的曉月,她還特地走到臉上晃了晃手。

「我很好,不要揮」

拉下她的手,曉月繼續跟著走進鍛造坊的內部。

「這是...火?」

散發著可以到達萬度的蒼藍色,卻沒有絲毫的溫度,這讓曉月甚至沒注意自己的伸出手。

若不是手被拉住,已經把手放進去了。

「這是恆火,絕對不會熄滅的火焰。隨便去碰會近乎無止盡的被吞噬魔力的。」

「那還真是可怕」

「是啊,你這魔力量大概是撐不到幾秒」

拉著曉月繼續往前,很快就到了淬火室。

「那麼我們先來第一步吧」

「要做什麼?」

沒有得到回答,有的只是妲拉芬拿著剪刀靠近。

下一秒「唰唰」的剪刀聲此起彼落,曉月立刻頭頂無毛。

「剪太多了!」

「剛剛好,這些數量才勉強足夠重現你的魔力1分鐘」

「我都要禿了才勉強夠嗎...」

摸了摸自己變成平頭的腦袋,曉月除了嘆息沒有別的想法了。

「誰叫你的魔力少的可憐」

隨後妲拉芬將曉月的頭髮倒入火堆,火焰立刻產生了些許的變化。

「不是用恆火來做嗎?」

         「不是,現在只是幫你做把能夠使用的武器來收集你的使用習慣,你個人的武器還等著你去收集很多材料

此話一出,曉月感覺有點難受。

         「那你不用那麼麻煩,還剪我頭髮,要我看打造過程。我去路邊買個10把鐵製匕首就能擋很長的時間了。

雖然曉月是漫不經心的說出口,但是如此失禮的話還是讓妲拉芬的臉色產生變化。

「老娘願意幫你做,你還有不滿?」

「不是不是」

看到人家真的生氣,曉月趕緊解釋。

「我是說不用這麼大費周章」

在一頓安撫後,妲拉芬才開始解釋自己真正的用意。

「所以簡單來說是為了讓我熟悉使用魔力特性,這才特意為我打造武器的?」

「差不多」

獲得肯定的答案後,曉月反而有了疑問。

「不是說我的特性十分特別,連最高優先級的魔力都會深受影響,那麼武器不會也有所影響嗎?」

「當然也是會受到影響,所以我要在受到影響的狀態下維持武器的本質」

對於妲拉芬來說,這也是全新的挑戰。

         因為眼前的男人是如此的特別,屬於他個人的武器才無從下手。不過也正是男人如此的特別,兩個人之間才有可能產生交集。

---分隔線----
越來越接近我的內文庫存了,但是我就是懶懶病、累累病發作,寫不快。除非有人幹譙我之類的我才可能動作吧?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