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故事屋日常:我與他的故事

好多路人 | 2022-03-26 17:00:01 | 巴幣 2 | 人氣 48





(採用個人視角,請自行看是否要帶入~)





「哈啊⋯⋯店長,能不能乾脆也讓我來這裡打工啊?」

我坐在吧台椅上,悠閒的享受這溫暖的時光。

「我有點後悔讓你隨意進出,目前光是放你進來已經是我最大通融,別得寸進尺。」

嵐楓一臉嫌棄的端上一杯泡好的奶茶,跟栗子慕斯。

「⋯⋯反正弗蘭也快離開了,我也可以留下來幫忙,別的不說,我自認為自己學習力挺好的。」

我拿起奶茶抿了一口,是再熟悉不過的味道,大吉嶺紅茶跟牛奶的混合,以及用蜂蜜增加甜味,順便又吃了一口栗子慕斯,啊⋯⋯這感覺簡直要像是要得糖尿病的節奏。

「雖然你沒死,但我看得到你的故事,希望不需要我來提醒。」


嵐楓的話差點讓我把叉子給吞進喉嚨,儘管叉子沒弄死我,仍然被蛋糕屑嗆的死去活來。


「咳咳!店⋯⋯店長,我才沒有那麼菜好嗎!?」
我收下嵐楓遞來的紙巾擦著嘴,我感覺我的眉頭皺在一塊。

嵐楓撇開視線,用著鄙夷的姿勢對著我。
「別以為我會允許你和他來炸毀我的廚房。」

當我還想反駁時,風鈴聲響起。

「喂!你要的東西拿回來了。」

弗蘭吃力的提著兩大籃的草莓,身後的颯凌也同樣拿了兩藍。

「謝謝,記得把它們放在後面的冰箱裡。」嵐楓說。

「呿⋯⋯真他媽麻煩⋯恩?」弗蘭正好與我的視線對上,不滿的說,「嘿!不是讓你上個禮拜過來,你怎麼敢放我鴿子?」

「啊哈哈⋯⋯上個禮拜真的有事,饒了我吧。」

我試圖打哈哈帶過,我看著弗蘭還是罵罵咧咧了幾句,之後走到後面的儲藏間,裡面有冰箱可以堆放草莓。


如此有趣又奇妙的互動,我依然不敢置信自己會坐在這裡,有幸參與他們之間的互動。


曾有人問我,故事屋的故事的初衷是為了什麼,對於我而言那是一部日記,裡面紀錄著那些人不同的生活。

而這一切都是那個炎熱的夏日,那年的八月十三號,對於人們而言那不是一個特別的日子,炎熱的天氣,蟬聲綿綿,天氣非常悶熱,卻有段荒謬的相遇。

那天自己正好在咖啡店,那間店客人很多,但氣氛非常舒適,剛好的交談聲,咖啡機器運作的聲音,還有服務生們走動的腳步聲。

閒暇時,我偶爾會對自己好一點,一個不正統的黑森林蛋糕,甜膩絲滑的巧克力再來一杯熱奶茶,簡直再適合不過,當然也該慶幸自己能坐在店內享受著冷氣。


我待在店內靠牆的地方,看著來往的人群,順便拿著手機想著要紀錄什麼新東西,一篇新的奇幻故事?

不不不,普通俗爛的套路早就無法勾引我的心靈,如果只是奇幻冒險我可以看到很多,甚至隨處可見,我不需要它用豐富繁雜的情感撼動我的心靈,太無趣了,我想要一個絕對性的事件影響我的認知,這才是我想要的東西。

就在我思考的時候,這時我看到了他,那頭極少出現在生活中的金髮,藍紫色的眼睛,完全吸引我的注意。
我當時瞬間忘了自己社恐的屬性,上前拉著他的袖子,眼睛放著光,像看見自己偶像的荒唐樣子,我感覺似乎知道怎麼稱呼他,我下意識大聲喊著——

