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四域之戰『你是誰?』

190 | 2022-03-22 16:36:12 | 巴幣 0 | 人氣 49

連載中四域之戰
資料夾簡介
清新的懸疑有聽過嗎? 一起來找出小說世界中存在的巨大謎團吧!

       隨著授勳典禮結束,空域的官員,包含燦希女王、可曜以及莫浦貝總長,以及軍部的空之騎士以及民部的步兵們,都已離開臺上。聚集在宮殿前的人潮逐漸散去,剛剛那股莊嚴的氣氛還縈繞在大家的心中。
      「可曜總長果然真的很強!」
       古斯擠在人群中,朝回家的方向走去,激動的雙手握緊拳頭,頭稍微往下傾,緊閉眼睛,臉幾乎都要埋在他高高的圍巾裡了。
      「真的...」
       米泠走在他旁邊,她自然的在人群中走著,一邊注意前面的人的步伐,一邊小心翼翼的取好間隔距離並踏步向前。
       「這就是軍人...」

        回想起之前在拉坎培爾宮廷裡的場景,除了換裝,還有少數的私人空間,其他大多數的時間,穿著端莊正式服裝的米泠,身後都會跟著至少一個的守衛,其數量還會隨著地點不同而有所增減。
       他們總是板著一張臉,不會主動跟米泠攀談,就這樣一句話也不說的走著正步、跟在米泠大約一步距離的身後。事實上除了父王、母后、上課老師,還有幾個隨從外,也幾乎不會有人跟米泠閒聊,所以這點米泠倒是不怎麼在意。
       從小時候,必須開始學習各種課程的那個年紀開始,還沒有強烈自我意識的那個時候,米泠的身後就一定會有守衛,所以,這對她來講,不是需要理解或是習慣的事,因為一直都是這個樣子,身後有人一直跟著她,在她跌倒時快速趨前照看她,在有陌生人接近時,先一步的把她保護好。

      「嗚啊!」
       在拉坎培爾宮殿中,一把從天而將的長劍快速飛到米泠面前,深深插入泥土中,劍身因反作用力,插入後又左右搖晃了一下。
       米泠被嚇的顧不得形象,慌張的退後一步!
      「這...是哪裡來的?」
       米泠害怕又疑惑的朝長劍飛來的方向望去...
       兩個士兵在空地上練武,結果一個沒控制好力道,讓劍飛了出去。
      「喂!你們兩個還愣在那裡幹嘛?還不過來向公主道歉!」
       米泠身後的守衛生氣的對他們吼著。
       知道自己惹禍了的兩個士兵推推擠擠、一前一後的低著頭,跑向米泠。
      「公主,真的非常抱歉,請您給我們賜罰吧!」
      「唉...」
       米泠輕輕嘆了一口氣,眼睛看向一旁,她完全無法理解這些士兵的舉動。
       之前已經看過好幾次類似的事情了,在空地中,一個士兵毫無預警的偷襲另外一個士兵,然後便打了起來...
       打架很好玩嗎?偷襲別人很好玩嗎?而且被偷襲的人似乎也很開心的樣子...?到底為什麼...?
       長大之後看小孩子打鬧大概就是這種感覺,自顧自的不斷發起無聊的比賽,想贏過對方,連一個要比賽的正當理由都沒有。米泠冷冷的眼睛中,覺得他們就像是那樣的小孩子,不對,他們已經是成年人了,還繼續做這種事,甚至比小孩還更讓人無法理解...
      「那就拔徽三日吧...記得以後在公共空間不要拿出武器來,小心一點喔!」
       米泠無奈的給他們一些懲罰,但心中其實是滿滿的疑惑,那些士兵的行為動機,米泠完全無法理解。
       看向他們兩個士兵,甚至連抬頭都不敢,兩個人問畏畏縮縮的,將腰九十度彎下。
      「謝謝公主!」
      「謝謝公主!」
        米泠毫不留戀的轉過身,頭髮輕輕上揚,像沒發生任何事一樣的走掉了。
       
      「我還以為,他們只是沒有大腦,單純覺得打架很帥很好玩的人而已...」
       現在想起來,可曜跟莫拉戰鬥的時候也一樣,雖然情勢緊張,但是兩個人都是認真的,他們都將自己完全的投入這場戰鬥,沒有規則以外的投機,沒有表面上隨便敷衍一下就好的想法,他們的眼睛有著光,是充滿信念的光。
       原來拉坎培爾中的士兵也是一樣的,他們有著自己的目標,有自己想保護的東西,所以才會那樣的不斷精進自己...嗎?
      「我之前竟然還那樣子對待他們...」
       米泠覺得很矛盾,有種奇怪的感覺,一直以來的想法是錯的,是她誤會別人了...但是她之前的想法的確是她親眼所見才得到的結論啊!
       沒人跟她說要好好對待士兵,現在想起來好像也是正常的,畢竟她是公主,是國家未來的領導人,理解每一個職業的確太過不必要,明明從小到大上了那麼多課,竟然還有完全沒認知到的東西...
       米泠輕輕抿著嘴,自己一直堅信的東西崩解了,過去的自己是對的,現在的自己也是對的,正是因為這樣,所以才更覺得難以接受,肚子好像在絞痛,一股噁心感湧了上來。
       站在木板做成的橋上,走過的背後,木板不斷落下,掉到深不見底的深淵,接著,面前的橋又突然換成竹編的材質。已經無法後退,只剩前進的路,但是前面的路會不會又突然碎裂,走過時會不會劇烈搖晃,竹子會不會發出咿咿呀呀的摩擦聲,這些都還是變數,站在橋中間的米泠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在正中間害怕的蹲了下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