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雜談】《祝姬》與龍騎士07:小眾之作無需較真 多說些盡是淚(劇透;短文)

愛寫作 | 2022-03-22 15:34:10 | 巴幣 2 | 人氣 59

《祝姬》是2016年上市的恐怖懸疑類視覺小說,編劇為曾經撰寫《寒蟬鳴泣之時》及《海貓鳴泣之時》劇本的龍騎士07。先概述對此作觀感,故事風格一如07過去的展開(龍騎士07習慣把故事分為「出題篇」和「解答篇」二篇,且互相之影響間接。),假情報、故弄玄虛是他的老戲碼,換句話說舊作存在的問題《祝姬》同樣有,前期氛圍渲染滿分,後期破局反差大及漏洞多,但相比之下《祝姬》卻有更嚴重的問題使我對它的感覺很矛盾。
(左至右介紹:熱田夏也、春宮椿子、黑神十重、煤拂涼、美濃部鼎、布川莉里杏;夏也是07拋棄的孤兒,連白痴好友都不如的可憐人。)

故事講述主角煤拂涼聽從家訓獨自前往須須田親戚安排的住所生活,因與陷於靈異現象騷擾的五位女主(黑神十重、美濃部鼎、春宮椿子、布川莉里杏和雛形真由)有所交集並捲入其中。事源追溯至千年前須須田村民與當地神明的過節,村民有求於神明事後卻恩將仇報,所以換來「黑炭」詛咒。其中有一對戀人從而被拉入漩渦,睦和鈴女。為平息詛咒而村民誘導巫女出身的鈴女獻身將其封印,但此舉殃及其後人,因「黑炭」會被後代繼承,也因詛咒關係使鈴女的後人僅為女性,而她們被稱「鈴女的後裔」。睦無法阻止鈴女而向當地神明立誓世代奉獻於祂,以換取千年後可救贖鈴女及其後人的神力,因而衍生出「睦的後裔」。簡言之,煤拂涼為「睦的後裔」,五位女主為「鈴女的後裔」,故事圍繞著「黑炭」、「鈴女的後裔」和「睦的後裔」三方來展開。
 
「黑炭」外裡看似黑雪,大量降下之處會生靈盡亡。相傳世間含怨而死的神怪,會將其怨氣化為「黑炭」降臨於人間。人間不曾發生「黑炭」降臨,促使後世的人體內都會有少量的「黑炭」。「黑炭」的構想,個人理解應和《寒蟬》中的「雛見澤症候群」同源,相似之處多,最大不同是「黑炭」為可被觀察的現象,同時07借此概念影射它為現今日本社會高自殺率的起因之一,以塑造「黑炭」已被普及化的事實。
(「黑炭」詛咒來源之一,須須田神明之怒;本作有不少質感相似的插圖。)

以人物對話內容為線索,少量「黑炭」會使宿主偶爾陷入幻覺、幻聽的錯亂狀態,而其量之多少影響嚴重性,此現象被稱「靈障」亦可理解為人們口中的靈異現象。不過「黑炭」設定存在一個漏洞,說女主們需與「靈障」日夜作伴是源於「鈴女的後裔」的使命,後來變為嚴重因有「睦的後裔」這個麥高芬。相對地同樣有「黑炭」的普通人遭到忽略,量不及女主們但按設定仍會受騷擾,如有說明則可進一步提升「黑炭」普及化的觀點,然而07沒有補充這反而顯出他對「黑炭」的設定本身很含糊,特別是「量」的定義和發生條件。這是我對07駕馭格局和細節能力所提的一項質疑,亦是認為他對本作不走心的地方之一。
 
不過論人物描寫方面本人並不質疑,特別是心理層面。認為寫得好的人物有《寒蟬》的梨花和《海貓》的戰人兄妹,心中的掙扎及糾結成為襯托角色弧光的最好養份,再者07擅長利用環境渲染氛圍推動角色及玩家的情緒,如07所寫的《Rewrite》露西婭線撇開與主線關係,在07筆下的露西婭刻劃其實並不遜色於小鳥。但綜合07存在的問題,其一是對敘事特殊的執著,導致理解時有困難。其二是筆法較偏娛樂性而非細節的打磨,可言來個出奇不意卻經不起推敲,而兩者皆是認為拖垮07在個人心中形象的原因。
 
