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人偶少女的預言石板》後日談-夢寐以求的大冒險

亞加尼西 | 2022-03-25 17:00:08 | 巴幣 2002 | 人氣 73

連載中人偶少女的預言石板
資料夾簡介
沒有夢想的人偶少女,從一塊有預言能力的石板上得知城市的滅亡,因此展開了自己的行動。

 
  在女神誕辰祭之後,是為期三天的連續假期,而民眾們因為平常走習慣了,便自然而然的聚集到赫米大教堂周圍。
 
  赫斯克們是不需要旅遊的。與其說是假期,不如說是個轉換行業的職業博覽會。
 
  不少人在廣場上看著各種師傅賣弄技藝,他們將在這邊發現新的興趣,然後向市民系統提出轉職申請。
 
  而在眾多職業中,保護城市的巡邏隊居然成了熱門行業,大概是跟昨天發生的事情有關吧?
 
  昨天奇斯在廣場上現身,這原本就是令人震撼的消息了,但他告訴大家的內容更是令民眾驚訝。
 
  「……三聖者的艾蜜莉與雷吉爾為了保護眾人,然後與盜賊首領同歸於盡什麼的,不覺得有點誇張嗎?」
 
  里埃坐在教堂內的長椅上休息著,質疑著奇斯的想法。現在的他已經離開了警備隊的崗位,成為了自由人兼職蕾的專屬護衛,因此整天都在教堂附近閒晃。
 
  「反正只要能讓民眾放心就好了,信仰不就是這麼一回事嗎?」
 
  從儲藏室中傳來了蕾的回答,她現在正在整理教堂內的物資,一樣在為離職做準備。
 
  沒錯,與艾蜜莉戰鬥過的蕾已經不是艾米的祭司了,因此系統指派了其他人來接任她的位子,這幾天就要交接下去。
 
  蕾曾經也留戀過這座教堂,但她更珍惜能與里埃相處的現在與未來。
 
  反正要幫助人也不是一定只能當祭司。蕾微笑著。
 
  在與里埃討論過後,他們兩人決定要離開赫曼城,到外面的城市看看。有一半是為了找尋不需要神力也能讓赫斯克活動的方法,另一半則是為了知道在赫曼城停滯的這幾年間,外頭的世界發生了什麼變化。
 
