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閻王為何不理我-22

玥希縈 | 2022-03-23 19:00:07 | 巴幣 2 | 人氣 44


「妳是在報復我嗎?妳和那個男人看電影,他是誰?」等杜小花一踏出女廁所,鄭文風便快步上前,語氣相當地不悅。

「學、學長,你……你在說什麼?」杜小花不解地詢問,看著明顯和平常不一樣的學長,愣在原地。

「說!那個男的是誰?是誰?」鄭文風再也壓抑不住情緒,拋棄了笑臉迎人,從容待人接物的假象,大聲怒斥道。

鄭文風將杜小花逼至牆邊,一雙厚實的大手的拍在她的耳邊,臉色充滿了惱怒,成熟穩重的面容,彷彿被換上了另一張臉。

「學、學長,你、你冷靜一點,你是怎麼了?你是遇到什麼事嗎?」杜小花試圖安撫著鄭文風。

「快說!他是你的誰?」杜小花的反應讓鄭文風更加的火大。

「他、他……他是我喜歡的人啊……」杜小花非常不解,為什麼鄭文風會如此地激動,一反那種彬彬有禮的常態。

「他是你的喜歡的人?」這句話讓鄭文風瞬間恍如雷擊。

他在腦袋反覆思考著這句話,那他又算什麼?

「學、學長,你還好嗎?」杜小花被鄭文風的氣勢嚇到,縮在一旁不知所措。

「杜小花,那我……算什麼……」鄭文風一聲冷笑,如自嘲般冰冷至極,隨後他的腦子頓時亂成一團,他再也按捺不住抓著她的肩膀吼道:「難道我們之前的相處,妳都是假的?」

此時鄭文風的腦海浮現,一幕幕他們相處的畫面,有幫她過生日的時候,一起去運動的時候,還有他帶她去看螢火蟲的時候,那些的一瞬間……

他甚至有種他們是互相喜歡著的感覺。

只是就差了那麼一步。

「學長,我真的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杜小花看著這樣的鄭文風,顫了一下。

「妳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鄭文風抓著杜小花的力道,不知不覺地加大,讓她整個人被他控制住,不得不貼近他,而他鼻尖的氣息就這樣吐在她的臉上,這樣的鄭文風卻讓她感到害怕……
此時的播放廳內———

眼看電影已經接近尾聲,但杜小花始終都沒有回到位子上,這讓閻王有些許的疑惑。

「她在不在,都無礙。」閻王這樣告訴自己,反正他此行的最大目的是看電影,與她一點關係都沒有。

不過杜小花一不在,就少了個厚臉皮的人,死要靠著他的肩膀。

他卻感覺他的肩膀好像少了什麼……

為何他會有如此的感覺?

閻王脫下3D眼鏡,俊美的面容微微蹙眉,一聲輕嘆便起身,去尋找不知跑哪去了的杜小花

只不過閻王前腳才剛走,化成現代人裝扮的孟娘後腳就踏進來了。

方才,她透過仙術看到了,杜小花靠著閻王肩膀的一幕,這讓她無比嫉妒,她可是拋開天庭的一切,才換來能看閻王一眼的機緣,就只為了那一眼。

為什麼這個杜小花如此的輕輕鬆鬆?

為什麼?

為什麼這個人不是她?

頓時孟娘好像是釋然,下定決心似的,打開玻璃瓶將裡面的別心湯,在掌心中匯聚成一小水球,手指一彈,那水球立馬高速運轉,避開層層的阻礙,從飲料的吸管中,混雜到杜小花喝的可樂裡面。

「這樣……大王就會注意到我了……」孟娘輕輕地一笑,眼神卻相當陰鬱。

隨後回到地府,等待杜小花喝下別心湯,然後藥湯的藥效發作。

前去尋找杜小花的閻王,雖然對電影院的路不太熟,隱隱約約聽到有男女對談的聲音,終於在一處的走廊旁,看到一男一女正對峙著,女的正是杜小花。

而那男的……閻王總覺得很面熟,好像在哪見過。

經過片刻的思考過後,他終於想起來,在他一開始要解救杜小花成魔之時,她眉心記憶裡那個令她難以忘懷的男人,也是讓她成魔的起因……

閻王目光如炬全身打量著鄭文風,不禁暗自竊想,就是這個男人....