回到《祝姬》,雖說它有著《寒蟬》等的問題但分歧點卻落在人物身上。首先細節打磨不足,比方煤拂涼為拯救少女、破除詛咒不惜赴死,雖說為愛赴死萬用,但不等於為破咒而死的解釋。說涼的大愛源於先祖睦死前建立奉獻神明的「煤拂流神前武術」,然而傳至今日目的和意義皆被遺忘,這樣他的信念為何堅定及昇華是本作最大的謎團。如07加一段同是「睦的後裔」的煤拂涼父親為何會繼承及對神前武術虔誠的原因,已從側面加固涼會相信神前武術和願為宿命而死的部份,故事會流暢多。設定漏洞為其次,比方「鈴女的後裔」體內封印「黑炭」一旦釋放將帶來災害,卻放任除了十重的活體炸彈在外;結姬篇透露「黑炭」對「鈴女的後裔」的影響是終生,然而美濃部鼎、春宮椿子、布川莉里杏的家長則安然無事等;「鈴女的後裔」後來因人為而分裂成五個宿主,但多年來卻如何做到保持五這個數字等。簡言之本作被拖垮,漏洞和人物方面功不可沒,亦可揣測和07沒用心寫有關。
(雛形真由是故事裡神秘的存在,以她為中心的結姬篇將揭開故事「黑炭」真相,然而07的敘事毀了這位人物。)

最後小談喜好,官方篤定女主是黑神十重,但個人偏好於美濃部鼎。原因有三,涼和十重事後結緣,男方是一見鍾情女方卻很含糊,但十重依設定嚴格上就是鈴女本尊,對涼的感情無疑是將他和睦重疊所致,加上因07的處理而產生違和感;鼎不是要角但她為中心的幻姬篇品質及延伸性很高,雖在夢境所見之物卻皆為鼎生活裡的投影,接上07對她的描寫蠻用心的,使人物立體且認為是劇中弧度最深的一位;再者鼎古靈精怪的個性與幻姬篇、日常劇情貼合度高,是看得最順心的一個人物。另外抱怨一下《祝姬》的日後談,主要是無法理解07的操作,將已死的男主先復活後再死一次用意何在,反而破壞結局氛圍。
 
總結而言,《祝姬》客觀而言表現一般,主因自然和作為編劇的龍騎士07分不開,他對自己敘事法的執著,以及肉眼可見的劇本掌控不當,雖本作有畫風、音樂的加成卻掩蓋不到這事實。退一步說,《寒蟬》和《海貓》的定位是長篇而本作則為短篇,劇本篇幅與他的風格相容性為何,如何調節並適應等,改變非為一朝一夕可成的事,是個人對龍騎士07存有的諒解之處。私心而言緣於龍騎士07暴殄天物而心感不快,故事架構本身已有相當的基礎,正常發揮故事定有不錯的表現,論題材稍作修整後也有競逐為驚悚懸疑小說的潛力。但事實如此我僅能言小眾之作無需較真,多說些盡是淚,龍騎士07自己寫得開心就行了。

(本作的主題曲和配樂其實挺不錯聽,有興趣可以找來聽聽。)

附上遊戲通關流程:【咒姫篇 > 幻姫篇 > 歌姫篇 > 痕姫篇】(出題篇) > 少女們(解答篇) > 黒神十重篇 > 結局 > 日後談 > 結姬篇(延伸)
*********
《祝姬》作為我第六部接觸的視覺小說,全年齡向及恐怖驚悚是被選擇的原因,再者對題材大感興趣亦因而有了本文。雖心有不甘卻還是享受其中,常言《祝姬》和《寒蟬》相似是源於初接觸《寒蟬》已立即被它的懸疑氛圍吸引,然而這份高漲的情緒隨著故事發展而消逝,後來的《祝姬》卻又一次完美地拷貝了這份感覺。坦言龍騎士07在我心中印象不佳,但可盜之處有,亦為個人創作之路的特殊教材。
 
不過,相信必定存在喜歡龍騎士07或其筆風的人。若果不嫌棄,個人推薦一部冷門作品《人狼村之謎》(Raging Loop),敘事風格與07相似但它精妙之處是運用「遊戲」本身輔助劇情推動,卻邏輯嚴明。唯一認為的敗筆是同樣有那份感覺,不過《人狼村之謎》從劇情到人物等細節到位,推理環節經得起推敲,有著和《寒蟬》並列及超越的實力。
 
最後,我對龍騎士07有敬佩、無奈還有體諒之意,不過事已過三後無需生四。除非後有新的驚人良作問世,不然本人將避免主動接觸由07主導的作品。
 
*會不定期檢查錯別字並修正,如日後回顧有新想法則於本段下方增修。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