  蕾將大部分的東西都整理好,貼上標籤之後,將教典放在講桌上,走到里埃身邊。
 
  「走吧,該去找奇斯了。」
 
  蕾拿著行李,催促著里埃行動,但後者卻只是擺擺手作罷。
 
  「你不是叫他來外城看看?現在他大概就在教堂附近而已,等他自己過來就好。」
 
  里埃看著外頭,剛好看見一名傳令兵走入。
 
  「領主大人到——」
 
  伴隨著宏亮的宣讀聲,奇斯在幾名護衛的帶領下進入了教堂。他穿著樸素的灰黑大衣,與那米白色的短髮搭配後,散發出溫和且穩重的感覺。
 
  「拜見領主。」「奇斯你好。」蕾與里埃分別跟奇斯打了招呼,他也點頭回應。
 
  「里埃你真沒禮貌,人家好歹也是一城之主,放尊重點。」蕾笑著輕敲了里埃的頭。
 
  「哈哈,我只是一介普通的中年大叔罷了,不用這麼拘謹。」奇斯笑著回應,年近三十的他笑起來就像個小孩,沒有一點領主的架子。
 
  蕾邀請奇斯坐下,隨後去茶水間準備茶水。
 
  「奇斯,喝奶茶嗎?不喝的話也得喝,因為蕾只喜歡奶茶。」
 
  里埃騰挪了空間,讓奇斯可以在他旁邊坐下。由於已經知道他要來,里埃早就把茶水間的桌子搬到外頭來了,一行人才不會擠在那小小的空間裡。
 
  里埃一直以來都不太喜歡服從神明與權威,而自從里埃與艾蜜莉對決之後,他就決定拋開了一切禮數,以朋友而非臣民的身分面對奇斯。
 
  反正都拿刀指過他了。里埃是這麼跟蕾解釋的。剛好奇斯也不認為自己是什麼必須要他人仰望的重要人物,他們倆一拍即合,蕾也不好插嘴。
 
  「奶茶啊,真是懷念。以前艾米也是喜歡奶茶的。」
 
  奇斯在他旁邊坐了下來,支開了護衛。
 
  「聽說你們打算離開城堡?」他問。
 
  「是啊,赫曼城是艾米的根據地,我們兩個也不方便在這裡待著,會露出破綻的。」
 
  「真可惜,那你們大概看不到大橋完工的那一天了。原本想在上面立個雕像什麼的。」
 
  「雕像啊,主題不會是『女神艾米與她虔誠的祭司』之類的吧?」
 
  「我覺得『三聖者若依與她敬愛的祭司姐姐』也不錯,平易近人嘛。」
 
  「反正不要是『在下水道中穿梭的巡邏隊』就好,我恨透那段日子了。」
 
  「哦,那『祭司小姐與她專屬的騎士』如何?」「你饒了我吧……」
 
  兩人聊著赫曼城的大小事,談論著內外城這幾年來的趣聞,而蕾也端著茶盤回來。
 
  「里埃真是的,什麼叫做我只喜歡奶茶?讓你們見識不同的風味。」
 
  蕾將杯子擺好,為眾人斟了杯茶。只見奶香四溢,飄散出的醇香中又帶了點甜膩。
 
  「瞧,紅茶拿鐵。」「這不是一樣嗎喂。」蕾與里埃相視而笑。
 
  三人在閒聊一會之後,便由奇斯切入了正題。
 
  「你們是明天出城吧?我是來替你們送行的,順便有幾件事情想交給你們辦。」
 
  奇斯輕咳了幾聲,讓護衛把準備好的文件拿來。
 
  「說來慚愧,我沒想過會有人離開赫曼城,所以有些冒險者們必備的知識沒有讓城內的人知道。比如說大陸上常見的信仰,魔力與鬥氣等等的力源,還有其實其他地方的機械技術沒有我們這麼進步之類的。」
 
  奇斯將文件推到兩人面前,附帶兩個演算強化。
 
  「市民系統相關的機械在赫曼城之外起不了作用,這大概是你們最後一次使用這玩意,讀整晚的話應該剛好夠把這些知識惡補完吧,嗯。」
 
  蕾看著眼前的這疊文件,足足有三本教典的厚度,而里埃那份又比蕾多了一疊——用來教他怎麼看字。
 
  「呃、突然覺得晚幾天出發也沒關係了。」里埃對眼前的資料集望之卻步,蕾拍了拍他的背要他認命。
 
  「要是你們晚幾天出發,若依一定會很開心。」奇斯笑著,望向內堡的方向。
 
  之前因為重整計畫的關係,大聖堂無法把孩子們放到外城,因此若依暫停了生產裝置的運作。而現在既然赫曼城的時間恢復運轉,若依也開始忙碌了起來。
 
  「這麼說來,里埃你的項鍊已經還回去了吧?你們兩位現現在應該沒辦法接收艾米的神力,身體沒有異狀嗎?」奇斯想到了這個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
 
  雖然里埃當時是靠著神器從艾米那邊獲得力量,但這畢竟不是長久之計,因此蕾與里埃把之前想到的方法重新付諸實行了。
 
  「沒問題的。因為現在我們信仰著彼此,只要不戰鬥的話還足以應付日常消耗。」蕾笑著回應。
 
  一人分的信仰,剛好足以使另一人行動。蕾與里埃便是靠著這份感情而維持著彼此的生命。
 
  「噢,是這樣啊。」奇斯似乎沒有預料到這個答案,略顯驚訝。「我原本還想叫若依幫你們準備幾個護衛,也想過把你們指定為神器什麼的,看來是我多心了。」
 
  奇斯坦蕩的回答。這次換成蕾與里埃心跳漏了拍。
 
  神需要透過選定的信徒作為媒介才能傳下神器,而聽奇斯的說法,他就是被艾米眷顧的「神選者」。艾米的神靈依附在他的肉體上,所以他們倆才會是心念相通的關係。
 
  神器只能指定人造器物作為連結,要是奇斯把會消耗神力的赫斯克做為神器的話,艾米的神力大概不知不覺間就會被兩人消耗殆盡了。
 
  「咳,護衛還可以接受。畢竟我們兩人的信仰可能不足以應付戰鬥的消耗,但神器可不是我們可以隨便拿走的東西。」里埃把差點噴出的茶吞了回去,他可不希望最後居民們是被他們害死的。
 