「店長!」


我想任何人在那時候都會呆愣住,當時的男子也是實屬愣在原地。


「哈哈哈哈哈!總店長,這小孩很有趣欸,一上來就像是知道你誰。」

一名黑髮女子從一旁走來,不停笑著。

「請問你是?」嵐楓挑眉詢問。

「啊!非常抱歉!因為你長得很像⋯⋯呃我認識的一個人,所以⋯⋯」

我立馬放開手,感覺到自己的臉一定非常通紅,臉上的熱度不停的提升,像是要把我給燙傷一樣,甚至我現在想找個墓碑就此長眠。

「沒事的話,我先走了。」

當時的嵐楓跟著黑髮女子進去了員工休息室,而我忍著所有人的目光回到自己的座位。

唉⋯⋯我到底在做什麼⋯⋯

對於自己有生之年為數不多的社死現場,我只好打開手機假裝不在乎剛才所發生的事。


或許是我過於心無旁騖,也可能是我戴著耳機的關係,反正我絲毫沒發現有任何人站在我的身後。

一隻手按上我的肩膀,我瞬間忍著發出會讓我再次社死的音量,驚恐的轉過頭。


「哈囉,你怎麼這麼驚訝,我剛剛叫了你好幾次。」

原來是黑髮女子,她一臉親切的看著我。

「呃⋯⋯抱歉,我沒聽到。」

「沒事,你現在有沒有空?總⋯⋯我們老闆有點事情想找你。」

「呃⋯⋯不要。」

我耳朵再差,腦子再殘,也不會想對剛才的一切做過多接觸。

「但我本來想請你吃羅馬生乳甜麵包,還有草莓大福,如果還不夠,再加一份黑糖珍珠舒芙蕾。」女子認真的說。

「這⋯⋯!」
我簡直不敢置信,這是我最近一直想吃的甜食,對方是怎麼知道的?

「嘿嘿⋯⋯」女子竊笑著。


好吧⋯⋯我猶豫了,確切來說是女子看到我的糾結,瞬間拉著我的手腕,以一種不可抗拒卻不至於弄痛我的力道拉著我進入休息室。

而黑髮女子趁我愣神時,悄悄關上門,出去招待其他客人。

「午安,又見面了。」

嵐楓坐在單人沙發上,臉上掛著營業式的笑容。

「呃嗯⋯⋯您好。」

並不是我想句點對方,而是我的社恐理所當然又發作了,在嵐楓面前我坐如針氈。

現在彷彿我是做錯事的小孩,正低著頭等待對方的懲處。

而嵐楓稍微解釋後,他把我叫過來的原因其實很簡單,因為那句店長。

我看著對方,他戴著無框眼鏡,但我有種直覺,眼鏡的後方,一定隱藏著更加耀眼的東西。

「算是直覺吧⋯⋯」

「嗯⋯⋯原來如此。」

嵐楓單手托著下巴思考,對於我而言,這簡直像在欣賞藝術畫作,就算等一下出了任何事情,我依然覺得值得。

「那我能走了嗎?」

我感覺再多待一秒,是享受同時也是煎熬。

「剛才沒有特別注意,我知道你是半個世界之外的客人,但確切到底屬於哪裡?」嵐楓笑著問。

「哪裡不都一樣,至少想離你遠一點。」我一臉嫌棄。

我聽不懂對方意思,什麼是世界之外,要不要乾脆直接說我是外星人得了。

嵐楓的嘴角笑的更開了,像是找到什麼新鮮玩具,他微歪著頭看著我。
「說也真是奇怪,你似乎是知道世界與規則,怎麼卻還一臉傻乎乎的,是裝的?還是真的?」

「如果我的臉冒犯到你,我可以自己離開。」我吐槽道。

「唉⋯⋯明明似乎是很有趣的故事,但居然可以讓我提不起興趣。」

嵐楓無奈搖頭,他感覺到了眼前這名人類有點怪異,有普通故事無聊的特點,性格膽小、怕生,似乎還有點優柔寡斷,而且說話剛開始唯唯諾諾。

奇怪的是,卻擁有很戲劇化的故事,他看見了,那簡直像是被操弄的笑話,如此可悲,卻沒有完全帶給他任何變得普通的變化,難道是人格缺陷?

他不確定,原本對方談吐像一隻住在下水道的老鼠,是如此怯弱與不自信,但他的思想卻有如一位有抱負的革命家,有足夠的勇氣探索未知並構築思維,只可惜唯一的缺憾是沒有足夠的才智與適當的機會肩負。


也因為如此,矛盾的性格,這才讓這名人類變得既普通又特別,簡直像極了被祂玩壞的玩具。

但因為如此,他或許可以邀請這樣的一位人類到他們的世界。

「對了!要不要來我的店裡坐坐?」







「您的店?」

「是的,一個比這裡還特別的店。」

「不知道,我感覺這不是一個好主意。」
畢竟我不想被人口販賣,萬一他騙我,結果回不來怎麼辦?