他感到些微的不悅。

正當鄭文風與杜小花僵持不下之時,眼看鄭文風就要強吻了下去,那一刻閻王立馬瞬移到他倆身旁。

他扯住鄭文風拉著杜小花的手,並將兩人隔出一段距離,目光中隱含著看不見的殺氣,語氣卻相當淡漠地說道:「放開。」

「哼,不甘你的事。」鄭文風的語氣充滿挑釁。

「回去。」閻王對著杜小花冷冷地說道。

「我、我……可是,那、……」杜小花完全不能理解,現在是什麼狀況,只能一愣一愣地說道。

「別如此拖沓,走!」閻王訓斥杜小花趕快離開此處。

杜小花見狀只能乖乖地回到播放廳內,但她此時大概已經沒什麼心情看電影了,只能焦急等閻王回到座位上,說明原委。

只剩下鄭文風與閻王在陰暗的走廊上,空氣中充滿劍拔弩張的氣息。

鄭文風遂先開口淡定地說道:「像你這樣的男人,怎麼會和杜小花來看電影?」

眼前的男人等級不知有多高,鐵定女人多得數不清。

聞言,閻王只是一聲冷笑,淡漠地回答:「你在嫉妒。」

「………」鄭文風完全做不出任何反應。

那一抹輕蔑的冷笑,像極了尖銳的諷刺,狠狠地刺在鄭文風的心上。

他看他的眼神冰冷又直接,好像隨時隨地都會被看穿一樣。

那過分俊美的臉孔,和深遂如大海般的雙眼,正銳利地看著自己。

這個男的……令他生厭。

「你……」鄭文風悶著聲音,乾啞道:「又是她的誰?」

「………」這下換閻王陷入沉默,不知該怎麼回答,說到底以他的身分是不該來的。

雖然杜小花不算一介凡人,嚴個來說是個半仙,但就常理來說他終究不該來。

但他卻來了。

連他都不知道,為何自己當下會如此選擇。

好像是自然而然,不加思索般,回過神時……就已經來了……

難道自己真如展判官所說,當真如此在意她?

不過,她的一顰一笑,她的瘋癲……

他,並不討厭。

「什麼嘛?答不出來,原來你也跟我一樣,不曉得那種女人值不值!」鄭文風惡狠狠地說著,雖然這不是他的本意。

但不知為何,他一直無法在旁人面前,正視有關杜小花的一切。

明明他是全世界離她最近的人。

僅有一步之遙。

「住口!」閻王冷冷睇了鄭文風一眼,那目光蘊含著君臨城下的威嚴,還有一絲對眼前這個男人的輕蔑,「別把本王與你相比並論。」

「還本王咧?真當自己是個皇帝。」鄭文風心想哪裡來的怪人,開口就是一句本王,雖然這樣的容貌,是足夠在社會上開後宮了,像是揶揄般的語氣說道:「你只是玩玩的吧?我就好人做到底,幫你介紹等級更高的女人,怎麼樣?你看是要模特兒?空姐?還是……」

不等鄭文風說完話,閻王單手掐著他的衣領,冰冷至極的語氣:「本王不許此言議論她,你不配!」

「原來你喜歡她啊?」鄭文風被閻王拽在牆邊,卻不依不饒地反擊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真沒想到,你居然會喜歡她那種貨色?」鄭文風還在試圖,把杜小花說的極其不在意。

但是他說出對杜小花極其尖銳的話語,其實也在刺傷著自己。

「本王豈是你這種膽小之徒?連承認都不敢。」閻王只是嘴角上揚,帶著一絲邪魅,在鄭文風的耳邊說道:「本王是她的……追求者。」

語落,他在心中暗自發誓這些話,絕對不能讓杜小花聽到,以她花癡的個性,絕對會被她給煩死。

鄭文風露出一抹痛苦的神色,整個人像是被掏空一般,隨後又如同瘋魔般笑道:「是呀,我不敢承認。可她把我狠狠地甩了,不知從哪裡找了個這樣的男人。」

閻王轉身想離去,不過猶豫再三還是淡漠地說道:「她是真不知,她……忘了。」

「你是什麼意思?」鄭文風怔怔然。

「字面上的意思。」閻王回答,隨後離開此處。

過了許久,鄭文風整個人就像無力癱坐在地上,任由淡淡的鹽味滑過嘴角,濃烈的酸楚在他的心裡發酵,但他無可奈何,因為這是他自己造成的。

如果可以重來,他會正視自己的感情。

有些人,就像空氣一般,不用特別去追求,就會環繞在自己的周圍,無色無味稀疏平常,正想認定是她離不開他的時候,其實離不開的是自己,原來她對別人的逐漸開朗的笑顏,在他的世界如同空氣被抽乾一樣難受……

可現在才明白這些,會不會太遲了?

在另一側走廊的深處,多多帶著墨鏡探出一半的頭,似乎已經觀察了好一陣子,正喃喃自語:「哇,不跟不知道,事情完全朝八點檔的方向走,天大的八卦啊。」

多多歪著頭,想不到閻王大人居然會說那樣的話?!

等等,這樣杜小花成為未來的閻王妃,不就機率很大?

那地府會變成什麼樣子?

天吶,想想都胃疼。

唉,我是不是要好好考慮辭職,跳槽到天庭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