  「是啊是啊。對了,若依他現在還好嗎?」蕾也附和著轉移話題,順便打探若依的情況。
 
  「還不錯,雖然失去兩位哥哥姐姐讓她受了點打擊,但現在換成我在照顧她,應該能多少填補她心中的空缺吧。
 
  「是說我明明跟她說過要帶幾名護衛過來,現在也該到了吧?」
 
  奇斯看了看錶,叫來一名守衛去確認狀況。
 
  所以還是準備了護衛嘛。蕾與里埃兩人對視了一眼。
 
  里埃不久前聽蕾說了若依的事情。若依從原本怯弱的樣子,在經歷了許多打擊與輪迴之後心靈受到汙染,變的有點偏執了起來。蕾當時會給她那一槍,有多少也是不忍心看著她在黑暗中沉淪。
 
  其實這也跟奇斯與若依的關係不親密有關,兩人以前沒什麼交集,總是靠著艾蜜莉作為溝通的橋樑,缺乏關愛的若依才會走上歪路。不過這也讓奇斯無意識的使用秘術召回若依時,能夠召回好幾年以前的那名純真的小女孩。
 
  不,正確來說是個抱持著崇拜與愛慕之情的可愛小天使。蕾如此修正著自己的想法。
 
◇◆◇
 
  「聖者大人到——」
 
  傳令兵沒多久就帶著若依回來。只見在那紫色如瀑布般的長髮底下的,是純潔無瑕的白衣與雪色的裙。與蕾當時看見的黑色若依有著天壤之別。
 
  在傳令兵唱名結束之後,若依飛奔向她記憶中那個令她嚮往的蕾姐姐,並抱了過去。蕾讓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為她再斟了一小杯茶。
 
  「若依,護衛的事情怎麼樣了?看你選這麼久,應該是有不錯的人選吧?」
 
  奇斯溫柔的看著眼前身的小女孩。要是不知情的人看了這個畫面,大概會以為兩人是父女之類的關係吧?
 
  「若依想要自己去嘛……」她撒嬌似的說著,而當然這個危險的提案被眾人回絕了。於是若依說了一個聽起來很危險,但卻又好像很合理的方案。
 
  「因為若依不能自己去,所以想說要做一個分身陪在蕾姐姐身邊。
 
  「剛好若依在走廊上撿到一個長得跟若依很像的若依,雖然頭上破了個洞,但是若依已經把她修好了喔!」
 
  頭上破了個洞……蕾想到那個被她開了一槍後沒有處理掉的若依屍體。該不會被若依自己撿回去重生了吧?
 
  「若依妹妹,你說的那個人,難道穿著黑色的衣服,手中還拿著根寶杖?」
 
  蕾尷尬的笑著,若依則露出驚訝的表情。
 
  「對對對!蕾姐姐是預言家!姐姐怎麼會知道?那個若依穿著帥氣的黑裙裙,而且個性還酷酷的,做保鑣最合適了!」若依天真的笑容讓蕾的內心中了好幾箭。
 
  「因為她酷酷的,所以我都叫她酷若依。她也很喜歡蕾姐姐喔!」
 
  若依笑著指向門邊。只見那名帶著小魔法帽、配著紫色短褲與灰黑長襪的小女孩,正躲在門邊偷看著眾人。而在被大家發現後,她便抱著那個不離身的小玩偶,扁著嘴的走了過來。
 
  「若依才沒有喜歡蕾姐姐!蕾姐姐都打我……」只見那個黑色若依揮著玩偶,不斷攻擊蕾的手臂,而白色若依也用手中的玩偶保護著蕾,形成了一場玩偶攻防戰。
 
  最後在蕾的道歉之下才消彌了黑若依的怨氣。而現在兩個若依都坐在蕾的腿上,讓她感覺十分沉重。
 
  「這就是罪過的重量嗎……」蕾嘀咕著,但還是溫柔的梳著兩位小女孩的頭髮。
 
  「直接把擁有『甦醒』權能的若依帶去當護衛嗎?這樣以後搞不好還可以製作盜賊出來跟我對練,似乎是不錯的選擇。」里埃想著讓若依加入隊伍的場景,覺得十分滿意。而聽了里埃的話,兩個若依不約而同地轉頭看向他。
 