「或許你會在那裡找到你想要的東西,比如一個新的發想?一個可以給你故事啟發的好地方。」

看見我的動容,嵐楓笑的格外狡黠,他知道這個機會大多數的人不會錯過,而我也是如此,嵐楓見我不答,他乾脆的說。

「我們走吧。」

我看著嵐楓一個彈指,藍色的魔力包裹我的周遭,還挺美麗,半透明的薄膜比我想像得更加舒適,看似柔軟卻又無堅不摧,正是我所不了解的構造。

忽然,一陣離心力把我帶離空間,可是這沒有很久,頂多五、六秒,我必須承認這實在很有趣,像是在玩自由落體的感覺,感覺或許可以再玩個十幾次。


來到那個地方,不同於原本我所看過的風景,這條寬大的英式街道令我感到奇特,也很嚮往觀摩這樣的風景。

我們走沒有多久,就來到了一間店鋪,暖色的裝潢非常溫馨,店上沒有醒目的招牌,但旁邊掛著一個木板,上面有印著咖啡的標誌,透明的玻璃讓我看見店裡的裝潢。

「進去吧,這裡是我的店。」

嵐楓推開玻璃門邀請我進去,他帶著我來到吧台,我撐著桌面,坐上皮製的黑色高腳椅上。

「你似乎對這一切並不感到驚訝?」

「連世界的存在都沒有理由,我又幹嘛要去尋找每件事的合理性?」我反問。


從來沒有正確答案才是答案,我們總是賦予一個答案並不停修改,好以設法合理我們的世界,但這是如此矛盾,有讓人覺得無厘頭。


「有對什麼食物過敏嗎?」

嵐楓突如其來的問題讓我愣了一下,我回答:「除了番茄以外,其他沒問題。」


「給我幾分鐘的時間,我們晚點可以再多聊聊。」


左後方有著一扇深綠色的木門,我見嵐楓進去時,隱約看見裡面似乎是廚房,除了大烤箱之外,還有一些器具跟看不懂的東西,應該都是烹飪器具吧。



當關上門的同時,我環顧四周。

吧台的右手邊有著一台咖啡機跟放置咖啡粉的櫃子,右後方是流理臺,而左邊放置著一台透明的冰櫃,裡面擺著不同種類的水果。

我的左手邊一個大約六尺高的書櫃,我好奇的上去察看,上面放著不同的書籍,基本什麼類型的書本都有,文學、哲學、或者宗教類書籍,大多數都是每個時代個別有名的著作,從粗糙的牛皮書到現代硬殼精裝書,基本什麼都有,反正我是不敢貿然拿起,深怕弄壞了賠不起。


「沒想到你還挺聰明。」不知過了多久,後方傳來嵐楓的聲音,我轉過頭去,他把托盤放到吧台,並看著我,「千萬不要碰那些書籍,它們可不喜歡有人隨意觸碰。」

並不是嵐楓有多愛惜書本,而是太多的人類為了所謂的真理犧牲,他們的故事在死後會融入那些原稿內,被填入故事的書本非常危險,只要有些微不慎,都會使他們暴走。

「我記得上一次有個客人碰了,手瞬間被切成兩段。」
嵐楓悠悠的說著,像是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語調,令我寒毛豎起。

我瞥了一眼書櫃,又走回吧台坐好,我看見了桌上擺著一個閃電泡芙,還有一杯奶茶。

「這是?」
「請你的,你不用太在意,畢竟這裡不是每天都會有客人。」



我在嵐楓的注視下,咬了一口泡芙,好吧我不得不說,這真的非常美味,酥脆的外皮咬下去是濃濃的卡士達奶油,同時奶油內混雜了一點朗姆酒,但酒精不會讓你感到微醺,它只會在你口中停留兩到三秒,是很好的點睛之筆。

「你認為真理是什麼?」

又是一個突如其來的問題,我吞下第一口泡芙後,含糊的說:「唔嗯⋯⋯這不好說,我個人認為沒有確定性真理,真理應當構築在文明之上,它不斷在變化,也沒有變化,人們比起要定義它,更可能會選擇忽視或者控制。」


老實說我並沒有針對任何事作為參考回答,而且我不喜歡跟別人分享這些觀點,別人認為我瘋了,或有中二病,但大多時候我只是更想隨心而已。

也不確定有沒有回答到嵐楓的問題,我總覺得嵐楓似乎理解我的意思,反正我跟他聊了很多,(儘管我比起名字更起歡叫他店長,感覺代稱更適合他的本名)。

我分享了對於世界的看法,比如人類的理解矛盾,或者世界的構築,這其中似乎也算是勉強達到他欣賞的範圍,而嵐楓跟我說了這個世界的規則,與不同種類的事情,這非常的有趣,真的足以讓我啟發一些靈感。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