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COC】複足(四):結局

Nofer | 2022-03-24 21:30:02 | 巴幣 0 | 人氣 156


  旅館地面中央原是一座華麗的噴水池。然而這座噴水池如今卻被一隻四米、不,也許有五米的巨型蜘蛛盤踞。那隻蜘蛛不僅龐大,頭部更長著一張酷似人臉的臉孔。而附近還有十多隻在樓上見過的一人大蜘蛛,在水池旁徘徊著。

  人面蜘蛛嘴角往兩邊上方撕扯,露出一口尖牙利齒,然後把四周堆積的其中一個繭拖至面前撕開,現出裡面昏迷的人類,再用獠牙把那人吸乾。

  康納即使見慣風浪,看見這一幕還是嚇得呼吸困難。而同行的少女更是索性昏了過去,幸好雷蒙眼明手快,一把把她接住。

  「屌,屌那媽。」山羊鬍大叔爆出數句髒話,拿著槍衝了出去。康納完全來不及阻止。

  「看好她。」康納吩咐了一句,貓著腰追了出去。

  山羊鬍大叔往地上吐了口唾沫,一邊罵著髒話,一邊直走至人面蜘蛛面前。人面蜘蛛保持著那個可怕的獰笑,不屑地看著這個不自量力的人類。

  就在大叔開槍的一刻,人面蜘蛛拽過附近的蜘蛛,為它擋下了這一槍。其餘的蜘蛛見他襲擊首領,立刻嘶嘶叫著向他逼近。大叔「嚓稱」一聲裝好子彈,卻在再扣扳機前被人面蜘蛛一把抓起,甩到中庭另一側的酒吧。

  他撞倒了數張吧台凳子,橫躺在地,掙扎著想要爬起但徒勞無功。


  「所以......你想解釋嗎?」雷把一顆花生拋進口中。

  「我......」康納呷了口啤酒,才說道:「也許是壓力太大吧......我剛才......看見幻覺了。」

  「FBI的工作那麼辛苦嗎?」

  「嗯......」康納無法說出綠三角的事,唯有含糊其辭:「有些......比較恐怖的案件。」

  「是嗎?」

  「我只希望能哄回伊芙琳。」康納回想起剛才發生的事,不禁掩臉道:「天我竟然對她開槍了。幸好你趕到了。」

  「是啊。」

  「算了,別光說我,你近來怎樣了?」

  「呃、還是那樣吧,每天做些瑣碎的事,保養下軍備。」

  問了問彼此的近況,兩人都敏銳地察覺到——對方正在隱瞞些什麼。

  不過,隱瞞定有原因吧?二人沒有追問對方,靜靜地喝著啤酒。

  不止今日,上次、再上一次見面,雷和康納之間也常常冷場。不知從何時開始,連芝麻綠豆都可以討論上半小時的他們在每次酒聚中越發沉默。雙方也覺察到,對方越來越少分享自己的生活。

  「話說你兒子差不多高中畢業了吧?」雷隨便找了個話題。

  「嗯。他成績蠻不錯的,應該能上間不錯的大學。」

  「他有說想讀什麼嗎?」

  「呃......」康納努力回想了一下,有點猶豫地道:「好像是化學。」

  雷揚了揚眉,道:「我記得伊芙琳本身是唸文學的吧?」

  「對。莎士比亞之類的。」

  「你確定兒子是你親生的嗎?」

  康納愣了愣,反應過來,輕輕捶了雷的肩膀一下,道:「我覺得我化學還是很有天分的。」

  「你炸掉了一排試管。」

  「是因為你調換了次序在先。」康納笑道:「而且,只有我們那組達成了這個稀有成就,說明我們很有潛能啊。」

  「可能吧。」雷懷念地說道:「真是美好又簡單的時光。」

  「是啊,美好又簡單......再來一杯?」

  「好啊。」



  康納邊向水池開火,邊衝過去山羊鬍大叔那邊。在他趕到前,其他黑蜘蛛已經紛紛從尾部吐出白絲,捆住了大叔。

  拔出隨身的軍刀幫忙割開層層蛛網,康納警惕著其他蜘蛛,卻發現它們只在原地側著頭盯著自己。

  為什麼沒有攻擊我?配合對方在內掙扎,康納終於把大叔給拉出來。

  誰知,救了他出來的第一瞬間,他又拾起掉在地上的散彈槍,一槍打向最近的黑蜘蛛。

  康納覺得自己浪費了一堆力氣。

  見蜘蛛沒有攻擊自己,康納雖然疑惑著,但得不出結論。正想回去找雷蒙,已見他和少女正跑向自己,而附近的蜘蛛嘶嘶地爬向他們。

  康納踏前兩步,將二人護在身後,蜘蛛再次停下腳步,困惑地與他對視。

  到底為什麼?康納搖搖頭,把這個疑問束之高閣:「我們試試從大門出去吧。」

  一打開大門,便看到一大班警察在外戒備著,康納鬆了口氣,正要步出,旁邊的雷蒙卻失聲大叫:「這裡是哪裡?」

  「怎麼了?」康納拽住準備跑走的少女,問道。

  「這、這你看不到嗎?」雷蒙的聲音顫抖著:「什麼也沒有,這個灰、灰色的平原是哪裡?停車場呢?路燈呢?」

  「有古怪。」康納皺眉道:「先別出去,躲好在吧台後。」

  確保二人躲好後,康納恃著自己不會被攻擊,謹慎地走向了人面蜘蛛,當他接近那一堆繭子時,其中一顆突然掙扎著轉過身,康納差點一槍爆掉繭子頭部,幸好及時看見那是導演蘭迪·帕蒂拉。