  「里埃哥哥是只會打架的笨蛋!」「不懂蕾姐姐的武痴!大壞蛋!」
 
  兩個玩偶擊中了里埃的臉。一旁的奇斯看著他們的相聲,爽朗的笑著。
 
  「那就這樣吧,你們看起來合的來。
 
  「那麼就是最後一件事了。你們是要找尋讓赫斯克不需要神力也能活動的方法吧?我幫你們問過拉迪雅了,她說她認識這方面的權威,可以帶你們去拜會一下。」
 
  奇斯拿出一個小板子,將它放到蕾的面前。
 
  「這個東西是『萊歐克』,算是一種小型的手傳訊裝置。這傢伙的使用範圍只略遜於法師公會的風語水晶而已,只要在萊歐卡家族的所有領土與藩屬城都能夠互相通話。當然拉迪雅的手中也有一個,等你們要到萊歐時可以先知會她一聲,她會協助你們偽裝成一般人類的。」
 
  奇斯說完便站了起來,牽起白若依的手,看起來是準備要離開。
 
  「如果有需要什麼幫助就知會我一聲,當然沒事的話也可以打回來聊個天,我會幫你們轉接給你們想念的人們。那麼,再會了。」
 
  奇斯在衛兵的護送下離去,而蕾三人則開始規劃著明天的行程。
 
  「是說我們進城需要偽裝吧?我看起來還像個使刀的戰士,你們兩人怎麼辦?」里埃想到了關於冒險者職業的問題。
 
  「若依的話,就當成我們收養的普通小孩吧,這樣就不會被問到職業的問題了。至於我的話……富有氣質的貴族少女?」
 
  「收養小孩的貴族少女可是混混們欺負的對象喔,換一個吧。」
 
  里埃否決了蕾隨便丟出的提案,於是蕾只好認真思考這個問題。
 
  現在自己已經沒有可以運用的神力了,不可能偽裝成祭司。那麼,選擇就只有一個了。
 
  是啊,經過了這幾年的輪迴,答案當然只有那麼一個。
 
  「你聽好了,本小姐我以後就是——傳奇火槍手!」
 
  蕾拔出了自己的愛槍,再度擺出那浮誇的勝利姿勢。
 
  「否決!你根本不會用槍!」
 
  里埃吐槽著,而蕾以笑容回應。
 
  曾幾何時,蕾已經從沒有夢想與目標的人偶,蛻變成能夠找出道路的預言家。
 
  蕾夢寐以求的大冒險才剛開始,而看起來到結束之前,她還會有很長一段快樂的時光。
 

《人偶少女的預言石板》全文完





後記

  大家好,我是亞加。這是我的第一篇正式的長文,對毅力與寫作能力都是一大考驗呢。
 
  首先講一下這個故事的由來吧,這個系列原本是跟朋友一起玩的TRPG的劇本,但剛好朋友們沒時間,再加上以後我也想做有劇情要素的遊戲,因此才先把這個故事拿來寫成小說。
 
  《人偶少女與預言石板》是個實驗性的作品,從選材、角色性格到人稱與節奏都是新的挑戰,幸好最後的作品還算可以,沒有出現寫到一半必須砍大綱的問題,算是實驗成功吧?比較讓我頭痛的是東西講不完,由於這個系列預計會寫個七、八集,會有個龐大的世界觀要講述。因此身為本系列的第一部作品,章幕間除了有故事自己的故事要講之外,還得抓緊空閒時間介紹世界觀,以及為後續的好幾部作品埋下伏筆,所以如果各位覺得後期的節奏太過緊湊的話,都是我功力不足的問題,我很抱歉(跪)。
 
  那麼來講一下我實驗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吧,後記的後半段也會幫大家把整部作品的故事整理一遍。
 
  首先是選材,因為已經排好關卡的關係,所以這個故事是先有劇情才開始想題材的(聽起來很怪,但確實是這樣)。在最初的大綱中,這會是一個關於赫斯克加上時間輪迴的故事,因此一開始想到的作品名稱是《人偶的預言板》,然而在思索一番之後覺得人偶少女比較順耳,所以主角才決定是女性。另外,沒有主見的人偶與預示未來道路的預言兩者的互相拉扯也是這個階段就決定好的衝突點,雖然最後因為一些元素而沒有發揮得很徹底就是了。
 
  再來是角色設定,這部分在主角決定之後就簡單很多。有了主角的性格與目標之後,可以直接用四角對立原則生出其他三個不同面相的反派——分別是里埃、若依與奇斯——他們跟蕾擁有不同的信念,為了自己信仰的事物而必將有所爭吵。
  ……雖然是這麼設定的,但因為篇幅的關係所以里埃從敵人變成同伴,可喜可賀。
 
  接著來講人稱。本作是我第一次嘗試第三人稱,也是第一次嘗試用第三者的視角來描述主角的行動——畢竟如果用第一人稱寫的話,蕾的目的一下子就會被你們猜到了。
  比較細心的讀者應該會注意到本作其實是一加三人稱,這部份是參考了《沉月之鑰》與《異願洛恩斯》的寫法,雖然我可能還沒掌握到精隨,但我覺得這種寫法很方便且不失樂趣,因此可能會繼續沿用下去吧?
 
  結構的部分,前面有提到本作是個用龐大世界觀堆疊而成的產物,所有法則與角色的行動目標都十分講究,講究到如果沒有好好處理就會變成一本無聊史書的程度。而為了不讓本作變成一個作者拿設定稿砸讀者的情況,我這邊參考了《鋼之煉金術師》與《Fate/Zero》的敘事手法,在故事進行到一半時才插入過去發生的事件,用以補充主時間線沒辦法揭露的故事。
 
 
  實驗的部分講完了,那麼來重新整理一下本作的時間線,順便補充故事內沒有機會講出的內容吧。
 
  首先是雷吉爾的事情,他在萊歐城的時候因為一些緣故而讓叛軍入城,因此讓赫斯克生產系統出了問題,最終導致萊歐城的瓦解。這部分的故事在這裡沒有詳提,但大概下一部作品中就會補齊這一段故事了。
 
  在世界觀中,人類會在成年時以自己的學識與願望而覺醒專屬的秘術。在赫斯克被處決之後,奇斯在艾米的協助之下獲得了專屬技能——思念的呼喚。這在設定上是個可以讓想見到的人再次出現在身邊的能力,只要奇斯認為他還活在世上,而且此時此刻有可能出現,那麼就可以把他叫到身邊。而由於奇斯會(也必需)把呼喚出來的幻影當作是本人,所以這個能力並沒有辦法主動使用。這也是蕾沒有把事情跟奇斯講明的原因——要是讓奇斯知道自己的力量,他就會完全失去這個秘術能力了。
 
  為了拯救大家,艾米向奇斯隱瞞了三聖者也被處死的消息,讓奇斯能用秘術與他們再次相遇。而奇斯的大姊也是從那時知道赫斯克們在自己弟弟心中的地位,因此才保護他到赫曼城,並提供物資讓他可以在這裡建立他的烏托邦。至於奇斯大姊究竟是怎麼奪下族長寶座,就是後續作品的內容了。
 
  接下來推進到若依的那段歷史。萊格訂下了盜賊計畫並實行之後,使得蕾與里埃進了內堡與若依交談,最後與奇斯戰鬥。而蕾在看見自己無法阻止奇斯之後,想到若依曾經給過她能記錄文字的石板,便將自己的記憶寫了進去(她按著胸口的動作就是在做這件事),第一次輪迴就此開始。
 