  他痛苦地呻吟了數聲 ,奮力張開被白絲糊住的嘴唇:「跑......快跑...只要有石頭......就能出去......」話畢便沒了聲息。

  原來是這樣嗎?康納下意識地掏出口袋裡的石頭,凝視著。怪不得自己沒被攻擊。

  旁邊的山羊鬍大叔早再次被蛛絲纏住,聽見這句話,立刻更用力地掙扎。

  康納凝視石頭半刻,吁了口氣,決定好了自己的命運。

  他奔向雷蒙,把石頭塞進了他手中,讓他和少女趕緊從正門出去。這個自殺般的舉動並沒有如預期般沉重,反而比決定晚餐吃什麼還要輕鬆。

  失去了石頭,蜘蛛很快開始攻擊康納,他就地一滾,避過一輪蛛絲噴射,繼續關注大門那邊。待雷蒙推開門離開後,他才看見雷蒙先前看到的景象。

  一望無際的灰色平原,天上只有寥寥星辰而不見月亮。遠處有什麼正向此處奔騰,捲起塵土。
  沒有出路。沒有生機。

  快要衝出門的少女被大叔一下按倒在地,搶走了手中的石頭。她目睹大叔就此離開旅館消失,無措地哭了出來。

  康納把一切看在眼內,可他沒說什麼,也做不了什麼。世界就是如此,充滿惡意和恐怖。

  蜘蛛再度發起襲擊,這次康納沒再掙扎,任由蛛絲包圍自己。



  「以上。報告完畢。」坐在副駕座的隊長說罷,關掉了通訊,與其餘精疲力盡的隊友長吁短嘆。

  「起碼我們沒受什麼傷。」雷出聲安慰道。

  「也是。」正在駕車的隊員頹道:「可我的心靈受傷了。」

  「你的心靈哪次不受傷。」隊長戳破道。

  車上的電台被他們職業病地調到了警察頻道,不時傳出「哪裡有人需要協助」一類的通報。

  「差不多進城了。」隊長打了個呵欠:「希望酒吧裡沒有拜亞基。」

  「我笑不出來。」隊員如實說道:「但我會跟你一起去酒吧調查。」

  「哇你超風趣。」隊長淡道:「雷呢?你要來嗎?」

  「呃——」

  「緊急通訊:曲徑旅館發生異常事件——」

  「救命聽見異常我就想吐。」隊長打算伸手扭去另一頻道。

  「等等。」雷截住了他。曲徑旅館不就是康納去的那間嗎?

  「——請附近警察前往支援。」

  「把我載過去。」雷說道。

  「你認真的嗎?」司機質疑道:「你還有餘力去理——」

  「拜託了。」雷無比認真地說道:「我有個很重要的人在那。」

  「那樣的話就沒法拒絕了。再見了伏特加——」



  酒聚漸漸變得難約,間隔時間越來越長。即使約了出來,二人的話題也越來越少。

  直至那天,康納獨自在吧台喝下一杯又一杯威士忌,旁邊的座位卻始終空著。

  「你知道——」相熟的酒保說道:「他今晚不會來了。」

  「我知道。」康納灌下最後一小杯威士忌,從銀包拿出鈔票和一張華美的票卷:「這張票你能幫我交給他嗎?」



  「麻煩讓一讓。特別部門。」雷擠開呆站著的大堆警察:「讓一讓!」

  擠到最前面,他看到應是旅館的地方一片荒蕪時,大腦一片空白。

  忽然,一個熟悉的黑人從空氣中撲出。雷連忙迎了上去:「雷蒙,康納呢?」

  雷蒙一臉迷惘地看看他,又看看身後的一塊空地:「我、我也不知道。他給我這塊石頭,然後——」
  「石頭?什麼石頭?」雷這輩子從未如此慌張。

  雷蒙攤開手板,雷立即奪過那塊石頭。



  蜘蛛的蛛絲唯獨沒有蓋住他的臉孔,像是想迫他面對自己絕望的結局。康納任由蜘蛛把自己搬到水池旁,成為人面蜘蛛的下一份糧食。他遙遙望著門外那片平原,心情出乎意料地平靜。

  妻兒、綠三角隊友的臉孔在腦中一閃而過。康納並不擔心什麼,他們會接受自己的死亡,然後重拾快樂的生活。

  然後他想到雷。上次見到他是什麼時候?那夜酒吧的失約,是這段數十年友情的終點嗎?

  人面蜘蛛把他拽到自己身前,可他的視線依然望向大門。

  何等適合綠三角特工的結局——

  孤身死在怪物的手下。



  雷緊緊攥著石頭直至手心發疼。

  突然間,他看到旅館重現眼前,前門大開。透過大門他終於瞥見了康納和他身後的巨型蜘蛛,沒有半瞬的遲疑,他死命衝向那道門。

  是諸神最後的憐憫嗎?還是自欺欺人的幻覺?康納忽然看見雷半透明的身影出現在門外,甚至隱約聽到他呼喚自己的名字。

  胸口一陣劇痛,蜘蛛鋒利似刀的前腿穿過了胸膛,熾熱的血液浸濕蛛絲。可康納沒有呻吟,沒有掙扎,沒有哭喊——

  而是向著他的畢生摯友,微微一笑。

  此生有你,真好。
 
  旅館的幻影在剎那間消逝,雷最後只看到摯友的微笑,連同其餘的一切,再度消失於眼前。

  「康納!康納·柯維亞!」踏在本應是階磚的泥土上,雷不死心地叫著康納的名字。

  可這片土地上,也就剩下警燈藍紅的光芒,和他叫喊的回音。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