  在輪迴時,所有居民們會因為命令的效果而走回去年自己所處的位置,並遺忘這一年來的記憶。這就是蕾說自己睜眼之後穿著不屬於自己的衣服(畢竟是一年後的自己穿的),身上還多了塊石板的真相。
 
  萊格也在此時失去了記憶,但他也靠著自己身上的筆記本得知了盜賊的事情,從原本的反串變成認真追捕盜賊,做的事情並沒有改變。因此若依當時的決定其實有達成效果,確實把想傳達的資訊告訴了萊格。
 
  那為什麼每一次輪迴的事件都不會改變呢?這其實跟蕾有關係。各位看完故事之後應該都了解,蕾是靠著預言的內容在幫助別人的,因此居民們便在她的指引下走著相同的道路,做著相同的事情,而抵銷了盜賊作亂的影響。這只能說是命運的造化吧。
 

  最後,我必須補充一點世界觀的事情。這個世界觀是我跟好友天空丞一起架構出的世界(已經不是最初《神與魔法師的遊戲》的設定),而我在裡面放了幾個致敬韓國小說《龍族》的部分。

  首先是蕾與拉迪雅道別時的對話「艾米在上,願您能持之以恆、達成目標。」等兩句,設定上祭司在比較正式的打招呼時都會使用代表神明的招呼語及道別語,有點類似見面時講幾句阿彌陀佛那樣,我很喜歡這種感覺。

  再來是神力與魔力互不相容的部分,《龍族》中寫的是「魔力會抗拒神力」,然後以此玩了一些伏筆。這是一個我覺得很酷的概念,但我覺得還可以在更延伸下去,像是為什麼會互相抗拒啦,還有既然都抗拒了就該拿出來好好打一場之類的。
 
 
  另外本作的神與種族也是研究了很多同類作品之後的產物。在其他作品中,可以見到「亞人」的稱呼。這種以人為中心來側寫其他種族特色的方式十分好寫,而且各種族還可以搭配自己的神明:例如在《龍族》中,精靈們受到守護純潔的卡蘭貝勒保護;《幻想異聞錄》中,侏儒的神明是代表雷電與真實的西法。這種世界觀中的人類往往是眾神合力創作出的種族,因此可以從事任何想做的事情。
 
  然而對我們而言希望寫出更真實多元的樣貌,讓居民們能做的事情與信仰不受種族限制。因此我們沒有採用亞人與種族守護神的概念,任何種族都可以依喜好信奉不同的神。
 
  那麼就接下來就必須決定神所代表的意涵。作為一個為了遊戲而設計的世界觀,在魔法已經有友軍傷害之時,必須要有個不會誤傷隊友的方便技能,因此神術使的招式必須要跟魔法有所區別。所以不能使用最簡單的火神、水神等元素神,而我們又不想設定出萬能天神之類的東西,所以最後採用了觀念神。
 
  動力與偶像的艾米、並存與旋渦的菲亞爾、同步與星光的格奈拉……大陸上有許多諸如此類的神,彼此間因為教義而結盟或是敵視。祂們作為神,守護的並不是人民而是概念。以現實世界為例,大概就是守護科學的神、守護民主的神以及守護日心說的神之類的。
 
  接著來講原創的部分——種族天賦。作為種族神的替代,每一個智慧種族都有自己專屬的力量。這些力量代表著那些種族的特徵與文化,在接下來的幾部作品中將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例如人類的秘術會在成年時根據自身所學而獲得,因此人族會廣設學校,讓小孩能接受更多教育,增加獲得強大秘術的機會。然而往往適得其反,學生們最後只掌握了肉體恢復或是刻苦耐勞的技能(沒錯,跟我們現實世界一樣肝)。
 
  雖然世界觀有趣的部分還有很多,但因為後記已經爆字了,就先寫到這裡吧。希望我還有時間可以繼續寫下一部作品。預計下一部會是個描述某位想成為偉大女性的可愛少年的故事,希望屆時還能繼續跟大家介紹這個有趣的世界。
 
  順帶一提,酷若依(黒い)的這個雙重雙關是在寫後日談時才想到的,我很喜歡這種諧音笑話,它讓我笑到整個晚上睡不著。
 
 
  2022/3/25 亞加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